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1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8/162

返回书籍页面

  林思羽问:“那我们还能去俱乐部参观么?”

  应欢也不知道,因为那里是拳击手平时训练的地方,还有门禁的,出入要登记,她知道姜萌一直想去看看,想了想说:“到时候我问问。”

  “好好好,你记得问啊。”

  “嗯。”

  ……

  今年全运会时间安排在9月13-10月3日。

  俱乐部正忙着为全运会做准备,从上次内部比赛选拔拳手,代表省队参赛,每个队有6名(含6名)以上运动员参赛,可报工作人员3名(含领队、教练、医生)。

  每个队伍可派11名运动员,有两个级别可以派两名。

  参赛选手已经定下,徐敬余代表81公斤级,至于上次打败他的那个老蒋,已经退出俱乐部,去美国打职业赛去了。应驰目前打不过陈森然和石磊,无缘比赛,69公斤级的吴起报了石磊和陈森然,他郁闷得想拿头撞墙。

  应欢到俱乐部的时候,石磊刚脱下拳套休息,看见她挠了挠头,指指大露台:“你去看看应驰?那小祖宗没能够参赛,感觉都快哭了。”

  应欢往阳台那边看了一眼,有些无奈:“好。”

  没等她去找应驰,应驰就沉着一张脸走进来,直接走到陈森然面前,“我们再打一次。”

  陈森然抬头看他一眼,哼笑了声:“再打你也打不过我,而且没裁判。”

  “那我给你当陪练。”

  “行啊。”

  少年有股冲劲儿,应欢并没有阻止他,连吴起都没说什么。

  她坐在旁边看着,不时给他加个油,陈森然越打越冷漠。应欢把医药箱就放在脚边,要是有运动员不慎受伤,她也好及时救治。

  徐敬余空击训练结束,一身汗地走过来,经过她身旁,丢下一句:“过来一下。”

  应欢啊了声,忙起身跟过去,“干嘛?”

  徐敬余走在前面,推开休息室门,从架子上拿下一个袋子,塞到她怀里。挺大一个袋子,还有些沉,应欢慌忙抱住,被高高的纸袋挡得只露出一双有些迷茫的眼睛,那双乌润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什么?”

  她低头,脸埋进袋子里,发现里面全是红色的布料,是衣服,厚的薄的都有。

  “队服。”

  应欢一愣,抬头看他:“我还有队服啊?”

  徐敬余倚着桌角,抱着双臂睨向她,“当然有。应该合身,你回头试试,不合适跟后勤说一声。”

  应欢冲他笑了笑:“好。”

  徐敬余微挑眉,冲她点点下巴:“应欢,露齿笑一个。”

  应欢:“……不要。”

  她傻了才咧嘴笑,露出小钢牙很好看吗?

  她抿紧唇,抱着队服出去,正想去更衣室试一下,就听见应驰跟陈森然吵闹的声音,听声音感觉快要打起来了。她连忙转身,把东西又塞回去给徐敬余,“我等会儿再过来拿。”

  说完,匆匆转身,她脚步太急,绊到桌角,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前摔去,她惊叫一声:“啊”

  徐敬余眼疾手快地伸手去捞人,连人带衣服袋子一块儿搂进怀里。

  应欢后背紧紧贴在他硬实的胸膛上,只觉得被他手扣住的地方有点儿疼,低头看了眼,整个人瞬间僵住,男人的手还绑着绷带,修长的手指就扣在她胸口下方,这地方敏感又隐私,怪不得那么疼了……

  她脸噌地一下红透了。

  徐敬余把人捞起来后就松了手劲儿,刚一放松,她就像只兔子似的急切地挣脱,跳出他的掌控范围。

  应欢抬眸,眼睛氲氤地望着他,活像被欺负过似的。

  徐敬余皱眉:“怎么了?”

  小姑娘张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最后,一跺脚:“我去看看应驰。”

  然后,转身就跑了。

  徐敬余:“……”

  他把那袋队服放桌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靠着桌角回味儿了一下,目光一滞,耳根突然有些发热,整个人血气上涌,浑身不自在。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看了几秒钟,忽然抬手撸了一把自己的寸头,仰头吐出一口气,手覆在眼睛上,压抑懊恼的声音从喉咙里低低逸出:

  “要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徐敬余:要命了,应小欢,要不要?

  应小欢:……

第16章

  应欢跑出休息室,

脸上热度持续高升,

胸口下方隐隐发疼,

后劲儿上来后,

比之前还疼。她红着脸偷偷用手按揉了一下,咬紧小尖牙:“嘶……徐敬余这混蛋,什么牛力气啊!”

  疼死了!

