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4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44/927

返回书籍页面

  她认得那位守正道门的地仙,也知晓守正道门对于如今的苏庭,充满着许多敌意,心中微沉。

  而正一却又是往守正道门方向而去,她再看苏庭所在,尽管伤重,但却未死,不禁松了口气。

  “你怎么样了?”

  红衣忙是降了下来,看见苏庭脸色惨白,气息萎靡。

  此刻苏庭法力耗竭,而肩上还残存着仙家法力,让他难以愈合伤口,显得十分凄惨狼狈。

  红衣心中一紧,便要给他治疗伤势。

  却见苏庭露出喜色,又忙是喊道:“我的血……”

  红衣运起神力,在他伤口上一抹,道:“我正要给你治伤之血。”

  苏庭心中一急,气冲上头,翻了个白眼,几乎昏迷过去。

  红衣忙是把他气息压下来,道:“我给你治伤,你急什么?”

  苏庭喘息着道:“我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疼痛点儿不算啥,赶紧把那老虎的脑袋给我堵住,不能再让血流出来了。”

  红衣闻言,忙是转头看去。

  百丈虎躯,宛如一座小岛,在海面上沉浮。

  那妖虎眼眸失去了神采,但却依然怒目圆睁,死不瞑目,虎脸狰狞得可怕。

  而在虎首下方,海水赤红而沸腾,范围不断扩大。

  “妖仙?”

  红衣露出凝重之色,顿时也明白了苏庭的意思,当下运起法力,把猛虎头颅上下空洞堵住。

  她稍微怔了一下,似乎想起什么,又取出一个玉瓶,伸手一点。

  妖虎身下,周边大片染红的海水,顿时化作一道水柱,宛如水龙一般,朝着玉瓶投来。

  小小一个玉瓶,当下便也装了许多海水。

  苏庭见状,长长松了口气,浑身疲软,喃喃道:“还好你带了玉瓶,没有浪费了这些血水……好在先前这海水里的鱼虾全给激荡出去了,否则在海水中,得了这血水,多半要成精化妖,凭空分去我的好处……”

  红衣无奈道:“你简直是个财迷。”

  苏庭争辩道:“我平常还是很大方的,不过这次不同,这是妖仙之躯,而且是虎躯,就算我不懂得炼丹,拿回去熬汤,那也是上等的材料,就是那虎鞭汤……”

  啪地一声!

  红衣拍了他脑袋一下,恼怒道:“胡说什么呢?”

  苏庭说道:“我说虎血大补,就算流在海水中,拿回去浇地,我那洞府门前的草木,多半都要成为灵药之流,指不定那朵小花,就生出个小妖精,正好当个丫鬟,给我捶腿捏背,端茶递水,还能给我养伤……”

  他喃喃自语,渐渐昏睡过去。

  红衣颇是无奈,伸手一点。

  当下一道藤蔓,从手中而出。

  藤蔓离身,越远则越粗,且不断分化,到了前方,如同有万千枝条。

  百丈妖虎,当下便被这藤蔓给尽数裹住。

  红衣一手提着苏庭,一手牵着藤蔓,便要登天而去。

  “等会儿……”

  苏庭忽然醒了过来,说道:“我的五行甲,我的神刀,我的神甲碎片,就在这片海域,一定要找回来!”

  他精神奕奕,忙是说道:“还有我的法船。”

  红衣点头说道:“好,我这便找来。”

  她话音才落,苏神君又已昏睡过去了。

  ——

  天庭之上。

  南天神将姜柏鉴,身着白甲,左手按在剑柄上,右手持枪,立身在前。

  “宣南天神将姜柏鉴进殿。”

  姜柏鉴闻言,将长剑宝剑,交付身旁天兵,方是走入殿中。

  大殿之上,只见天帝高坐,皇袍帝冠,神态威严。

  “如何?”

  “已诛杀妖虎,将其仙身留下,取仙家元神,登天论罪,请帝君裁断。”

  “很好。”

  帝君伸手一招。

  姜柏鉴双手托着一团氤氲难测的仙光,当下便受招而去,落入帝君手中。

  “你回去罢。”

  “遵命。”

  姜柏鉴未有多言,离开大殿,回返原处,镇守天门。

  而帝君看着手中的这团仙光,伸手一点。

  便见仙光顿时显化,变作一头小虎,不过巴掌大小,但却无比凝聚,充斥着玄妙气息。

  “该怎么处置你?”

