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7/927

返回书籍页面

  许多帮助,真要主动说出来,反而功利心太重,若是经由他人之口,则要更好许多。如今松老便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苏庭也知道,松老跟自己说起此事,也是有心让方庆这人,被自己看重一些。

  “如今唐家也算空出手来了吧?”

  苏庭笑道:“总不会对我出手罢?”

  方庆闻言,肃然道:“正如方某所言,落越郡所在,只要方某还是这父母官,便没有谁在明面上,能够践踏律法……”

  说着,顿了一下,他吐出口气,道:“只是,也有些细致的问题,总是难以避免,所以他们有时也会在律法允许之内,借着朝廷律法条例而害人,若是这种,便是官府也插不了手。”

  苏庭笑道:“就像上次王家公子害我,倘如笔迹不会消失,那么官府哪怕明知我是被坑害了,也帮不了我?”

  方庆微微点头,略有无奈。

  苏庭笑了声,道:“看来大周律法,也不见得多么完善。”

  说完这句,他忽然觉得想笑,哪怕在他前世所在,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文明,但在律法的许多方面,也都是充满着争议的。

  “如果这么说,孙家,王家,甚至没有深仇大恨的唐家,想要对付我时,只要不留证据,那么便是连律法,都治不了他们?”

  “大周律法,没有证据,不能定案,确是如此。”

  方庆点头应了声,又看了苏庭一眼,目光之中满是深意,似乎在说你之前的案子,便都是这样。

  “这样啊,看来也正像那媒婆说的,什么太平盛世,也不见得太平。”

  苏庭缓缓说道:“哪怕有你这青天大老爷,对世家还是贫民,都秉持公正,却也仍然杜绝不了他们用阴损的法子……在作恶之时,只要不留尾巴,做得干净,也就是了。”

  方庆闻言,略感惭愧,低头叹了一声。

  苏庭缓缓说道:“如今孙家家主已死,据说孙家都是他在撑着,如今已乱成一团,无暇顾及于我。但眼下王家,甚至唐家,都有些清闲了,怕是会来跟我玩点儿游戏,对此,方大人怎么看?”

  方庆面色微变,过了片刻,才道:“其实在前几日,方某就已派人盯住这两家,生怕他们鲁莽,自寻死路。如今先生离开,也算饶过他们了。”

  “若我不饶他们呢?”苏庭笑吟吟道。

  “这……”

  “方大人若不放心,就继续让眼线盯着嘛,但也不要阻拦他们。”

  “先生这是……”方庆顿生迟疑。

  “对他们而言,我这里有一扇通往幽冥地府的门户。”

  苏庭微笑道:“他们不来,我也不去勾魂,但他们想入幽冥地府,又怎好阻拦?”

  闻言,方庆面色微变。

  苏庭笑了声,悠然道:“大家都是落越郡的乡亲,互相也都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人家要去游玩一番,咱们也不要拦路嘛。”

  方庆只觉口干舌燥,脸色变了又变,但终究只是低下头,饮了口茶。

第九十三章

想要讨回公道的可怜人

  孙家、王家、甚至是本不相干的唐家,以及眼前这位苏先生,这其中的牵扯,其中可以预见的许多事情,对于方庆这落越郡的父母官来说,难免要上心。

  原以为苏庭离开,事情也就尽去了。

  但现在看来,苏先生也不见得愿意善罢甘休。

  但好在他无意主动出手,只想守株待兔。

  只要那几只兔子能有自知之明,想来也不会有大问题。

  方庆心中,不知是喜是忧。

  “喝茶吧。”

  苏庭笑了声。

  这些事情,对于如今的苏庭来说,都不是什么足以挂念的大事。

  无论孙家,王家,还是唐家,甚至是孙家,其实都是一般无二,在他踏足二重天之后,就已经构不上什么威胁。

  但他对方庆,也颇有感激,也无意为了这些小事,谈得两人不愉快,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聊了些家常闲事。

  方庆也不再多想,转而与他闲谈。

  这一次闲谈,倒显得他来苏家,真是与苏庭寒暄,增添交情了那样。

  苏悦颦送来了个小炉,用来烧水添茶,见苏庭与方庆相谈甚欢,心中却也觉得极为诧异。

  方庆岁数大了两轮,辈分又高,加上官职在身,地位也高,寻常少年见了他,定然是毕恭毕敬,局促不安,可偏偏苏庭侃侃而谈,全无半点拘束,反倒是这位方庆大人,言语之间,似乎有些小心谨慎。

  再想起此前方庆所言,苏悦颦愈发迷惑,但尽管心中问题颇多,却也没有在方庆面前发问。

  她添了茶水之后,听着两人谈话,过了片刻,自觉女儿家在此听两人谈话,不大妥当,也就告罪一声,回到了自己房中。

  苏庭看了表姐离去的方向一眼,心中思索着些事情,直到方庆问了一遍事,他才回过神来。

  “方大人说这店铺?”

