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6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66/927

返回书籍页面



第九四九章

丧事!

  “难道守正道门之所以杀他,是早已推算出来,这厮是臭不要脸,会甘愿当新朝大官的义子,进入新朝的朝堂,推动人间的局势?”

  “这货身上当真是充满了古怪,自出生之后,被守正道门追杀而不死,便是怪事,他修行进境快得也怪,眼下愿意拜凡人为义父,更是古怪。”

  “莫非他会影响新朝的变化,从而对两朝决战,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守正道门早能知晓,故而追杀于他,避免影响?”

  “测算未来,乃是大忌,唯有道祖方是无所不知,那么守正道门,自太上祖师超脱之后,又是如何知晓的?”

  苏庭稍微摸着下巴,看着这道消息。

  新朝齐云公膝下,收了一位义子,此事说来也不小,实际也不大,尤其是在苏庭这样的仙神眼中,新朝齐云公都不过蝼蚁一只,何况收了个义子?

  换作元丰山掌教,看到这条消息,怕都会忽略过去。

  但苏庭不能忽略,因为他生怕苏关儿混入朝堂之上,故而极为重视。

  而在此之前,他又对这个姓陈的年轻人,已有些许了解,否则他倒是会怀疑,这个丁言的义子,会不会是苏关儿那厮假扮的。

  但眼下也需要去确认一番。

  谁知道苏关儿是否杀掉了此人,借此取而代之?

  ——

  要探查苏关儿的身份,便不能是元丰山的长老弟子前往。

  他们根本没有那个眼力,无法看出苏关儿的本事。

  只有苏庭亲自前往,运用天眼,才能看出些许端倪。

  不过他也有所准备,倘如真是苏关儿假扮而成,可在新朝京城之捏,也不能苏关儿正面交锋。

  “身在人间,真是束手束脚的。”

  苏庭身化云光,划破天际。

  眼下两朝决战,此时不容半点触动,因此避免影响人世,他的遁光还要控制在仙家层次以下。

  可即便如此,也是快得惊世骇俗。

  他离了元丰山,一路腾空,不过片刻光景,便已是到了新朝京城上空。

  但在此期间,来自于各方的消息,却也不断传来。

  他统御中土,严密监察,时刻接收各方消息,原本在元丰山当中,他专心处理便是,仙家元神,念头无数,却也轻而易举,不过眼下外出,不免分心。

  ——

  新朝京城所在。

  除却玄天部之外,这里也有道观。

  这里的道观,只是小道观而已,且仅有三家。

  但这三座小道观,却不简单。

  只因为背后,便是三大仙宗。

  这是三大仙宗放在新朝京城的眼下,内中均是门中历练的弟子。

  当然,这仅是明面上的,暗中仍有,只是玄天部也查不出来。

  除此之外,其他宗门道派,各方世族,实则也有些弟子,派遣至此,探听这新朝京城的许多风起云涌。

  “就是这一家了。”

  苏庭寻得元丰山的道观所在。

  他稍作隐藏,并未显露真实身份,只取出个古字辈的令牌,以元丰山内门长老身份示人。

  “拜见长老。”

  道观之中约有八位道人,修为最高的,已在阳神层次,但常年闭关,镇守于此。

  而修为最低的,才初成阴神。

  通常道观之中主事的,则是那六重天境界的余字辈弟子。

  “长老是从哪里来?”

  “从本门而来。”

  苏庭背负双手,气息稍微收敛,面貌略作改变,缓缓说道:“今次到京城来,一是游玩,二是见人。”

  这余字辈弟子忙是应道:“长老至此,弟子自当好生接待,只是还未请教?”

  苏庭缓缓说道:“姓苏。”

  那道人说道:“原来是苏长老。”

  他离山时日颇长,而且门中长老也多,又有常年闭关的,有所不识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这位长老,仅称了个姓,却不道出真名,却是颇有架子。

  但古字辈的长老,至少是阳神境界的真人,倒也有资格摆出这般架子。

  ——

  这余字辈道人,将苏庭领入内中,奉上了茶水,显得十分恭敬。

  苏庭看了一眼,这茶水比之于他堂堂仙家用上等法宝冲泡出来的灵茶,自然不可相比,不过他也没有嫌弃,饮了口茶,说道:“门中在此,就你们几人么?”

