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11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0/162

返回书籍页面

  她会跟他示软,她会哄他。

  但她不需要他。

  她说喜欢他,她说愿意让他碰,甚至愿意跟他上床。

  但她不需要他。

  徐敬余自诩自信强大,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患得患失。

  他深吸了口气,舔了一下嘴角,侧头看向她的方向。

  这一眼,让他僵在原地。

  应欢距他几米之外,一步步跌跌撞撞地朝他走过来,眼睛里满是泪水,好像下一秒就要决堤了。

  徐敬余从来没见过应欢哭。

  “徐敬余……”

  小姑娘带着哭腔的嗓音无助地喊他的名字,眼睛一眨,眼泪顷刻决堤,流了满脸。

  徐敬余瞬间后悔了,他大步走过去,把她搂进怀里,用力抱着,下颚绷得紧紧的。他低头,在她脸颊上一下一下地轻吻,她的眼泪却越流越多,他心疼得要死,垂下眼,低低地说:“对不起,我的错,不该冷着你。”

  管她愿意给他什么,管她去美国还是去德国,管她喜欢得多还是少……

  徐敬余喉结滚动几下,彻底认输了,他说:“在我这里,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不逼你。”

  应欢脑子乱糟糟的,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听见徐敬余的话,再也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徐敬余,我该怎么办啊?”应欢埋在他怀里,断断续续地抽泣:“从应驰配型成功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努力说服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要对应驰好一些。他喜欢打拳击,那我就支持他去打,他不想进俱乐部,那我就让他进,万一等来肾。源了呢?就算真的等不来,我也希望他能参与过努力过,以后想起来至少不会后悔……我以为过了这么久,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的到这一天,我发现真的太难了。这对应驰来说太过残忍,这是折翼,跟断了他的手……有区别吗?可是不这样,我爸怎么办?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不是我呢?”

  徐敬余愣了一秒,松开她,微微弯腰对上她的眼,嗓音干涩:“是不是叔叔出事了?”

  应欢满脸的泪,哽咽地说:“我、我要带应驰回去做手术了……我爸等不到了……再等下去,他会没命的……”

  徐敬余心沉了下来。

  这个时候回去吗?还有一个多月落选赛就要开始了。

  “徐敬余,我是不是做错了?”

  应欢哭得快抽过去了,她甚至开始怀疑,当初她不顾一切非要让应驰进俱乐部到底是不是错的?

  徐敬余深吸了口气,擦去她的眼泪鼻涕,低低地说:“你没错,你做得很好了。真的,你已经做到最好了,不要怀疑和否定自己。”

  应欢抬头看他,眼睛通红,看起来可怜得不行。

  徐敬余心口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一般,疼得难以呼吸。他撩开她贴在脸颊上的发丝,别到耳后,“我先带你回去。”

  他搂着她,把人带回酒店。

  路上难免遇到一两个队员,他们看见应欢哭得红肿,再看徐敬余满脸心疼,以为是两人吵架又和好了。

  回到酒店,徐敬余把人带进自己的房间,拿热毛巾给她擦干净脸。

  应欢发泄过后,是沉沉的无力,但整个人已经冷静了许久,她脸颊轻轻蹭他的手,小声说:“谢谢。”又说,“对不起……”

  徐敬余在她面前蹲下,整个手掌贴着她的脸,“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他揉揉她的脑袋,“我去打个电话。”

  徐敬余让徐路平帮忙找肾。源的事,他没跟应欢说过。

  徐敬余拿着手机出门,走到走廊尽头,沉沉地吐出一口气,给徐路平打电话。

  徐路平听完他的话,叹了口气:“时间太短了,我调动了所有关系,用了所有办法,还是一样的,现在没有。”他顿了一下,“必须现在吗?不能再等等?他的血型比较特殊,本来就比较难找到配型。”

  徐敬余心口微梗,他垂下眼,“继续帮我一下,不管怎么样,在手术前都还有机会,我不想放弃。”

  他只能这么想了。

  挂断电话。

  一回头,就看见应欢已经走出房间。

  她已经洗干净脸,眼睛也没那么红了,整个人看起来又恢复了冷静和坚强。徐敬余忽然想起她跟应驰偷偷去地下拳击打比赛的场景,明明又瘦又小,看起来就是个脆弱柔软的小姑娘,肩上却压着沉沉的担子。

  她跟应驰到底是天生的乐天派,还是隐藏太好,亦或者被应海生和陆镁教导得太好了,才总是让人忽略掉他们其实过得并不容易。

  他想起应驰为了一万块奖金崩溃,想起十七岁的应欢娴熟地给他处理伤口,他忽然有些明白过来,他为什么在知道她跟应驰是姐弟,知道他们只是为了赚取手术费的时候,对应欢总有些不一样的对待,他就是想对她好。

  所有的缘由,从一开始就有了答案,他却不自知。

  徐敬余看着小姑娘,心蓦地疼起来。

  他大步走过去。

  应欢抬头看他,小声说:“我去找吴教练。”

  徐敬余手罩在她脑袋上,嘴唇抿紧:“吴教练那边我去说,应驰应该还在餐厅。”

  应欢犹豫了一下。

  徐敬余轻声说:“去吧。”

  应欢点了一下头,打算下楼找应驰,刚一转身,就看见应驰跟石磊和杨璟成几个嘻嘻哈哈地从电梯走出来,应驰推了石磊一把:“你才是傻子。”

  一抬头,就看见应欢和徐敬余站在走廊中间。

  少年愣了愣:“你们干嘛?”

