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3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37/927

返回书籍页面

  打残了魔道,苏关儿千年心血,便去了一半。

  至于苏关儿本身,便只能等待他修成真仙,再去结果这尊大魔了。

  ——

  元丰山,主峰大殿之上。

  “太上长老竟真是让守正道门与正仙道一同听命,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此事也不算意外,正仙道掌教答应得较为干脆,而守正道门掌教,提出了几个条件,也在意料之中,情理之内。”

  苏庭背负双手,平静说道:“如今我便可以安排各宗行事,让各宗听我号令,当然,命令须下达至各宗掌教,再由各宗掌教调配……”

  元丰山掌教点头说道:“这一点也确实合情合理,本门太上长老的许多命令,想必守正道门与正仙道的掌教,都会加以思量。”

  苏庭说道:“如此一来,命令传自于他们,此战之后,苏某也不能真正夺权,而且在抵御魔道的争斗上,也不能消耗两宗底蕴,而让我元丰山保存实力……此次行事,须得公正,不过,我苏某行事,也一向公正。”

  元丰山掌教神色异样,未有接话。

  苏庭背负双手,说道:“此次之所以直接索要最高的权力,便是我要亲自与苏关儿斗上一场,虽不能灭他真身,但也要重创魔宗。”

  元丰山掌教低声说道:“各宗掌教,俱非仙家,而苏关儿已是真仙,那仙家元神念头运转,远胜阳神之念,而且眼界所限,难免会有许多差异,正是因此,才向天庭请助。”

  苏庭笑着说道:“论起排兵布阵,大概是我在北域之时,展现得还不错,不过……”

  掌教听他话中有话,略感讶异。

  苏庭缓缓说道:“比起行军打仗,排兵布阵,天庭之中不乏高人,昔年封神期间,三朝之中的名将,例如武道真神郭仲堪,曾横扫八百部族,未逢一败;再如天河水师陈芝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再有葛相之后,支撑蜀国的南天神将……他们论起领兵,都在我之上,尽管布置仙宗,非比行军打仗,但我本以为是帝君会命他们下界的。”

  说到这里,苏庭目光稍凝,没有继续再谈。

  当年封神之战,不乏战绩显赫的名将。

  如葛相这位上冥阴天子,坐镇九幽地府,自然不能把持此事,但是他先前列出来的三大将领,足以堪当此职。

  可是帝君却偏偏派了他苏庭。

  那么这三位呢?

  “三界巡察使白继业,受命探查魔宗痕迹。”

  “以白继业的本事,暗中探查,或许能捉到些许线索。”

  “但此事却非隐秘,诸天仙神均有知晓。”

  “总让苏某觉得,白继业只是在明,而暗中定然还有手段。”

  “这三位不会是受帝君之命,去真正探查魔宗的罢?”

  苏庭心中暗道:“我猜得到,苏关儿大约也猜得到,那么帝君一定也能想到苏关儿可以猜到他的心思……这其中的布局,或许比我想的更深一筹。”

  他眼神闪烁,心中这般想着,离了主峰大殿。

  今日守正道门与正仙道的使者,各自回山。

  而苏庭却也该要动身了。

  中土战火燃烧,四方魔道入侵,光凭他在元丰山之内,推算大局,还是不足的。

  他要离开元丰山,四处探查,亲自探明各方变化。

  这也是他艺高人胆大,自身已是仙家巅峰,行走在中土地界,倒也不怕再被苏关儿伏击。

  ——

  回返洞府。

  苏庭稍微收拾了一番。

  红衣已然知晓他的想法,问道:“你今日便要动身了?”

  苏庭点头说道:“今夜离山。”

  顿了一下,又听他道:“暂时照我布置,被我点名的那些位长老,赶往东海方向。除此之外,避免变故,为了稳妥一些,也为了能够有远胜魔宗的更大优势,来减少各宗伤亡,你以我苏庭之名,号召中土各道门宗派以及修行世族,共同抵御魔宗。”

  红衣点了点头,说道:“你乃是幽冥真君,又是天庭使者,理应由此权柄,我是神灵,再以力相压,不由得他们不服气。”

  说到这里,她想起一事,又问道:“还有,你那小徒弟呢,魔道几乎倾巢而出,便是半仙也有陨落之危,可要继续将他困在宗门?”

  苏庭微微摇头,说道:“玉不琢不成器他,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他也需要历练,就等他从禁室出来,让他赶赴东海,便让小白蛟跟随身旁,护卫于他。”

  红衣点了点头。

第九一一章

人间大势!万古河流!

