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8/927

返回书籍页面

  就在今日,忽然有一人求见。

  直到这时,大管事才蓦然惊觉,家主请来的那位高人,正在今日便到,可因为家主病倒,他心中慌忙,却是忘了此事,未有前去相迎。

  如今这位高人,竟是亲自上门来了。

  大管事心头惶然,对下人们细细叮嘱,又对大夫人明言,来人非同寻常,便是家主在此,也要毕恭毕敬。

  大夫人心中一凛,才对府中之人,下了严令,避免失礼。

  此时此刻,孙府门前。

  一人负手而立,眉宇稍抬,看着孙府的牌匾,神色微凝,低下头来,又见两侧石狮,威武雄壮,栩栩如生。

  “传承数百年,还能将祖辈留下来的宅邸阵法风水,保留到这般程度,这孙家历代以来,倒也真是有心了。”

  这人背负双手,这般说道。

  但见他身材高大魁梧,但面貌儒雅温和,身着书生衣衫,略有文秀之气,只是年过四十,看起来别有一番沉稳之态。

  他站在孙府门前,听着内里的慌忙动静,嘴角一瞥,露出几分轻蔑。

  就在这时,才见孙家大管事匆匆领着人出门来迎,神色恭敬。

  中年儒生瞥了一眼,淡淡道:“你就是孙家的家主?”

  大管事匆忙施礼,道:“回先生,小人只是孙家的大管事,并非家主。”

  中年儒生悠悠说道:“孙家好大的架子,本座从北方不远万里而来,未有远迎,让本座亲到你门前,也就罢了。可如今本座已到门前,你孙家当代家主还在自恃姿态,让一个下人来迎,未免也看得太高了罢?”

  说着,他微微拂袖,顿时劲风滚滚,气息高不可攀,哼道:“莫说你孙家如今已是没落,就算当年你孙家老祖在世,见本座来了,他也要以道友相称,出门来迎。”

  “先生!”大管事脸色大变,目露惊惶,当即跪倒,额头触地,道:“先生莫要误会,家主一直对先生敬重万分,早早便交代小人去迎先生,只是前两日家主偶然得病,精神不振,至今常常沉睡,这才未有来迎。小人是慌了手脚,忘了去迎,先生若要惩处,只管罚小人便是。”

  “你一个下人,也配本座动手?”

  中年儒生对于孙家家主病倒一事,并无惊讶,显然早已知晓,先前不过故作姿态罢了,他看向孙家之内,缓缓说道:“带本座去见你孙家家主罢,本座粗通炼丹手法,也识得药理,指不定能救你孙家这位家主一回。”

  大管事闻言,顿时大喜过望,忙是道:“多谢先生搭救。”

  ……

  孙家内堂之中。

  中年儒生负手而立,细细打量,将这孙家数百年祖宅布置,看在眼中,目光之中,也略有赞赏。

  “当年孙家老祖,道行不浅,他亲建的宅院,实则也如洞府。”

  “这孙家之内的风水阵法,当年全盛之时,怕也不亚于末流门派的护山阵法了。”

  “只是数百年光景过去,风貌不同以往,虽然历代修缮,但细微之处,已稍有差别,有了这细微差别,阵法威能便是天差地别了。”

  他心中揣度阵法布置,也不乏赞赏之色。

  其实论起道行,他比当年的孙家老祖,未必逊色多少,只是两者时代不同而已。

  就在这时,他忽然顿住,看向了身后。

  只见大管事匆匆而来,躬身拜道:“先生,参汤已经熬好了,正有人喂家主服下,按往常来看,再过片刻,家主便可醒来。”

  中年儒生平静道:“走罢。”

  大管事打发了侍奉在中年儒生旁边的两名侍女,随后领路,往家主卧室而去。

  一路行走,大管事心中颇为忐忑不安,惊恐惶然。

  而中年儒生,悠然自得,目光平淡,时而打量。

  不过多时,便到了孙家家主的卧房。

  卧房之中,有两名上了年岁的大夫,有两个侍奉在旁的侍女。

  大管事一来,便即问道:“家主醒了么?”

  那年迈大夫微微摇头,说道:“按道理说,药效强劲,提神有力,加上几声呼唤,也是该醒了,但今日不知怎地,还在昏睡当中,叫也叫不醒,灌了老参汤,也就这样。”

  旁边那大夫低声道:“本以为是他喝了几遍,参汤药效不大高了,但换了种提神的药材,也是如此。”

  大管事悄悄看了那儒生一眼,只见对方神色冷淡,心中一凛,又问道:“能不能加大剂量?”

  年迈大夫摇头道:“他几日之间,喝了许多药汤,已经是有些问题了,也并非说虚不受补,只是,单是喝得太多,便是过犹不及之事。再者说,现在开始,连叫也叫不醒,这些汤药不见得会即刻起效了……”

  大管事心中微沉。

  之前家主昏睡,只要呼唤一遍,喝了提神醒脑的药汤,也能醒转片刻,也能对孙家之事,稍作安排。

  如今这位大人物来了,家主反而彻底昏沉过去了?

