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6/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悦颦从未想过报仇,却总是担忧孙家还不罢休。

  如今听闻孙家掌权人身亡,她先是愕然,却又显得复杂,似是松了口气,又似是有些叹息。

  她心地善良,这到底是死了个人,要说是有多么高兴,也谈不上。

  苏庭笑了声,道:“死了个不相干的人,有什么好多想的?咱们收拾一番,明日便离落越郡。”

  苏悦颦微微点头。

  而就在这时,苏庭目光一偏,看向了街尾。

  “啧啧,这位莫不是兴师问罪来了?”

第九十一章

方庆来访

  苏庭远远便见方庆过来。

  方庆今日未着官服,只穿一件青色布衫,颇为低调,只有少数人认出他来,但在他示意下,也不声张。

  “方大人。”

  苏庭上前来,见了一礼,笑着说了一句常见无比的场面话:“大人今日驾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苏先生。”方庆忙是还了一礼,他本就敬畏于苏庭修道人的身份,而这些时日来,种种事迹,虽无证据,但却都指向苏庭。

  经过这些事情,苏庭的本事也在他心中,变得无比高深莫测。

  他不敢怠慢,又向苏悦颦见了一礼。

  苏悦颦见过方庆,识得这位大人,不禁有些惶然,忙是回礼,心中对于方庆的称呼,更有一种愕然。

  落越郡这一亩三分地,方庆便是父母官。

  莫说是他们姐弟二人,便是苏家父母在此,都要慌忙迎接。

  何况方庆岁数比苏庭大了将近两轮,论起辈分,那已是长辈。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岁数辈分,又怎么当得起他一声先生?

  尽管心头有些迷惑,但苏悦颦为人聪慧,便怕言多有失,也就只是回了一礼,便不再开口。

  而在这时,方庆见内里有着收拾东西的痕迹,不禁问道:“苏先生这是要重新开张?”

  若真是店铺开张,那么苏先生便是真要如松老一样,在落越郡长住下来了。但松老性情沉稳,行事稳重,而苏先生还显年轻,行事有些过于凌厉,有仇必报,快意恩仇,更可以说是侠以武犯禁。

  从这些时日落越郡发生的事情,便可以看得出来。

  这般一想,方庆觉得自己对于苏先生的这一番劝说,更有必要了。

  但在这时,苏庭已是笑着答道:“没事,我姐弟二人,打算收拾一番,暂离落越郡,去往坎凌走走亲戚。”

  “坎凌?”方庆讶然道:“那可是千里之外了。”

  “是有千余里罢。”苏庭笑着道:“这千里迢迢,来回道路,耗时可是不短,加上这次在外游玩,少说也得三五个月的光景,才能回来。方大人,咱们可得好长时间不见了……”

  方庆闻言,脸上神色复杂。

  再过三五个月,他多半就已升迁了。

  苏庭也离了落越郡。

  想来这些时日,落越郡会清闲许多。

  那么这一场劝说,也就可以免了。

  毕竟劝说之言,从来不大讨喜,既然眼下苏庭要走,他这一番不讨喜的话,也就咽在了肚子里。

  只不过想起这些时日,对苏庭百般讨好,可如今苏庭将要离开,而他也将要升迁,两人道路分开,也不知要多久才能相见,不免惆怅,心中却也复杂。

  想起近日不会有苏庭搞出大事,心中是喜……但想起好不容易勾搭上的修道之人,今后交集少有,再难得到对方相助,不禁又遗憾。

  一时之间,心思复杂,只化作一句:“那便助先生一路顺风了。”

  苏庭笑道:“方大人客气。”

  随着两人谈话,以及思绪飘散,便已走入了店铺当中。

  苏悦颦进了房里,取出茶叶,又燃起炉火,准备烧水。

  ……

  堂中坐下。

  苏庭偏头笑道:“今日方大人前来,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方庆不好说是来劝说苏庭少惹事端的,于是脸色不甚自然,只勉强笑了声,道:“只是近段时日以来,事务繁忙,这多日来都未见过先生,方某自觉怠慢,故而今日趁着闲暇,前来与先生闲谈一番罢了。”

  苏庭微微一笑,也不点破。

  方庆不说日理万机,也是繁忙之人,最近几桩案子,他明里暗里,也帮过不少忙,以当下的日子,也不必说什么上门加深交情的事情了。

  方庆此次来,多半还是有事。

  苏庭大约也能想到,方大人此次,不是来劝告自己收敛一些,就必然是有事相求。

  “今日闲暇,与先生品茶为主,但也还有些许小事,本想跟先生提起,可如今先生将要离开落越郡,方某倒也不必多口了。”

  方庆笑了一笑,这般说道。

  苏庭倒是挑了挑眉,道:“哦?能让方大人记挂的小事,可不是小事,究竟是哪家人物?”

  方庆低声笑了下,道:“先生慧眼,确实是落越郡这几家人。”

  顿了一下,方庆稍有沉吟,才深深看了苏庭一眼,说道:“前次捕快赵沃精神不佳,陡生疯病,杀了王家公子,想来先生是有听闻?”

