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6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3/162

返回书籍页面

  等人走后,应欢恼羞成怒地瞪了一眼徐敬余,抱着椰子快步走到他面前,走在他身后,她怕自己忍不住去戳他的腰窝。

  腰窝大概是他身上唯一的弱点了。

  徐敬余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

  回到训练场,徐敬余继续训练,应欢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膝盖上还放着没喝完的椰汁,她看着徐敬余做力量训练,脑子里全是刚才冒出的念头——

  真的可以把徐敬余当成准男友吗?

  徐敬余刚才要亲她的时候,她好像并没有排斥,甚至脸红心跳得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她用力揉了揉脸,叹了口气。

  怎么这么不禁撩呢?

  不争气。

  晚上,大家吃完饭各自回房间,应欢走在应驰旁边,应驰的房间在徐敬余房间的斜对角,应欢看着他走进去后,又走了几步,看见徐敬余摸出房卡,她还记得他昨晚说要给她送礼物的事情,心里有些惦记,有些好奇他到底会送她什么?刚靠过去,想悄悄问一句,就听见“磁”的一声,下一秒,就被人搂着腰掳进房门。

  砰——

  一声,门关上了。

  应欢吓了一大跳,微微喘着气,挣扎地推了徐敬余一下,徐敬余低头看了她一眼,倒是很快放开她,做了个“嘘”的手势。

  应欢紧紧贴着门背,紧张得直咽口水,有些胆战心惊地问:“你……干嘛?”

  门外,石磊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奇怪:“哎,小医生呢?她房间不是在那头么?”

  杨璟成说:“可能跟应驰进房间了。”

  石磊还是觉得奇怪:“刚才谁关门这么大声?”

  杨璟成回头看了一眼,也觉得有些怪怪的,“敬王,他手劲儿大。”

  屋子里,应欢瞪着徐敬余,徐敬余把门卡插进去,房间亮起来,低头睨她一眼,笑了,“紧张什么?”

  他往房间里走,“过来,给你拿礼物。”

  应欢深吸了口气,跟在他身后,看见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盒子,挺大的。她有些好奇地靠过去,“什么东西?”

  徐敬余打开盒子,应欢看见里面放着一双红色拳套,比他平时用的要小两号,明显是女生用的。

  应欢心跳微跳,愣愣地抬头看他,她怎么也想不到徐敬余会给她送一副拳套。

  徐敬余笑了笑,把拳套拿出来,看了一眼,“不知道送你什么,就先送我最常用和最喜欢的东西。”

  应欢心尖一颤,拳套质感很好,在灯光下泛着哑光,一看就不便宜。

  徐敬余抬起她的手,对比了一下,“我让人专门定制的,跟我平时用的那套差不多,这个是小号的。”他把绷带拿出来,应欢忽然缩了缩手,又被他按住了,他低头看她,“别动,试试看。”

  其实,以前徐敬余想过,如果哪天他交女朋友了,一定给她送一副拳套。

  绷带是2.5米的,徐敬余按着她的手,慢条斯理地帮她绑上,应欢觉得他是故意的,“你平时自己绑很快的。”

  徐敬余笑:“绑慢点儿,多跟你呆几分钟。”

  应欢心尖又是一颤。

  徐敬余绑好绷带,帮她把拳套戴上,“以后有时间教你打拳,看你体力就不好,又贫血,学一下对身体有好处,还能防身。”

  应欢也见过女的打拳击,很帅。

  她看着徐敬余,心里一软,“好。”

  徐敬余低笑:“握一下拳头,试试舒不舒服。”

  应欢握了一下拳头,点头说:“很好,不难受。”

  “来,往这里打一拳。”

  徐敬余把手竖在胸膛前,男人的手掌宽大修长,掌心有不少茧,应欢看着他的手心,心念一动,没怎么用力地往他掌心里砸了一拳。

  他的手纹丝不动,轻笑:“就这么点儿力气?以前打我手心力气不是挺大的?”

  应欢:“……”

  她深吸了口气,用了很大力气打了一拳,徐敬余的手只是轻轻晃了一下,她肩膀拉拢,有些泄气:“不行,你力气太大了。”

  徐敬余笑着放下手,整个人松散地靠着桌角,垂眼看她:“喜欢吗?”

  应欢看着手上的拳套,轻轻点头:“喜欢。”

  “那你呢?”

  “什么?”

  应欢还在研究拳套,越看越喜欢,以前她看见他们训练也动过心思,但她觉得自己体格太弱,平时也忙,加上应驰说他会保护她,她想想就算了。

  徐敬余看她头也不抬,上手捏住她的下巴,抬了抬,“我的礼物呢?”

