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6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65/927

返回书籍页面

  原本再拖多少年光景,苏庭也不在意,大不了在人间多住些年,但是苏关儿行踪不明,图谋不明,总是个隐患。

  这个隐患一旦迸发,必然危害整个中土。

  眼下寻不到苏关儿的踪迹,苏庭心中略慌,但实际上,就算寻得苏关儿的踪迹,也不可轻易在中土出手。

  “早些时候决出胜负,天下定了归属,便不必这般慌乱了。”

  苏庭才这般想着,忽然之间,便见下方传来消息。

  ——

  这消息是元丰山弟子传来。

  在两朝之间,三大仙宗均有眼线,对凡尘俗世颇多注意。

  如今苏庭坐镇中土,借着抵御魔道之名,能对各大宗派世族加以号令,包括三大仙宗在内。

  而元丰山的弟子,多在新朝境内。

  “这件事情,太上长老觉得有什么古怪之处么?”

  元丰山掌教沉吟道:“从当年新朝兴盛开始,司天监与玄天部的争斗,便一向是十分凶厉,下手极狠,追杀新朝境内的修行人,倒也不算出乎意料之外。”

  苏庭说道:“确实不算意外,只不过司天监追杀了这么些年,却有十多人,逃过劫数,当年道行浅薄,却也被屡屡逃出生天,可谓是命不该绝……而这些人当中,加入玄天部的,仅有半数,另外半数,至今还是散学修士,未有进入玄天部。”

  掌教真人道:“太上长老觉得司天监费力追杀他们,其中还有猫腻?”

  苏庭平静道:“从消息来看,这些人分散各处,互相之间都不认识,也无多少共同之处,司天监与他们也本无仇怨,但却越过新朝境内,在玄天部的压力下,追杀这批人,至今没有罢手。而最重要的是,这群人自幼年便受追杀,当时甚至未入修行之门,而司天监追杀至今,居然还有十多人逃出生天……再看他们的修为进境?”

  掌教真人取过另外的消息,将之扫开,一眼看过去,略感惊异,道:“这些人多是散学修士,但修为进境,却不亚于我仙宗弟子?”

  苏庭说道:“最为出色的一个,当年被司天监追杀时,才仅三岁,前年他已修成阳神,比我那弟子苏新风,才大了两岁。”

  掌教真人微微皱眉,他日理万机,每日扫过不知多少来自于各方的消息,但却并未在这一则看似寻常的消息里,探出这么多的异处。

  “司天监为什么要杀他们?”

  苏庭说道:“我特地查过,当时这批人,多是孩童,甚至才刚诞生于世,可是司天监与他们祖辈也无仇怨,却如此费力诛杀……而且,在大周境内南山寺的压力,在新朝境内玄天部的压力,两方压迫之下,那位国师几乎是喘不过气来,为何还分出余力,来追杀一些孩子?”

  掌教真人正色道:“守正道门的意思?”

  苏庭低声说道:“大约是如此了。”

  掌教真人背负双手,踱步来回,道:“以守正道门的本事,为何不亲自出手呢?”

  苏庭嘿然一声,道:“守正道门的弟子,若是穿过新朝境内,去杀一批孩童,而且数量不少,动静必然也不小,我元丰山与正仙道,岂能不知?他们显然是有所顾忌,不愿意声张,因此让司天监作为这把刀……”

  说到这里,苏庭说道:“只是司天监未有做到,而这十几个漏网之鱼,渐成气候,才让守正道门迫不得已,借着搜索魔患的借口,以门中真传弟子,甚至长老出手。”

  掌教真人眉头紧皱,但未有线索,却也想不明白,为何守正道门要诛杀这一批人。

  苏庭缓缓说道:“我让守正道门,探寻苏关儿的痕迹,可守正道门倒是厉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瞒着我去杀人。”

  掌教真人低声道:“此事还不好问责,而且守正道门既然有意隐瞒,自然也不会告知于我等。”

