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4/927

返回书籍页面

  哪怕苏庭如此进境,是他想要看见的成果,可也难掩心中复杂之意。

  “不愧是雷部真传。”

  松老怅然叹了声。

  ……

  苏家店铺。

  苏庭才到了街口,遥遥便见,自家门口,有一座肉山,从他家门框里挤了出来。

  那肉山赫然是个妇人,只是浑身是肉,显得十分肥硕壮大。

  “红婶?”

  那是陈友语的婆娘。

  苏庭见她从自己家中出来,略感讶异。

  但那肥胖妇人,却没有看见苏庭,而是走回了自家,挤入了门里。

  “她来我家作甚么?”

  苏庭带着疑惑,回到了家中。

  店铺之内,表姐正在擦拭东西,见得苏庭回来,展颜笑道:“回来了?”

  苏庭点头笑道:“回来了。”

  他将人参掏了出来,递了过去,笑着说道:“松老送了两株人参,还是那样,切成参片,炖汤喝。”

  “你啊,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要?”

  “长者赐,不敢辞嘛,何况我跟松老,也算半个师徒情分在这儿,日后也有我孝敬他老人家的份儿。”

  “可这也不成啊。”

  “姐,你先拿着。”

  苏庭把人参递了过去,生怕表姐又提起这事,立即转移话题,道:“话说回来,我刚才在街头,看见红婶从家里出去,是来作甚么的?”

  苏悦颦闻言,低声道:“是来借钱的。”

  苏庭愕然道:“借钱?”

  苏悦颦点头道:“是啊,她家失窃了,官府定为假案,陈叔叔挨了一顿板子,又关了几天,夫妻又吵了一番,他便气得病倒了。如今陈家里头,也没多少银两,红婶是来借钱给他看病的……”

  说着,苏悦颦有些迟疑,看着苏庭,轻声道:“咱们家里有些余钱,我便先匀了二两银子,给陈叔叔治病去了。”

  苏庭摊了摊手,道:“都是邻居,看在红婶的份上,也就算了。”

  苏悦颦微微点头,说道:“陈叔叔平常虽然有些斤斤计较,肚量狭小,早年跟咱爹娘也不大好,但也算是邻居,便借些钱吧。”

  苏庭点头道:“没事的,咱们家有钱了,下次再来借也没关系。”

  说到这里,苏庭认真说道:“不过有一点,每次借钱不超过二两银子,而且,必须打欠条!”

  苏悦颦点头道:“这也是应该的,他这人从来不念情分,便是借了钱也是一样。”

  往常苏家父母,也曾借过几次银两,但每当苏家生意好了,他也本性难移,心中添堵,照样想要捣乱。

  又所谓升米恩,又斗米仇,后来苏家父母不借银两了,陈友语心中不喜,也就没有多少情分可言了。

  对此,苏庭心中还略感疑惑。

  陈友语藏了一笔银两,可偏偏没事就喜欢借钱,倒也真是奇怪……不过,这厮就是货真价实的市井小人,有这些举动,也不足为奇。

  “松老说的尘世琐事,各种牵扯,就是这些日常的小事吧?”

  想到这里,苏庭心有明悟。

  难怪许多修行人,喜欢避世隐修。

  只是那种枯燥日子,显得没趣了些。

  苏庭这般想着,忽然手指捻了捻,道:“也对,借钱这事,对有些贱人而言,反正也没啥情分可言,今天借的银两还没打欠条吧,我回头让陈友语补回来。”

  想起借出去打欠条的银两,还是从对方家里盗出来的,苏庭忽然嘿了一声,有点儿兴奋。

  ……

  待得夜里,吃过晚饭,喝过参汤,姐弟二人又闲聊了几句。

  苏庭回了房中,看向窗外的月光。

  “今晚该轮到孙家了。”

  他笑了一声,回身看向西北角落的稻草人,说道:“老小子,你让苏家破落了这么些年,让苏某这堂堂修行人,为柴米油盐而苦恼,时至今日,你也该给点利息了。”