  余字辈道人点头说道:“道观之中,仅有八人,但在外头,暗里仍有同门,否则只在明处,只要被人截下消息,我们便知得不多了。”

  苏庭稍微点头,说道:“辛苦你们了。”

  余字辈道人笑道:“一场人世的历练,于修行也有益处。”

  苏庭稍微点头,说道:“这京城当初我也来过,只不过十多年光景,又有许多不同之处了。在入夜之前,你领我四处走走……”

  余字辈道人顿时应了声是。

  ——

  京城所在,一旦入夜,便会施行宵禁。

  而苏庭不可能慢吞吞等到明日,因此今日便让这余字辈弟子,领着他在京城行走,加以介绍。

  尽管这弟子觉得,苏长老行事颇急,才刚到此,便急匆匆游览京城……但作为门下弟子,辈分差距,却也不敢多言,只是顺从长老之言。

  “京城着实变化不小。”

  苏庭打量了,旋即问道:“京城之中,各大官员的府邸,你都清楚罢?”

  余字辈道人点头道:“弟子清楚。”

  苏庭说道:“齐云公丁言的住处,在于何处?”

  余字辈道人心中颇感讶异,不知门中长辈如何对于新朝的凡夫俗子这般上心,但也没有多问,只是应道:“就在西南方向,与这里隔着一条街。”

  苏庭笑了声,说道:“当年这位齐云公,与我有旧,我去看看。”

  余字辈道人迟疑了下,说道:“这位齐云公,在新朝之中,分量不小,气运颇重,官威沉厚,您作为本门长老,自然不惧他官家威势,但就怕您老道行太高,损了他的气势。”

  苏庭背负双手,笑着说道:“你倒是考虑得周全,但你无须担忧,且领我过去,我远远看一看,不与他会面便是。”

  余字辈道人迟疑了下,这才点头,领着苏庭,往西南方向而去,走过街道,穿过巷子。

  “就在前头。”

  “嗯?”

  苏庭眉头一挑,看向了那一座府邸。

  门前的家丁,正扶着梯子,往牌匾上挂白绫。

  余字辈的道人,也顿时充满错愕之色。

  苏庭皱眉道:“丧事?”

第九五零章

阳神陨落!

  今日晨时,消息传来。

  苏庭查阅过,并未记载丁言已死的消息。

  倘如昨日便死了,凭丁言在新朝的分量,晨时便有弟子将消息,报知于他这位坐镇中土的幽冥真君了。

  “正在挂的白绫?”

  余字辈道人惊讶道:“恐怕是齐云公府内的人,刚死不久。”

  苏庭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奉命,监察京城的风吹草动,消息似乎不大灵通。”

  年轻道人顿时脸上发烧,微微咬牙,低声道:“京城之内,无论哪家出事,不出半柱香,道观之中便能知晓,从而传于本门之内……此事怕是发生不久,齐云公府的人,刚刚取来白绫挂上去。”

  苏庭微微点头,挥手道:“回去罢。”

  这道人更觉讶异,说道:“长老不去看看么?”

  这位苏长老,自称是齐云公丁言的旧识,特地来齐云公府邸走一遭,已算是颇为有心。

  可眼下齐云公府邸出了丧事,他却是转身就走,分毫没有探听的意思,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

  这不由得让人感到颇为讶异。

  “丁言还没死。”

  苏庭笑着说道:“他还活着呢,死的是另一个,我已经看见了,所以咱们回去便是。”

  余字辈道人怔怔点头。

  不知怎地,总觉得这个门中来的苏长老,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似乎都充满着深意。

  他作为弟子,不敢对长老产生质疑,也不敢有所反驳,忙是跟着脚步,匆忙追上。

  ——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