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9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93/927

返回书籍页面

  “回真君,我家老爷适才外出了。”

  “适才外出?”

  “不过,就半柱香之前。”

  “他往哪个方向去?”

  苏庭仍不死心,想要问出方向,追上武道真神,继续显摆。

  然而这两位神将却都说道:“我家老爷外出之时,遮掩了去向。”

  苏庭嘿嘿冷笑了一声,说道:“离开家里头,还遮掩去向?他难道在外养了个仙子?”

  左边那神将慌忙说道:“真君慎言。”

  右边那神将则是应道:“我家老爷既然遮掩去向,定然是因为帝君交代的事情,不能外传于人,属于秘旨……去往何处,所为何故,便都不是我等所能知晓的了。”

  苏庭哼了一声,拂袖而去,心中颇是不满。

  武道真神在半柱香之前出门,分明是知晓了他苏庭来访,因此避而不见。

  苏庭心中哼哼道:“这个郭仲堪,我与他就算不是至交好友,好歹也相识一场,他居然避而不见,简直让人气愤。”

  ——

  宫殿之内。

  “苏庭走了?”

  “苏真君得知老爷离去,便已离开了。”

  “这个苏庭,倒也还算守规矩,本座还当他要强闯呢。”

  “老爷为何不见他?”

  “他这一次来,决计是为了报复本座前次去御马监的事,想要来耀武扬威一番。”

  武道真神郭仲堪抚须说道:“他年岁不足四十,得道成仙,册封了天仙,又从弼马温,升至幽冥真君,明显是志得意满……以他的性子,定然是有意无意,便要提及本座八百年来的处境,认为本座受限于神职,从而感到惋惜,借此强调他天仙的成长。”

  “这位苏真君还有这般癖好?”

  “相较之于修行数百上千年的仙家,他年仅三十余,经历不多,自然颇有童趣,并非坏事。”

  郭仲堪放下手中的书本,缓缓说道:“只不过,本座也懒得看这厮得意忘形的样子。”

  ——

  苏庭在武道真神那边吃了个闭门羹,颇是不爽,但在天庭之中,却也没有什么熟人,没有显摆的地方。

  在这一刻,他深深感受到了作为一个独行侠的压力。

  “当年那猴子,混迹各方,四处浪荡,交朋结友,认兄拜弟,总有可以显摆的地方。”

  苏庭感叹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他这般咕哝着,已到了南天门。

  “姜大将军。”

  “恭喜苏真君。”

  “哈哈哈……”

  苏庭临近前来,笑着说道:“意料之中,意料之中。”

  姜柏鉴神色如常。

  倒是周边的天兵,无不面露古怪之色。

  “苏真君本领惊天动地,寻常天仙都难相提并论,自然不会局限于御马监的小小职位,有此升迁,也在意料之中。”

  姜柏鉴微笑说道:“只不过,短短月余,从御马监正堂管事,成为幽冥真君,这提拔之快,也正是令人惊异。”

第八四八章

红尘俗世!

  南天门前。

  苏庭如遇知音,跟南天神将姜柏鉴聊了片刻,才依依不舍,下界而去。

  他落入两界虚空,浑身法力运转,抵御身外罡风。

  这两界罡风,凌厉如刀,也就只有仙神层次,可以轻易穿梭。

  前一次苏庭下界,还是借得南天神将姜柏鉴的神力护身,才好安心穿过两界虚空。

  只不过期间遇伏,至今仍是没有线索。

  “当日出手,有两方仙神。”

  苏庭暗骂道:“那用剑的混账,暂时还不知来历,但是背后打我一掌的那厮,还有掌力留存在我手中,只要能察知他的身份……就算他是真仙之辈,本真君也一定要把他咒杀!”