  苏庭微笑道:“是有所闻。”

  这其中事情如何,两人都是心知肚明,只是也都知晓,不好示人,便说些场面话,让这些事圆润一些。

  “赵沃劈杀王家公子一事,证据确凿,无可置疑。”

  方庆神色不大自然,只是叹了声,道:“因为是官府的事,所以方某审理此案,便细致了些,拖到了如今。”

  苏庭心知,这是方庆在拖延此案,微微一笑,道:“方大人辛苦了。”

  方庆缓缓说道:“但人证物证俱在,加上受害的王家,不断施压,如今方某细致查来,也已经查出了真相,确实是捕快赵沃所杀。但在王家施压之下,也不能查得太久,否则,也就违了律法……”

  苏庭笑问道:“赵沃何时处决?”

  方庆沉声道:“明日。”

  苏庭摩挲着光洁的下巴,说道:“这么说来,王家对官府的施压,起了效用,如今赵沃必死无疑,而王家也就腾出手来,有余力了?”

  方庆微微点头,道:“王家一脉单传,如今绝了血脉,那王家的家主,几乎疯了一般,行事不大理智,所以没能考虑到先生,但如今事已落定,只怕他会想到先生这边了。”

  顿了一下,方庆缓缓说道:“虽然王家家主,也认为此事与先生无关,但是王家绝了后人,这位家主几近癫狂,难免牵连无辜。”

  说完,他看了苏庭一眼,没有开口,但眼神已是十分明白。

  何况你也不算无辜。

  “唔……”

  苏庭低下头,举起杯,喝了口水,仿佛没有看见这眼神。

  方庆也不以为意,只是思索了下,又道:“据说王家公子身亡当日,王家家主便如发疯般怒吼,在言语之间,也曾提及先生,以及……先生的姐姐。”

第九十二章

通往幽冥地府的门户

  苏庭放下了水杯,脸色已是冰寒,冷笑了声,道:“这位家主,倒真是好大的火气,难怪他的那位公子,也不得好死。”

  方庆心中一凛,忙是说道:“当然,先生连孙家也都把握在手掌之中,面对王家自然也不在话下。”

  说着,他苦笑了声,道:“方某今日前来,仅是想稍微知会先生一声,让先生有个防备而已。”

  苏庭脸上寒色渐去,眼神中沉凝不定,看不清色彩,只是他微微拱手,道:“方大人有心了。”

  “先生客气。”

  方庆略微抬手,稍有迟疑,又道:“除此之外,也知王家不能是先生敌手,故而还请先生下手之时,莫要过于明显,否则我这一方父母官,也不大好做。”

  苏庭心知这是近来几桩案子,让方庆有些提心吊胆,当即笑了一声,道:“只要他王家不在闹市之中对我动手,我自然也要稍微避些,毕竟司天监有规矩,如无必要,不好随意显法于人前嘛。”

  方庆闻言,神色微凝,说道:“只要方某在这落越郡之中,便谁也不敢明面违逆大周律法,无论是孙家,还是王家,或是唐家,这些年来,但凡触及律法,方某都不曾留情。至于此次,他王家家主想来也明白,胆敢在明面上动手,便不会有什么侥幸……除非他这位家主,连他王家的家业,都打算毁了,也连他自己的性命,都不打算要了。”

  说着,方庆又停顿下来,说道:“只是,方某也知,人总有难以预料的时候,指不定他一时发疯,暗中便敢出手,所以,是想知会先生一声,在平日里稍加注意罢了。当然,现在先生打算离开落越郡,也就远离了是非,方某这番话,倒是多余了。”

  苏庭笑道:“不多余,不多余。”

  方庆低声叹了声,道:“以先生的本事,在此之前,方某也只是怕他们自寻死路。”

  苏庭没有回话,只是把目光看向门口。

  苏悦颦站在那儿,面色间满是错愕,显然先前那句话,她也听在耳中。

  方庆随之看了过去,他倒没想太多,只当苏悦颦也早知苏庭的一切,转过头来,看向苏庭,说道:“如今先生远行,也算饶了他们一回。”

  苏悦颦是个聪明人,外人当前,并未问话,将茶水奉上。

  苏庭起身来接。

  方庆见状,却也起身,不敢怠慢。

  倒是苏悦颦,见得这位官职在身的长辈如此恭敬,心中反而有些难言的古怪之感,但她落落大方,却也未有失礼,奉茶之后,也就后退离开,没有影响二人谈话。

  苏庭看着她离去,才收回目光。

  他适才先听见了脚步声,但却没有制止方庆谈话,一是没有必要,二来也是他有心暗示,算是日后坦然告知表姐时,先有个铺垫。

  他饮了口茶,看向方庆,微笑道:“有些人要寻死,便是皇帝也管不了,您就不必费心了。”

  方庆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倒是苏庭,见了表姐之后,忽然想起另外一家,笑道:“话说回来,前次唐家公子请人来说媒,被我赶跑了,我本也不以为意,但后来据松老说,他唐家倒是不大欢喜,想要给我一趟教训,那次是方大人,稍加手段,把唐家制了一回?”

  方庆闻言,低低笑了声,道:“说来真是惭愧,方某算是破例了一回,私自动用朝廷的权柄,把唐家的生意压下了一回,让唐家无暇理会此事,久而久之,也就会忘了与先生的不合之处。方某本想这也是小事,故而未有告知先生,不曾想道,先生妙术通天,倒也知晓了。”

  苏庭面带笑意,道了声谢。

  方庆眉宇间的喜色,愈发多了几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