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6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68/927

返回书籍页面

  酒宴之上。

  天师刘泊静,虽为鬼神,但却受天庭所召,乃是天神之流,而在人间之内,许多故事传说之中,常将他当做是尸解之仙。

  但实际上,这位殿前天师,其神力之高,却也堪比仙家巅峰,加上他涉猎方面极多,精于算计,善于运用到斗法当中,在苏庭与葛正轩之前,堪称是真仙以下,最为强大的一位仙神。

  元丰山对于这位天师,极为重视,不敢怠慢。

  今夜款待天神的酒宴,自然不是寻常之物。

  无论美酒佳肴,俱是上等,皆为佳品,对于寻常九重天半仙而言,有着无穷益处,尽管对于仙神而言,益处不多,但却也有几分增益。

  须得知晓,仙神之辈,已然辟谷,不食人间五谷杂粮,吃下肚去,反而要运用法力,将之炼化,避免污浊本身……许多修行之士,杜绝口腹之欲,便是如此。

  然而今日的美酒佳肴,对于仙神而言,也有益处。

  即便是这位天师,也稍微抿了一口小酒,对于满桌的佳肴,颇为赞赏。

  “这是一头大妖王的双翅,经地火灼烧,烘烤而成,以灵药品质的各类口感辛辣之物,权且当作了调料,天师可以试试。”

  苏庭取过那翅膀,放在了他的面前,说道:“我元丰山毕竟是下界宗门,非比天庭宴席,稍次了些,不要嫌弃。”

  刘泊静抚须而笑,说道:“真君好生客气,天庭宴席三百年一回,老夫可是三百年才吃一顿好的,平日里也只有饮茶而已,像是今日饮酒,也是罕见……如非元丰山这桌宴席,老夫恐怕要再等些年,才能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说到这里,刘泊静又道:“话说回来,今日老夫下界,是奉了秘旨,就怕泄露消息,让苏关儿有所察觉,接下来一段时日,便在元丰山为真君出谋划策了。”

  苏庭微微点头,说道:“虽然我的智慧,不逊色于你,但是苏关儿定然会根据我一向的行事风格,对我颇为防备,但是他没有料到有你……针对于我的计策,对你未必有用,当然,反之也一样。”

  刘泊静神色古怪,又抿了口酒,说道:“明日开始,关于中土各方消息,事无巨细,便都交给老夫推算罢。”

  苏庭笑着说道:“我正有此意。”

  刘泊静又道:“对了,听说往常真君都是坐镇元丰山,命令发向各方宗门,今日亲自离山,莫非有了线索?”

第九五二章

恶神与邪神

  “哪有什么线索?”

  苏庭微微摇头,说道:“不过是有个男子,修成阳神境界,竟是屈尊拜入朝堂一位大官膝下,认了义父,颇为古怪……怕他是苏关儿杀人顶替而去的,故而亲自探了一探。”

  刘泊静说道:“结果如何?”

  苏庭笑道:“以您老的智慧,一看便知晓了,倘如真有苏关儿的线索,眼下我便不会如此悠闲饮酒了。”

  刘泊静含笑道:“那倒也是。”

  说完之后,他也略有几分好奇,道:“不过老夫也想知道,堂堂阳神真人,如何拜了凡夫俗子?”

  苏庭摆了摆手,说道:“此人已死,除非去地府问他,否则也难以知晓了。”

  刘泊静略微点头,正要继续吃些佳肴,不再多问事情,但却忽然有些古怪,道:“真君今日为他离山而去,今日便回……他是今日才陨落的么?”

  苏庭点头说道:“不错,此人正是今日才陨落身亡的。”

  刘泊静惊异道:“这未免太巧合了罢?”

  苏庭点头说道:“可不是嘛,不过人也死了,就此作罢便是。”

  刘泊静想到什么,问道:“可有关于此人的来历?”

  苏庭略感疑惑,眼神微凝,悠悠道:“天师倒是上心。”

  他也没有多言,将那陈姓男子的过往、出身、经历、修行等等方面,尽数告知于刘泊静,但是隐去了自身对于守正道门的猜测。

  只是言及此人受司天监追杀,今日被守正道门所灭,因为守正道门察觉此人身具魔气,疑似与魔祖苏关儿有所来往。

  “魔气?”

  刘泊静笑了声,说道:“饮酒罢。”

  苏庭替他倒了杯酒,说道:“天师不打算与苏某说个明白么?”

  刘泊静却是接过酒壶,给苏庭斟了杯酒,说道:“许多事情,实则真君不要知晓,便是最好……此事比之于白祖之事,还要更险。”

  苏庭叹了一声,说道:“可惜苏某求知欲太盛,又被西方白势至大菩萨摆了一道,您老不说清楚,苏某隐约也能猜到源头。”

  刘泊静闻言,倏地皱眉。

  苏庭缓缓说道:“当年前往西方,询问关于苏关儿死而复生之事,跟白势至大菩萨请教了关于‘六我真身’的玄妙之处,事后又跟他做了场生意,得了一枚龙象元珠……但是苏某给的物事,还是不足,故而受他所托,请来一面罗汉骨镜,照一照中土大周京城南山寺的明世法王。”

  刘泊静放下酒杯,说道:“真君照做了?”

  苏庭点了点头,说道:“原本以为,是要助明世法王一臂之力,让他修成罗汉金身,但是苏某用罗汉骨镜照了他一下,心中便已明白,白势至大菩萨并不是要让明世法王成就金身,而是要借此告知于苏庭一些事情。”

  刘泊静眼神之中,已有了几分明朗,却又问道:“真君看出了什么?”

