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4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45/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庭稍微点头,说道:“意料之中。”

  魔道徒众,受得魔气侵袭,原先的法力变得狂躁,威能也变得强盛,而若是有望受到魔宗教导,便不亚于仙宗的弟子。

  镇守北方的守正道门,与魔宗徒众的拼杀,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而守护东侧方向的,元丰山弟子还好,毕竟是仙宗弟子,同等境界下,不会逊色于魔道弟子。

  然而这里还有许多寻常宗派,修行世家,散学修士,他们的法力,他们的道术,他们的见识,以及他们斗法的本领,都要弱了许多。

  往往同等境界之下,一个元丰山弟子,可以抵挡得住一个本领相当的魔宗徒众,然而换作其他出身的门人,须得有五位以上,才有取胜希望。

  当然,散学修士之中,也不乏传承不凡,或者本领极高的,但终究是少数,几乎是千里挑一。

  “而今人心惨淡,气势颓靡。”

  谢长老叹道:“各方修行人,受挫不小,折损也不小,他们同等境界下,几乎被魔道徒众所屠杀,道心不稳,心态近乎奔溃,还影响了不少本门弟子的信念。”

  苏庭点头说道:“他们或是各宗各族的佼佼者,或是自觉本领不俗的散学修士,不少人心怀傲气,遇到这般场面,也不能说他们心境太差,而是以往不曾直面仙宗弟子,不知差距之大……而今魔宗弟子的本事,不亚于仙宗弟子,难免有此黯然心态。”

  谢长老说道:“此事该当如何?”

  苏庭顿了一下,说道:“我元丰山之中,不乏外界所获的法门,或者创立未能大成的道术,择取威势较强的,可以根据每个修行人的不同,传下一式剑法或者掌法……”

  他看向谢长老,说道:“这会让他们变得更强几分,心气大盛,而魔道徒众猝不及防,也会受挫,当然,这不是长久之计,魔道定然会针对这些法门的破绽,传下相应的魔功,但那也是许久之后的事情了,以眼下来看,此举会有不小的收获。”

  谢长老闻言,施礼道:“多谢太上长老指点。”

  加入抵御魔宗的行列,便是正道之人。

  传下本门秘传行列之外的道术或者剑诀,倒也并不算什么大事,反倒可以让正道人士,本领得到提升,倒也不是坏事。

  “对了,我那弟子,不是安排在你这防护区域之内么?”

  苏庭皱眉道:“我适才从北落下,又往南看去三百里,也不见他的踪迹。”

第九二一章

独当一面苏新风!

  谢长老闻言,苦笑了声,道:“邱长老被魔君所杀,本门其他长老尚未增援至此,老夫让他顶替了邱长老的位置,统御我南边那五百里的防御之处。”

  苏庭闻言,稍微蹙眉。

  苏新风修行不过二十多年,修为初入阳神境界,怎么扛得起一位半仙长老的职责?

  须得知晓,邱长老也在半仙层次,尚且陨落了去。

  一旦苏新风抵御不住,不但身死道消,而且元丰山支援不及的话,此处露出破绽,魔道长驱直入,那么守正道门和正仙道的防守,便也无用了。

  “太上长老放心,他身旁那条白蛟,本领不在老夫之下。”

  谢长老说道:“否则老夫也不敢让他前去顶替邱长老的位置。”

  苏庭闻言,稍微点头。

  谢长老顿了一下,又说道:“只不过,老夫也是无奈之下,命他抵御五百里范围,可他虽然杰出,但毕竟年轻,太上长老还是去看一下,指点他几分为好。”

  苏庭稍微点头,说道:“如此也好,不过我这里与你一物。”

  谢长老讶异道:“太上长老赐我何物?”

