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校对)第10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3/162

返回书籍页面

  他爬下床,从柜子里摸出个游戏机。

  杨璟成挠挠头,从枕头下摸出个手机。

  应驰目瞪口呆地看着。

  平时他是寝室睡得最早的,也没太注意,压根不知道石磊和杨璟成也藏了东西。

  徐敬余面无表情地看应驰,几秒后,又气笑了,都懒得跟这家伙置气了,他轻笑道:“小祖宗,你是不是太单纯了点儿?我给你上一课,以后别那么缺心眼。”

  应驰:“……”

  对不起,他好像单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应欢那晚最后收到的一条信息是——

  【应小欢,你小祖宗犯的罪,是不是得你来还?】

  她百思不得其解,应驰犯了什么罪了?

  第二天晚上,应欢才知道,应驰胆大包天,举报了徐敬余藏手机。

  她忍不住扶额,这两人相爱相杀吗?

  何时才是个尽头?

  ……

  夏训结束前,吴起真安排了一场陈森然跟应驰的比赛,陈森然的状态勉勉强强的,远不如应驰。首先,他的体重只在71公斤,应驰是74.6公斤。

  如果说应驰是个小太阳,陈森然就是一朵乌云。

  两人站在拳台上,胜负几乎一眼明了。

  比赛结束,陈森然一声不吭,走下拳台。

  韩沁拉住他:“上哪儿?”

  陈森然没说话,甩开她。

  吴起:“徐敬余,把他拉回来。”

  徐敬余眯了一下眼,转身把人抓了回来,他力道极大,陈森然刚打完五个回合比赛,几乎是没有反抗之力就被按到椅子上。

  徐敬余低头睨他,不冷不热道:“上哪儿?输不起吗?”

  陈森然抿紧唇,额头被打得开花,渗着血,看起来有些可怖。

  韩沁叹了口气,走过来替他处理,嘀咕道:“你这脾气还真是……”

  陈森然焦躁得不行,他觉得自己快要比不下去了,无论做什么都救不了他了……到底要做什么才能好呢?

  作者有话要说:  石磊:敬王有个外号,徐.大吊.敬余。

  敬王嘴上比较不饶人,其实对小祖宗挺好的,后面会越来越好的。

第71章

  夏训结束后,

运动员统一回北京,

接受训练和赛事安排,

暂时不会回俱乐部。

  俱乐部如今只留下部分职业拳手和新入选的队员,

新学期报道结束,应欢去了一趟俱乐部,她坐在台的高脚椅上,

看着鱼缸里的两条小金鱼逍遥自在地游来游去,

发现自己看久了,

也能认出两条小金鱼的模样。

  晚上回到宿舍,只有姜萌一个人在,应欢刚走进去,

手机就响了。

  徐敬余打来的,

他懒洋洋地问:“小金鱼,

开视频?”

  应欢看了一眼姜萌,走回自己座位上,“好啊。”

  两人已经两个月没见了,平时就是电话联系,有时候也会视频,偶尔队里那群家伙还会来凑热闹。

  挂断电话,徐敬余的视频就打过来了。

  应欢把新买的几本德语书放桌上,手机靠在上面,插上耳机,找了一个好的角度才接通视频。

  徐敬余还在训练室,坐在拉力健身器的位置上,

垂着脑袋,手机就这么放在掌心。这个角度有些迷,也亏得他五官长得好,就算是这样也是帅的。

  应欢问:“这么晚你还没回去?”

  徐敬余看着视频里的小姑娘,她好像永远都晒不黑,一个夏天过去,皮肤还是奶白细嫩的。他拇指在屏幕上摩挲过她的脸,嘴角微翘,直起身,把手机架在器械上,人往后靠,手懒懒地搭在扶手上,“先跟你视频在回去,不然小祖宗和石磊他们又来捣乱。”

  他手机角度一放好,那张帅得十分醒目的脸总算正常了,应欢忍不住笑:“我怎么觉得你很无奈?”

  徐敬余笑笑:“是挺无奈的,你不是要我照顾小祖宗吗?他犯蠢的时候我又不能真拿他怎么样。”

  这段时间,徐敬余没少被应驰坑。

  应欢直笑。

  徐敬余看着她,低声问:“国庆节来北京,好不好?”

  应欢看着视频里的男人,抿起嘴角:“好。”

  暑假的时候,徐敬余问过她要不要去广东,她一直没去。

  姜萌从她身后路过,走到阳台上,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已经走了四五次了,也不知道她在干嘛。应欢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姜萌关上门,对上她的目光,冷声道:“看什么看。”

  应欢抿紧唇,什么也没说,又转了回去。

  视频对面,徐敬余微微蹙眉,过了几秒,听见关门声。他问:“她怎么没换寝室?”

