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9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3/927

返回书籍页面

  姐弟二人寻得丁家老夫人,向她辞行。

  老夫人十分不舍,连连叮嘱,回来时要来丁家看她,若是赶上了河神的诞辰,那便是最好。

  苏悦颦看了苏庭一眼,见苏庭点头,便应允了下来。

  “对了……”

  老夫人似乎想起什么,道:“老身记性不大好,你们之前说要去哪里探亲来着?”

  苏悦颦轻声道:“坎凌苏家。”

  老夫人这才恍然道:“对了,老身的大儿子,就在坎凌当官,你们去了坎凌,正好让他多多照看。”

  听到这里,丁家二爷笑道:“哪还用您来交代?丁言见您痊愈,早已去坎凌给大哥报信了,苏先生的事情,他想来已报给大哥知晓了。”

  老夫人点点头,道:“这就好,这就好。”

  说着,老夫人又道:“老三去哪儿了,还不让他来送送恩人?”

  丁二爷苦恼道:“这小子又去剑山了,谁能管得住他?”

  苏庭闻言,目光微凝,却没有开口。

  他留在丁家几日,早已探听得明白。

  这些时日,丁家老三都在所谓的剑山。

  那所谓剑山,据传曾是古时,神仙陨落之地。

  不管传说真假,但至少苏庭从丁家老三身上,确实感应到了那凌厉的气息。

  “真是失礼于人。”

  老夫人恼道:“有些本事,总是眼高于顶。”

  她虽然是在埋怨,可从她的语气来听,却是对这小儿子,颇有骄傲。

  一个母亲,看见自己儿子出彩的地方,总会不自觉地骄傲。

  哪怕这儿子在另外的方面,着实过于不堪,但也都会被忽略过去。

  ……

  丁家门前。

  双驾马车,已在门前等侯。

  苏庭扶着表姐上了马车,才回身过来,施礼道:“老夫人,丁二爷,苏某这就走了。”

  老夫人满是不舍,叮嘱道:“下次还要来啊。”

  苏庭笑道:“这是自然。”

  说完这些,他也上了马车,正要驾马离开,忽然觉得忘了些什么。

  但想了片刻,他就记起了事情。

  他转过头来,笑道:“老夫人今后若是有闲暇去往落越郡,倒也可以去找苏庭。”

  老夫人年迈,自然不会出远门,但也没有推托,只是随口应了声好。

  然而苏庭仿佛当真了,笑着道:“落越郡雷神庙的庙祝,便是我的长辈,其实今次来给老夫人治病,便是他老人家的意思……他老人家还给老夫人备了一道灵符,让我烧到了那上池水里头,否则老夫人的病,也不会这般轻易好的。”

  老夫人闻言,顿时惊道:“原来还有这回事,这可真要去雷神庙答谢一番。”

  苏庭哈哈一笑,便没有多说,驾马而去。

  不管怎么说,反正松老的交代完成了。

  马车缓缓行走,渐渐远离景秀县。

  但马车出了景秀县,还没过二里地,苏庭就停了下来。

  看着前路拦着的五只小怪,颇觉无奈。

  “你们把窝准备好了没?”

  五只小怪闻言,连忙点头。

  就在路边,赫然是有个藤蔓形成的物事,仿佛一个窝。

  这就是它们新作的窝。

  而之前的窝,在丁家之时,让保养马车的下人,顺手清掉了。

  当时让苏庭好一阵无言。

  “行了,安上了窝,那就走吧。”

  苏庭看向前方,略有期待,心中暗道:“丁家老三作为武者,尚且能获得益处,我作为修道中人,总不至于一无所获罢?”

  前路是往坎凌。

  然而未到坎凌,还有一地。

  那里是剑山!

  神仙陨落之地!

  剑意残留之所!

  尽管已过八百年,依然让人身染凌厉之意!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剑山!剑阁!

  前方有一座山,山势低平。

  但这样一座矮山,其名却为剑山。

  景秀县传说,此处曾是一座高峰,后来神仙斗法,波及至此,高峰崩碎,而成矮峰……那日,有位神仙陨落在此。

  而剑山周边,包括景秀县在内,尽都波及,死伤无数。

  “根据景秀县传说,当时之后,这座山便成了绝地,鸟兽不生,草木不长。”

  苏庭暗道:“大周立朝后八十余年,有高人至此,建造一座阁楼,重定风水,让这大山不再成为绝地。”

  这在苏庭眼中,大约是当时那位神仙陨落之后,剑意残留,凌厉非常,所以成了绝地。

  而后来那位高人,约莫就是建造阁楼,把残留的剑意收拢,存于阁楼之中。

  所以这剑山不再是绝地。

  所以山中的剑阁,能使人开悟。

  丁家老三,就是在剑阁之中,住了数月之久,才染上了凌厉的气息。

  ……

  山下。

  苏庭停下了马车,看向上边。

  苏悦颦探出头来,看向这山,轻声问道:“这是哪里?”

  苏庭笑着道:“传闻是神仙陨落之地,也就是让那丁家老三领悟多年的地方。”

  苏悦颦闻言,便知苏庭意思,问道:“你要上去?”

  苏庭点头道:“既然有缘路经此地,那就上去探上一探。”

  说着,他看着表姐,笑道:“能悟得自是最好,悟不得便下次再来,一个时辰后,咱们就去坎凌。”

  苏悦颦微微点头,说道:“那我在山下等你?”

  苏庭摇头道:“不好,这地方荒无人烟,让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咱们一起上去。”

  苏悦颦看向那山峰,蹙眉道:“你带着我,怎么上山?”

  “放心,我自有办法。”

  “那咱们这马车?”

  “也会有看守的,马车丢不了。”

  “但贵重的东西,还要随身带着才成。”

  “也好,我先把那何首乌取出来。”

  ……

  留下五怪,看守马车。

  尽管五怪没有什么高深道行,难以守护,但至少是个眼线,一旦丢了,也能跟踪,给苏庭留下线索。

  而苏庭则领着表姐,登山而行。

  走了不过小半柱香。

  前方就有一道断崖。

  相传这条断崖,是个考验。

  有本事的人,可以横越断崖。

  没本事的人,只好停步叹息。

  所以上边那剑阁,尽管名声不小,但却从来没有过于热闹的时候。

  “小庭,这怎么办?”

  “我有办法。”

  苏庭面带微笑,没有半点担忧。

  这断崖的说法,他在丁家也已经打听清楚。

  据说这断崖所在,曾有多次建起桥梁,但都莫名毁去。

  有一说是神仙伟力,凌厉非常,让桥梁迅速腐朽,无法长久。

  也有一说,是有些习武之人,将剑阁视为圣地,把这断崖作为考验,须得让有本事的人上去,将没本事的人阻隔下来。所以,每当桥梁建成后,都会被人毁去。

  在苏庭眼中,也许两者都有。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