  苏庭笑着道:“这家店铺,本是想就这么关着,待我从坎凌回来再说,但家姐十分勤俭,便觉得不好荒废,想要出租半年……毕竟家中也无多少贵重物事,倒也不怕什么。”

  其实说是没有贵重物事,这里头也有孙家送得一套黄花梨木,算是较为贵重。

  只是苏悦颦不认得这黄花梨木,而苏庭如今也不甚在意了。

  “出租?”

  方庆笑道:“钱财不多,好歹也有些,倒也挺好,毕竟也是正路。”

  上次陈友语一事,孙家失窃一事,让他知道,这位苏先生,有着驱使鬼神而盗人钱财的本事,想要得到什么富贵,不过轻而易举。

  但他作为朝廷官员,倒也还想劝说一番,钱财应当劳作而来,莫要总是借此施法,随手即得,坏了律法秩序。

  苏庭笑了声,道:“受教了。”

  方庆见苏庭听出言中深意,心中一慌,起身道:“方某失言了。”

  苏庭笑道:“该说是实言才对。”

  方庆不大好接话,只是颇为尴尬,但他毕竟也是混迹官场的老油条,顿时又道:“不知先生这店铺,租出去了没有?若是没有,本官倒也可以帮个小忙,租金也可高些。”

  苏庭微微摆手,笑道:“租出去了,租金不高,但也租得乐意。”

  他昨天便打出了要租半年的话来,因这店铺处在繁华街道,倒也不少人上门来问,其中还有陈友语。

  陈友语家中积蓄已经空了,准备来诉苦说情,赊账租店,被他赶跑了回去。

  但被他赶跑之后,早上陈友语居然带了钱财来,也许是他东凑西借的,也许还是孙家给他,想要借他的手,再接手苏家店铺,取走神刀的。

  苏庭对陈友语没有好感,也不在意,只是把店铺租给了另外一家。

  而这一家,就是给苏庭报信,说表姐昏倒了的那个小男孩儿……他在公堂上也帮苏庭说过话,在前几日搬过来店铺居住时,那小屁孩儿也出过力。

  事后苏庭给过他几串糖葫芦,也算个熟人了。

  而小孩儿的父母,当年在苏家姐弟落魄时,也曾接济过几回。

  这次就当还恩了。

  ……

  与此同时,苏家隔壁。

  陈家店铺,后院之中。

  陈友语坐在院里,怔怔发呆。

  之前失窃,丢了半生积蓄,又莫名其妙变成假案,在公堂上挨了一顿板子,又关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受罪过了,回家之后,还得面对婆娘的厌恶。

  若是换了个人,受了这天大的委屈,指不定就扬起大丈夫风范,床上堂下,棍棒殴打,可偏偏他自家身体虚弱,脸色苍白,身板瘦弱,而他那婆娘,壮硕如山,单论体重,便是一个能抵他两个。

  这些时日,可说是有苦说不出,泪往肚里咽,郁闷到了极点。

  但昨日又忽然听闻,隔壁苏家小子要把店铺出租,顿时让他起了心思。

  可惜家中积蓄都被盗了,便想要去跟苏家小子,讲讲当年的情分,述说长辈的恳求,哪知那混账小子见钱眼开,没见银两,便不愿租他。

  后来他东凑西借,可苏家小子却还不租。

  如今苏庭那小子,是把店铺租给了另外一家人。

  而这家人跟苏庭家,倒也没有多少亲戚关系,仅仅是因为苏家落魄时,给过苏家父母以及后来苏家姐弟,接济过几回罢了。

  至于后来,这家人的小孩儿,咬着根糖葫芦,也帮苏庭搬了一次家。

  仅此而已!

  若早知如此,前些时日,他陈某人即便再是多么体弱,那也得去送两袋糙米,也得帮苏庭搬家一回。

  可惜如今怎么说也晚了。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是恼怒。

  “这混账小子这么不待见我这长辈,他没搬来多久,我这里就失窃了……窃贼不是他,也一定是他招来的。”

  陈友语心头恼怒,暗道:“袁珪虽然号称铁面无私,但上次也被孙家收买,去公堂上指证苏庭,说不定这次是被苏小子收买了,也办得不公道,做得不地道。”

  他越想越是如此,心头越是明亮。

  这事是袁珪办的,可却办得不对。

  而眼下落越郡最大的官是方庆方大人。

  那可是袁珪的顶头上官。

  这事最好找方大人,或许能要个公道!

  “就算不是他苏家小子,我也要重审!”

  陈友语想起自家当真是失窃了,却被人当作是假案,吃了一番苦头,回家还受尽白眼,睡了多日的地板,凉得透心。

  他越想越是委屈。

  这次哪怕不为栽赃苏家小子,也得为自己正名,也得为自己讨要公道。

  他陡然站起身来,往外头走去。

  “哎,你要干啥去?”

  红婶忙是唤了一声。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