  他记得当初说过,姜萌会换寝室的。

  应欢不太想提姜萌,她低头说:“换不换寝室是她的自由,导师找我们谈过,不换就算了,就这么住着,反正都大三了,也没多久……”

  徐敬余想了想,说:“如果在寝室住得不开心,就去我那边,公寓离学校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你要是不想走路,门口有公交,两三个站就到。”

  主要是应欢没有驾照,不然开车也很方便。

  应欢愣了一下,小声说:“不用,住寝室方便。而且去你那边,不就是同居了吗?”

  就在她说这话的时候,寝室门推开,钟薇薇和林思羽回来了。

  两人听见这话,愣了一下,互看一眼。

  林思羽震惊道:“就一个暑假过去,他们已经发展到要同居的地步了?”

  钟薇薇知道应欢暑假一直没离开过,两人见过几次面,其中一次是在医院,她去探望住院的应海生。应海生的病越来越不好了,她想起应欢说过的话,有一阵恍惚和心疼,轻轻摇头:“没有,他们暑假都没见过面。”

  林思羽耸肩,嘀咕道:“我还以为她跟敬王上全垒打了呢。”

  钟薇薇:“……”

  应欢回头看一眼,耳机里传来徐敬余的低笑声:“我不在,算哪门子同居?”

  “……差不多。”

  徐敬余挑眉:“差远了,知道同居意味着什么吗?”

  应欢看她们都回来了,不好意思再扯同居的话题,转回头对徐敬余说:“你早点回去休息,我先挂啦?”

  徐敬余也听见声儿了,笑了笑,懒洋洋地比了个手势:“OK。你想一想,去不去我那边住,回头想好了我让我妈把钥匙送过去给你,让司机帮你把……”

  ……还让杜医生送钥匙?!

  疯了。

  应欢脸红,忙打断他:“不、不用,我住寝室挺好的。”

  徐敬余笑:“好,有事跟我说。”

  应欢:“嗯……”

  视频通话结束,林思羽笑眯眯地走过来:“你刚才跟敬王说什么?同居?真的假的?”

  应欢瞥她们一眼,“没有,他随口说的,怕我在寝室跟姜萌闹矛盾,住得不舒服。”

  “所以,你们到底上垒了吗?”

  “……没有。”

  林思羽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坐下,晃着腿笑:“你们家敬王满身的荷尔蒙,不能吃素?”

  “吃素”两个字,立即勾起应欢脑子里某些记忆——

  去年在三亚的时候,徐敬余低头在她手背上亲了一下,说了那么一句“我看起来像是吃素的吗?”,他还说了什么?他说谈恋爱不止要接吻,还要做更亲密的事,别的情侣谈恋爱要做的事情他们都要做,而且要做得比别人更好。

  应欢脸颊微红,又忍不住笑出声。

  钟薇薇转头看她:“你笑什么?”

  应欢笑着摇头,“没什么,就是……思羽说的对,徐敬余不吃素。”

  一个“不吃素”真的能脑补太多了,林思羽哇哦了声:“你们到底那个啥了没?”

  应欢再次摇头:“没有……”

  徐敬余还挺克制的,除了摸摸她,也没提出过……

  林思羽忽然瞥过来,半眯着眼上下打量她:“我总觉得你这细腰细腿的,不够人折腾呢?你看你家敬王那体格,我总觉得你们会不和谐……”

  应欢:“……”

  她忍不住脸红,林思羽说话总是这么口无遮拦的。

  钟薇薇哈哈大笑:“说不准呢。”

  应欢面无表情地看她们一眼,脑子里晃过徐敬余精壮的身体,有些没底气地说:“不会的。”

  林思羽:“试过后过来跟我们分享一下感受啊。”

  应欢:“……”

  不要。

  ……

  应欢跟徐敬余说好国庆要去北京,徐敬余当晚就给她订了机票,临行前一天,应海生住院了,好像历史会重演似的。但是,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严重。

  应海生前几天受凉,感染和尿血了,感染对尿毒症患者来说是件严重的事情,如果感染严重会出现各种并发症,各器官也会跟着慢慢衰竭,而且感染严重是不能做肾移植手术的。

  北京肯定是去不了了。

  应欢坐在医院楼道的台阶上给徐敬余打电话,她低着头,手指在裤子上轻轻地扣,声音很小,还有些压抑:“对不起啊,你帮我把机票退了,说好的要去看你和应驰的……”

  她声音越来越低,又失落又难过。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