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8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87/927

返回书籍页面

  “原先大周不断攻打,新朝节节败退。”

  “尽管大周皇帝驾崩,士气受挫,但强弱优势,不是单凭士气,便可取胜的。”

  “如今之所以可以反击大周,是因为新朝还有势力保留在暗处。”

  “这一批势力,包括动乱大周境内的势力,尽都出自于齐云公丁言。”

  “先前大周攻势强盛,他任由新朝败退,任由军士浴血,任由领土丢失,却按下了这样一股力量,如今寻得机会,方是一举反攻,让新朝得以定下胜局。”

  “只不过这样的手笔,却让新朝皇帝对他十分地忌惮。”

  “因为这一股势力,新朝皇帝并不清楚。”

  “这是否已经是齐云公所有的力量?暗中是否还有皇帝所不知的力量?”

  “大周败了,新朝一统中土,而到了那个时候,中土的皇帝,又是何人?”

  “丁言从青年之时,辅佐白乡城主,至今数十年之久,他一介白身,之所以能得器重,便是因为他心计极高,城府极深。”

  “没有丁言,未必有今日的朝堂。”

  “这样的丁言,又岂是寻常之辈?”

  “他当真没有野心么?”

  “恐怕也不见得。”

  “大周败了,谁知将来坐定江山的皇帝,又是哪一位?”

  ——

  苏庭翻阅着消息。

  他神色凝重,大约也明白,丁言必有把握。

  丁言既然有能耐隐藏到现在,那么便可继续隐藏,如今不愿意隐藏,又不惧怕皇帝的猜忌,或者可以说,他已没有将皇帝的猜忌放在眼中。

  这个丁言,城府极深,倘如他没有这个念头,那么他便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

  就算是为了要尽快击溃大周的军队,不惜一切代价,将深藏的手笔暴露出来,但他也会顾及到皇帝的念头。

  “他已经连新朝皇帝都不再顾及了。”

  “难道今后新朝的皇帝,要改姓丁么?”

  “那么当初老子放他奴籍,岂不是一手促成今日之果?”

  “这其中的因果该要怎么算?”

  “我如今正在成就真仙的门槛之前,最怕的就是这万般牵扯。”

  “要不然把他打死算了?”

  “可这也不行,他如今位高权重,极可能今后夺得帝位,我如今打死了他,岂不是因果更为厚重?”

  “还有当初那个得了舍利子的少年,如今在玄天部当中,居然得了高位,而且跟丁言走得很近。”

  “倘如说里边没有西方佛门的手笔,老子打死都不信。”

  苏庭摸着下巴,咕哝道:“那么守正道门又是怎样的立场?”

  他弹了弹手指,取过了刘泊静传来的消息,神色凝重。

  再想起玉灵仙子临行之前的那一道气息。

  “是该动手了。”

  ——

  新朝京城当中。

  各大仙宗,在此均有眼线。

  元丰山的道观,明面上有一座,暗中却也布下了眼线。

  “太上长老传讯,询问皇宫动静如何?”

  “前段时日,新朝退败,皇宫当中人心惶惶,新帝似乎也显得极为暴躁,现如今大周落败,新朝起势,但是新帝的思绪,似乎依然暴躁,甚至更为惊慌。”

  “齐云公丁言的势力,瞒住了皇帝的眼线,他掌控不了臣子的权柄,心中难免会有几分慌乱。”

  “丁言如此深不可测,皇帝之位他未必坐得稳妥。”

  “如果大周抵御得住,新朝攻势受挫,或许皇帝还有几分转机,可以联系臣子,对齐云公加以制衡,但是大周败势已定,至多月余,足以平掉。”

  “这月余光景,想必新帝会有动静。”

  “未必是一月光景了,新帝坐不住的。”

  “皇帝想要杀死丁言么?”

  “须得把握时机,丁言不是那么好杀的。”

  “提早杀了丁言,大周不会灭亡。”

  “可是大周迅速灭亡,新帝还站不稳妥,挡不住这如日中天的丁言。”

  “近来丁言宠溺的那个娈童,查清楚了么?”

  “查清楚了,家世清白,自幼生来貌美,名气颇广,后来被丁言带走,做了义子。”

  “然后便没有再查了?”

  “查得清白,便没有再查,毕竟我们监测各方,不可能把京城每一个普通人,连同贩夫走卒,都日夜盯住。”

  “那就不查了。”

  ——

  齐云公府。

  后院当中,只见一个少年,坐在池边上,双脚放在池中,轻轻荡起涟漪。

  他肤白如玉,五官清秀,眉眼之间竟然带着几分媚态。

  于此同时,高空之上。

  苏庭背负双手,俯视下方。

  他天眼睁开,落在了这少年身上,一眼看得透彻,内外皆已明朗。

  “没有半分魔气,不是苏关儿嘛。”

  “我元丰山尽管眼线众多,但也不可能时刻盯着每一个人,只能搜寻出有些嫌疑的人物……而这些人物,寻常弟子长老,也看不出来。”

  “只有我亲自以天眼观看,才能寻出苏关儿的痕迹。”

  “不过丁言宠溺的这个娈童,并非入魔之辈,甚至没有半点魔气的痕迹。”

  “可是……”

  苏庭倏地落下,落到了院中。

  池边的少年,并未看见苏庭。

  齐云公府中的所有人,都没有看见苏庭。

  就在此时,苏庭身边,匆匆走过一个老者。

  这是那少年的仆人。

  老仆人托着果盘,走到了那少年的边上。

  少年咬了一口,顿时皱眉,呸了一声,随手扔在了那老仆人的脸上,怒道:“这么酸的果子,你也敢拿过来?”

  老仆人战战兢兢,低声道:“老奴……老奴不敢试,不知……”

  少年怒骂道:“老东西,你还敢狡辩!”

  他站起身来,就要一掌拍过去。

  然而他的手,忽然停顿住了。

  “苏关儿。”

  苏庭出声道:“好久不见。”

第九七八章

苏关儿现身!

  院中的气氛,陡然沉寂了下来。

  那少年浑身凝滞。

  老仆面露惊恐之色,浑身颤抖。

  “扮得真像,还真像是没看见我……”

  苏庭背负双手,额间天眼迸发,说道:“你家主子爬上丁言的床,你在这里对一个未曾修行过的卑贱少年,如此恭敬侍奉,着实有失你魔道宗主的身份。”

  他嘿然笑道:“魔祖已灭,你好歹算是当今三界六道当中,最为强大的魔头,倒还真能卑躬屈膝。”

  那老仆叹了一声。

  随着他一声轻叹。

  口中叹出来的气息。

  宛如无穷无尽的锋刃。

  那清秀的少年,立时灰飞烟灭。

  “为了行事,忍辱负重,又有何妨?”

  老仆看了过来,说道:“好一个苏真君,如此简单,便寻出了我的踪迹。”

  苏庭笑了声,说道:“你藏得极深,化作一个老仆,连我元丰山的弟子,都看不出什么端倪,更没有上报元丰山,让苏某以天眼观测……你从一开始,就不在怀疑的名单之内。”

  老仆缓缓说道:“你是怎么认定的?”

  苏庭说道:“元丰山怀疑的是这个娈童,苏某今次观测的也是这个娈童,他没有任何问题,而你这跟随他来的老仆,也没有人在意。只不过,我早已知晓,苏关儿身在齐云公府,那么上上下下,都须得搜上一遍,你便也容易看得清楚了。”

  老仆叹息了声,说道:“真君断定,本座一定在新朝境内,京城之中,齐云公府?”

  倘如没有意外,以他如今的身份,以他如今隐匿的气息,根本不会暴露。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