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4/927

返回书籍页面

  甚至聚敛了孙家家主魂魄之后,也无半点动静。

  可偏偏方才那一场谈话之后,自己正要离开这里,去捉那苏家少年,去拿那神庙庙祝,却正好在自己踏出院门的那一刻,出现了变故。

  孙家家主死了。

  死在自己面前。

  没有半点痕迹。

  这是一场下马威?

  这是一场震慑?

  还是直接警告?

  是那位庙祝?还是那个少年?

  “他先前说,那个少年极可能是修行有成的,这样的少年,若真是拜入大派……那么他身旁怕是有护道之人,护持他这天赋极高的少年,不受夭折之祸。”

  秦宗主脸色阴晴不定,暗道:“那庙祝道行低浅,那少年岁数还少,那么施法的,多半是这护道之人?他不愿现身,无意杀我,于是随手捻死一个凡人,杀鸡儆猴?”

  他心中思绪万千,也不知自己想的方向,究竟对是不对。

  倘如真是那护道人出手,是为杀鸡儆猴,那么自己不识相的话,指不定对方一个恼怒,把自己这猴子也随手杀了。

  他能当上宗主,靠的是魄力。

  而在宗主之位上面,坐了这么些年,靠的是谨慎。

  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苏庭的护道人!

  但他不敢赌!

  而他也不必去赌!

  阴九已经死了,孙家家主已经死了,而罗长老也已经废了……事已如此,哪怕杀了苏庭,也挽回不了罗长老。

  他没有必要为了杀苏庭这少年,而去冒险。

  他与罗长老固然有些交情,也不至于为对方去犯生死大险。

  秦宗主心中惊惧,然后躬身,低声道:“晚辈鲁莽,擅自替此人聚魂,望前辈恕罪。”

  他一礼落地,心中浮沉不定。

  良久,清风吹来。

  孙家家主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

  秦宗主抬起头来,心中抑制不住惊恐,陡然转身便走。

  过了片刻,才有孙家之人,听闻适才惨叫,赶了过来。

  清风徐徐。

  茶水清香。

  后院不见那中年儒生,只有家主一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家主……”

  惊呼之声,陡然响起。

第八十九章

事毕

  苏家。

  苏庭房中。

  苏庭并不知道先前一场施法,把堂堂一位宗门掌教,修成阴神的上人,给吓得惊慌失措,落荒而逃,从而让自己就此躲过一劫。

  他收了桑枝弓,收了桃枝箭,收了笔墨纸砚,打扫干净。

  然后他走到了稻草人的面前,取下了两盏灯。

  他搬起稻草人,连同箭书,接着手中一挥,劲风滚滚,东南角落陡然裂出缝隙。

  “孙家老鬼,安心去吧。”

  苏庭将稻草人抛进了里头,冷笑道:“为了咒杀你这凡人,累我堂堂修道人,施了多日苦功。”

  想起这些时日的忙碌,他叹了一声,好生疲累。

  “我又是得制箭书,又得绑草人,又得画符,又得结印,还得步罡踏斗,最后还要为你造弓箭。”

  “苏某人给你忙了这么多工夫,你这面子可不小了。”

  “眼下死于钉头七箭书之下,还算你的福缘。”

  话落,他真气收回,而机关失了压力,裂缝立时闭合。

  ……

  出了院外,又到吃饭的时候。

  苏悦颦已经准备好了饭食,见他过来,似乎松了口气。

  今日苏庭出门了一趟,见了庙祝松老,回来之后,便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她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眼下见苏庭笑容满面,想来便是有事,也是好事。

  “今日加菜吧。”

  苏庭笑道:“今日有桩好事。”

  苏悦颦见他开心,也颇高兴,微笑道:“什么好事?”

