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11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3/162

返回书籍页面

  今天来的除了应家亲戚朋友之外,还有钟薇薇,钟薇薇已经来这里守了好几天了,她说来陪应欢,来看应驰。

  术前准备像电视剧似的,一帧帧地播放。

  最后一幕,是手术室大门关上之前,应驰举起一个拳头。

  下一秒,门就关上了。

  砰——

  应欢一口咬住徐敬余的肩膀,死死地忍住,不让自己崩溃地大哭出来。

  徐敬余抱着她,感觉她浑身都在颤抖,到底多不甘心?才会这样,他甚至觉得,或许应欢的执念比应驰还要重。他心疼得要死了,眼睛发红,继而闭了闭眼,低头在她发顶上蹭着,唇在她头发上,额头上落下一个个轻吻。

  钟薇薇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跑了。

  她跑到拐角,在人看不见的地方,靠着墙蹲下,头埋进膝盖里,无声痛哭。

  ……

  三亚训练场。

  石磊他们一个个心不在焉地训练,中午,他忍不住给徐敬余发了条微信。

  【怎么样了啊?】

  很久。

  徐敬余回复。

  【手术中。】

  石磊懵了很久,杨璟成也懵,一个个都有些呆滞,无法想象爱炸毛,单纯的少年永远远离拳台的场景,也无所适从队里少了一个小祖宗的生活。

  一时间,队里死气沉沉的。

  唯一努力训练的,只有陈森然了。

  ……

  手术结束后,应驰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放空的,身体明明只是缺了一颗肾而已,却像是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似的。

  一连三天都是这个状态,应欢特别害怕。

  她问徐敬余:“怎么办?”

  隔天中午,病房里忽然多了很多体坛记者,他们举着摄像机和话筒进来,说要采访应驰。

  应驰终于有些回过神来了,躺在病床上,很懵逼地问:“采访什么?”

  他做了什么?

  代表女记者看着他,眼泪汪汪地说:“我知道你啊,应驰,奶驰,为父捐肾,放弃夺取奥运入场券的机会。我们就是要来采访你的。”

  应驰:“……”

  他脸皮薄,特别不会拒绝女孩子,记者问问题也很温柔,他没办法拒绝。

  整个中午,都被记者缠着。

  应欢站在门口看着病房里的状况,抬头看徐敬余,同样有些懵:“你请来的?”

  徐敬余笑了一下:“算是,正好他们需要这些新闻,挺正能量的,值得宣扬。也给小祖宗找点儿事情做,最好是让他关注回拳击赛事上,不要逃避,不然容易患上PTSD。”

  应欢愣住,没想到他考虑得那么多。

  她拉住他的手,小声说:“谢谢你,我都没想到那么多。”

  徐敬余靠着门框,握着她的手,眉梢微挑:“知道哥厉害了?以后有事找不找我?”

  应欢:“嗯……”

  过了一会儿,记者走了。

  钟薇薇也来了。

  应驰恹恹地靠在病床上,他身体素质好,就算精神不太好,身体依旧恢复得飞快。

  应欢给他喂饭,低声哄他:“刚才记者除了问你以后的打算,还问了什么啊?”

  应驰这几天都不太说话,刚才被记者一人一言问了很多话,处于礼貌,他又不能不回答。现在应欢跟他说话,他有些烦躁,还有些臊,低声说:“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一听这个,钟薇薇耳朵立即竖起来。

  应欢倒是没注意听,有些惊讶:“还问这个啊?”

  应驰闷闷地嗯了声,他讨厌躺在病床上,讨厌医院,讨厌不能训练,讨厌身体的变化……

  但他完全没办法。

  他有些认命,一抬眼看见徐敬余靠在椅子上,就有些来气:“你怎么还在这里?!不用回去训练吗?”

  徐敬余瞥他一眼,淡淡地说:“我不放心你姐。”

  其实,他等会儿就要走了,下午三点半的飞机。

  应驰愣了一下,抬头看应欢。

  应欢摸摸他的头。

  应驰也知道自己最近很糟糕,应欢很操心,他有些惭愧,想了想,他挠挠头,小声嘀咕:“姐,我只有一颗肾,以后会不会找不到女朋友啊?”