第七十五章

苏先生教导五怪

  入夜。

  稻草人依然摆放西北角落,头上一盏灯,脚下一盏灯。

  苏庭书写符文,结印焚化,又步罡踏斗,一番朝拜,将今日的这场施法完成。

  接着,他便运转真气,开始传召那五只小怪。

  ……

  五灵搬运术,原形便是五鬼搬运术。

  其实此术在人世间,声名不小,但其出现的方式,往往是某些修行有成的人物,画成符纸,赐予了凡人。

  而凡人得了符纸,烧化之后,能够暂使五鬼,搬运钱财……但这有个弊端,所谓搬运的钱财,与其说是搬了别人家的,不如说是搬了自己后半辈子的。

  将后面半辈子的钱财,搬到了前半辈子来用。

  此术过后,施法之人,其将来的运道,便会差了些,甚至不如以往。

  但苏庭不在此列,他不是凡人,而是修道人,这五鬼搬运术也不是他人赐予的符纸,而是他自己修炼的法术。

  更何况,这五灵搬运术,也并非五鬼。

  其中有个黄鼠狼,市井传言,若有人救了黄鼠狼,那么黄鼠狼便会搬来许多财宝,报答此人,但此人死后,其后代子孙,往往穷困潦倒,要将祖先得到的钱财,统统还回去。

  黄鼠狼的特性,与五鬼搬运术的说法,有些相近。

  而五灵搬运术,则是取了其他四位,互相均衡,或者说,是互相制衡,因此,便没有了这个弊端。

  当然,实际来说,这些偏门小术,这些个黄仙小怪,带来的所谓什么弊端,也终究还是对凡人而言罢了,换做修道人,便不适用了。

  “来了。”

  苏庭目光微凝,旋即站起身来,负手而立,将二重天的气息,展露出来。

  最先来的,赫然是那老鼠,正在那儿,瑟瑟发抖,在苏庭二重天的气息面前,仿佛蝼蚁见了蛟龙。

  陆陆续续,其他四只小怪,也纷纷到来,听候差遣。

  “来得齐了。”

  苏庭负手而立,沉声说道:“今日本座,命你等前往孙家,取来一些宝物。”

  五只小怪,低伏在地,显得十分乖巧,不敢有半点妄动。

  而苏庭则徐徐说来,道:“首先,鉴于你们身小力薄,不能跟五鬼一样,搬空人家的藏宝库,所以,本座今日给你们列了清单。”

  “孙家作为落越郡当中的大族,传承多年,底蕴深厚,其家中白银,必定不少,若说堆积如山,本座也不意外。”

  “所以……”

  苏庭看着五怪,认真说道:“白银太掉价,咱们不要。”

  五怪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以孙家的底蕴,什么暗室,什么宝库,好东西必然是不少。”

  苏庭说道:“本座不要白银,但可以要黄金,但最好是十足的赤金。不过,更值当的是珠宝,比如玉石,比如明珠等等……”

  “另外,更重要的,还有药材!”

  “能让孙家好生储藏的药材,成色应该不差,但你们眼睛要擦亮一些,本座可不要什么红枣菊花的便宜玩意儿,我要的是人参,雪莲,灵芝,鹿茸,燕窝什么的东东,懂吗?”

  苏庭说到这里,心头十分激动,表面还是一派威严,目光扫过去,道:“懂吗?”

  五只小怪眼神茫然,懵懂不知。

  尽管它们天性机灵,又受过苏庭点化,加上饮下符水,但苏庭这一番话,对于它们这五个还没真正成精的小怪来说,还是不大容易理解通透。

  “就知道你们不懂。”

  苏庭颇有恨铁不成钢的神色,取过几张纸来,摊到地上,道:“本座事先给你们准备了画儿,都把这些本座想要的,足够珍贵的,基本画出来了。你们仔细看着……”

  顿了一下,苏庭低声道:“你们这还看不懂?”

  五只小怪俱都茫然不已。

  苏庭看了看画上的那些图样,摸了摸脸,沉吟道:“虽然这画功确实稍微有点那啥,也还算是灵魂画手,勉强还能解释。这样,本座替你们长点知识,逐个把形态特征讲述一遍,你们继续听着……”

  “比如灵芝,外形大致呈平伞状,其……”

  过了许久,苏庭说得口干舌燥。

  “这回懂了吧!”

  五只小怪似懂非懂,仍有几分茫然,但对视一眼,却点了点头。

  “都说对牛弹琴,对你们这五个,比对牛弹琴还难。”

  苏庭松了口气,说道:“记住,见着图像上的东西,就给我偷回来……哦,不,我辈中人不能用偷,是拿,给本座拿回来。”

  “还有,基本能跟这些东西摆放在一起的,成色多半都不差,能搬多少是多少。”

  “还要注意看摆放位置,看盛放的方式,看人家重视的程度,越是上等,多半藏得越是隐秘。”

  “你们放聪明些,也不单单都是盯着本座画的这些东西,还得随机应变……总之,东西越上等越好,不局限于本座画出来的这些玩意儿。”

  “你们虽然身小力薄,搬不空整个孙家,但无论如何,今儿个晚上,务必把他孙家最珍贵的那个家底,给本座掏空了。”

  “去罢……”

  苏庭挥了挥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