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10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4/162

返回书籍页面

  徐敬余听得心里发紧,应欢在他心里就是个小太阳,他从来没听过她这么低落的声音。他推开宿舍门,走向空荡的走廊,正好跟上楼没收手机的吴起碰上。

  吴起看他脸色凝重,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摆摆手。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徐敬余站在走廊尽头,低声哄,“叔叔现在怎么样了?”

  应欢吸了口气,“住院观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徐敬余抿了抿唇,他正在想要怎么哄哄她的时候,就听见她轻声问:“徐敬余,你说如果应驰只有一个肾,他还能打拳,还能比赛吗?”

  徐敬余顿了一下。

  应欢自顾自地说:“我问过我们老师,也查过资料,我知道有些运动员只有一颗肾一样可以继续做运动员,就像克罗地亚足球运动员克拉什尼奇和NBA的艾利奥特、莫宁,他们得了肾病后,后来都重返赛场了。虽然……虽然艾利奥特手术后状态不太好,也很快退役了,但是克拉什尼奇也重返球场了,莫宁更是随迈阿密热火获得了总冠军。”

  “你说,应驰是不是也可以?”

  徐敬余望着天边灰蒙蒙的夜空,不忍心打破她的自我安慰。

  瞧,他的小金鱼永远像个小太阳。

  即使难过伤心,还是能找到希望的突破口。

  体坛内独肾运动员屈指可数,能保持最佳状态的几乎没有,而且对身体损伤很大,拳击本来就是一项剧烈的运动项目,如果真的只有一颗肾,不管是专业医生还是教练,都不建议继续训练和比赛。

  徐敬余收回目光,垂下眼,低声说:“只要他想,好好调养,就可以。”

  莫宁花了三年,才重回赛场。

  未知的事情,徐敬余永远不想去否定。

  应欢听着他的话,像是偷到了他的能量,心情慢慢好转,“嗯,只要他想,我一定会帮他。”

  徐敬余安静了一下,说:“我现在想抱抱你。”

  应欢心头一暖,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下次给你抱。”

  “还有呢?”

  “什么?”

  “还给不给我碰?”

  “……”

  应欢脸色恢复血气,她小声说:“给。”

  徐敬余笑了声,“别着急,我再想想办法,小祖宗这边我帮你镇住他,放心。好好照顾叔叔,不要太累了。”

  应欢不知道他要怎么帮她,手术费已经够了。

  不过,她还是说了个“好”。

  挂断电话后,徐敬余给徐路平打了个电话。

  回到宿舍,应驰正在跟石磊玩游戏,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小子最近被石磊带上一起玩游戏了,不过他也不贪玩,也没瘾。

  应驰:“明天我姐过来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申请出去玩一下?”

  石磊:“应该可以。”

  “你姐不来了。”

  应驰忙回头看了一眼徐敬余:“你说什么?”

  徐敬余重复了一遍:“我说你姐不来了。”

  应驰有些懵:“为什么?”

  徐敬余有些烦躁地说:“我把她惹生气了,她不想见我。”

  应驰:“……”

  “不想见你是你的事,我还在这里呢!”应驰不信,摸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我自己问,”

  “问,最好撒个娇,把她给我哄过来。”

  “……”

  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还想利用他?

  他就不哄!

  ……

  应欢不知道徐敬余是怎么跟应驰说的,应欢跟应驰说不去北京的时候,那小子哼了声:“不来就不来,重色轻弟!”

  然后,就气得把电话给挂了。

  应欢:“……”

  她莫名背了口锅,却只能忍下来。

  她转头回去问徐敬余,徐敬余淡淡地说:“没什么,我说我把你惹生气了,你不想见我。”

  应欢:“……”

  好,这个理由……

  很好,很强大。

  为了不见男朋友,连弟弟也不看了,徐敬余让她把“重色轻弟”的罪名完全坐实了,难怪应驰这么生气。

  ……

  国庆第二天,应驰正准备跟陪练训练的时候,徐敬余走到他们面前,看向陪练,淡淡地说:“我来陪他练一练,跟教练打过招呼了。”

  应驰一副见鬼的表情看他,皱眉说:“不用。”

  陪练看看徐敬余,瞥了眼应驰,忍不住笑:“他比我有战略多了,有他陪你练一场不是挺好的吗?”

