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7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0/162

返回书籍页面

  徐敬余在心里冷笑,陈森然大概不止想要应欢给他点赞加油,还想要应欢给他比爱心。

  以前陈森然是真的讨厌应欢,至少在全运会之后,他对应欢的怨恨和厌恶都是真的。至于他什么时候对应欢转变态度,又多了别的心思,徐敬余不知道,至少他不能理解这种所谓的“由恨生爱”。

  他喜欢应欢,只想掏了心对她好,她给他比个爱心他都能热血沸腾。

  韩沁有些讪讪,声音压得很低:“但是也不能让他这么下去?”

  徐敬余皱了一下眉,没有回答。

  韩沁看了他一眼,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抵达乌克兰的第二天,运动员们进行有氧恢复训练,挨个称重的时候,陈森然突然有些不敢上称。

  徐敬余站在他身后,淡淡地催促:“轮到你了。”

  应驰下称后,回头看向陈森然,吴起没瞒着大家,大家都知道陈森然体重掉得多,这次要是再提不上一些,那就要换应驰上场了。

  大家都看着他,陈森然舔了一下唇,沉默地走上体重秤。

  徐敬余瞥了眼数字,71.3㎏。

  陈森然面无表情地下称,转身就走。

  吴起怒:“你给我站住!”

  陈森然回头看他,指向应驰,自嘲一笑:“比赛让他上,我还在这里干嘛?”

  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难训了,吴起直接开骂:“不用比赛就不用训练了?应驰之前做替补也一样训练,没人有特权,你给我回来!”

  陈森然脚步不停。

  应驰忍不住翻白眼,=冷哼道:“你就是不打这一两场,要是你能保持状态,能轮的上我吗?你这人怎么跟个刺头兵似的,教练的话也不听,你以为自己多能啊?”

  徐敬余直接把人拽住,陈森然冷冷地转头看他:“你干嘛?”

  “我想问你干嘛?”徐敬余面无表情地看他,嗓音冷淡:“这是团队比赛,不是你一个人的事,由不得你任性。”

  陈森然神色铁青。

  徐敬余的脾气从来不算好,平时看着好说话,踩着底线了,比谁都不好惹。

  石磊和杨璟成是了解徐敬余的,两人对视一眼,默默看向陈森然,这家伙是踩着雷了。别说徐敬余会生气,他们也不爽陈森然这态度。

  徐敬余继续冷笑:“如果你状态恢复,那小祖宗比不过你,我们也会举双手赞成他继续做替补,但事实就是你现在状态很差。别不服气,比赛不是谁脾气大谁就能上拳台。”

  陈森然紧紧咬着牙关,站在原地。

  “你以为任性就有人来哄你?首先你得知道自己做过什么,错在哪儿。”徐敬余下巴指指应驰,又是一声冷笑:“你这脾气还不如那小祖宗,谁他妈对着你这张臭脸能有好脸色?也不想想自己之前对她什么态度,说过什么话。”

  应驰:“……”

  他挠了挠头,有些没明白徐敬余说的那个“TA”是谁。

  不止应驰,连石磊几个都有些懵。

  陈森然像是被人戳穿了心思,脸色涨得通红:“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徐敬余转头看他,嗤笑道:“别装了,是男人就大方坦率一些。”

  全队大概只有韩沁能听懂徐敬余的话了,她看看徐敬余,又看向绷着一张脸的陈森然,这家伙可真是别扭狂。

  徐敬余松开陈森然,直接踩上体重秤,他的体重一直保持在最佳状态,他只瞥了一眼,转身走了。

  陈森然站在原地,吴起半眯了一下眼,“陈森然,你过来。”

  “过来!”

  陈森然看了他一眼,终是走了过来。

  吴起冲应驰和石磊几个挥挥手:“去去去,看什么?训练去啊!”

  最终,第十二场循环赛的75㎏级别由应驰参赛。

  当晚,应驰把这件事告诉应欢,能上拳台比赛他很兴奋:“可惜你不能来看我比赛,也不知道我能打几场,回头如果陈森然状态好,吴教练再把我换下来也说不准。”

  应欢想到陈森然阴郁的脸,问:“那陈森然呢?没发飙吗?”

  “发了,徐敬余教训了一顿,说这是团队比赛,由不得他任性,就算任性了也没人会哄他。”应驰想了想徐敬余的话,有些不明白,轻哼了声,“还拿我跟陈森然比,说我脾气比陈森然好,这不废话吗?”

  应欢不想应驰太钻牛角尖,柔声哄道:“既然教练让你比赛,那你就好好比赛,不要想太多。”

  “我知道,爸最近怎么样了?”

  应驰几个月没回过家,有些担心。

  应欢默了几秒,笑了下:“他很好,你别担心,好好比赛,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我会去看你们的。”

  应驰笑得开心:“好,我肯定好好比。”

  挂断电话,应欢皱了皱眉,上周末她回家的时候,应海生刚做完透析回来,病历本就放在茶几上,她翻了一下,发现他元宵节前住过几天院,但这件事他们都没告诉她跟应驰。

  当时应欢问过应海生,应海生把病历本抽回去,模棱两可地说:“哎又不是多严重的事情,就是透析情况不太好,跟上次一样,不是大问题,告诉你们干嘛?”

