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7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0/927

返回书籍页面

  “这寒鼎之身,也算是一种修行的上好体质?”

  苏庭沉吟着问道:“利于修行?”

  松老顿了一下,摇了摇头,道:“那老友传来的猜测中,没有这个说法,而老夫查阅典籍,也只查到一种用处。”

  苏庭皱眉问道:“什么用处?”

  松老沉默了一下,才道:“入药。”

  刹那之间,神庙之内,沉寂了下来。

  苏庭脸色微变,气息有些紊乱,声音沙哑,道:“入药?”

  松老深吸口气,道:“典籍记载,六百年前,有丹道高人,曾用寒鼎身的女子,炼出丹药来,增益修行。至于其他的,老夫便不大清楚了。”

  苏庭脸色变了又变。

  入药?

  修行?

  表姐竟然真成了唐僧肉不成?

  若是传出去了,岂非要招来许多觊觎?

  上次忽悠松老的那番话,似乎成真了?

  “你也不要担忧。”松老微微摆手,道:“识得寒鼎身的人物不算多,否则老夫也不至于查了这么久,才有消息。此外,真正能用寒鼎身入药的,丹道造诣已是奇高,也来不了落越郡这一亩三分地。而最重要的是,寒鼎身并不明显,其寒气多是藏于脊骨,未有发作时,与常人无异,仅仅是体质稍显阴性而已,只要没有与对方有过多接触,就算是上人,也不容易察觉。”

  闻言,苏庭心头松了口气,但又问道:“那松老的这位老友?”

  松老微微摆手,道:“他非是常人,寒鼎身于他无用,再加上老夫的颜面,他倒不会外泄消息。”

  苏庭微微点头,心中却又有着许多疑惑,道:“家姐此前从无半点异状,何以中了一次蛊毒,便成了寒鼎身?”

  松老取过那典籍,翻过几页,送到了苏庭面前。

  苏庭接过典籍,仔细观看,脸色渐变。

  过了许久,才见他抬起头来,脸色难看,道:“是因为之前蛊毒,其性阴寒,引发了寒鼎身?”

  松老点头说道:“根据老夫所查典籍记述,身具寒鼎身的女子,除了稍显阴性,其他方面,都与常人无异,也都能安然度过一生,不会有什么症状。但是这些女子,若是踏上修行之路,若是被法力催发,便会有寒鼎身的特性……你表姐虽然没有修行,但被蛊毒所伤,如法力催动,故而显现了寒鼎身。”

  苏庭微微闭目,心中思绪起伏不定。

  其实世间无数人,资质不凡的人物,倒也不少,只是有缘修道的,过于稀少罢了。

  若是没有仙缘,纵然有绝佳的天赋,也只能庸庸碌碌,在凡尘中滚爬一世,数十年后,便是一捧黄土。

  正如世间有许多聪明人,也不见得比大周朝廷的那些文武百官蠢笨,但眼界所限,出身所限,这些人的所谓精明算计,也只能计较在市井之间的生意上,计较着一二两银子的得失。

  倘若没有蛊毒,表姐便跟常人一般无二,也可以安然度过一生。

  但经过前次的蛊毒,已是将她寒鼎身激发出来了。

  苏庭神色凝重,沉声道:“如今寒鼎身激发出来,会有什么变故?”

  松老合上那典籍,微微摇头,说道:“也没多大事情,只是每夜寒气临身,比较难过而已,其他方面,倒也没多少影响,只是会让她稍微短寿些。”

  苏庭陡然站起身来,惊道:“短寿?”

  松老点头道:“寒鼎身未有激发,那她就是平常女子,也没有什么短寿的说法,但既然已经激发出来了,没能压下寒气,那么就会稍微短寿一些。”

  苏庭低沉道:“影响多大?”

  松老想了想,说道:“影响也不大,根据书上说,寒鼎身可以用温性药材,稍微滋补些,再活个十年八载,伴你左右,不成问题。”

  苏庭心中沉了下去。

  青平在旁,也不由得叹了一声,往常他所见的苏庭,一向是飞扬跳脱,悠闲自在,哪怕在危局之间,也有难言的桀骜,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苏庭如此低落。

  “十年八载,正值青春年华,能让她度过这一段岁月,也算不错了。”松老叹了声,道:“你还年轻些,经历一些生死离别,难免感触太深……但我辈中人,寿元绵长,身边的人,终究还是会逐个逐个离去的……到了老夫这时,你或许便能看透了。”

  这一番劝慰的言语,落在苏庭耳中,反而却让他眼前一亮。

  “松老。”苏庭施礼道:“晚辈近日教导家姐,识得我修行之中的各类常识,她也开始学得十有八九,倘如晚辈传她修行法门,如何?”

  “不可。”松老未有思索,立时便道:“寒鼎身俱是寒气,情况不明,不得擅自传法,否则会有大祸。”

  “为何?”苏庭道。

  “寒鼎身之内,尽是寒气,你也用真气试过,不也受阻么?”松老道。

  “松老可有指教?”苏庭躬身道。

  “寒鼎身确实有修行的先例,但里头没有记载她修行的是哪一脉法门。”

  松老沉吟说道:“老夫虽然修行数十年,早年也在外行走,但年过花甲,便接了这神庙,所以也谈不上多么见识渊博。”

  说着,他抬起头来,说道:“可是以老夫当前的眼界来看,她这一身寒气,想要修行,无非两种法门。”

第八十四章

列元火木,坎凌苏家

  “两种法门?”

