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6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1/162

返回书籍页面

  “喜欢私人飞机是?”他笑着点了下头,在她后脑勺上一揉,“好,等着,总有一天给你买。”

  应欢:“……”

  她只是开玩笑而已!谁要买几千万的私人飞机啊!疯了!

  钟薇薇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这一幕,愣了一下,又笑着回过头,应驰刚要转头去找应欢,她怕应驰炸毛,手直接按上他的后脑勺。

  下一秒,便愣住了。

  他头发好软啊!

  应驰第一次被应欢以外的女生摸头,脸色瞬间涨红了,他不好意思地看向钟薇薇,有些窘迫道:“薇薇姐?”

  钟薇薇手指轻轻在他脑袋上一揉,再揉,有些满足地感叹:“我第一次知道,男生头发也可以这么软。”

  姐弟俩的皮肤都是白得发光的那种,连发质都是一样的柔软。

  应驰:“……”

  他连耳根都红了,脑袋微微垂着,乖顺得不像话。

  应欢转头看去,就看见钟薇薇揉小狗似的揉应驰的脑袋。钟薇薇转头看向应欢,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特别开心:“哎应小欢,奶驰的头发跟你一样软,真神奇。”

  应欢:“……”

  应驰感觉自己的头发全被揉乱了,但又不好意思躲开钟薇薇,只能红着脸让她蹂躏。

  应欢看到应驰这样,忍不住笑出声,下一秒,脑袋上就罩上一只大手,男人懒洋洋地一句:

  “是很软。”

  她拍掉他的手。

  就算很软,你也摸太多次了。

  晚些的时候,应欢跟钟薇薇回房间,两个小姑娘洗完澡躺在床上聊天,钟薇薇趴在床上,捧着脸看应欢,笑眯眯地问:“说,你跟徐敬余怎么回事?发展到哪一步了?”

  应欢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看出来了,有些惊讶:“很明显吗?”

  除了陈森然,俱乐部里朝夕相处的队员好像都没看出来什么,是运动员们神经太粗了,还是他们压根就没想到徐敬余会喜欢她?

  钟薇薇笑:“早就觉得徐敬余对你有些不一样了。”

  应欢更惊讶了,忙问:“是么?什么时候觉得的?”

  “上次吃饭的时候。”钟薇薇催促,“快说,你们现在什么情况?”

  应欢趴在枕头上,嗓音含糊:“嗯……他在追我。”

  钟薇薇瞪大眼睛,呐呐道:“果然是这样啊。”她很好奇,推推应欢,“怎么追来着?你给我说说啊?”

  “也没怎么……”应欢不知道怎么说,因为徐敬余好像什么也没做,又好像什么都做尽了,扰得她心绪一团乱,“他就是在追我,好像连他妈妈都知道了,刚才在应驰房间门口,他说如果赛季结束,他们队赢了,就让我答应做他女朋友……就算输了,他也还继续追我。”

  应欢第一次为这种事情烦恼,近来都压在心底,钟薇薇挖了一道口,她就像倒豆子似的,想全倒出来。

  钟薇薇看向应欢,她穿着一条棉质睡裙趴在枕头上,长发乌黑浓密,皮肤雪白,两条小腿纤细匀称,这样看确实很勾人。应欢戴上牙套后追她的男生很少,还不如高中的时候多,钟薇薇想象了一下应欢摘掉牙套的模样,觉得现在追她的男人才是真有眼光。

  “那你呢,你喜欢他吗?”

  “我啊……”应欢把脸转向窗边,默了两秒,又转回来看钟薇薇,认真地问,“如果某一种时刻,我忽然想抱他,就是他赢了比赛的时候,算不算喜欢?”

  钟薇薇愣了一下,笑了,“算啊,都想抱他一下了,肯定是有好感的。”

  应欢舌尖习惯性地抵了抵小尖牙,舌尖碰到那圈钢丝,肩膀微微拉拢,“可是我还是不想谈恋爱。”

  “因为牙套?”

  “嗯……”

  应欢隐隐觉得自己是喜欢徐敬余的,但那种喜欢好像还没到让她不管不顾的程度,比如让她压抑不住冲动想抱他,让她不介意戴着牙套跟他谈恋爱,深吻。

  或者说,她现在越来越介意自己的牙套,介意戴着牙套跟他谈恋爱。

  那时候她还不清楚,有时候越是喜欢一个人,尤其是对方非常优秀吸引自己的时候,就越是在意自己的一点点瑕疵,越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对方。

  这是恋爱普遍的定律。

  钟薇薇看着应欢,忽然有些理解她,如果换成是她戴着牙套,就算应驰吻她,她也只会惊慌失措,而不是惊喜到想尖叫或者反扑地啃他几口。

  她想到这里,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应欢吓了一跳,“你干嘛?”