  当年他在两界虚空遇伏,堪称是修行以来,伤得最重,损失最多,处境最险的一回。

  哪怕已过十余年,他苏某人依然铭记在心。

  只可惜信天翁不如当年,已无法借用存留的掌力,推算其原身的身份。

  虽说守正道门及正仙道,也有精于卜卦测算的人物,却也不可能为他推算,更不可能为此而得罪一位真仙层次的人物。

  其实天庭之中,也有一位鬼神,名为刘泊静,卜卦测算的造诣,高深莫测。

  此人本身未有多少道行,但却是大周开国功臣,对平定天下,有莫大的作用,因此身具极大功德,在寿尽之后,封成天神。

  尽管不是榜上正神,但地位也仍不低。

  近来一月,苏庭也在天庭见过此人,貌若古稀,举止温和,颇有仙风道骨之状。

  只不过苏庭并未请他测算。

  毕竟只是一面之缘,又交情可言,自然不可能为他得罪一位真仙层次的人物。

  但是苏庭却也不急。

  迟早有一日,会查得明白。

  尽管事已过去十余年之久,但对于寿元无穷的仙神而言,岁月流逝,已无多少意义,在苏庭眼中,此事如在昨日。

  “漫长岁月,苏某不急。”

  ——

  穿破两界虚空。

  苏庭再度归返人世。

  他已是幽冥真君,下可入九幽,上可登青冥,遨游三界,无有拘束。

  只是他在天庭仙境之所,居住月余之久,再度来到人间,却有一种落入泥沼当中的错觉。

  天庭仙境之中,灵气充裕,仙雾飘渺,呼吸一口,似也能延年益寿,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然而人间之内,凡尘俗世,便连空气之中,似乎都充满了浑浊之感。

  分明是清风吹拂,可却如同裹着尘埃的浊风,呼啸而至。

  “……”

  苏庭面色微微变化。

  他心中明白,这不单单是他在天庭居住多日的原因,更是因为他仙家元神,凝练了仙家法力,进一步将自身洗炼,仙体无垢,清净无比。

  而今重新入世,骤然便有不同。

  他隐约明白,如若久居尘世,除非寻得清净之所,隐居世外,隔绝外界,否则,会影响自身修行进境。

  哪怕自身修为,不会因此折损,但要分心运转,须得时刻洗炼自身,维持无垢仙体,避免红尘污浊之气积存,如此举动,在无形之间,不免耽搁修行。

  他吐出口气,暗道:“元丰山好歹是洞天福地,可是外界人世,着实浑浊,难怪昔年道书记载,有‘红尘俗世,不可久居’的言论。”

  他略微摇头,运转仙家法力,时时洗炼自身。

  他终究不是先天道体,而是从凡身洗炼,成就不朽仙体,还是要避免俗世污浊,时时清澈自身,如若不然,仙体受浊气,修为进境必然受阻。

  而且,想要清除弊端,便犹如从凡身洗炼成仙体的过程,自然是十分艰难,并且耗费精力更大,比起时时刻刻洗炼自身,更为耽搁修行。

  “这也是天仙比之于地仙的其中一个优势。”

  苏庭暗道:“真正得道成仙之辈,哪怕不受天仙之位,但大多也隐于世外,极少行走于人世,只怕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他这般念着,心中也有几分明悟。

  除了磨练心性之外,怕也没有哪位仙家,愿意长久行走于凡尘俗世当中。

  只不过仙家之辈,心性早已稳固,也无须磨练。

  仙神之辈,超脱人世,而世间凡尘的芸芸众生,不过蝼蚁一般弱小,再度行走于人世,已是格格不入,又要时刻谨记,不得祸乱人世,避免天庭降罪。

  ——

  下界之后,苏庭左右看了一眼。

  此处所在,还是中土。

  但是所处之地,距离元丰山,还有一段距离。

  反倒是守正道门的山门所在,距此颇为临近。

  “守正道门?”

  苏庭摸了摸下巴。

  自从他以斩仙飞刀,斩杀二十八星宿之一的奎木狼之后,三界六道皆已知晓,他苏庭具有斩神之力,纵然是八部正神,不朽不灭,却也难逃陨落之危。

  八部正神是三界秩序的根基,苏庭具有斩神之力,便有动摇三界根基的能力。

  守正道门的立派宗旨,便是守护三界六道。

  因此,苏庭这个变数,也就成了守正道门的眼中钉。

  若不是三界规矩森严,只怕守正道门早已用斩妖除魔之名,举宗之力,对他下手。

  而就算是碍于三界秩序,可守正道门也时刻盯着苏庭,只待等他有犯下天条之时,名正言顺,将他正法。

  “在我斩杀奎木狼之前,守正道门待我还算不错。”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