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8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88/927

返回书籍页面

  丁家之内。

  那家丁匆匆而来,见了丁家二爷,施了一礼。

  丁二爷道:“那神医呢?”

  家丁低声道:“神医不愿进来。”

  丁二爷略微一怔,带着疑惑。

  胡老也有疑惑,但随口便要讲出“这人生怕原形毕露,不敢进来”的话。

  但就在这时,那家丁又道:“小人身份浅薄,地位低微,神医示意,须得二爷亲去,才能迎这位神医入内。”

  丁二爷还未说话,就听胡老哼了声,道:“小小年纪,架子倒是不小,还真摆上了神医的谱。”

  丁二爷微微皱眉,未有开口。

  然而那家丁却低声道:“但凡神医,多是自恃身份,也多有古怪性情。依小人看来,这位少年人有此高傲性情,想来也有对应的高深医术。二爷,咱们如今遍访名医,求神拜佛,已经走遍了,可不要怠慢了这位,能治不能治,放他进来便知。”

  丁二爷沉吟点头,便要开口。

  然而那胡老见了,却又咋呼出声。

  这家丁微微皱眉,他不是景秀县的人,他在坎凌县官丁业身边已有多年,见过世面,知晓处理事情,如何软弱,如何强硬,此刻见状,便道了声:“这位神医,不请自来,已是自降身份,如今要丁家之人亲去迎接,请他来救老祖母,如此待遇,也是理所应当。更何况,他是亲自驾马而来,您倒还是从景秀县雇马车去顾县请来,待会儿还得送回去的……”

  他话语之中,不咸不淡,语气恭敬,但却绵里藏针。

  胡老脸色变了又变,十分难看。

  丁二爷有些忧虑,但想起这胡老反正也是救不了他老娘,也不必再多么恭敬了……只是先前那少年施救时,避免少年人出错,还须胡老照看。

  “行了,你在这儿陪着胡老,我亲自去迎这位小神医。”

  ……

  丁家门前。

  “小庭。”

  苏悦颦也略带疑惑,轻声道:“先前那人说自己明白了,他是明白了什么?你先前那话,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么?”

  苏庭转过头来,看着苏悦颦,摊了摊手,也颇无奈,道:“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明白了什么。”

  正在苏庭也满腹无言之时,丁家里头又匆忙出来一人。

  来人衣着华丽,貌若中年,只是显得消瘦一些,鄂下一缕山羊胡。

  他走出门口,看见这一辆马车,眼前一亮,又看见马车上的少年,衣着虽然朴实,然而面貌端正,气态悠闲,却又有几分身在尘世,却不入尘世的味道。

  但从这份气质来看,丁二爷便知晓,这少年绝非贫家少年。

  他不敢怠慢,匆匆而来,近前道:“丁某考虑不周,有所失礼,望先生恕罪。”

  言语落下,他便是躬身一礼。

  苏庭下了马车,微微摆手,道:“丁二爷不必客气,我名苏庭,从东边而来,听闻贵府老夫人一向心善,如今得病,人人忧虑,苏某也算此道能手,故而前来,尝试一番,是否得以治愈老夫人。”

  说着,他目光看了看这位丁二爷。

  丁家有三兄弟。

  老大便是坎凌县的县官丁业。

  老二是景秀县丁家的主事人。

  老三则练武成痴,年过三十,仍不成家,只是武艺甚高,颇为厉害。

  眼下这位,便是丁家二爷了?

  “丁二爷。”

  苏庭说道:“我姐弟二人还有急事,无意耽搁,咱们还是直接进去,见老夫人罢?”

  丁二爷侧身,道了声请。

  苏庭却不缓不急,返身将表姐苏悦颦接了下来。

  丁二爷目光一亮,却又低下头来。

  苏庭扶着表姐下来,才对着丁二爷旁边的家丁,吩咐道:“好生看管我的马车,万不能有失。”

  丁二爷笑道:“这是自然……”

  他偏头说道:“将苏先生的马车,带到后边,好生喂养。”

第一百零八章

九天十地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医神宝典

  丁家之内。

  作为景秀县有名的家族,这座宅院也是十分大气华丽,没有孙家那种数百年的沉淀,却有一种崭新的蓬勃之态。

  只是在苏庭眼中,孙家之内,如龙潭虎穴,层层阵法都是布置……而在丁家宅院之内,虽然也是按照风水排列,根据指点而建造,可毕竟比不得昔年上人居住的府邸。

  “请……”