  应欢和钟薇薇同时说:“当然不会!”

  两个小姑娘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

  钟薇薇看着应驰,认真说:“你长得那么好看,不怕没有女朋友的。”

  应驰:“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钟薇薇:“可以!”

  应驰:“……”

  这时候,徐敬余淡淡说了句:“真找不到女朋友的话,你可以找个男朋友。”

  应欢:“……”

  钟薇薇:“……”

  半秒后。

  应驰炸毛:“啊啊啊啊啊!你给我滚!!!!”

  作者有话要说:  薇薇:我要把奶驰捡回家,他是我的了。

  奶驰:呜呜呜我是一个肾的男人了。

  薇薇:没事的,我们一晚上一次就好,一个星期一次。

  奶驰:……

第77章

  徐敬余一句话,

把躺在病床上的小祖宗气得差点蹦起来,

那一声怒吼中气十足,

差点儿把伤口给震裂了。应欢忙按住他,

安抚道:“不会的,你别听他胡说。”

  同时心里松了口气,还会生气,

还会炸毛,

那就好。

  应驰被徐敬余气得不轻,

说他弱鸡就算了,还说他找不到女朋友,最关键的是他现在少了一颗肾,

让他找男朋友,

不是……

  这是赤裸裸的嘲笑!

  少年扯着被子嚎:“啊啊啊啊啊,

你滚!滚出我的病房!滚回三亚!!!”

  徐敬余垂眼看了下手腕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他淡淡地瞥了一眼恨不得蹦起来跟他打架的少年,抬手勾住应欢的下巴,抬高——

  “送我。”

  两个字。

  应欢啊了声,看向应驰,不太放心。

  钟薇薇笑眯眯地举手:“你去,我看着他。”

  应驰哼了声。

  钟薇薇看向他:“我在这里你不高兴吗?”

  应驰愣了一下,忙解释:“没有,我没这么说,我哼是哼那个人。”

  钟薇薇松了口气,

笑眯眯地:“那就好。”

  应欢看看他们,笑了,“那我走了,等会儿就回来。”

  应欢跟徐敬余走出病房,徐敬余低头看她,说:“我去跟阿姨打声招呼。”

  移植手术做得很成功,应驰跟应海生是亲父子,他的肾移植到应海生身体里没有产生过大的排异,但应海生本身身体底子不是很好,所以现在还在加护病房隔离观察。

  不过,已经没生命危险了。

  一家人齐齐松了口气,但肾移植后需要注意的东西太多了,首先术后吃排异药用国产还是进口又是一个选择,国产便宜,进口贵好几倍,应欢没有犹豫地给应海生用了进口药。

  应驰和应海生都躺在病床上,陆镁一门心思都花在照顾应海生身上,应驰就由应欢负责,母女两分工把父子俩安排照顾得很好。

  徐敬余跟应欢去看了一下应海生,跟陆镁打了招呼:“阿姨,我得走了,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陆镁知道他是要回去准备比赛的,忍不住抹眼泪:“哎,你好好地加油,把我们应驰的那一份也算上……”

  徐敬余微笑:“好。”

  陆镁不再说什么,说起来就忍不住难过。

  应欢跟徐敬余走到医院停车场,徐敬余是自己开的车,等会儿把车丢在机场,让司机再去开回来。应欢坐进副驾驶,认真想了想,说:“等今年暑假我去考个驾照。”

  徐敬余挑眉:“好,到时候我给你联系教练。”

  应欢系上安全带,从包里拿出一个画本,很精致的素描本。

  她递给徐敬余。

  徐敬余翻开第一页,嘴角翘了翘,然后一张张慢慢翻过去,一共十一张,全是画的不同场景的他,每一张都画得很精细。

  应欢软声问:“你喜欢吗?”

  徐敬余在本子上轻轻摩挲,侧头:“这个是生日礼物?”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