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6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67/927

返回书籍页面

  时已入夜。

  道观之中。

  烛火昏黄,轻轻摇曳,又释放出些许温暖。

  “苏长老,这便是今日齐云公府的消息了。”

  “放在这儿吧。”

  “是。”

  “不必准备什么了,我辈中人,已经辟谷,你下去罢。”

  苏庭挥了挥手,示意这余字辈的年轻道人退去。

  那余字辈道人见状,便也退了下去。

  苏庭翻开这纸张,扫过一眼,随手点了烛火,燃成了灰烬。

  他坐在椅上,微微闭目。

  消息上称,齐云公丁言才刚认下的义子,今日下午,忽生恶病,暴毙身亡。

  “死得真快呢。”

  苏庭嘿了一声,道:“堂堂阳神真人,是真的死翘翘了?还是诈死脱身呢?”

  今日傍晚,京城便有了许多的消息。

  有人猜测齐云公丁言的义子,是被人毒杀的。

  有人猜测毒杀丁言义子的,是丁言在朝堂上的对手。

  也有人怀疑,是丁言身旁的人,出于嫉妒或者利益,毒死了他的义子。

  甚至有人怀疑,毒杀丁言义子的,便是齐云公丁言本人。

  但除却毒杀之类的言谈之外,也有些人认为,是这年轻人,救下齐云公丁言之时,受了伤势,此时才发,回天乏术。

  而在京城百姓之中,议论纷纷,则是公认他福薄德浅,只是个草莽之命,承担不了齐云公义子的身份,没有享受荣华富贵的命数。

  可是苏庭知道,此人非是常人。

  “阳神真人,拜入凡夫俗子膝下,甘愿作为其义子,倒是心境颇为沉稳,荣辱不置于心。”

  苏庭沉吟道:“不过他真的死了么?这样的人物,诈死不足为奇,不过他既然诈死,为何讨这么一个身份?还是说要借身份,潜入齐云公府邸,取什么东西?但以他的修为,何必屈尊潜入?”

  想到这里,苏庭吐出口气,眼神闪烁。

  这位姓陈的年轻人,二十余岁修成阳神,几乎跟他弟子一样出色的惊才绝艳之辈,或许是真的死了。

  但是一位阳神真人的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

  苏庭腰间传来一道光芒。

  正是他的令牌,闪烁着来自于守正道门的光泽。

  那是守正道门掌教亲自所发。

  苏庭双目微眯。

  ——

  守正道门当中。

  掌教真人放下令牌,神色凝重。

  在他面前,有着一本簿册。

  他已翻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上,有着十多个名字。

  倘如苏庭可以看见,他便会发现,这十多个名字,也是他手中名单上的那些个名字。

  “余下不足为虑。”

  守正掌教稍微点头,旋即伸手,将最上层一个名字划掉。

  这个名,有三个字。

  陈九殿。

  ——

  新朝京城之内。

  道观之中。

  苏庭看着来自于守正道门的消息,看不清面色。

  “看来还是守正道门得手了。”

  他嘿然一笑,说道:“手段厉害嘛,借搜索魔主苏关儿为借口,悄无声息便将一位阳神真人,杀死在齐云公府邸当中……无声无息,完全没有斗法的波及,不但京城未损,连齐云公府邸都没有损伤,而那阳神真人,宛如暴病身亡,难道他守正道门,用的还是咒术么?”

  最后一句便颇有些嘲讽之意了,因为他心中知晓,守正道门不屑于运用咒术。

  只不过没有想到,守正道门如此光明正大的行事作风,居然也会这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手法。

  在这道消息中,守正道门掌教称,发觉一位入魔的阳神真人,正要渗透新朝,已及时诛灭,并且搜索其党羽,要全数诛杀,不容留存。

  说到最后,守正道门掌教还语气恳切,请求幽冥真君苏庭,及时寻出苏关儿所在,将之制止,否则源头不绝,再是诛杀魔道之徒,也无济于事,魔宗迟早再现。

  “要不是事先查知,倒还真是信了他守正道门的话。”

  苏庭暗道:“苏关儿这尊大魔隐在中土,已是足够让人头疼,这守正道门还总是暗中搅弄什么手脚,真是添乱得不行……怎么就不懂得大局为重呢?”

  对于这个陈姓男子被杀,苏庭并没有过多感触,毕竟素不相识。

  只不过他颇为恼怒的是,守正道门的长老弟子,奉他苏庭之命办事,搜索苏关儿,却暗中行事,背着他诛杀阳神真人,还加以构陷,以此作为功劳。

  “可是守正道门为什么如此费心要杀他?而且他逃了二十年,偏偏这次死得这么快?”

