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9/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悦颦下了车,往前而来,盈盈一礼,道:“见过松老。”

  松老点了点头,道:“你这丫头的事情,老夫俱都知晓了,今日前去,该一路顺风。”

  苏悦颦微笑道:“多谢松老吉言。”

  松老略一点头,看向苏庭,道:“老夫有话与你说。”

  苏庭闻言,笑道:“晚辈也正有东西,要给前辈。”

  ……

第九十五章

万里迢迢来送死

  一老一少,有话相谈。

  苏悦颦是个聪慧的性子,也没有跟着,她只在青平带领下,入庙进香朝拜。

  而苏庭与松老,则来到了后院。

  “本事不小。”

  松老站在池塘边上,看着池中的鲤鱼,缓缓说道:“孙家的事,老夫亲去走了一遭,探了一遍,竟然也查不出端倪,仍然也看不出你究竟使的什么法门。”

  苏庭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谦虚道:“雕虫小技……雕虫小技……过奖过奖。”

  松老斜了他一眼,道:“原本老夫只当你是跟平常一样吹吹牛,未想你倒真有本事。”

  苏庭挠了挠头,没有接话。

  这种话该怎么接?

  谁平常喜欢吹牛来着?

  苏某人平常都说实话。

  这神庙的两位,越来越不懂得聊天了。

  “你说能让真人都察觉不出痕迹,老夫原本不大信,如今倒也觉得,你这法门着实神秘。”

  松老沉吟道:“不过,上次你施法,孙家替你压了下来,如今孙家的家主已经死在你的道法之下,孙家势必要上报司天监。无论是不是会查到你的头上,但司天监来人,总不会简单,所以,老夫还给你收了个尾。”

  苏庭讶然道:“收尾?”

  松老平静道:“孙家近来请了一位高人,但那高人来了没两日,而你恰好咒杀了这孙家的家主,所以他便被你惊走了。而这一次,老夫修书一封,送往了司天监,言明此人乃北域旁门左道,未经通禀,潜入中土,行凶杀人,将孙家家主之死,推在了他的头上。”

  说着,松老平静道:“他从这里要北上回去,途经万里,司天监只要出手够快,这厮未必能安然回去。”

  苏庭神色之间,有些错愕,过了片刻,才道:“孙家上次请了阴九,如今还请了一位高人?”

  松老点头道:“这位是北方蛊道的宗主,阴九不过是他门下一个寻常弟子罢了,根据消息来看,此人道行高深,在上人当中,也非寻常。”

  说到这里,松老徐徐吐出口气,道:“也不知孙家从哪里能请来这样的人物,若不是这次被你惊走了,那么他为了阴九,势必找上门来,待到那时,以他的本事,无论你我,都躲不过劫数。”

  苏庭微微皱眉,低声道:“真正的上人么?”

  上次他在识海当中,用斩仙飞刀,斩灭了一缕上人的阴神。

  但他明白,如果没有斩仙飞刀,哪怕是以如今的自己,面对上人的一缕阴神,都十分危险。

  而这一次,来的竟然是一位真正的上人,一宗之主,掌教至尊。

  松老缓缓道:“这一次,你倒真是救了老夫一命。”

  苏庭道了声不敢,心中却想起了孙家家主的症状。

  难怪近两日,孙家家主的灯焰,又亮了一亮,仿佛清醒过来,他本以为是自己道行不足,且又此术钻研不深,造诣浅薄的缘故。

  除此之外,在他印象中,这种时醒时睡的症状,也不算反常。

  可如今想来,那时该是这位上人,出手替孙家家主聚敛魂魄。

  毕竟只是普通人的魂魄,以上人的道行,聚敛起来,倒也不算艰难。

  苏庭心道:“能够聚敛魂魄,想来在阴神的造诣上,已经不低,难怪松老说他在上人之中,也非寻常。”

  他这般想着,心头升起一股难言的念头。

  这位上人真是厉害……但能够惊走上人的苏某人,岂非更是厉害?

  “上人又怎样,那孙家家主,还不是在他的面前,被我射杀了?”

  苏庭嘿然一笑,心中暗道:“上人又如何?还不是被我吓跑了?这陆压道君的钉头七箭书,果真好使,不愧是能够咒死神仙的法门。”

  再想起松老所言,他心中更是想笑。

  如今这位上人,不远万里来到落越郡,为了讨回“公道”,结果还没出手,就被自己一手钉头七箭书给惊走了。

  而现在更凄凉的,孙家家主的死,被松老栽在他的头上。

  这位道行高深的蛊道宗主,能不能活着回到北方,还是两说。

  苏庭心中万般思绪闪过,最终只充满感叹地说了一句。

  “万里迢迢跑来送死,也真是难为他了。”

  “也亏得你那法门足够玄奥,能够将他惊走,否则老夫也要遭殃,而你……多半在孙家家主的请求下,只剩下一滴血了。”松老这般说道。

  “这倒也是,还是我苏某人法门厉害。”苏庭深有同感。

  “你……”

