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2/927

返回书籍页面

  秦宗主目光微凝,心中也知,阴九性情高傲,常是拿人炼蛊,对于普通人向来视作蝼蚁,自然不会乐意有凡人问他事情。

  不单是阴九,整个宗门上下,弟子长老,甚至是他这宗主,都是如此。

  修行之人,本就凌驾于凡尘俗世的蝼蚁。

  若非本门早年与孙家有些牵扯,他又怎会理会这凡尘俗世的家族?

  “阴九不过寻常弟子,便是死了,本也不算大事。”

  秦宗主缓缓说道:“若仅是一个阴九,还不足以让本座不远万里来到中土,但你可知道,阴九一死,他身上的一件宝贝也化为灰烬,甚至伤及了阴九的师父,也即是本门的长老。”

  “这……”

  孙家家主骇然失色,惊道:“怎么会这样?”

  秦宗主看了他一眼,平静道:“你也不必过于慌忙,本座是非分得清楚,还不至于因此事,灭了你孙家。但是本座亲来,便是要查实此事,阴九的恩师与本座交情匪浅,今次本座不远万里而到此地,必要查得一切。”

  孙家家主心中顿生惶然。

  他知道修行中人,多是视世间凡人为蝼蚁,而他之所以能够请动修行人,也只是祖上留下的情分。

  但情分终究有限,对方也不算太过于看重,否则,也不是一个阴九前来助他了。

  如今对方不仅死了一位弟子,还伤了一位长老,若真要论罪,他孙家怕是将要遭逢大难。

  “对了……”

  孙家家主似乎想起什么,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忙是说道:“阴九来的那日,落越郡有个女子,据说是中了邪,大夫不敢医治,最终是送往神庙,才救活了她。”

  秦宗主举杯饮了一口,道:“阴九行事,向来张狂,若说他偶然起意,下个蛊毒,倒也不足为奇。”

  饮过一口,他才不缓不急地道:“那女子是谁?”

  孙家家主低声道:“苏家的养女,而她的弟弟,便是我想请阴九炼成精血的少年。”

  秦宗主沉吟道:“就是你魂魄离散之前,见过的那个少年?”

  孙家家主微微点头,然后想起什么,又道:“他曾拍我两掌,我那侍卫本要阻拦,但他手上却起了一股风,让我那足以开碑裂石的侍卫,都拦不住他的手。当时我本没有多想,但此时想来,他多半是修行中人,而我这次昏睡,怕也是他的邪术。”

  “当真如此?”

  秦宗主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一亩三分地,能养出一个有本事施法的少年?除了那些大派弟子,寻常散学修士,就是在娘胎里修行,如今这个岁数,也不见得有这个本领。”

  孙家家主被他瞧得有些心慌,不禁低声道:“也可能他暗中拜入了什么大门派。”

  秦宗主冷笑一声,道:“哪怕拜入大派,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修成此法的,他若是自幼修行,那么你当年是如何夺走苏家店铺的?”

  孙家家主顿时一滞。

  秦宗主喝了口茶,将茶杯放下,道:“你是个老狐狸,但鬼主意不要打到本座的身上来,你想哄本座去杀他,就不怕本座先宰了你么?”

  言语落下,忽然一声脆响。

  茶杯落处,石桌陡然迸出裂缝,密密麻麻,如同蛛网。

  孙家家主陡然一惊,露出骇然神色,颤声道:“宗主误会,孙某所言,绝无半句谎话。”

  秦宗主缓缓道:“那这么说来,你倒是没有想要驱使本座的意思了?”

  孙家家主站起身来,忙是施礼道:“孙某一介凡人,怎敢驱使宗主这等神仙人物?”

  言语才落,却见那秦宗主嘴角之中,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

  孙家家主心中一凛,才道:“只不过,前次请求阴九小友出手,诛杀此人,炼作精血,以泄心头大恨,可惜未能得手,今次确实有心请宗主出手。”

  言语落下,他便发现,眼前秦宗主那脸上的笑意,渐渐泛起了一抹不屑。

第八十七章

钉头七箭书【中】

  院中。

  微风吹拂,青树摇曳,池水泛起涟漪。

  孙家家主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秦宗主神色依旧,主动取过茶壶,倒了杯茶,缓缓说道:“让本座替你办事?”