  “先生您看……”大管事迟疑道。

  “看到了。”中年儒生往前而去,目光微凝,低声道:“神智迷乱,是因三魂七魄离散,各自飘离,不成互助。”

  这话一出,众人色变。

  ……

第八十一章

魂魄离散

  孙家家主卧房之中,一片沉寂。

  床上那老人,沉沉昏睡,微有鼾声,不似有病,似乎仅是睡得深了些。

  “魂魄离散?”

  中年儒生背负双手,目光稍凝,眉宇挑了一挑。

  他已成阴神,并且通晓魂道,对于常人魂魄,不乏认知,便能看出这孙家家主的症状,乃是魂魄不凝,离散所致。

  参汤等物,之所以能起效,便是因为人参有安魂魄,定精气的效用,加上孙家的人参品阶不低,年份沉淀,才有奇效。

  只不过,眼下看来,孙家家主的魂魄,已是愈发散乱。

  到了这个地步,便是服下千年人参,也不能凝聚魂魄,也就起不了多少作用了。

  以他的手段,治不了成就阴神的修行人,但对于普通人的魂魄,倒可以暂时聚敛,使之清醒,但他没有弄清楚缘由,终究没有鲁莽出手。

  毕竟魂魄离散,总该会有原因。

  他这般想着,回身看来,淡淡道:“你家这家主,何时如此?”

  大管事略微迟疑,旋即便挥手退下了大夫和侍女,才躬身道:“家主是前几日,得知家中失窃,气急攻心,便昏沉了过去。”

  中年儒生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丢了什么东西,能让怒火冲头,把魂魄都冲散了?”

  大管事心中一惊,不敢提及何首乌,只低声道:“小人不知,只是家主确实是得知家中失窃,才出现这般症状。”

  说到这里,大管事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声说道:“不过家主此前几日,倒是心头烦躁,时常发怒。”

  “哦?”

  中年儒生沉吟着道:“此前可有得罪了什么人?”

  大管事想了一下,陡然一惊,道:“家主曾经见过一个少年,被他一番话气着,后来才闷闷不乐。”

  中年儒生皱眉道:“少年?”

  真能施法害人的,必是有了足以施法的道行,区区一个少年,会有这样的本事?

  哪怕那些大门大派的弟子,年少之时,也不过如此。

  他正待询问,忽然眉宇一挑,似乎想起什么异处。

  他看向了孙家家主,略有讶异。

  “魂魄离散,但却并非被人勾了魂儿,没有到失魂落魄的地步。”

  他门中乃是北方宗派,有蛊道修行,也有类似于勾人魂魄的邪术……往往是直接勾了魂魄,让人肉身不死,但却再也不能醒来,只作一个活死人。

  原本以为孙家家主也是如此,但仔细看来,他三魂七魄全在体内,只是互相离散罢了。

  “三魂七魄未有被人勾去?”

  中年儒生心中略有猜测。

  这种状况,有几种可能。

  一来,对方不想害命,只是让他昏睡罢了。

  二来,便当真是染了什么疾病,能让他精神不振,导致魂魄都开始离散,这种病症也并非没有先例。

  至于第三种,以他上人境的道行,以他的眼界,也着实想不透究竟。

  或许会有更为高深的手段,不必勾去三魂七魄,便可施法害人,但那种法门,已经在他这上人的认知范畴之外了。

  “若是染病导致的,救他无妨……若是被人所伤,但对方未有勾魂,显然无心杀人,我救了人去,也不算得罪了此道中人。”

  一番思索,中年儒生才稍微定心。

  他不远万里而来,总也不能扫兴而归。

  想要问清一些事情,这个管事作为下人,也不知道什么,只能救活这孙家家主,询问一番了。

  这般想罢,他看向大管事,说道:“本座与你一张药方,你去抓药,熬药服下,替他养身,待得明日晚上,服药有三五贴了,本座再替他聚敛魂魄。”

  孙家大管事惊喜万分,忙是拜倒,磕头道:“多谢先生恩德。”

  ……

  苏家。

  这几日间,苏庭春风得意。

  踏破二重天后,又盗来了人形何首乌。

  他如今修行,道行突飞猛进,只短短数日光景,体内那一团雷光,便从指甲大小,增长到了鸽蛋大小。

  他进境之快,连每日的道行进益,都可以清晰察觉出来。

  须知,寻常修道人,只能每日修行,但一丝半缕的真气,难以察觉增长,只能是逐渐积蓄,到了一定程度,才能看出增长来。

  但如今苏庭一日修行,便远胜他人多日。

  这是他所得功法不凡,也是他所获机缘不凡,但也是因为他的修行天赋,着实是属上等之列。

  “神刀炼化,初步已成,如今又有何首乌滋养,前景不错。”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