  应欢愣了一下,“我没准备……”

  之前都在忙比赛的事,石磊前些天生日还是在飞机上过的,大家心思都放在比赛上,谁还能想到情人节……也就徐敬余在追应欢,心里记得这件事。

  徐敬余盯着她看了一阵,大概是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看着她忽然有些口干舌燥,喉尖滚动了一下,忽然按住她的肩膀,直起身,“知道你没准备,我随口说的,你回房间。”

  再呆下去,他可能会忍不住想亲她。

  “嗯。”应欢把拳套脱下,绷带也解开,一并放进盒子里,她抱起盒子抬头看他,“那我先回去了。”

  徐敬余把应欢送到门口。

  他看着她走进房间,忽然想起下午那个隔手吻,嘴角微微翘了一下,也不算没有礼物。

  应欢回到房间,把拳套拿出来又看了一遍,脑子里回响了几遍徐敬余那句“送你我最常用和最喜欢的东西”,忽然很感动。

  这份礼物于她而言,变得珍贵无比。

  ……

  除夕夜他们是在飞机上度过的,大年初一,俱乐部团队抵达俄罗斯,准备第三场客场比赛。

  休息一晚过后,第二天中午大家一起吃过饭,应欢把应驰叫过来,给应海程打了视频电话,姐弟俩坐在沙发上,把手机放在桌上。

  视频一接通,就看见应海生和陆镁坐在客厅沙发上,墙上贴了喜气洋洋的福字,年味儿很浓。

  “爸,妈妈。”应欢弯起眉眼,挥了挥手。

  应驰笑嘻嘻地:“爸,妈,你们今天穿的是情侣装吗?”

  应海生和陆镁今天都穿了件黑色羽绒服,应海生嘴角有笑意:“你们那边现在是什么时候?”

  应欢说:“中午,刚吃完饭。”

  莫斯科现在是中午12半点,国内是傍晚五点半,五个小时的时差。

  陆镁问:“你们昨晚在飞机上?那年夜饭就吃飞机餐?”

  应驰挠挠头,不在意地说:“嗯,没事儿,下飞机就吃好的了。”

  陆镁看向应欢,问:“小欢,那边能包饺子吗?你还记得怎么包?过年也不能随便,有时间的话就包点饺子煮着吃。”

  “记得。”

  应欢点头,不过在酒店怎么包?

  两人打电话没避着众人,这些人最近除了比赛也没什么消遣,这会儿都津津有味的看着姐弟俩,石磊一听这话,忍不住喊了句:“啊,说起饺子,我特别想吃!过年没吃到饺子感觉特没劲儿!”

  应海生和陆镁愣了一下,“谁在说话啊?”

  应驰笑:“我们队员,磊哥。”

  石磊挠挠头,忽然站起来,凑到应欢和应驰身后,笑嘻嘻地跟电话里的应海生和陆镁打招呼:“叔叔阿姨,过年好啊。”

  “过年好。”陆镁看着视频里突然出现一个黑不溜秋的小伙子,主要是应欢应驰太白了,衬得石磊很黑,她忍不住笑,“你们打比赛很辛苦?”

  “还好还好。”石磊觉得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挺傻,招呼对面的一群队员,“哎,你们都过来给小医生爸妈打个招呼呗,礼貌懂不懂?”

  应欢和应驰忍不住笑。

  徐敬余原本翘着二郎腿看应欢,闻言放下腿,直起身第一个走过来,应欢看见他过来,莫名有些紧张。徐敬余走到她身后,看着视频里的中年夫妻,嘴角一翘:“叔叔阿姨,新年好。”

  应海生和陆镁看见视频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大帅小伙,愣了一下,陆镁反应过来,笑道:“新年好。”然后,转头跟应海生小声说:“没想到他们俱乐部还有这么好看的小伙子,我还以为就我们应驰好看呢。”

  陆镁以为自己声音很小,但应欢把扩音放到最大,她的声音还是传进大家耳朵里了。

  石磊毫不介意,哈哈大笑:“那是,敬王是我们队里的明星选手,招牌呢!”

  陆镁一听,吓了一跳,忙说:“你们都好看,都好看,拳打得也好,应驰都还是替补,好看有什么用啊,又不能当饭吃对。”

  应驰:“……”

  还能不能让他好好过年了。

  杨璟成跟赵靖忠他们都凑过来,一群人站在身后,视频屏幕都装不下了,不过他们也不在意,热热闹闹地跟应海生和陆镁打了招呼,把应海生和陆镁逗得直笑。

  最后,连吴起和教练团都过来凑了下热闹。

  应欢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看到大家都开心,也忍不住跟着乐。

  “哎,陈森然你也过来热闹一下啊。”

  石磊发现陈森然一个人坐在原地,喊了一声。

  陈森然往这边看了一眼,看向被人群围住的应欢和应驰,没吭声。

  应欢抬眸,看向他。

  陈森然一看见她的眼睛,心底那些错综复杂的情绪便纠缠在一起,他现在甚至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只两秒,就迅速移开,站起身。

  大家都以为他是过来凑热闹的,谁知道那小子直接往门外走,“我出去一下。”

  石磊看着他的背影,啧了声:“这小子怎么越来越奇怪了。”

  应欢也觉得奇怪,陈森然现在好像有些躲着她的意思,平时直面的时候她连头都没来得及点,他就迅速移开目光了。赛后伤也都是韩沁给他处理的,她恍惚了一下,好像她跟陈森然已经半个月没说过话了。

  明明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却能半个月没说过一句话,连眼神都没分几眼,这种相处方式和氛围让应欢觉得有些难受和压抑,她很想让整个队真正融合在一起。

  应海生和陆镁不明所以,问了句:“怎么了?”

  应欢笑笑:“没事儿。”

  聊了半小时,应海生和陆镁要回应奶奶那边吃饭,只能依依不舍地挂了。挂断视频后,应欢转头看他们,“你们想吃饺子吗?不知道酒店厨房能不能借用,可以的话我包点儿饺子给你们吃啊。”

  徐敬余看她一眼,直接说:“包什么饺子,这么多人全是牛胃,你包得过来吗?”

  石磊刚举起手,一听这话,讪讪地放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