  苏庭取过一张符纸,说道:“此符苏某以法力替代朱砂,绘制而成,你携带在身,一旦出现无法抵御的变故,立即传讯于我,瞬息之间,我便可赶到。”

  谢长老闻言,顿时大喜,他早已听闻,太上长老在得道成仙之前,便有一门真仙也未必修炼得成的大神通,可以破碎虚空,任意来去。

  但他却也未有想到,太上长老会赐他信物。

  得了此宝,相当于随时随地,能请动太上长老至此。

  就算是魔尊驾临,他也无须过多慌忙。

  “多谢太上长老。”

  ——

  五百里范围。

  对于苏庭这等仙家而言,不过眨眼而至。

  他跨越至此,便已到了苏新风的守护范围之内。

  最先察觉到苏庭到来的,还是那白蛟龙,当下腾起风云,便迎了过来。

  “哈哈哈……”

  苏庭开怀而笑,伸手一捞,把那蛟龙拿在手里,抚摸着龙角之间的头顶,说道:“听说近些时日,你可出了不少力呢。”

  白蛟龙抬起头来,眼眸淡红,微微点头。

  苏庭将这白色蛟龙放在肩上,方是落下云端。

  下方便是苏新风所在。

  “师尊。”

  只见一个年轻道士,身材挺拔,相貌清俊,躬身拜倒,道:“弟子恭迎师尊。”

  苏庭背负双手,打量了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这才像样嘛。”

  苏新风摸了摸脑门,无奈道:“师尊不是去了北方么?怎么才没过两天,便到了此处?”

  苏庭缓缓说道:“为师巡视了北方的防线,看了看守正道门的布置,对于各方了然于胸,才能对魔道的攻势,再加以应对,本就不是什么费事的……若不是跟守正道门的地仙,稍微联手,布置了一场,昨夜便到了。”

  苏新风掐住时机,恰到好处地问道:“师尊与守正道门地仙,布置了什么?”

  苏庭微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魔道想要冲破守正道门的防御,同时想要引出正一,将之诛杀……为师跟正一,将计就计,将他们困住,从而斩杀,仅此而已。”

  苏新风惊异道:“岂不是斩了魔尊?”

  苏庭挥了挥手,说道:“不值一提,仅仅是正一斩杀了那新晋的辛尊,为师斩了重焱魔尊有一具魔躯,再有个第一魔君,当个添头,仅此而已。”

  苏新风这回倒是真的十分心惊,他也知晓魔尊乃是堪比仙神的层次。

  三大仙宗抵御魔道至今,也有魔尊出手,跟正道仙家争斗,但却未有过仙神层次的人物陨落。

  师尊这才下界,未有两天,便让魔道折了两大魔尊么?

  “也不算折了两大魔尊,只算让魔道折损了一个新晋魔尊罢了。”

  苏庭说道:“重焱魔尊一分为三,有三大魔躯,之前为师斩了一具,今次斩了一具,但他还有一具……不过可惜,他是将三魂分化,落在三具魔躯,否则的话,为师这次倒是能够让他彻底陨落。”

  苏新风低声道:“重焱魔尊虽是同一人,但是他分化三具魔躯,那可是堪比三大魔尊的人物。师尊接连斩他两具魔躯,不亚于斩了魔宗的两大魔尊……”

  苏庭说道:“区区一个重焱魔尊,何足挂齿?为师真正想要诛杀的,是那魔宗之主苏关儿,只要没有斩下他,便不算大胜。”

  说到这里,苏庭深深看了这徒弟一眼,却并不是故意放此大话,而是由心而言。

  苏新风前世,正是元丰三杰之一的应风。

  当初应风被六道轮回磨灭,魂魄投胎转世,再无前世痕迹,成为了一个全新的苏新风。

  关于此事,是因苏庭而起,也是苏庭有所忽略,才导致此事发生,因此他心中略有几分愧疚,才将应风转世,收为亲传弟子。

  此后苏关儿又多次设伏杀他,而苏庭也对魔宗造成极大的损失,还斩过苏关儿一回,两方积怨极深。

  不杀苏关儿,不毁魔宗,便不算大胜。

  “你这里情势如何?”