  苏庭说道:“明世法王身后,有一朵金莲,似是曾经落于我手的人间金莲之倒影,不过细看之下,内中帝气高远,竟直登天府,背靠苍穹,有一股上天之力,也倾注其中。”

  说到这里,苏庭笑道:“这般气息,苏某从凌霄宝殿,帝君身上,感受过了……话已说到了这个地步,天师觉得还有必要瞒我么?”

  刘泊静停顿了下,才道:“当初老夫与你说过,二十多年来,天庭陆陆续续,派遣过仙神下界,推动两朝走向,你可还记得?”

  苏庭点头说道:“自然记得。”

  刘泊静沉声说道:“这个姓陈的男子,他出身的地方,他的人生轨迹,他的修行进境,适才老夫看了一遍,已能断定,此人便是诸天星宿之一,乃是封神榜上的一位星神,投胎转世之身。”

  苏庭抬起酒壶的手,忽然停顿下来,静了半晌,才继续斟酒,悠悠说道:“他命数已到,功德圆满,重登神位了?”

  刘泊静面色凝重,说道:“根据他今生命数,是陨落于两朝的最后一战当中,成为后世百姓颂扬的一位奇人,但现在死得便蹊跷了。”

  苏庭想了一想,取过一份名单,说道:“我这里有一份名单,是这些年来,司天监追杀的无辜孩童,有男有女,有些已死,有些还残存……眼下守正道门正要借着斩妖除魔之名,将他们归入魔道徒众的行列当中,如这陈姓男子一样,诛杀于人世间。”

  刘泊静神色肃然,取过了这份名单,扫了一眼。

  苏庭平静说道:“全都是上界仙神轮回转世而来的?”

  刘泊静稍微迟疑,旋即还是点头道:“有六成是老夫可以断定,乃是天庭诸神转世而来。”

  苏庭嘿嘿一笑,说道:“苏某这便好奇了,天庭派遣下界的诸神,竟是被守正道门扼杀于襁褓之中?这守正道门可是以守护三界六道为己任的……竟然也违背天庭行事么?”

  刘泊静低沉说道:“此事老夫之前完全不知,但是帝君恐怕未必不知,我看真君还是当做不曾发生的好。”

  苏庭哈哈一笑,说道:“便当作不曾发生了,饮酒便是……”

  刘泊静吐出口气,抬头看了一眼。

  他似乎透过大殿之上,看见了苍穹之外。

  苏庭顺着他眼神看去,心中仙家阳神推算。

  “天师所见的位置,是哪位星斗正神?”

  苏庭似是随意说道:“中斗星官古见渊,昔年号称蜀国第一剑仙,当年苏某曾经得获过他的剑意,虽然是经过葛正轩代传,好歹也有半分师徒缘分……莫非这个男子,便是他老人家的投胎转世之身?”

  刘泊静收回目光,叹了一声,说道:“真君倒还真是聪敏灵慧,仅凭老夫朝天上看一眼,便能猜出许多……不过这位星神,并非是中斗星官,而是中斗星官前身古见渊所收下的弟子,其名陈九殿,神位特殊,算是一尊恶神。”

  苏庭笑着说道:“如今守正道门可是认为,这位恶神已经入魔,乃是邪神,并且有着许多徒众。”

  刘泊静语意古怪,说道:“真君若是听我一句,该将这些邪神徒众,稍加护持两分为好。”

第九五三章

猜测

  深夜。

  苏庭归回洞府。

  而在天师刘泊静的住所,元丰山也早已为他准备好了。

  “主公……”

  “不必你们侍奉,都回去歇息罢。”

  “是。”

  苏庭挥退了这两个大妖所化的女孩儿,才盘膝而坐,仙家元神运转,念头闪烁。

  他梳理了一遍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比如那一份名单,被司天监所追杀的,其中已死的,未死的,尽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司天监出手,守正道门如今也按捺不住,从而出手。

  “这些人竟都是天庭派遣下来的神灵?”

  “守正道门以守护三界六道秩序,顺应天命为己任,却不断追杀天庭派遣下来的神灵转世之身?”

  “天庭帝君是否知晓此事?”

  “守正道门为何如此行事?”

  “十有八九,与两朝纷争,未来天下的走向,脱不了关系。”

  苏庭暗道:“这个陈九殿,转世而来,今生修成阳神,却拜入丁言膝下,倘如他今日不死,日后多半可以为丁言效力,在两朝的争斗上,起到极大的作用……莫非这便是他投胎下界而来的使命?”

  在他心中,念头无数,不断转过,心中暗道:“可是投胎转世下来,使命未成,却已经身死道消,守正道门如何这般胆大妄为?”

  越是这般想着,苏庭越是觉得中土之中,气运纷争,两朝决战,纠缠极深。

  ——

  “本来中土两朝之战,便牵扯到天下归属,无数生灵的命运,气运纠缠极重。”

  “如今多了一个苏关儿来捣乱,隐藏至深,让人心中惶然不安。”

  “可守正道门却又搅弄这些风雨。”

  “事情本来便不少了,一个一个净添乱。”

  苏庭暗骂一声,有充满狐疑神色,朝着天师刘泊静歇息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个老家伙奉帝君之命下界,相助于他。

  那么除了相助于他,是否还有其他的帝旨?

  而且这次下界,悄然而来,瞒过了守正道门和正仙道,想想也绝不简单。

  除此之外,还有他那弟子苏新风所结识的临东白氏少女,背后极可能还有西方那位天仙的手笔……也即是说,这位白氏之祖,很有可能,也让他临东白氏,插手人间之事,比如当年封神时代一般。

  “这么复杂的事情,早知道不该接旨的。”

  苏庭暗骂道:“帝君为何要让我来坐镇中土呢?”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