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3/927

返回书籍页面

  时至今日,早将对方魂魄拜得不能凝聚,散乱不堪,日夜昏睡。

  须知,当年赵公明已是神仙,却也被拜散了元神,何况孙家家主未经修行,一介凡人罢了,早已散乱。

  只是,今日那散乱的灯焰,倒是亮了一些,似乎对方清醒了过来。

  对此苏庭倒也不以为意,只当自己道行不足而已,再者说了,当年赵公明被拜得元神飘离,也是时醒时睡。

  放在前些时日,孙家家主也同样是时醒时睡。

  如今醒过来一回,也不算意外。

  “醒来也不妨事,再散一回就是了。”

  “今日急了些,先行动手罢。”

  苏庭真气萦绕,衣衫鼓荡,步罡踏斗。

  他冲着那稻草人,忽然施了一礼,拜道:“再散!”

  一声落下!

  稻草人上下两盏灯火,陡然摇曳,黯淡许多。

  一声之下,魂魄离散!

  ……

  孙家后院。

  秦宗主身子僵硬,转身过来,怔怔看着孙家家主。

  “又是……魂魄离散?”

  这位蛊道宗主,人上之人,其心头之中,陡然升起一股难言的寒意,一股难言的畏惧。

  清风吹拂,树梢摇曳,池水荡漾。

  如他心境纷乱。

  “怎么可能?”

第八十八章

钉头七箭书【下】

  孙家后院。

  那孙家家主,瘫坐在石椅上,眼睛无神,恍惚如沉睡。

  “怎么可能?”

  秦宗主倒吸口气,目光之中,骇然无比。

  这位已经被他聚敛了魂魄的孙家家主,就在他刚才踏出院门的一瞬之间,又是魂魄离散!

  而更令他感到惊骇的是,他已修成阴神,精通魂魄之道,也通晓勾魂的法门,可他方才却没有察觉半点端倪!

  他没有看出半点轨迹,也没有发觉残留的半点痕迹!

  无声无息,无有痕迹。

  便在这无形之间,孙家当代家主,已是在他身旁,魂魄离散。

  这明显不是病症的原因。

  这明显是有人在施法!

  但这施法的方式,连他这位道行高深的上人,都没能感应到半点痕迹。

  对方从何处出手?

  对方怎么出手?

  对方的方式,对方的源头,完全不知。

  他心中陡然有了一分寒意。

  骇然!惊惧!

  ……

  苏家。

  苏庭房中。

  只见苏庭一礼拜下,那两盏灯火,闪烁摇曳,黯淡了许多,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他抬起头来,走向了一旁。

  旁边有个桌案。

  桌上有些东西。

  笔墨纸砚。

  墨是朱砂墨,笔是画符笔,而那纸也是黄纸。

  但今日在桌案上,则有了一柄小弓,三支小箭。

  弓是桑枝弓,箭是桃木箭,其材质粗糙,做工简单,显然是苏庭自制。

  而弓箭上面,都还有许多痕迹,显然是苏庭用符笔,将朱砂墨在弓箭上面绘制了符文。

  这符文倒不需要他有多么高深的符文造诣,仅仅是依样画葫芦便罢。

  “到时候了。”

  苏庭拾起弓箭,张弓搭箭,指着那草人。

  为了避免箭术不精,射偏了去,他还特地走近了两步,用真气附在箭矢上面。

  “去!”

  随着一声落下!

  一声嗡地轻响!

  箭矢离弦!

  正中左眼!

  ……

  孙家之内。

  秦宗主怔怔看着眼前昏沉无神的孙家家主,在一刹之间,心头思绪万千。

  背后那位施法的是谁?

  他既然没有勾去孙家家主的魂魄,似乎便没有杀人的意思,为何还会再让他魂魄离散?

  而最重要的是,自己先前已经聚敛了孙家家主的魂魄,是否得罪了对方?

  而对方施展的究竟是什么手段,何以能让自己这位精通魂道的上人,竟然全无半点声息?

  是这法门太过于高深莫测?

  还是施法之人的道行,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能认知的范畴之上?

  看着眼前的场景,再想起罗长老的阴神损伤,他心中寒意愈重,使人心头惧意萌生。

  他正有些心头惶然,不知该如何行事,便见眼前孙家家主陡然惨叫一声,凄厉无比。

  这一声惨叫,陡然传遍孙家。

  秦宗主也不禁退了一步,仔细看去,便见孙家家主左眼陡然迸裂,血水横流。

  “这……”

  秦宗主根本没有察觉对方施法的痕迹。

  没有什么法术的迹象!

  没有轨迹!没有痕迹!

  倘如先前这一道法门,是落在自己身上,无形无质,又怎么躲得过去?

  还在他脸色难看时,孙家家主又是一声惨叫,只是声息低了些。

  他再看去,便见孙家这位家主,右眼迸裂,血水浆液流淌。

  ……

  “孙家老鬼。”

  苏庭张弓搭箭,真气运转,随着桑枝弓的符文运转,传到箭矢上的符文痕迹,指向稻草人,缓缓道:“你与苏家的钱财账数,大致已清,但还缺了人命债……”

  言语落下,一声轻响。

  嗡地震动!

  箭矢离弦,正中心窝!

  稻草人两盏灯火,立时熄灭。

  一缕发丝,随风飘离。

  “今日恩仇了却。”

  ……

  孙家之内。

  秦宗主怔怔看着。

  孙家家主浑身一震,抽搐了一下,旋即心脉断绝,生机寂灭。

  他呆了半晌,根本察觉不出任何端倪,更不用说该如何救人。

  他看着生机消去的孙家家主,又惊又俱,惶然不定。

  对方出手,无形无迹,高深莫测,诛杀孙家家主,如轻风吹拂树梢。

  显然对方有着让自己无法想象的本事,这种本事,足以随手捏死孙家家主!

  但自家来此之前,孙家家主没有死。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