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8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80/927

返回书籍页面

  “也算你有心了。”

  松老收了这瓶金玉之水后,说道:“老夫尝试一遍,若是能够炼化,那半池修行宝液,老夫也就笑纳了,若是不能炼化,便还是你的造化,继续给你留着。”

  “松老于我恩重如山。”苏庭神色肃然,道:“区区半池金玉之水,自然不足以比得前辈恩情。晚辈深知松老关怀之念,心中铭记,不敢或忘。”

  松老眼神中带着几分暖意,道:“你也不必多么记挂,也不必想着给老夫准备什么天材地宝,你前途无量,日后老夫若还有求着你的地方,希望那时你能出手相助。”

  苏庭正色道:“晚辈绝无二话。”

  松老点点头,倍感欣慰,道:“也不枉老夫待你如子侄,念在你今日有心,老夫再给你指一条明路。”

  苏庭闻言,不禁讶异,问道:“明路?”

  松老负手而立,缓缓说道:“这些时日,在落越郡中,县令方庆敬重于你,偏向于你,你可觉得行事方便许多?”

  苏庭怔了一下,道:“这些时日,无论是入了牢狱,还是公堂之上,都颇受方大人偏向,而在孙家、王家、甚至唐家的事情上,也是方大人帮助了一回,否则我未入二重天时,面对这三家,还真是苦恼。”

  松老继续说道:“还有你这些时日用的法术,招惹的事端,也是他替你压了下去,又故作不知,未曾去查,否则,袁珪受命查你,哪怕他查不出来,也能让教你浑身麻烦,难受得紧。”

  “这倒也是。”苏庭闻言,不禁笑了几声,忽然又想起这点,问道:“可这跟松老要给晚辈指点的明路,有何干系?”

  “倘如坎凌镇的父母官,对你敬重有加,视作恩人,那你在坎凌镇是否要容易站得住?而坎凌苏家面前,分量是否会重一些?”松老道。

  “这……”苏庭讶然道:“松老识得这位?”

  “老夫不识得。”

  “呃……”

  “但老夫识得他的母亲。”

  “什么?”苏庭露出震惊之色,心中燃起熊熊八卦之火,眼中冒光,忙是问道:“松老您跟那位大人的母亲,有什么过往?”

  “胡说什么?”松老怒斥一声,道:“老夫仅是与他老家的庙祝,是旧相识,故而知晓一些事情。”

  “原来如此。”苏庭心中恍然,脸上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失望,低低叹了口气。

  “混账小子。”

  松老骂了一声,才道:“天上神仙众多,而凡间立庙无数,落越郡这里的信众,十有八九,拜的是雷部正神,而坎凌那边,则有大半庙宇,供奉星官。”

  “但坎凌镇那父母官,他故乡是景秀县,而那景秀县,也有许多是拜雷部正神的。”

  “老夫这间小庙,在司天监记了名,而在接手神庙时,前往司天监受封,当时景秀县雷神庙的庙祝,也同去受封。”

  “因为同是雷神庙宇下的,也算同门,故而有些交情。”

  说到这里,松老看着苏庭,沉声道:“落越郡去往坎凌镇,相隔千里,然而七百里处,就要经过景秀县,老夫替你问了一声,才知此事。”

  苏庭不禁问道:“那是何事?”

第九十七章

扬我神庙之名

  八百年前,坎凌镇乃是灵溪七镇之一,而这七镇之首,则是其中的灵溪镇。

  但大周立定之后,坎凌镇愈发繁华,胜过了原本的灵溪镇,后来定名之时,这灵溪七镇,便在大周文官的记述下,成为了坎凌县。

  至于落越郡,虽然以郡为名,但在大周初定时,本是不够郡制,要降为县制的,只因为那座伏重山,有些隐秘故事,故而才保留落越郡之名,但这里的一切,还都是按县制。

  两者同为县制,落越郡这里,甚至是得了一郡之名,可却还比不得坎凌县那边繁荣。

  坎凌地处富庶,南北通达,来往交易,却远远要比落越郡兴盛许多。

  “坎凌县比落越郡更为繁荣兴盛,而坎凌的那位县官,可是要比方庆的权柄,还要更大许多。”

  松老缓缓说道:“此人名为丁业,其故乡是在景秀县,他是有名的孝子,但他的母亲年纪已高,因害怕寿终之时,没能及时回返景秀县,不得落叶归根,所以不愿随他去坎凌居住。而他受父命,要在官场上闯荡出一番成就,光宗耀祖,也不能放下官职,回乡奉养母亲。因此,他与母亲,是分隔两地,一向十分挂念。”

  苏庭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明白了许多,当即问道:“不知这位县令的老母亲,如今有何难处?”

  松老看他一眼,道:“也还不蠢,知道老夫之意。”

  说着,不待苏庭回话,他便已说道:“据老夫所知,那位老夫人,不久之前,得了病症,遍访名医无果,而这家老夫人又一向信奉神灵,故而四处拜神,请求消灾解难,但景秀县二十余座神庙,包括老夫认得的那位老友,都没有人能解得她的病症。”

  苏庭闻言,顿时明朗,道:“松老是要我经过景秀县是,顺手解救了这位老夫人,从而施恩于那位丁大人,让我在坎凌镇,也走得容易些?”

  松老点头道:“老夫正是此意。”

  苏庭挠了挠头,道:“景秀县那位神庙的庙祝,是您的老友,他尚且不能解得这老夫人的疾病。虽然我道行已入二重天,可毕竟还是修行不久,见识谈不上多,又怎么能解?”

  松老微微摆手,缓缓说道:“你当天下各大庙宇的庙祝,都有老夫这般道行么?”