  苏庭点头说道:“这点我自然明白,只不过守正道门一向是以规矩秩序当先,为何会对一些底层修行人出手?这倒是十分奇怪……还须仔细查一查,这些被守正道门追杀的人,当中有什么共同之处。”

  停顿了一下,苏庭强调道:“让门下弟子好生探查,无论是否已经被诛杀,全都陈列出来,我要仔细看看,总不可能全无半点相似之处。”

  掌教真人点头说道:“我这便命门下弟子去办,既然守正道门出手杀人,便一定会有理由,总能查出些线索。”

  苏庭稍微点头,旋即说道:“暂时不能让守正道门发觉,不过此事却也不急,慢慢去查便是了,眼下还是苏关儿行踪为重。”

  掌教真人神色肃然,微微点头。

  苏庭看向了守正道门的方向,又看了看手中,关于那十余人的消息。

  他总觉得,这十多个在守正道门追杀下,得以逃出生天的人物,绝不是简单货色,必定大有来历。

第九四八章

天师下界!

  入夜。

  苏庭洞府当中。

  “这一个人……”

  他放下了手中的符纸,微微闭目,心中念头转过。

  当年司天监透过两朝边境,追杀的孩童并不少,但几乎有半数存活了下来。

  这半数当中,不乏修成阴神的上人,而其中最为出色的一个陈姓男子,已成阳神。

  这陈姓男子,出生于偏远山村,自幼孤苦无依,后来进山时,山中有一条蛇妖修行差错,身死道消,扑在悬崖边上,余下一枚内丹,从口中掉出,顺着溪水飘落。

  当时还是孩童的陈姓男子,已经七岁,在溪中捕鱼,误服内丹,控制不住,变成半人半妖,后来被一位上人收服,当了童子,教导他呼吸吐纳之法,控制内丹之气,踏上修行之路。

  “怎么又像是个主角?”

  苏庭摸了摸下巴,稍有些许沉吟。

  其实剩下的十多个人当中,这个陈姓男子被司天监追杀,是最为合情合理的。

  因为他服下蛇妖内丹,故而半人半妖,以守正道门降妖伏魔的宗旨,让司天监杀他,倒也不算意外。

  只不过他服下内丹,是七岁之时,然而他三岁便有司天监之人追杀于他,曾被人收养多次,期间两次因各类机会,侥幸才逃出生天。

  后来那位教导他呼吸吐纳之法的上人,也被司天监所杀,最后却还是被他逃走。

  此后有屡屡失手,偏偏这孩子在上百次的危局当中,每一次都能存活下来,侥幸逃命,而且每一次逃命,道行都会稍高一筹。

  上一次追杀他的,已经不是司天监,而是守正道门一位阳神长老,但是这陈姓男子还是逃了性命,而且随后修成阳神。

  “屡屡被追杀,却屡屡在逆境中突破?”

  苏庭暗道:“这厮的进境,几乎不亚于苏新风……十多个人当中,他最为显眼,不过守正道门到现在,都没能把他弄死,就有些古怪了。”

  将近二十年,司天监也没有把这个少年弄死,最后一位守正道门的长老,也都失手了。

  而这一次,借着搜寻苏关儿的掩饰,似乎有一位半仙层次的守正道门长老,冲着那陈姓男子而去。

  “真是锲而不舍。”

  苏庭屈指一弹,火焰燃烧,悠悠说道:“他凭什么能让守正道门如此用心去杀他?而且,守正道门想要杀一个后辈,杀了二十年都没成,反而让他不断成长,他这种幸运的命数,只怕也仅逊色于我苏庭……”

  如果说这个陈姓男子的背后,没有什么古怪,苏庭却也是不信的。

  但是究竟什么古怪,却不是单从消息上,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的。

  守正道门不能问,或许亲自查一查,未必不好。

  ——

  天庭之上。

  凌霄宝殿。

  天帝俯视下方,说道:“如何?”