  苏庭左右看了眼,说道:“适才我看了一眼,你这里比谢长老那里,更是人心惶惶。”

  苏新风叹了声,说道:“邱长老昨日清晨,被魔君所杀,临死前伤了对方,好在北边的谢长老和南边的陈长老,及时赶到,联手击退了那带伤的魔君,但也没能将他留下。近一段时日,各方损失惨重,我元丰山还好,能跟魔宗弟子平分秋色,只是偶尔会在救援其他正道之人时,被魔道徒众所趁,稍有损伤……而那些宗派世族,散学修士,完全不是对手,心气低迷,还影响了本门弟子。”

  苏庭点头说道:“谢长老那里,大致上也是如此,只不过他还撑得住,局面还算稳妥,但你这边,怕是邱长老这位元丰山的半仙,都不免遇难,才让各方人物,更为惊惶罢?”

  年轻道士闻言,不禁叹息了声,稍有几分黯然。

第九二二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师尊所言正是,若不是弟子先有准备,只怕某些道心薄弱之辈,都想要临阵脱逃了。”

  苏新风叹息了声,说道:“而且,弟子在此主事,道行仅在七重天,远不如邱长老,也撑不起众人的信心……虽然有白蛟龙在此,但它是妖类半仙,却不足以撑起这些修道人的信念。”

  苏庭沉吟道:“你道行确实不足以服众,还须得有一场大胜,振奋人心才是。”

  苏新风思索道:“师尊的意思是?”

  苏庭取过了五行甲,说道:“此物是为师修行之初,最为倚重的至宝,而今也堪大用,我存了一分仙家法力,你再施展,能够比得尸解仙的层次,能胜过魔道的魔君。”

  苏新风顿时明朗,说道:“师尊要我依仗此宝,取得一场大胜?”

  苏庭平静道:“可有信心否?”

  年轻道士嘿然一声,说道:“弟子仅是道行不足,而今有了此宝,胜过魔君的修为,接下来便是比拼斗法的本事了。”

  他摸了摸下巴,眼睛微眯,悠悠说道:“苏真君的弟子,同等境界之下,难道还会败给魔道之辈么?”

  苏庭背负双手,笑道:“按道理说,是不会败,不过到了九重天之上的斗法层次,可比一般斗法,有着诸多不同,更多玄奥妙处,你初入阳神,还有许多,未有摸索清楚,还是不要大意。你要是败了,被人打死还是小事,要是丢了为师的脸面,那可是大事。”

  苏新风摸了摸脸,说道:“弟子会不会败,那还得看师尊有没有藏私了。”

  ——

  此处人心惶惶,元丰山长老增援不及,暂是苏新风主持诸事。

  只是苏新风这年轻道士,尽管修成阳神,算是世间上层的修行人,但放在这样的场面中,确实道行低了几分。而白蛟龙又是妖仙,而非元丰山长老,着实也无法服众。

  而且半仙层次的邱长老也已经陨落,就算再来一位元丰山的半仙长老,也不见得可以安稳人心,何况是一个阳神境界的真传弟子?

  不过苏庭到此,给苏新风指了条路,赐下了五行甲,只要一场大胜,展现出远胜邱长老的本事,展现出力压魔道高人,能够让在此诸位正道人士,感到无法匹敌的本领,便也足以震得住场面了。

  “师尊觉得魔道何时来犯?”

  苏新风看向远方,微微皱眉,说道:“弟子觉得这般下去,怕是不见得有用,时间越长,各方修行人心中的担忧,越是沉重,只怕会有临阵脱逃者。”

  苏庭平静说道:“你大可放心,魔道这次如此大张旗鼓地攻伐中土,声势极大,便不能长久,一是忌惮天庭,二是长久消耗,无法跟三大仙宗,百余中土门派世族比拼,所以魔宗更急,不会按兵不动。至于你所担忧的……”

  顿了下,苏庭深深看了这弟子一眼,说道:“眼下不是心慈手软之时,如有临阵脱逃者,便诛杀当场!”

  年轻道士微微点头,却又说道:“如此阵势当前,弟子不会心慈手软,但等候下去,也不是办法,弟子想着是否潜行出去,借助此宝,斩杀魔道一位高人,提一位魔宗高人的头颅回来?”

  苏庭缓缓说道:“这确实是提升士气的好方法,不过你没有展露出本领,这提回来的头颅,他们怎么知道是谁?再者说,魔道高人也不见得单独行走,你是要去送菜么?如此鲁莽行事,明年要为师给你上香?”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