  苏庭怔了一怔,看着背负双手,昂首而立的松老。

  他倒不觉得松老吹牛,只是倒也第一次看见向来沉稳的松老,有这般傲气的一面。

  松老斜斜瞥了他一眼,神色复杂,这厮近来道行突飞猛进,老夫被他震惊了好几回,全让他苏庭看在眼里,如今是要离开落越郡了……此刻若不点醒他,让他明白老夫的本事,今后怕还被他看轻了。

  “世间庙宇无数,但不见得所有庙祝,都有老夫的本事。”

  松老缓缓说道:“这位老友,其庙宇之中,确有传承,能获香火而修行,但他资质稍差,修行难成,如今的修为,也只当你们道家修行的一重天罢了。”

  顿了一下,松老说道:“当然,他虽然没有可以施法的高深本领,但毕竟也是有传承的人物,在风水阵法,解签算卦,甚至绘画灵符的本事上,也是景秀县有名的,甚至在咱们落越郡,也有些关乎于他的名声。”

  苏庭微微点头,他也不会因此而看轻那位庙祝。

  正因为在修行上没有多少进益,所以这种人一心钻研风水,解析阵法,在解签算卦,在绘画灵符等等方面,会有过人之处。

  其实对他而言,这已经涉及了另一个方面。

  就像是有些习武之人,武艺高深,却也敬重着闻名天下的书法大家,哪怕这书法大家,其实手无缚鸡之力。

  “这老友道行浅薄,但在这些方面,也称得是真材实料,毕竟是有庙中历代传承,而并非江湖上随口胡诌的神棍。”

  松老叹息说道:“只不过,碍于道行浅薄,尽管他在风水卜卦等等方面,投入了无数精力,但造诣高低,其实相对真正高人而言,也是有限的。”

  苏庭沉默了一下,道:“这位老先生救不了丁老夫人?”

  松老摇头道:“老夫人在他那儿求了一道灵符,仍然治不了病症,后来又四处求医,也同样在四处拜神……”

  顿了一下,松老说道:“甚至,这丁家也曾想要派人远赴七百里,来到落越郡,跟老夫讨要一道灵符,祛病消灾。”

  苏庭惊叹道:“松老之名,竟然远传千里。”

  松老闻言,满意点头,道:“正是如此,而这一次,你前往坎凌,势必经过景秀县,便顺手而为,治愈丁老夫人的病症。”

  苏庭微微点头,又低声道:“只是,晚辈虽然祖传医术,但却不曾学得,早已失传,如今只能借用修行人的本事,尝试一下治病救人而已,却未必奏效的。”

  “尝试一下便是了,也并非定然要你治愈。”

  松老缓缓说道:“若治愈不了,也就罢了。若是治愈得了,你在坎凌镇,便会有大助益。而在其次,也可扬我神庙的灵验之名,让景秀县也知晓,落越郡的雷神庙,才是真正灵验无比。”

  苏庭摩挲了下光洁的下巴,一时无言。

  “对了。”

  松老似乎想起什么,叮嘱道:“你去之前,不要先表明身份,以免救不了人,污了老夫的名声。待你真有把握救人,再自称是我落越郡雷神庙出来的弟子。”

  苏庭神色古怪,木然点头。

  看不出来,一山还有一山高。

  松老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稳重沉凝,未曾想到,在这方面的造诣,几乎堪比苏某人了。

  苏庭吐出口气,充满感慨。

  ……

  于此同时。

  孙家所在。

  孙家内外,尽挂白色,便连灯笼也换上了白色,族人以及仆从,尽数换了丧服。

  “大公子还没回家么?”风韵犹存的大夫人,一身白色丧服,跪在灵堂里,她神色凛冽,抹了把眼泪,缓缓道。

  “还在路上,哪怕快马加鞭,短时日间,也赶不回来。”大管事低声答道。

  “你将此事来由,尽数报知京城没有?”大夫人深吸口气,道:“老爷出事,症状非同寻常,这必然是有人暗中动手。”

  “小人已经报知于大公子,请大公子上禀司天监。”

  大管事跪伏在地,心中却也忍不住颤动。

第九十八章

潜龙出渊,幼鸟展翅

  大夫人听得这话,略微点头。

  大管事依然跪伏在地,偶尔抬头,看向灵堂上的棺材,心中仍然有些恍惚。

  在他心目中,家主智谋远虑,手段狠辣,尽管人已老迈,却也仍是垂暮的雄狮,威严雄壮,如同神灵一般。

  他也认为,家主日后必定踏上先祖的道路,从而成就神仙中人,成为真正的神仙。

  但这样一位在他心中,宛如高山般的人物,却如此轻易倒下了。

  他不知道施法的是苏家那小子,还是神庙的庙祝,又或是家主触怒了那位秦宗主……但时至今日,他对于家主归天一事,仍然是宛如梦中,难以置信。

  “苏家小子呢?”

  大夫人似是想起什么,忽然问了一声。

  大管事低声道:“据说租出了店铺,花了大价钱,买了一辆上好的马车,准备离开落越郡。”

  大夫人冷哼了声:“想走?”

  大管事闻言,沉吟着道:“夫人的意思是?”

  说着,作了个手势,问道:“截杀?”

  大夫人摇头道:“县官方庆的人,近日盯着孙府,也不可妄动,并且,老爷生前最恨有人擅自动手,打草惊蛇,咱们不能动手。”

  “那该如何?”

  “王家。”

  大夫人冷声道:“王家断了根苗,恨极了一切与此事相关之人,眼下赵沃已经要处死,他这位王家家主,也有心思可以理会这个苏家的小子了。想来以他如今疯狂的性子,也不愿意放过这苏家姐弟。”

  “小人明白。”大管事低声道:“小人这就派人去给王家家主传讯。”

  ……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