  丁二爷在前领路。

  苏庭与苏悦颦,跟在身后,缓缓而行。

  苏悦颦少见这般大宅,目光稍微打量,但又生怕失礼,也未有细看。

  而苏庭倒是闲庭信步,如同行走在自己家中。

  来到了老夫人房前,已有人在前等侯。

  一个是先前的家丁,一个是花甲老者。

  只是让苏庭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是,那老者眼神之中,充满不善,全是敌意。

  苏庭眉宇挑了挑,回忆了一遍,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老家伙,当下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向来不是服输的性子,目光一凝,便回望过去。

  胡老忽然之间,便觉对方眼神如同寒光,心中一悸,竟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苏庭收回目光,随着丁二爷入了房中。

  胡老喘息不定,心有余悸,但他再看那少年,却已没有那种心悸之感。

  “怎么回事?”

  胡老暗道:“早些年睡梦中偶尔莫名惊悸,但近些年来,老夫自治两回,药到病愈,已多年没有这种毛病了。”

  他隐约觉得是那个少年,但又觉得这想法过于荒诞。

  正当他思绪浮动时,身边家丁已然提醒道:“胡老先生,那位神医已在房中,还请您也入内,一齐诊治。”

  胡老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挥袖道:“胡说什么?什么一齐诊治?他能治得什么?是老夫指点这胡来的后辈才是……”

  那家丁也不恼怒,只是微笑,略微低头。

  ……

  房中。

  苏庭体内运起真气,转至眼中,朝着床上看去。

  床上的老妇人,头发灰白,显得颇为消瘦,脸色也甚是憔悴,偶尔嘴唇翕动。

  “果然有些端倪,不是寻常病症。”

  苏庭心中一动,便上前去,略微伸手。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陡然传来一声呵斥,道:“小子,你在干什么?”

  苏庭顿了一下,回过头来,微微皱眉。

  丁二爷也是颇为错愕。

  只听胡老近前来,喝道:“所谓望、闻、问、切,你一进门来,看都没看两眼,问也不问一句,就先毛手毛脚的?须知我辈行医,礼仪规矩,俱不可少,你是哪家的后辈,连这些都不懂么?”

  苏庭看向了苏悦颦。

  苏悦颦微微点头,显然当年苏父也有类似的礼仪或规矩。

  丁二爷与那家丁面面相觑,心中总觉不妥。

  苏庭拍了拍衣摆,淡淡道:“我是苏家的后辈,至于这些……倒也没人教我,全是我自学成才,行了吧?”

  胡老闻言,顿时一滞,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自学成才?

  丁二爷和那家丁对视一眼,心中开始有些不安。

  苏庭却没有理会太多,伸手过去,有模有样地把手搭在老夫人的手腕上……他对于经脉穴位,有着不浅的认知,倒也知晓,该触在哪个地方。

  但其实这并不重要。

  他只是要接触到老夫人,从而让自己真气渗入老夫人体内,探查老夫人体内的病症源头。

  只是他才伸手触及,真气还转动,耳边又听来一句。

  “你……这又是作甚么?”

  然而胡老又开口道:“老夫人腰上还垫着东西,身子也没摆正,双腿还曲着,都侧身到那边过去了……你这是把的什么脉?而且,以老夫人的症状,病在心房,该先试左手脉象,你先拿右手作甚么?”

  房中俱都有些沉寂。

  苏悦颦知晓苏庭不曾学得其父亲的医术,不禁有些心虚,只是想起苏庭如今非是常人,却又有些期待。

  然而丁二爷和那家丁,却是愈发感到不妥。

  但眼下喊停也是不妥,至少有胡老在此,待会儿无论作出什么诊断,开出什么药方,还是请胡老判断为重。

  哪怕胡老也颇是难以置信,原本他虽然觉得这年轻后辈,医学造诣必然不会高,但胆敢自称神医,上门治病,至少还是此道中人,懂得最普遍的常识。

  作为同道中人,他要挑刺,多半也耗费几分精力,哪里知道,这个小子竟然真是一窍不通,连最根本的的常识都不知晓。

  他眼神中充满难以置信,终是问了一声。

  “小子,你这点本事,就敢来招摇撞骗?”

  “老头儿,谁招摇撞骗了?”

  苏庭斜了他一眼,道:“苏小爷看的医书,就是这么把脉的……就算你团成一坨,拿你脚来把脉,小爷都能诊出你什么病。”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