  这小子竟然还拒绝,不是傻吗?

  徐敬余看他一眼,“你不是不爽我吗?等会儿尽力打。”

  应驰就是别扭,不过他对待训练很认真,看徐敬余已经在准备了,没说什么,开始热身。

  石磊一群人往这边看了好几眼,啧啧,小祖宗待遇真是越来越好了,连徐敬余都主动陪练了,以后还不得上天了?

  ……

  半个多月后,应海生出院了。

  这次出院后,应海生更加注意身体了,十月底的天气,还不算多冷,他已经穿上了羽绒服。应海生坐在沙发上,对应欢笑笑:“放心,爸还能再撑撑,别听你姐瞎扯,你让应驰好好比赛。”

  再怎么样,也要撑到有合适的肾源的时候。

  再怎么样,也不能毁了应驰的梦想。

  应欢抿嘴笑,答应下来,她给他背上塞了个抱枕,“你都瘦了很多了,要多吃点儿。”

  应海生笑,“行行,你快去学校,最近都请了几次假了?”

  “也没几次,就两次。”

  应欢背起桌上的书包,看向应海生,“那我去学校了。”

  “去去。”

  回到学校后,应欢就去图书馆啃书了,她现在很忙,本身专业课就已经很忙了,还要去俱乐部兼职,主要是多修了一门德语课程,刚开始学比较难上手。

  她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排满了。

  徐敬余不比她好多少,两人各自忙到了学期末。

  拳击队奥运赛前最后一次冬训也要来了,以及年初的WSB落选赛也即将开始。

  最后一次冬训安排在海南三亚。

  应欢期末考结束,回到家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出发去三亚。

  自从上次出院后,应海生格外注意身体,陆镁也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两个多月以来,身体看起来没出现什么大问题。加上两人也记挂应驰,一直催她去看看。

  第二天出门前,应欢还有些不放心,她怕应海生和陆镁有事又瞒着她,忍不住说:“我就去几天,最多年前会回来的。”

  应海生皱眉:“回来做什么?过年的话你就陪应驰在那边过啊。”

  陆镁笑笑,摸摸她的脑袋,“你放心,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应欢想了想,回头跟堂姐说一声,如果真有事,就让她告诉她。

  她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回头看:“那我走了,爸妈,你们好好注意身体。”

  “去去。”

  ……

  中午,应欢抵达三亚的时候,下了一场雨。

  徐敬余让俱乐部司机过来接机,等在外面。

  她看了一下雨势,不是太大,犹豫了几秒,拖着行李箱冲进雨里,找到司机的车。司机看她外套都湿了一半了,忍不住说:“小医生,你刚才应该给我打电话的,车里有伞。”

  应欢笑笑,把外套脱了,拿纸擦了擦:“没事儿,不是很湿,我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就好。”

  司机笑笑,把车开出去了,“三亚这天气也是说变就变,我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突然就下了。”

  “嗯,是啊。”

  她看向窗外,有一点点发冷。

  不过,又有些热血沸腾,很久没见徐敬余了。

  嗯,还有应驰。

  车开到酒店门前,应欢刚下车,就看见通往酒店的林荫小路上,有个高大的身影撑着一把大黑伞向她走来。男人穿着一身运动服,红色棒球服拉链拉到了顶,还是短寸头,帅得十分醒目。

  见男朋友和见弟弟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久别后的心情。

  应欢看见徐敬余,心跳都快了,脚跟有些软,她安静地扶着车门,眼睛发亮,看着他一步步走近。

  徐敬余站在她面前,把伞遮到她头顶,垂眸看她,嘴角带笑:“冷么?”

  应欢身上只穿着一条单薄的长裙,怀里还抱着半湿的外套,她摇摇头,又点头:“有一点儿。”

  徐敬余把伞架在车门上,利落地拉下拉链。

  刺啦——

  他把棒球服脱下,手一杨,宽大带着体温的棒球服罩到应欢肩头。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