  苏庭又惊又喜,忙是问道:“什么法门?”

  松老说道:“一是至阳至刚之法,克制寒气,久而消去根底,彻底断去寒鼎身的寒气。其二,是阴寒之法,能以寒气修行,日渐消去,化为自身道行,若是这么一来,这寒鼎身对她修行,反而有利。”

  说到这里,松老反而叹了口气,道:“可这两种法门,仅仅是以老夫眼下道行的这点粗浅见识,稍作推测而已。”

  苏庭脸色阴晴不定,他听到这里,也明白了松老话中深意。

  体内蕴藏寒气,确实以这两种修行法门较好,但若选错了道路,便是万劫不复。

  例如至阳至刚之法,或许消去寒气,但也极可能出现阴阳相冲,水火不容,导致冷热迸发。这等状况一旦出现,必定阴阳崩溃,便容易让表姐脆弱的躯体,承受不住,立时殒命。

  再如那阴寒之法,极可能便是寒上添寒,如雪上加霜,修行未成,便足以将她冻死。

  “老夫见识也就局限在这一步,不足以替她择取道路。”

  松老叹了声,道:“只不过,哪怕她真能修行,你又怎担得起来?”

  苏庭正自沉思当中,听见这话,忽然开口问道:“如何担不起来?”

  松老说道:“散学修士,固然逍遥自在,但不比那些宗门弟子,你须得步步摸索,也步步艰难,之前我便与你叮嘱了几回,便是只你一人修行,已是极大负担,若再有一人修行,又当如何?”

  苏庭忽然笑了声,道:“漫漫仙路,绵长无比,倘如日后我得道成仙,却孤身一人,在三界六道漂浮,与孤魂野鬼何异?”

  说着,他语气高昂,沉声道:“当年我病重之时,表姐不曾弃我,我也绝不能弃她。至于修行的阻碍……”

  他眉宇一挑,语气飞扬,说不出的桀骜不驯:“阻不了我!”

  青平目光陡然一缩,仿佛看到了一座高山。

  这是他在苏庭身上从未看见过的另一面。

  这才是惊才绝艳之辈所应有的一面。

  不畏险阻,自信高昂。

  “这才是他?”

  青平心中忽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平日里嬉笑的是他。

  此时气态高昂的也是他。

  只是他常以前者示人,隐藏了后者罢了。

  尽管这等高傲之态没有外露,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那傲气的一面。

  青平心中闪过了许多思绪。

  ……

  松老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有此信念,不是坏事。”

  苏庭朝着松老施了一礼,道:“晚辈回去,须考虑一番,如若真是如此,要让家姐踏上修行之路,才得保命,那么再过不久,晚辈便携家姐,离开落越郡,寻仙访道。”

  松老略微沉吟,道:“落越郡不过一方池塘,养不了蛟龙,你迟早也是要出去闯荡的,如今修成二重天,也有这个本事了。只不过,你若当真不弃,老夫建议你,可以先去坎凌一趟。”

  “坎凌?”苏庭略感愕然。

  “坎凌苏家!”松老点头。

  “为何?”苏庭问道。

  “你表姐修行之前,日夜必受寒气侵蚀,不甚好过。老夫见那古籍上面记载,以往确有寒鼎身修行的先例,但对方修行之前,却是先用一种药材,压制寒气。”

  “药材?什么药材?”

  苏庭闻言,忙是问道。

  人形何首乌,非同寻常,确实可以压制表姐的寒气。

  但那一个何首乌,效力只是补益她的身子,而并非是祛除她的寒鼎之身。

  照这般下去,何首乌迟早会有食尽的一天,待到那之后,表姐的寒气一旦发作,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如今他已知晓表姐夜里受寒气侵袭,便不能再跟以往不知时那般,任由寒气迸发了。

  此刻听闻松老所言,不禁有些惊喜。

  “这种药材,来自于极北,号称列元火木。”

  松老沉吟说道:“这种药材算是十分珍贵,因为这种药材养到了极致,足以在岩浆之中生存,号称九烈元阳,乃是极阳之物,甚至是可以对修成了阳神的真人,都起到作用的宝贝。当然,这只是一种传言,但也为这种药材增色不少,也就珍贵了许多。”

  苏庭闻言,深吸口气,道:“晚辈领着表姐北上寻药?”

  松老摇头道:“北方茫茫数万里,此行也不妥当……再者说,你到了北方,要怎么得这药材?这等药材,之所以珍贵,便是用钱财都买不来的,你要去偷?还是去抢?又或者便是直接杀人越货?”

  苏庭微微闭目,叹了声:“那坎凌苏家,又是如何?”

  松老看了他一眼,才道:“老夫去过京城,在那京城之中,就有列元火木,乃是北方部落用以上供大周的贡品。”

  苏庭眼睛一凝,道:“坎凌苏家,有这个本事,从京城皇室中,取得此物?”

  松老点头道:“落越郡孙家在外势力不小,而坎凌苏家也是数百年的大族,自然不差。据老夫所知,坎凌苏家那苏老鬼的大公子,是京城的户部侍郎,而苏老鬼的堂家侄儿,也即是苏家分支里头,有两位是太医院的人。”

  顿了一下,松老看了下苏庭,道:“只要苏家胆敢动手,便有那个本事,能从贡品中,取得一些列元火木。”

  “坎凌苏家……”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