  苏庭满心的疑惑,然而就在这时,元丰山掌教真人,却又传来消息。

  殿前天师刘泊静,奉天庭帝君之命,下界而来,相助于幽冥真君苏庭,查探魔道宗主苏关儿的行踪。

  眼下天师刘泊静,已经悄然驾临元丰山。

第九五一章

真君与天师

  “刘泊静下界助我?”

  苏庭看到来自于元丰山掌教的消息,却是把对于守正道门的恼怒,也抛之于脑后。

  他本就颇为疑惑,为何中土之事如此重大,仅有他苏庭一人坐镇?

  哪怕他苏庭惊才绝艳,当世罕见,也受帝君器重,但没有理由器重到让他独力支撑此事。

  毕竟诸天仙神,并非尽都忙碌,想要寻出来助苏庭的闲暇之辈,也不是难事。

  可偏偏这段时日当中,只有他苏庭一人承受这样的大任。

  眼下看见天师刘泊静下界,他心中不免松了口气,但也隐约觉得古怪。

  这位天师下界的时机,未免太晚了些。

  “不管怎么说,总算有帮手了,他精于算计,聪慧绝顶,让他亲自探查,定有线索。”

  苏庭这般念着,取过令牌,传讯于本门掌教真人。

  ——

  元丰山当中。

  主峰大殿之上。

  掌教真人施礼道:“天师勿怪,本门太上长老,为了中土抵御魔患一事,日夜忙碌,今日特地赶往新朝的京城,勘察诸事,生恐门下弟子道行不足,探查有误,故而不在门中。不过适才他已回讯,请天师等侯,他半柱香后,便回返宗门。”

  刘泊静抚须笑道:“不妨事,老夫等他片刻。”

  掌教真人忙是将这位天师引入大殿之中。

  刘泊静随之而行,手上抚须,四下打量,面上含笑。

  掌教真人略作介绍,对于这位天师,未敢怠慢。

  刘泊静听着掌教介绍,稍微点头,言语附和,有时主动询问,倒是相谈甚欢。

  忽然一声轻响。

  却听得殿外有个声音,传了进来,哈哈一笑。

  “天师驾临元丰山,怎么未有提早与苏某说上一声?”

  只见苏庭走入殿中,背负双手,意气风发,笑道:“莫非是来查岗的?查一查本真君在人间是否尽职?查一查本真君在人间是否有所贪墨?”

  天师刘泊静转过身来,看向那个少年人,不禁笑着说道:“真君倒是幽默,今日老夫才受帝君旨意,即刻动身下界……反正下界也费不了多少时候,便也没有提前告知于真君,这么一看,倒是老夫冒昧了。”

  苏庭嘿然笑道:“别,您老是受帝君旨意,而帝君都没有告知于苏庭,眼下说您老冒昧前来,未有提前告知,岂非也把帝君带上了?”

  天师呵呵一笑,抚须说道:“老夫当日跟三界巡察使白继业,一并寻到了魔宗的所在,便颇为忙碌,今日刚把北域的魔宗,彻底翻查了一遍,才回返天庭复命,便受了帝君旨意,折返下界来寻你的。”

  苏庭闻言,说道:“早听闻魔宗已经寻得,不过内中皆空,可是真的?”

  天师刘泊静点头说道:“确实不假,魔宗已经空了,其中魔尊以及魔道长老,数万徒众,无论是典籍记载,还是生活痕迹,老夫与白继业都仔细探过,基本与你们所消灭的魔宗人物,数量等同……眼下大约只有一个苏关儿,才逍遥法外。”

  苏庭自嘲说道:“一个苏关儿,便是源头啊。”

  天师刘泊静说道:“所以老夫才奉命下界,前来助你。”

  苏庭点了点头,说道:“对了,眼下魔宗虽是空壳,但毕竟是魔宗的山门,你们是如何处置的?”

  刘泊静说道:“眼下有天河水师驻扎其中,待中土事毕,帝君自有处置。”

  苏庭当下点头,又对掌教施了一礼,道:“今日天师驾临,本门自当好生招待,还请掌教下令,准备一桌灵酒佳肴,款待老天师。”

  掌教真人闻言,含笑说道:“太上长老所言极是,不过我早已吩咐下去了。”

  ——

  入夜。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