  训练大教室里,

应驰和陈森然互相揪着对方的衣领,

同样脸红脖子粗,

互不相让,也不知道教练去哪儿了,教练要是在场,

这几个家伙哪敢造次。

  石磊试图上来把两人分开,

苦劝道:“你们俩赶紧松手,

别想趁着教练开会就闹事,等会儿被罚有你们受的。”

  陈森然那两条纹了身的花手臂紧紧勒着应驰,应驰则锁住他的腿,两人抱持着滚到地上,谁也不肯松手。石磊正准备招呼大家用蛮力分开这两二货,就看见应欢跑过来,赶紧说:“小医生,你快来治治这两个中二少年!”

  应欢:“……”

  她站在边上,垂眸看着两个少年,嗓音细软地哄:“陈森然,你放手,

你看你勒得应驰快喘不过气了。”

  陈森然脸一沉,更用力了,“凭什么让我先放?你是他姐姐当然护着他。”

  应欢没办法,只能看向应驰,嗓音更细软:“应驰,你先放。”

  应驰咬着牙:“不放!”

  应欢:“……”

  连她的话都不听了?

  应欢在他们旁边蹲下,细白的手指轻轻戳在应驰的背上,手臂上,一点一点地轻戳,温柔地问:“放不放呀?”

  应驰脸憋得通红,他……他妈的!他好想笑啊!

  可是不能认输啊!

  陈森然看着应驰一脸便秘相,又看了一眼慢条斯理,温柔笑着的应欢,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真他妈没意思……刚想松手,应驰突然一个爆笑,口水喷了他一脸,就缩到一旁求饶:“姐、姐……我放,我放了……”

  陈森然骂了句:“操!应驰你他妈恶心不?”

  他狠狠地抹脸,看了看自己的手,崩溃得想跳脚,指着应欢骂:“啊啊啊啊啊怪你!你们姐弟俩太过分了,恶心死了!”

  应欢笑着看他:“我怎么了?”

  陈森然对上她无辜的眼睛,心底有一百句脏话也骂不出口,他嫌弃地把手抹在裤子上,大步往洗手间走。

  石磊和杨璟成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几秒钟后,几个人冲应欢竖起大拇指。

  “服气了,果然男人还得女人来应付,以柔克刚啊。”

  “还是小医生有办法,看陈森然那一副憋屎的表情就想笑哈哈哈!”

  “陈森然好像有洁癖,应驰这一喷口水估计比打他几个重拳还让他难受……”

  应欢笑了一下,没太把陈森然放在心上,在应驰旁边蹲下,睨着少年:“你干嘛老惹他?明知道他爱闹事嘴巴也贱,就不能离他远一点儿?”

  应驰有些郁闷:“我没惹他,是他嘴巴太不干净,一会儿说我是宝宝,说我恋姐,一会儿又说你戴牙套不好看,说你龅牙嘴。”

  “他说我就算了,反正不能说你。”

  少年撑着坐起来,扒拉了一下脑袋。

  应欢心里一软,伸手揉揉他的脑袋,“以后不管他说我什么,你都不用跟他闹,当没听见就行。”

  徐敬余手抄在裤兜里走出来,看向正在给小祖宗顺毛的应欢,面无表情地看向石磊:“怎么回事儿?”

  石磊哦了声:“就两个中二少年打起来了呗。”他笑笑,“没事儿,小医生哄好了。”

  应欢听见他的声音,觉得刚才被他手指扣住的地方又隐隐疼起来了。到底是十九岁的小姑娘,也没谈过男朋友,第一次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碰的还是胸,想想都觉得尴尬无比。

  应欢耳尖微微发红,连头都不想回。

  他懂自己碰到什么地方了吗?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应该有点儿手感的吧?

  她又不是飞机场……

  可他好像半点儿反应都没有啊。

  如果不知道,那她就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好了。

  应欢做好心理建设,在应驰脸上掐了一下,少年莫名地抬头看她,应欢已经站起来,若无其事地说:“该干嘛干嘛去吧,我等会儿没事就先回学校了。”

  应驰点头:“好。”

  应欢转身,迎面撞上徐敬余的目光,她尽力保持自然的表情,“那个衣服还在休息室吗?”

  徐敬余依旧觉得手心发着烫,无论怎么回想,都觉得刚才的触感过于柔软了,那种感觉萦绕于指尖,久久不散。他目光深沉探究地看了她一会儿,确定她已经打算当做没发生了。

  真他妈罪过。

  通过这种方式碰了一个女孩子的胸。

  她要装作若无其事,他就能比她更云淡风轻。

  徐敬余手抄进裤兜,往身后器械一靠,嘴角微翘:“嗯,放桌上。”

  应欢点头:“那我去拿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脚步有些急,因为她觉得他的目光正盯在她背上,像是要把她盯个对穿。

  他一定是反应过来了!

  应欢拐进走廊,有些生无可恋地抬头看看天花板,很想学应驰崩溃大喊几声。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