  他看见应欢眼睛红红的,顿时炸了,看向徐敬余:“你是不是又欺负我姐?!”

  徐敬余一言不发。

  应欢看着他,眼睛就红了。

  应驰当真以为徐敬余欺负应欢了,气得撸起袖子就要去找徐敬余干架。

  他气冲冲地走到面前,应欢却拉住他,轻轻抱住他,眼睛比刚才还红,但没有眼泪,她轻声说:“他没欺负我。”

  她在他脑袋上轻轻揉了一下,特别心酸。

  “应驰,我们回家。”

  应驰脸霎时白了,整个人像是被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众人愣住。

  石磊忍不住问:“回家?为什么要回家?”

  杨璟成也说:“对啊,还在训练呢,一个多月就要比赛了。”

  徐敬余看他们一眼,他们这才察觉氛围有些不对,石磊猛地想起应海生的病,连忙闭嘴,拉住杨璟成。

  应欢拼命撑着不哭,她深吸了口气,拉住应驰的手,极尽安抚他:“我……我去帮你收拾行李,教练那边,回头我会跟他说,我们明天早上就回去。”

  应驰脑袋嗡嗡嗡地作响,什么也听不见。

  好半天,他低下头,眼睛先红了,喉咙不住地滚动,嗓子嘶哑,像是下一秒就忍不住压抑地哭出声来:“姐……不能等我打完比赛吗?”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落选赛了,还有半年就是奥运了。

  他特别想打完比赛。

  应欢觉得自己像个刽子手,她咬着唇,哽咽着艰难开口:“爸……在等。”

  少年眼睛红得厉害,拳头紧握,整个手都在抖。

  他在那一刻,想要拒绝应欢,想要逃走,他不甘心,特别特别的不甘心。他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到羞耻,因为以前他不是这样的,他以前刚进俱乐部的时候,他的想法单纯简单,能打多久就打多久,他觉得自己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要爸爸需要,他随时可以躺上手术台。

  可是,他现在已经不满足了,他想走得更远,站得更高……

  应驰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不变的是眼睛越来越红,腮帮咬得快要碎了。

  他忽然推开应欢,转身就跑。

  应欢闭上眼,眼泪止不住地滑落,特别绝望。

  她用力抹了一把脸,转身就要去追。

  徐敬余把她抱住,压着嗓:“让他安静一会儿,让他自己想一想。”

  应欢挣扎了几下,无声痛哭。

  石磊几个愣愣地看着,一个个不知所措。

  应驰刚跑到拐角,就跟刚从电梯出来的陈森然撞了个正着,他冲得猛,撞得陈森然险些摔倒。陈森然想也没想,抬头就骂:“操,你他妈有没有长……”

  他话音戛然而止,有些惊愕地看着应驰通红的眼和不受控往下滑的,不甘心的眼泪。

  应驰低头,用力抹了一下眼,什么也没说,从他身旁走过。

  陈森然懵了。

  应驰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二话不说,直接拉住他的领口,撸起拳头就往他脸上砸,力气非常大,打得陈森然脑袋一晃,像是在拳台上被人一个重拳打到脑震荡。

  他还没反应,就被应驰按在地上,一个拳头接着一个拳头砸下来。

  陈森然彻底被激怒了,他也不管这家伙为什么哭,连日来的压抑和不痛快全部被激发出来,他猛地翻身,把应驰掀开,同样照着他的脸揍下来。

  两人打得不可开交。

  应驰红着眼骂:“你他妈到底一天天摆着张死人脸干嘛?不想训练你就退队啊!死赖在这里干嘛?!”

  陈森然还了一拳,青筋暴起:“关你屁事!要退你退!”

  应驰翻身,又把他掀开,按住他的肩膀,死命地往他腹部砸拳,同样青筋暴起:“你浪费一身本事,跟活死尸有什么区别?!”

  ……

  两人打一拳,骂一句。

  战况激烈。

  不到一分钟,双双挂彩。

  石磊和杨璟成愣了好几秒,才想着去拉架,“快去快去,拉开这两个疯子!”

  应欢更心急,直接要跑过去:“别打了!!”

  徐敬余伸手,把人按在怀里,看向石磊:“不用拉。”

  应欢愣住。

  石磊和杨璟成刹住脚步,也愣愣地回头。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