  苏庭总不好说他刚刚咒杀了孙家的家主,便笑了一声,道:“是找到了治愈你身上寒气的事情。”

  苏悦颦闻言,也有些惊喜,这些时日以来,她被寒气折磨,每日还要扮作无事,生怕引起苏庭担忧,后来苏庭察觉端倪,她才说出事情来。

  如今听闻苏庭所言,不禁欢喜,展颜而笑,宛如清静白莲,徐徐绽放。

  苏庭颇觉赏心悦目,笑着道:“我与松老问过,坎凌苏家有着一种抑制你体内寒气发作的药材。”

  苏悦颦反而一怔,道:“坎凌苏家?”

  苏庭点头道:“不过,坎凌苏家,算是咱们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吧。过些天咱们便去坎凌镇认亲,讨要一些药材。”

  苏悦颦闻言,顿生为难,道:“这怎么行?”

  远房亲戚?

  她也在苏家生活了许多年,从来没有听过还有坎凌苏家这么一家亲戚。

  这样的亲戚,未免也太疏远了些。

  而且千里迢迢,前去求取药物,对方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

  这话她不好明说,只是蹙着眉头,轻声道:“姐的病倒没有什么的,而且咱们家里的店铺拿回来了,还要准备开张,做些生意,才好过日子。”

  苏庭微微一笑,道:“钱财的事情,不必担忧,我自然会有赚钱的法子,哪怕眼下的财富,也足以一路去到坎凌镇,在坎凌镇一样能混得风生水起。”

  苏悦颦道:“你最近怎么老是爱说大话,不大稳重?”

  苏庭挠了挠头,一阵无言,道:“我说的是实话……”

  顿了一下,他忙是说道:“其实这是松老的意思,而且这次去坎凌,也是替松老办件事情,他老人家年事已高,不好长途跋涉,而我受了他许多恩惠,也不好推托。”

  他随口说了个谎话,但表姐却没有怀疑。

  “这……”

  苏悦颦微微咬唇,十分犹豫,她与苏庭已经接受过松老太多恩惠,如今松老有所求,怎好推辞?

  苏庭忙是又道:“留你一个在这儿,我又不放心,所以咱们姐弟还是一起去罢?”

  苏悦颦迟疑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苏庭自幼卧病在床,在外没有多少见识,独自一人要远赴千里,去往坎凌镇,还要面对那陌生到了极点的亲戚,去跟人家说好话,求药材。

  这种种事情,她心中着实也放不下。

  若真是留下,只怕也是夜夜担忧。

  既然如此,姐弟二人前往,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但咱们家这店铺?”

  “店铺的事,回来再说,反正眼下吃喝不愁,倒也不急着赚钱养家。”

  “这样也好。”

  表姐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道:“不过店铺空着也是空着,这一来一回,路途遥远,耗时颇长,不如先租给人家,赚些租金?回来之后,也正好看人家租了铺子,做的什么生意,待咱们以后,也好有个门路。”

  苏庭闻言,笑道:“姐真是聪明,又得租金,又能探路,真是一举二得。”

  关于租金,关于生意门路,他倒是不在意,只是表姐一向节俭惯了,把店铺空置一段时日,也有些不舍,他便顺了表姐的意。

  毕竟他姐弟二人也没多少东西受人觊觎,那玉盒神刀何首乌等等宝物,都在苏庭身上,而金银之物,他也是要携带上路的。

  这店铺之中,也不会有什么贵重东西,租出去了,倒也不怕什么麻烦。

  “不过要说好期限。”

  苏悦颦轻声道:“先头说好,才免得到时候人家生意好了,咱们收回去了,两家恶了情面。”

  苏庭摊了摊手,笑嘻嘻道:“是。”

  谈论之后,饭也熟了。

  姐弟二人用饭之时,偶尔交谈。

  苏庭抬了抬手,看了表姐一眼,心中盘算。

  他倒是想直接说出自家修道的事情,只不过这事有些复杂,又怕表姐一时吃惊,有些惊吓。

  “还是先朝着修行的方面,暗示几次,作个铺垫,找个合适的时机,挑明此事。”

  苏庭这般想着,心中也有些无奈。

  因为表姐的寒鼎之身,未有治愈,不好修行。

  若是早早告知此事,他又不能先教导表姐开始修行,总也有些不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