  中土地界。

  昔年三朝纷争,却最终落于大周之手。

  传闻大周是前朝余党,但却并未依照前朝之名,而是创立大周。

  而大周开国皇帝,竟是以女子之身,尽管在当时来说,大逆不道,但是她手执大权,杀伐果断,杀尽了大批反对之人,抄家灭族,血腥镇压,终于坐定此位。

  此后她励精图治,又有刘泊静这等治世能臣,才创立了大周八百年根基。

  尽管四百年前,有过一场叛乱,但最终也是被大周平定。

  可是如今这一场战火,却已经烧了三十年之久。

  昔年大周腐败,根基糜烂,而新朝气运鼎盛,不断发展。

  自先帝死后,新帝登基,拥有卓越才能,才定下了大周乱象,重新稳定下来。但在此期间,新朝却也发展到了与大周相当的地步。

  于是两大王朝,分割中土,连年征战,死伤惨重,又在两国交界,各自修建城池,劳民伤财,可谓是让百姓民不聊生。

  如今年轻一辈的百姓,甚至在出生以来,在记事以来,天下便纷争不断,从来没有太平年代。

  有时天灾连绵,或洪涝、或干旱、或寒霜暴雪,而朝廷赈灾不及,历年饥寒交迫而亡者,同样不计其数。

  而以今年的交锋,最为激烈。

  因为新朝的开国皇帝,原先的白乡城主,年初寿尽而亡,有新帝登基,年轻气盛,杀机十足。

  而大周之中,昔年的新帝,如今也年过六十,看见敌国君主老迈而亡,自觉看见了灭亡敌国,重振大周的希望,也是要在有生之年,平定叛乱的念头……他更不想要遗憾老死于病榻之上,因而御驾亲征。

  便是因此,在新朝的开国皇帝死后十天,大周便已筹备完成,主动掀起了这一场大战。

  “难怪人间气运渐渐平定,我看这一回交锋之激烈,不到亡国,必不罢休。”

  苏庭立于高空之上,俯视下方,目光微凝,暗道:“好在今年没有天灾,否则朝廷根本无暇理会赈灾事宜,又是民不聊生,恐怕又有当年人吃人的事情发生了……甚至有人会挑动灾民,再如当年一般,又是一股造反的势力。”

  他驾驭遁光,往北而行,正好经过两朝交战之处。

  此刻已经歇战,大周的军队,占据了一座城池。

  而燃烧的战火,还未熄灭,尸横遍野,鲜血无穷,下方满是残肢断臂,有着断刃破盾,有着还在燃烧的箭矢。

  他乃是仙家巅峰的境界,所见的极为清晰,甚至也能看见无穷无尽的杀机与鲜血当中,凝就而成的煞气。

  甚至于某些修行人,尝试借此修行。

  此法也算正道,可一旦走偏,便近于魔道。

  只不过,也有惊才绝艳之辈,可以借此凝就法意,不在五行之中,名为杀意,又称人意。

  “须得命元丰山,暗中派遣一批弟子,对于战场之中的修行人,加以掌控,避免出现什么穷凶极恶之辈,悟出血煞修行之法,今后用以杀人修炼。”

  苏庭这般念着,朝着北方而去。

  在他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倘如当年他没有准许丁言脱去奴籍,是否天下便没有这样的乱象?

  下方是不是就再没有这样惨烈的景象?

  说到底来,成千上万赴死的士兵,亿万受尽磨难的百姓,不过只是上位者的野心,不过只是大周与新朝的掌权之人,在争夺权势罢了。

  但是对苏庭而言,他放出丁言,丢失金莲,所影响到的,不单单是这下面的士兵,不单单是世间的百姓,还有往后无数万年的世间轨迹。

  例如许多原有的轨迹中,许多该有的人甚至不会出生,许多不该有的人却会现世,许多该有的事情不会发生,而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又发生了。

  时代如大河奔流,一点儿偏差,便永远走向另一条大道。

  这便是当初青帝对他所言。

  也是一直阻拦着苏庭踏破真仙境地的最大碍难。

  “罢了,中土之事,此后再说,与魔道的争锋,才是眼下所应该重视的。”

  ——

  蜀八地界。

  此处往北,便算是入了北域。

  而守正道门的长老与弟子,便都受命于其中交界之处。

  前方是茫茫北域,后方便是巴子县的百姓。

  这里如今名为残阳山脉,其中有一条河流,传闻是昔年郭仲堪,截江断流斩蛟龙的地界。

  那头蛟龙,如今已封成二十八星宿之一,东方七宿第一宿,角木蛟。

  “长老,听闻魔道中人,一向是极为狡猾,甚至连尾巴都抓不住,怎么这次如此凶狂,竟如同凡俗大军征战一样?”

  “老夫也不清楚,只是听闻元丰山太上长老,得道成仙之际,斩杀了魔道的宗主,后来魔道的新宗主,却更为厉害,寻常仙家都不是对手,或许是因此而妄图将中土,也变成魔域。”

  “魔域是什么样子?”

  “那是比地府,还更为可怕的地方。”

  “我昨天杀死了三个魔道的上人呢。”

  “你的剑法,越来越精妙了,这种场面是最能磨砺斗法本领的,不过眼下,你该好好养伤,近一段时间,不能再出手了。”

  老道士低下头来,眼神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

  在他眼前的年轻道士,左臂齐肘而断,气息虚弱到了极点。

  只因为昨日跟魔道徒众斗法之时,他左小臂被一件魔道法器卷住,从而腐化,好在及时斩断。

  只不过斩断这臂膀之后,仍有魔气,沿着筋脉,渗入体内。

  当时这道士依然执剑斩魔,而魔气扩散极快,他的法力之中,都不免沾染了几分邪异,甚至是今日的语气,都变得比以往更为偏激了些。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