  钟薇薇惭愧地抓了抓头发,“没事……”

  做了个不切实际的梦而已……打一巴掌让自己清醒一点儿,应驰怎么可能会来吻她。窥见好闺蜜的弟弟,真是罪过。

  就算知道是罪过,她也已经越陷越深了。

  钟薇薇叹了口气,把被子拉起来,把两人全盖住。

  应欢:“……”

  “你干嘛?”她问。

  “睡觉睡觉,明天我要下海游泳,洗脑。”

  “……”

  应欢把被子掀开,露出脑袋,戳戳钟薇薇:“别睡,再说一会儿话。”

  钟薇薇又把两人脑袋盖住,闷声说:“不说了,睡觉,明天再说。”

  应欢:“……”

  好,她还想说说徐敬余的事的,睡觉就睡觉……

  第二天天气不好,忽然下了一场雨,气温变低,海水有些凉,钟薇薇想下海游泳的愿望泡汤了,两人去训练馆场看队员训练。

  中午,应欢把汤盛在小碗里,等运动员们洗完手过来就可以吃了。陈森然是第一个过来的,他拉开椅子坐下,看见她端着汤碗分到每个人座位前,当他看见应欢端着汤往他这边来的时候,心里那种别扭劲儿又拧巴起来了,他嚯地站起来,直接抢过她手里的碗。

  他力道过猛,应欢毫无防备,热烫的汤水洒出一半,直接烫到她手上。

  应欢被烫得跳起来,甩开手叫出声:“啊……”

  她捂住手,皱着一张脸,眼睛微红地看着他。

  陈森然这才反应过来,端着那半碗汤呆愣地看着他,连手上被溅到了一些汤水都没感觉到烫和疼。钟薇薇立即绕过来,立即拧开一瓶矿泉水,拉过应欢的手冲下去,看见她手背和手指都红了一大片,急急问:“没事儿?”

  应欢疼得直吸气,冷水冲了一下感觉好了一些,她小声说:“还好。”

  钟薇薇转头看陈森然,她可记得他是怎么冷言冷语对应欢的,这会儿忍不住了,“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这汤刚起锅没多久,这么烫你抢什么?”

  应欢拉拉她,“没事儿,你别说了。”

  钟薇薇抿着唇闭嘴了,要不是看在陈森然还要比赛的份上,她是真想再多骂几句。

  陈森然看着应欢原本白皙的手变得红肿,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应欢也是给他处理过伤口的,他记得她的手比普通姑娘要白要细嫩,现在被他弄伤了……

  徐敬余和石磊他们出来后,看见应欢的手,皱了下眉,大步走过去,沉声问:“怎么回事?”

  赛事当前,应欢想小事化无,摇头说:“没事儿,不小心烫到了。”

  徐敬余看着她的手,“怎么烫的?”

  “没拿好碗。”

  钟薇薇一瓶矿泉水冲完,又准备拿一瓶,徐敬余比她更快,已经拧开瓶盖,把应欢的手搭在手心,细细地冲。应欢抬头看他,有些脸红地缩了缩手,“好了,不用冲了,不那么疼了。”

  “别乱动,冲完这瓶。”

  徐敬余手上一用力,她的手就动不了。

  石磊看了看陈森然,小声问杨璟成:“不会是这小子又搞事?”

  杨璟成摇摇头,他看着徐敬余,肩膀撞了撞石磊,“哎,你有没有觉得……敬王最近好像对小医生格外的好。”

  “有人对小医生不好吗?”

  “……陈森然。”

  “他不算。”

  徐敬余把空水瓶扔进垃圾桶,钟薇薇立即拿了烫伤软膏过来给应欢涂上,小声说:“幸好没起水泡,不然就麻烦了。”

  不过,也红肿得厉害。

  应欢抬头,看见大家都围着她看,笑了一下:“你们都看着我干嘛?去吃饭啊。”

  钟薇薇问:“应驰呢?”

  石磊:“吴教练把他叫去说几句话,不知道说什么呢。”

  应欢抬头看徐敬余,说:“去吃饭啊。”

  徐敬余瞥了一眼还端着碗站在原地的陈森然,半眯了眼。

  陈森然像是才回过神似的,端着半碗汤回到座位上,吃饭的时候更像是被人赶着似的,飞快地扒饭,吃完迅速走了。

  钟薇薇在应欢耳边低声说:“这小子怎么这样?不会心理有问题?”

  应欢顿了一下,摇摇头:“他就是不喜欢我,以后我少招惹他就好。”

  钟薇薇也不知道说什么,整个团队看起来都很和谐,偏偏陈森然这么难相处,又是主力队员,不能打不能骂,受了委屈也得忍着,她有些心疼应欢,“好,你自己小心点儿。”

  这件事应欢没再提过,赛事在前,大家也没关注她这点儿小伤,除了徐敬余。

  1月30日,天搏队对战乌克兰的主场比赛在三亚拉开帷幕。

  天搏队以4:1的比分获胜。

  钟薇薇是2月1号走的,应欢和应驰把她送到门口,钟薇薇看着小青松一样的少年,很想再揉一下他的头,但在应欢面前,她有些不好意思,忍着遗憾上车,走了。

  2月2日,天搏队整队出发去墨西哥,进行第二场客场循环赛。

  如此辗转赛场半个月,已经到了2月中旬,再回到三亚是2月12日。

  第二天又是比赛日,赛事堆积得太紧张,队员们只能喘口气,恢复有氧训练,调整状态,继续比赛。

  应欢跟着他们跑了半个月,都有些受不了,她无法想象这群运动员的强悍,累了抓紧时间在飞机上休息,下飞机调整时差,睡醒了去训练,接着又是比赛。

  赛前发布会和称重仪式结束,运动员们开始做赛前准备。

  应欢坐在休息室里,看着徐敬余熟练地绑绷带,觉得他就跟钢铁侠一样,状态永远保持在最佳。

  徐敬余抬眸,看她一眼,勾勾手指头。

  应欢心念一动,慢慢走过去,“怎么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