  松老张了张口,一时不知如何答话。

  虽然苏庭自卖自夸,但大体也是实话。

  这法门着实厉害到了极点。

  松老看不出来。

  而那位秦宗主也看不出来。

  正是因为秦宗主也被惊走,松老才觉得苏庭之前所言那句“当朝国师都查不出来”的话,并非假话。

  毕竟松老本身道行不高,自己看不出来的法门,真人就未必看不出来。但秦宗主这位,不是寻常上人可比,又是一宗掌教,连他这种大人物,也被苏庭施法的动静所惊走,足见这法门是何等非同寻常。

  只是,雷部之法,向来光明正大,哪怕是施咒杀人,也是雷霆从天而降,当场雷殛而亡,怎会有如此阴损难测的法门?

  松老心中满是疑惑,但他数十年修行,也知禁忌,没有擅自开口,询问苏庭的秘法。

  而就在这时,苏庭忽然伸手入怀,双手捧出一个瓷瓶,裹着一层真气。

  “这些时日,劳烦前辈太多,晚辈无以为报,一点儿礼物,算是聊表心意。”

  “这是什么?”

  “金玉之水!”

  苏庭低声道:“乃是一种神铁,触及玉石,从而诞生出来的水流。”

  松老目光微凝,道:“金生水?”

  他听闻苏庭开口,便知这水流,来自于那苏家传闻之中的神刀。

  苏庭点头道:“不错,这水流十分凌厉,故而要用真气裹住……晚辈修行的是道家正统雷部真传,霸道刚烈,能够炼化这金玉之水,用以增益修行,堪比天材地宝。”

  顿了一下,苏庭说道:“但晚辈不知松老修的是哪一脉法门,能否炼化这金玉之水,故而只取来一瓶,先让松老稍作尝试。”

  松老微微点头,道:“有心了。”

第九十六章

苏庭赠礼,坎凌之官

  金玉之水,凌厉非常。

  一般人触及这水流,不说骨肉销蚀,也要伤及本源,留下病根。

  便是这个瓷瓶,也不见得能够承载得了如此凌厉的金玉之水,久之而必受侵蚀,因此,苏庭才用真气裹了一层。

  他不知道松老能不能炼化这金玉之水,用以增益道行,因此只用了一瓶,交与松老稍作尝试。

  “若松老可以炼化这金玉之水,不妨去店铺一行,松老也知,我所居房中,乃是青龙盘水局,内藏暗室。”

  苏庭近前来,低声说道:“暗室当中,有半池金玉之水。”

  松老陡然一震,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半池?”

  苏庭点头道:“半池。”

  松老目光微凝,似有少许恍惚。

  苏庭说道:“松老可以尝试能否炼化金玉之水,今后若是需要,便往店铺去取,至于租我店铺的那家人,晚辈已打过招呼。更何况,以您老人家的声望,也没有谁会阻拦。”

  松老将这瓷瓶放在眼前,微微点头,旋即收起。

  苏庭见状,微微一笑。

  他原本给松老准备的礼物,是切出大半个人形何首乌,再用真气裹住,送给松老,能让他老人家,尽快踏破三重天,得以延年益寿。

  然而如今表姐受寒气侵蚀,而人形何首乌正好可以温养表姐身子,不仅让表姐身体日渐恢复,更是让表姐不受寒气侵蚀。

  此去坎凌,列元火木未必能得手,即便事情顺利,但要等京城那边找到机会,取得列元火木,也不知该等多久。

  所以,能够抑制寒气的人形何首乌,便只好留下,不能作为礼物。

  他思来想去,就以半池金玉之水为礼。

  ……

  在暗室之中,神刀放置在玉盒之内,历经八百年岁月,逐渐孕生出来的金玉之水,时至今日,已被苏庭炼化三成有余。

  余下大半池水,对于苏庭而言,也有极大益处,一是可以用来炼化,增益修行,其二,则是用五行甲,借用金玉之水,凝就的水行力士,会强盛许多,一举一动,气息凌厉如刀,凭空增长了许多威能,足以力撼武道大宗师。

  按照他原本想法,是将何首乌送给松老,而自家去往坎凌镇之后,再回来落越郡,长住于此,借金玉之水,好生修行。

  毕竟金玉之水不能带走,除非他施展五行甲,变成一尊水行力士,跟随左右。

  但他要千里赶路,带着一尊水行力士,太过于显眼,而且他的道行,也不足以让他长久施展五行甲,维持水行力士的模样,所以只好把金玉之水存留在暗室里头。

  可在眼下,他原本给松老准备的人形何首乌,如今已不可作为礼物,但受了松老许多恩情,饶是他脸皮再厚,此次离去,若无心意,也真是过意不去。

  心意必然要有,虽然礼物只算形式,但好歹也算一点儿表示,他思来想去,也就只好将这半池金玉之水送给松老,聊表心意。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