  应海生和陆镁都属于报喜不报忧的人,平时有什么事情都瞒着她跟应驰。

  应欢问不出什么,就偷偷把病历本拍下来,自己去查,去问。

  “你爸的透析情况越来越不好了,肾功能也越来越差,最多还能坚持一年多,等透析都起不来作用的时候,就必须得做移植手术了。”

  一年啊……

  应欢算着时间,茫然无措。

  一年,奥运都还没到,俱乐部还在争夺奥运入场券,应驰还在为一场难得的替补赛兴奋。

  在乌克兰客场比赛上,应驰第一次上拳台就打赢了比赛,他很兴奋,吴起也很高兴。这几个月应驰没有比赛,但训练都没落下,精神和状态都保持在最佳,他缺少的一直是擂台经验,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就能成长。

  陈森然的状态一直到最后一场循环赛都没能恢复过来,体重也掉到71㎏。

  赛事当前,吴起也没有过多的精力去管顾他,只能让韩沁和营养师以及副教多看着他,尽快让他恢复状态。

  最后一场循环赛结束后,A组和B组第一名直接进入半决赛,两组第一名分别是古巴和哈萨克斯坦。

  A、B两组中排名第二、第三名队伍进入四分之一决赛。

  四分之一决赛方式是A组第二名对阵B组第三名,B组第二名对阵A组第三名,胜出的两支队伍进入半决赛。

  中国队在A组总积分排名第二,四分之一决赛上对阵的队伍是阿根廷队,另一组对阵方是美国队和乌克兰队。

  确定四分之一决赛后,徐敬余给应欢打了个电话,漫不经心地说:“应小欢,经理已经把你机票订好了,记得过来看比赛。”

  作者有话要说:  应小欢:我自己刚掉了你的爱慕者,棒不棒?

  徐敬余:乖~

第52章

  应欢正准备去图书馆,

把电脑和书本往书包里塞,

她嘴角带笑:“好,

经理已经把航班发给我了,

过了五一我再去请假,恭喜你们啊,四分之一决赛了。”

  她背上包,

看向钟薇薇和林思羽。

  钟薇薇和林思羽也背上包,

两人一起出门,

刚拉开门就看见姜萌站在门外,正拿钥匙准备开门。

  四人愣了一下,互看对方。

  应欢看了一眼姜萌,

扶着门把往旁边让了让,

姜萌面无表情地走进去,

眼睛都不斜她们一眼。

  电话里,徐敬余低笑了声:“给我带薄荷糖。”

  徐敬余平时吃的薄荷糖都是固定的一个国外牌子的,一般超市没有,俱乐部囤货很多,都是徐敬余买了放那边的。

  “好。”

  应欢把门关上,徐敬余听着声儿,问:“去上课?”

  “去图书馆自习。”

  应欢想起刚才姜萌的态度有些烦闷,自从上次直接说开后,姜萌跟她的关系就跌到了冰点,不止如此,连带着跟钟薇薇和林思羽也不太说话了。

  有时候钟薇薇和林思羽想缓解一下寝室气氛,

问姜萌要不要一起逛街吃饭,姜萌都回绝了。

  现在,班上有流言说她们孤立姜萌,连辅导员都找她们谈过话。从此之后,钟薇薇和林思羽就再也不试着缓和寝室关系了,爱咋样咋样,谁还不是个小公主?

  徐敬余是趁着午休时间给应欢打电话的,他刚要说话,吴起就走过来招呼了声:“徐敬余,过来一下。”

  徐敬余比了个OK的手势,对应欢说:“吴教练叫我,回头有空再找你。”

  应欢忙说:“好。”

  自跟古巴的米格尔打完比赛后,吴起就让徐敬余多练正架方位打法,以防进入决赛后再对阵木格尔。吴起把徐敬余叫到旁边,把米格尔最新赛事视频给他,“有空看看。”

  徐敬余接过iPad,“嗯。”

  吴起刚要走,又想起前段时间在机场看到应欢给徐敬余比爱心的画面,不过比赛当前,他也就没说什么,不过过些天应欢要过来,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现在跟应欢是谈恋爱了?”

  徐敬余抬头看了他一眼,直接说:“没谈,还在追。”

  吴起笑了笑,年轻人谈恋爱很正常,俱乐部没规定队员不能谈恋爱,不过现在是比赛期,就算徐敬余平时很自律,他还是提醒了句:“现在比赛重要,别的事先忍忍,别浪费精力。”

  这意思,是怕他把太多精力放在应欢身上?还是怕他想多了破戒?

  徐敬余有些无语地看他,淡淡地开口:“我知道,这不是还没追上么?我能想什么别的事啊?”

  他还能一个人破戒不成?

  如果偶尔的冲动和自我解决算的话,不过那种情况很少,运动员精力旺盛,但很多时候去跑个一万米再训练一个小时,结束后洗个冷水澡,基本就能压下去了。

  “那就好,专注比赛。”

  吴起干笑两声,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五一过后,应欢先去给金鱼缸换了水,喂了料,又拿了一盒薄荷糖塞进背包。她行李都收拾好了,去请假的时候,辅导员说什么都不批假,他看着应欢,好意劝导:“那两天课程还是很重要的,不要为了出去玩就请假,到时候课程落下不好。”

  应欢皱眉,说:“可是我真的有急事啊。”

  辅导员说:“我知道你是要去看比赛,WSB的比赛我知道,五月底还有半决赛,如果进总决赛呢?你都要去看吗?你还是学生,不能每场比赛都去看?这样很影响课业。”

  应欢愣住,不知道辅导员怎么知道她要去看比赛的事,明明她假条上写的是有急事。她抿紧唇,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她是想每场比赛都去,现在对她来说课业可以回头补,但这是她第一次跟队的比赛,也许还是应驰最后的几场比赛。

  “你一个月请两次假,怎么也说不过去,又不是特别理由。”

  “这个月只能批你一次假。”

  ……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