  帝君轻笑一声,道:“你仙身留给了苏庭,如此也好,罢了,朕暂且封你一个神职,余下之事,今后再谈。”

第七九一章

苏庭回山

  元丰山内。

  近来人间之事,又是传得沸沸扬扬。

  苏长老每逢离山,必然是浩浩荡荡,不整出惊天动地之事,简直誓不罢休,堪称是四处惹祸的典范。

  自归山之后,苏长老初次离山,去探访浣花阁,回程途中便斩杀了先秦山海界首徒齐岳。

  后来奉命出行,又是斩杀了白鹤一族的老族长。

  再到后来,率弟子北上斩魔,可他不但斩魔,还斩杀了天神。

  一番浩大风波,让元丰山都颇不安稳。

  好不容易苏长老回山,而今再度离山,却又与一位妖仙斗得天昏地暗,最终致使仙家陨落。

  “苏长老每逢离山,不惹出事情来,绝不回山。”

  “每一桩事情,都是堪称惊天动地。”

  “能够有这样惹事的本领,那也是苏长老的本领。”

  “以半仙之境,却有弑仙屠神之力,苏长老真是千古罕见之辈,你猜他还有多久,能够得道成仙?”

  “这个可不好说,得道成仙岂是易事?便是有真仙之辈,受帝君贬谪,落入凡尘俗世之间,来生也不见得有重归仙道的希望……苏长老虽有堪比仙神的本领,但斗法的本领,只是争强斗狠,想要得道成仙,依仗的还是自身修为。”

  “说来也是,不过苏长老的年岁,据传比你我还小一些,他而今便是半仙,今后寿数还长,得道成仙,未必无望。”

  “年纪轻轻,已是半仙,今后还有长久时日,追寻仙道,自然是希望大些,但是否真能踏破仙道,又能在几时踏破仙道,却也不好说。”

  “我看却不一定,苏长老心比天高,与正仙道已经得道成仙的小仙翁,颇有几分攀比之意……小仙翁四十不惑,成就仙道,苏长老多半也要在四十岁前,成就仙家大道,不信你我赌上一把?”

  “唔……就赌一件法器!”

  ——

  苏庭洞府之中。

  苏庭与妖仙一战,法力耗竭,精神疲累,已昏睡多日。

  饶是得了虚幻道果,踏足九重天的半仙,却也难以承受得住妖仙之力。

  若不是红衣以她神力,清除了妖仙的法力,只怕以苏庭的境地,还要跟前次在两界虚空遇伏一样,寻个地方,昏睡个一年半载,自行恢复。

  好在妖仙法力已经清除,苏庭只是沉睡了六天,便已醒来。

  他在沉眠中,体内法力也在运转,而今恢复大半。

  “究竟怎么回事?”

  红衣坐在一边,伸手拭去他额上的冷汗,问道:“这妖仙好生厉害,以你的本事,可敌寻常仙神,却也伤得这般重。”

  苏庭气色虚弱,低声道:“一言难尽,我待会儿与你细说,我那些宝贝呢?”

  红衣轻哼一声,说道:“放心,你那些神甲的碎片,那一柄神刀,以及那一个神将甲,我都给你取回来了,怕你还有什么漏说的,在那方圆千里,天上海底,我都搜过了一遍。”

  苏庭松了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

  红衣说道:“还有那头妖虎,我已经交到了炼丹房,他们才是炼药的好手,所谓物尽其用,比你用来熬汤要好多了。”

  苏庭迟疑道:“这可是一头仙虎,他们炼丹的本事怎么样?要不然我去正仙道,请来一位炼丹高人?我跟正仙道还是有几分交情的,此去跟道玄仙翁也喝过茶的……”

  红衣笑着摇头道:“你这个人啊,还是安心养伤便罢,本门炼丹房的人又不是废物,好好一尊仙虎的肉身,如此罕见的材料,要是还炼不出宝贝灵丹来,他们干脆去当外门杂役算了。”

  苏庭这般想想,说道:“这倒也是,虽说比不得正仙道这等名满三界的炼丹圣地,好歹也是我仙宗炼丹房,远胜世间各方。”

  红衣笑着说道:“听说你去炼器阁几趟,每次都把许长老气个半死,我看你要是去炼丹房几趟,那炼丹房的道士,听了你这几句话,指不定暴跳如雷,要跟你决斗。”

  苏庭摇头道:“他们斗不过我,最多服丹自尽,以此明志。”

  红衣无奈道:“就知道贫嘴,今次的事情,你不与我说么?”

  苏庭想了想,说道:“这次还真是好险……”

  想起当日的遭遇,他长长吐出口气。

  他离山之时,自问堪比仙家,在这凡尘俗世之间,不惧九重天之辈,也不惧尸解之仙……哪知终于还是有仙神之辈,寻得了借口,向他出手。

  这猛虎本意是如诸天仙神一般,诛杀于他,仙酒仅是出手的借口而已。

  ——

  “你的意思是,妖虎也是受人驱使?”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