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7/927

返回书籍页面

  袁珪顿了一下,叹道:“大人,您与当年,已有不同了。”

  方庆微微仰头,看向天空,道:“或许罢。”

  说着,他忽然吐出口气,看着袁珪,凝重道:“袁捕头,咱们共事多年,我也与你说一句实话,这件案子以你我的手段,也查不出来,无论你再怎么查,依然查不到苏庭身上。”

  “既然查不到,查下去也是无用之功。”

  “除非你愿意借助神庙松老,愿意借助司天监的道人。”

  “可你之所以忌着苏庭,便是因为你不信他们这一道的人,所以你也不会求助于他们。”

  方庆神色凝重,语气沉重,认真说来,道:“共事多年,情分不浅,我劝你一句,不要再去招惹他。”

  袁珪微微低头,看不清神色。

  方庆说道:“此事从眼前来看,与苏庭无关,但道术之辈,本领莫测,本官也知此事或许真是他做出来的。但是,倘如此事所为,当真是他,那代表着什么?”

  说到这里,方庆眼中有些难言的敬畏,不待袁珪开口,便听他道:“那便代表苏庭法术高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手,而这样的人物,真要夜里咒杀了你,你怎么抵挡?”

  袁珪目光森冷,道:“妖邪之辈,只能玩弄这些不入流的手段,真要打斗,他妖法再高,也不过一刀罢了。”

  “且不说正面打斗,你是否真能敌得过他法术,但是你要知晓,他们这种人,本就不是与你正面打斗的。”方庆沉声道:“他可以让你死得没有痕迹,他可以坏了你家的风水,他可以断了你的运道,他甚至可以祸及你的子孙。”

  说着,方庆挥手说道:“但他这种人,不会胡作非为,只要你不去惹他,只要你能敬他,或许你便能让他替你测运道,替你观风水,替你定前程……”

  袁珪满面失望,道:“大人,你陷得太深了。”

  方庆看了他一眼,道:“事不虚假,皆为实事,并非装神弄鬼,那么,信得深了也未必是坏事。”

  说着,方庆又顿了下,才缓缓道:“苏先生那边,我去劝劝,但他的事情,你不要去惹,免得惹祸上身。”

  袁珪垂下眼睑,想起抛弃妻子进山修道的恩师,想起如今笃信鬼神,几近入迷的方大人,心中忽然想起当年那位文官大人的话。

  “鬼神即妖邪,惑人心,祸人国,当诛!”

  ……

  神庙。

  午时。

  松老想起早上听闻的那些传言,淡淡道:“孙家失窃了?”

  青平低声道:“正是,据说连孙家的家主,也都气急攻心,病倒了。”

  松老沉吟道:“失窃的是什么东西?”

  青平微微摇头,道:“并不知晓,但不知为何,孙家没有报官,反而压下了此事。”

  松老目光微凝,思索片刻,道:“孙家老鬼,一向老谋深算,见过不知多少大风大浪,沉稳到了极点,这样的老鬼若当真是因此事而病倒了,那么此事当中,那丢失的玩意儿,绝非寻常。”

  青平躬身道:“弟子命人去查。”

  松老点头道:“查一查也好。”

  说着,他脸上忽然露出些许冷笑,道:“这孙老鬼在外树敌太多,许多人都是顾忌他这老狐狸,甚至是惧怕于他,哪怕他回了落越郡,京城那边,也没多少人动他孙家。但是如今,他这老狐狸倒下了,事情一旦传出去,那孙家在外的处境,也不大好啊。”

第七十九章

何首乌的用法

  青平对此,也颇为了解,听得松老所言,倒也觉得真是如此,对于孙家家主这方面的本事,也有两分感慨。

  但紧接着,他便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不禁沉吟道:“这次孙家失窃,孙家之内似乎也没有外人痕迹,据说只有个破洞而已。这个盗窃的手法,神鬼莫测,倒真像是前次陈家失窃一事……”

  松老眉宇一挑,道:“你说苏庭?”

  青平点头道:“他已成二重天,有了施法的本事,加上前次陈家就在他隔壁,这两桩案子,也算是显而易见的。”

  松老闻言,笑着道:“也是,这小子倒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偏门法术,居然还真从孙家盗出了宝贝。须知,那孙家之内,也是有着阵法守护,便连老夫都不能轻易踏足孙家之内的。”

  青平问道:“可要招来苏庭,问他宝贝一事?”

  松老挥手道:“各有机缘,任他去罢……只不过,他竟能从孙家盗出宝贝,也真是让老夫吃惊。”

  “只是……”青平稍微沉吟,道:“陈友语被盗,孙家也被盗,都与苏庭有关,明眼人大约都能看得清楚。而官府那边,虽然不至于查到苏庭头上,可是那个铁面捕头袁珪,似乎一直盯着他。”

  “有方庆在,不要紧。”松老说道:“何况,寻常查案的办法,也查不出来修道人的手段,至于司天监……孙家没有声张,便是有难言之隐,想来不会请动司天监。”

  “那孙家这边……”青平低声道:“孙家之内,也非庸才,也有知晓修道人存在的,他们不会因此,对苏庭出手,抢夺宝贝回去罢?”