  天师刘泊静躬身施礼道:“臣翻覆探查,确认那里便是魔宗所在,并非虚假之地,而余下之物,虚实也都辨明,眼下可以断定,魔宗根基尽灭,唯独魔主苏关儿在外。”

  帝君缓缓说道:“根据人间传来的消息,幽冥真君苏庭推测,苏关儿极有可能藏匿于中土境内,只是未有查明所在,眼下朕已命诸天正神,严密观测中土境内。”

  刘泊静说道:“苏关儿一手创立魔宗,而今又已是成就真仙的大魔,便如同昔年的魔祖,乃是魔宗源头所在,他一日不死,魔宗便不算灭亡。但是此人极为狡诈,数百年来都无法寻出他的踪迹,而今堪比真仙,臣也无法推算他的所在,除此之外,若在中土境内,哪怕查知他的所在,也须严密布置,否则一旦争斗,真仙层次的斗法波及,哪怕克制到极点,可威力之盛,半个中土只怕都要毁于一旦,无数生灵就此覆灭。”

  帝君说道:“这正是颇为棘手的地方,苏关儿极可能在中土,但是不易寻找,就算可以寻出来,但也不好诛灭于他。可是放任他在中土,影响人间归属,更是不妥……”

  刘泊静说道:“不但如此,他可以将中土许多修行人,甚至凡尘百姓,都扯入魔道,只怕如今便已出手了,再拖下去,怕就怕在中土之内,诞生一方魔域。”

  帝君俯视下来,说道:“倘如朕派遣你下界去,协助苏庭办事,你觉如何?”

  刘泊静稍微迟疑,旋即说道:“臣愿领命。”

  帝君停顿了下,说道:“之所以派你下界相助,还有一点。”

  刘泊静低声道:“因为老臣得知诸神投胎下界,并知晓究竟是哪些位神灵下界。”

  帝君含笑说道:“你果然聪慧,颇得朕心,比之于九黎倒是心细许多。”

  说完之后,却见这位三界共主,不由得叹了声,说道:“九黎大将军,至今未有寻得,也不知他安危如何。”

  刘泊静施礼道:“待中土事毕,臣愿亲自赶赴西方,探查九黎大将军之事。”

  帝君稍微挥手,说道:“此事等中土安稳下来,再作决断。”

  刘泊静当下应了一声,躬身告退。

  ——

  元丰山内。

  苏庭命令门下弟子,对那陈姓男子,以及得获明世法王佛骨舍利的少年,都细查一番。

  他换了个方向查,倒是当真查出了许多东西。

  “得获明世法王的少年,虽然受到司天监的追杀,但却没有守正道门趁机杀他的举动……似乎仅仅是因为南山寺的传承,因为玄天部一个杰出后辈的原因,导致司天监的追杀,无关守正道门之令。”

  “可是这个姓陈的阳神真人?”

  “昨日夜里,救下了新朝的齐云公,成了他的义子?”

  苏庭念头运转,对于这个消息,颇感意外。

  那个姓陈的年轻后辈,好歹是阳神真人,却拜入了新朝一位大官的膝下,甘愿成为其子。

  而更让苏庭感到意外的是,新朝这位大官,受封齐云公的人物,本名丁言。

  “丁言?”

  对于这个人,苏庭可谓是熟悉到了极点。

  这原先是丁县令的家仆,因苏庭一句话,解脱了奴籍,从而离去。

  此后他不甘于人下,挑动白乡城主,从而造反,创立新朝。

  昔年的白乡城主,成为了新朝的皇帝,而丁言则是其心腹之一。

  尽管因为许多方面的不足,丁言的官职有些古怪,但他的权势,几乎是等同于宰相。

  在如今新帝登基之后,又封他齐云公。

  未想那姓陈的阳神真人,居然拜入丁言膝下。

  在这一刻,为什么守正道门要杀此人,苏庭隐约明白了一点儿。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