  向来威严冷漠的孙家家主,忽然低下头,一时不敢言语。

  他是在世间享尽富贵的大族家主,他是在族中令人敬仰的一族之主,他也是在京城搅弄风雨的狠辣角色。

  哪怕面对武道大宗师,他凭借位居上等所养出来的威严,也足能把持得住,不惊不惧。

  但在眼前这位中年儒生的面前,他只是一个未曾修行的凡人罢了。

  这位中年儒生的道行,已超脱了凡尘俗世。

  如同蛟龙与草蛇而已。

  “当年本门与你孙家一位祖辈,算是有些情分。”

  秦宗主淡淡道:“这只是蛟龙落在泥潭时,与草蛇之间养出来的情分,在蛟龙升天之后,也只能稍微挂怀两分罢了。”

  “至于你孙家那位祖辈,或许是你祖父,他也早已死去,本门也都换了一代,本座能认上代人的情分,已是你孙家的荣幸。”

  “而本座派阴九前来,便是为了还这情分。”

  “如今阴九来过了,情分也就了去了。”

  他徐徐说来,轻抿茶水,神色淡然。

  孙家家主低下头去,未敢答话。

  秦宗主放下茶杯,缓缓道:“本座此来,不过是为了调查阴九身殒之事,本门长老重伤一事,而不是来供你驱使的。”

  孙家家主施了一礼,低声道:“不敢。”

  秦宗主微微一笑,捻起一块糕点,品尝着这中土糕点的口味,缓缓道:“阴九此来,是为你诛杀这个少年,但却就此殒命。”

  “而这个少年的姐姐,又极可能是被阴九下了蛊毒。”

  “落越郡之中,唯一的修行人,是神庙的庙祝,可这少年和那庙祝又走得近。”

  “这个少年,以及那个庙祝,确实是嫌疑最大。”

  “虽然在本座看来,他们或许有本事灭掉阴九,可没有本事能灭上人阴神,但既然线索都在他们身上,那本座也该去走上一遭。”

  说着,他站起身来,道:“本座这就去寻他们,探清事情来龙去脉。”

  孙家家主脸色变了又变,一时有些阴晴不定。

  秦宗主看了他一眼,道:“你在担心本座离去后,那庙祝寻你麻烦?若是如此,你也放心,本座出手,必定不留余患,待得事情探清之后,他们事后都活不过去。你要杀这苏氏少年,本座也算给你顺手而为……”

  孙家家主咽了口口水,忽然有些口干舌燥。

  他要的把苏庭炼成一滴血精血,而不是苏庭的一具死尸。

  但他也知晓,秦宗主话已说到这个地步,若是再贸然开口,说要把苏庭炼化成一滴精血,指不定对方恼怒,便顺手灭了孙家。

  也极有可能被对方察觉端倪,逼问自己的意图。

  总不能说只是对苏氏后人痛恨,才要将苏庭炼成一滴血的……这种借口,明眼人都不会信,何况眼前这位人上之人。

  孙家家主心头思绪无比复杂,他不敢明说,生怕对方察觉端倪。

  若真被发觉端倪,那苏氏传承的至宝,怕就要拱手让人了……而他孙家这些年的苦功,他那未来修行的希望,怎能拱手让人?

  但若不如此,又该如何开口?

  人形何首乌已失,孙家没有任何可以打动对方的东西。再者说,退一步讲,哪怕人形何首乌还在,但事涉当朝国师,且是他今后修行的至宝,他也不愿以此为酬劳。

  “无论你有什么话,也不必多说了,你孙家与本门,缘分已尽。”

  秦宗主看他欲言又止,挥手道:“本座这便去寻那少年,拿他去找那庙祝,探明缘由,了却一切。”

  说着,秦宗主转身便走,步伐稳健。

  孙家家主心中一急,忙是喊道:“慢着!”

  秦宗主停下脚步,淡淡道:“还有何事?”

  孙家家主微微咬牙,思索言语。

  秦宗主未听答话,心中不耐,转过头来,冷声道:“你在消遣本座?”

  他目光森冷,杀机如霜,令人顿生寒意。

  孙家家主心中一凛,竟是开不了口。

  “阴九前来,便是还你情分,如今阴九命也没了,情分也了去。”

  秦宗主背负双手,微微昂首,居高临下,道:“本座替你聚敛魂魄,让你恢复清醒,已是仁至义尽,还可以说是施恩于你。”

  “如今,已不是你孙家还有恩情于本门,而是本门有大恩于你。”

  “这关系你要牢记,可不能颠倒,若是以后自觉本座施恩于你,便是几分交情,再去请本门出手,可莫怪本座出手灭族。”

  话说到此,他语气森然,杀机凛冽,显然是这北方部落出身的人物,心中已有不耐。

  言语落下,他陡然挥袖,转身便走。

  “本座能救你性命,那么谁也杀不了你。”

  “但本座真要杀你,司天监都保不住孙家!”

  “你好自为之!”

  秦宗主声音渐远。

  孙家家主欲言又止,正要追上前去,忽然间眼前一黑,陡然僵住。

  而将要走出院门的秦宗主,忽然察觉有异,目光一缩,陡然转身,看了过来。

  只见孙家家主瘫坐下来,眼神恍惚,没有了神智。

  ……

  苏家。

  苏庭房中。

  稻草人依然如旧,头顶一盏灯,足下一盏灯,上书孙家家主大名,又有一缕头发萦绕。

  苏庭步罡踏斗,一日三拜,已有多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