  “这倒无须担忧。”松老不以为意,道:“以苏庭如今的本事,怕是不在老夫之下,再加上五行甲在手,哪怕武道大宗师来了,也不见得能拿得下他。更何况,孙家老鬼也不会这么鲁莽。”

  青平迟疑道:“可孙家的家主,已经陷入昏睡中。”

  松老笑道:“那就更不可能出手了,没有孙家家主的号令,谁敢擅自动手,打草惊蛇,必要严惩,这是他当年在京城时,留下的铁令。”

  说着,松老示意青平退下,道:“行了,你仔细看着吧,其实这场修道人与俗世大族的争斗,在苏庭踏足二重天之后,胜负已定,仅仅是时日问题罢了。”

  以往是孙家碍于大周律法,不能肆意妄为。

  如今只是苏庭碍于修道人的规矩,不好大开杀戒罢了。

  ……

  苏家。

  关于外界的风声,他隐约听得少许,心中也有些快意。

  这两日间,他对于那人形何首乌,却没急着服用,而是用真气仔细探查了一遍,才算松了口气。

  而得了这人形何首乌,他才深刻感受到,孙家老祖创立一族,聚敛财富的原因,不是为了金银,而是为了搜罗这等天材地宝。

  而当朝国师,堂堂真人,依附在朝廷司天监,自然也不是为了朝廷的俸禄,也是为了借朝廷的权柄,从大周国境之内,聚敛各方宝物。

  而对于修行人而言的宝物,便是利于修行之物。

  “人形何首乌,无愧于至宝之名。”

  苏庭摸索了一番,发觉此宝非常不凡,内中蕴藏着极为强盛的药力,若是一口服下,对他道行增长,会有着极大的益处。

  虽然不至于直接把他撑死,但至少可以把他刚刚踏破二重天的道行,推到二重天的巅峰。

  只是,也仅仅如此而已,难以更上一层。

  只因他尚未凝法,境界不足。

  没有三重天的境界,便留不住太多的药力。

  有多大的碗,便盛多少的水。

  至于多了的水,自然也就外溢出去了。

  所以,何首乌药力虽高,但是当他到了二重天巅峰,余下的药力,自然便要流失了。

  “若能用来炼丹,该有多好?”

  苏庭心中颇有无奈:“若能炼成一炉丹药出来,效力更为惊人,也就不必如此麻烦了了。”

  陆压传承当中,倒是有关于炼丹的记载。

  但他苏庭一来没有丹炉,二来不通药理,三来没有开炉炼丹的经验,也难以将何首乌炼成丹药……真要强行炼丹,想来要炼成灰烬,倒是不难。

  他来到房中角落,这里有个木盒。

  他伸手打开木盒,内中盛装着的,赫然便是那一株人形何首乌。

  只是比起当日来,这何首乌却是缺了半条左腿。

  “这样慢慢用,倒是不差。”

  苏庭提起人形何首乌,并指成剑,真气外放,划了过去。

  何首乌的半条左腿,又去了一截,渗出白色的浆液,清香扑鼻。

  苏庭不敢怠慢,将真气裹在手中,封住了何首乌的切口,避免何首乌这白色血浆外溢,接着又将真气遍布何首乌全身,尽数裹住。

  接着,他才将这一片何首乌,分成三片。

  “表姐虚不受补,只能一片一片来。”

  苏庭心中这般想着,这两日间,他找了个木盒,将何首乌放置在木盒之中,外层用真气裹住,又把何首乌左腿那里,切了一片又一片,用去煲汤,给表姐补身。

  这几日间,饮下何首乌的汤,比那百年人参,更为见效。

  而苏庭也饮了几日汤水,加上何首乌渗出来的血浆,也被他刮下吞服,几日光景,道行当真是突飞猛进。

  “一片何首乌的汤水,加上何首乌的血浆,对我修行而言,竟然比之于神刀的金玉之水,还要更胜一筹。”

  苏庭愈发清楚这何首乌的效用,心中当真是喜之又喜。

  斟酌许久,他便又切下了几片何首乌,添在玉盒之中,任由金玉之水,泡出其药效,滋养神刀,利于他真气渗透,易于炼化。

  而切下何首乌时渗出来的血浆,被他真气包裹,刮了下来,吞服下去,就地盘膝而坐,运功修行。

  一身修为,以极为惊人的进境,不断增长。

  这比他往常修行,更快许多。

  这也是松老所言,同等天赋之下,有人却资源无数,自然走得更快,走得更远。

  人身寿命有限,而在这有限的寿命中,去追寻得道成仙,本就是极为紧迫的。

第八十章

孙家来客!

  孙家。

  家主近日病倒,昏昏沉睡,而遍访名医,得出来的结果,也都一般无二,只说血气畅通,并无疾病,仅仅是脉象紊乱,而开始烦躁不安,后来精神不振,症状符合,只须养神一段时间尚可。

  至于后来开的药方,用处也是不大。

  再后来,才有位名医,用了珍贵药材,便连孙家之内,那几株年份已达三五百年的珍贵药材,也都取了出来。

  这些药材,无一例外,俱是安神静气之效。

  得了这些药材滋养,孙家家主才偶尔会有清醒之时,但每日绝大多数,还是在昏昏沉睡。

  孙家上下,慌乱无比。

  家中支柱倒下,而大公子远在京城,大夫人还只是妇道人家,至于其他孙家分支族人,又不好明言。

  在这个危急时候,大公子未有回来,家主并未痊愈,代掌权柄的,明面上是大夫人,但出谋划策的,多是大管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