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3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35/927

返回书籍页面

  “妖仙?”

  苏庭听得这声虎吼,便已明白,来的这位仙家,乃是一尊妖仙。

  他适才感应到,心中一阵悸动。

  便连九重楼中,掌握在阳神之体手里的斩仙葫芦,也有着示警之兆。

  有了警兆,他细细察觉,便发觉有一股气息,暗中潜藏,隐至悦城。

  原本这一刀,他是要斩杀谢少尊。

  察觉到这股气息之后,他心中一凛,运用法力,把这一刀的威势,发挥到了极致,劈了过去。

  此刀乃是神刀,堪比仙宝,他所使的更是武道真神亲自所授,不亚于仙术,凭他这一刀,足以能够斩杀世间半仙。

  但这一刀仅仅伤及了对方,甚至未有轻伤。

  而在南方之处,虚空扭曲,眼睛所见,场面变化。

  蓝天白云之上,赫然伏着一头斑斓大虎,作出即将扑食的姿态,它双眸冰冷残酷,面露凶厉,血口咧开,充斥着愤怒。

  这一头妖虎,伏在白云之上,蓄势而出,但却猝不及防之下,被苏庭斩了一刀,从虎背到肩处,鲜血喷洒,宛如火焰焚烧。

  “早知诸天仙神,都想诛杀苏某人,未曾想到,来的竟不是一位仙人,也不是一位神人,而是一头妖仙层次的虎类。”

  苏庭冷笑说道:“前次之罪,苏某已受赦免,还有仙神之辈不愿罢休么?”

  那妖虎伏在云层之间,任由鲜血洒落,蓦然口吐人言,沉凝无比,威势无穷,闷声道:“你不过犯了大罪,受下一次罪责赦免,帝君可不曾授你免死金牌,也不曾赐你不死不灭的命数……你前次免罪,不代表你就能肆意妄为,能将其他罪责,就此一笔勾销。”

  苏庭手提长刀,往上一抬,却把刀背放在肩上,神色淡然,笑道:“苏某与你,有何恩怨?还是说你这妖仙,是受那一尊真仙指派,甘愿作刀,来杀苏某?”

  兴洪镇上,便有一尊出自于先秦山海界的尸解仙,前来刺杀苏庭。

  事后推测,这尸解仙背后,该有一尊真仙,但未必出自于先秦山海界。

  而眼下这尊妖虎,是否也与那位仙家有关?

  “你太高估自己了。”

  妖虎从云层中起身来,伤口已然愈合,它身躯渐长,足有百丈,横于天空。

  常人肉眼难见,只觉无比惊悸,天空沉闷,难以呼吸,便是勉强抬头看去,也才恍惚觉得云层之中,隐约有白云凝成百丈猛虎的形状。

  “喝了本座的酒,破了本座的法,才过多久,你便忘了么?”

  妖虎寒声道:“从本座家中盗走仙酒的,已被本座挫骨扬灰,眼下只有你这饮下仙酒的,尚未伏法……此酒乃本座借以感悟真仙之境的宝物,你破去本座之法,饮下本座悟道酒,此为阻道之仇,今日不杀你,本座难消此恨!”

  苏庭眉头皱了起来,沉声说道:“你是为此而来?”

  他原本觉得,这尊妖虎应是受命而来,以妖仙之身,诛杀于他。

  但这妖虎此时说来,却是为了当年那仙酒之事。

  不过,那仙酒确实不凡,引得妖仙来追杀于他,倒也不算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须知,当年那仙酒,据传是道祖尚未成道之前,与当今天庭帝君所饮,不但对法力有着极大的增益,还有着悟道之效。

  苏庭能够从五重天的境界,一举踏破六重天,便依仗此酒。

  甚至酒力沉浸体内,徐徐而来,让他得以在短时日内,成就阳神,乃至于到如今,他法力积蓄,直至冲击到九重天的境地,也是仙酒后劲徐徐而发的缘故。

  “毁本座悟道之路,此仇唯有鲜血方可洗礼!”

  妖虎身上掀起飓风,横扫八方,云层卷动,寒声道:“听闻你自得获仙酒之后,本领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当日不过上人,而今已是半仙,便让本座看看,你究竟从仙酒之上,得获多少益处!”

第七八一章

苏庭战妖仙!【一】

  之前引动个各方的仙酒,本就是仙家层次的琼浆玉液,乃是天帝所出。

  后因天帝与道祖共饮此酒,存下大道印记,堪称旷世之机缘。

  妖虎留存此酒,试图以此成就真仙之位。

  哪知它离山之际,此酒被人所获,最终落于苏庭之手。

  原本仙酒被人取走,这妖虎尽管震怒,可当时面对强敌,却也无暇脱身,并且,它也是有恃无恐,自觉印记封存,当世之间无人可以从它的印记之中,真正将仙酒饮下。

  哪知这苏庭不能以常理而论,那妖仙印记竟然被他斩灭,从而解开了布置,把仙酒饮尽。

  于修行之士而言,阻拦修行之路,便是最大的仇恨!

  便是苏庭也深知这点,没有与往常一样,多费唇舌。

  此战无法避免,无论如何也难以用言语平息,只能打上一场。

  苏庭目光朝着四周扫了一眼,沉凝道:“妖虎,此处是悦城所在,下方不但有修行中人,更有凡尘之辈,你我在此争斗,势必波及,如波及太广,死伤数以万计,定受罪孽缠身。而今苏某道行未至仙境,你却已是妖仙,这凡尘有司天监,仙神亦有天庭管辖,你我换个地方,如何?”

  云空上的妖虎,那森冷的目光中,似乎也有了几分忌惮,略微抬头。

  苏庭伸手一招,将那天空上的法船,收入手中,旋即纵起云光,朝着东北方向而去。

  妖虎没有阻拦,而是尾随而去。

  ——

  在场之中。

  一片寂静。

  众人犹自沉浸在那刀意及虎威当中。

  堪比仙神层次的气机交锋,超出了人间的范畴之上。

  在场诸位修行人,纵然是阳神真人,都难免心中惊悸。

  而今气机交感的两方,终于就此离去。

  众人得以喘息,但残留的惊悸之感,仍然无法抹去。

  适才威风无尽,力压全场的第二分部之主谢少尊,此刻瘫在地上,神色茫然,犹存几分恐惧之态。

  他屡次遭受苏庭威压所迫,心中早已结成恐惧阴霾,宛如魔障一般,又失去那作为依仗的宝刀,当下颓然无比,迷茫万分。

  先前他还是意气风发,甚至敢与苏神君一争长短。

  哪知转瞬之间,便有了这般变化。

  而那位苏神君,面临妖虎,便没有再把他放在眼里。

  甚至在适才离去之时,本可以随手将他打杀,却也没有出手,显然是懒得理会。

  这让他心中,愈发感到低沉。

  “谢少尊!”

  “还我阁主命来!”

  “杀!”

  场面瞬息之间,再度陷入混乱。

  试图压制整个悦城周边的第二玄天部,在这一瞬间,遭受各方高人,群起而攻之。

  乱象骤然而起。

  ——

  东北方向。

  苏庭纵起云光,以化虹之术,瞬息而过。

  妖虎来得同样极快,它虽然不如苏庭的化虹之术,但胜在道行高深,已至仙境,不比苏庭慢。

  苏庭回望一眼,露出异色,此时他原本可以借法船而行,毕竟这法船堪比仙宝,有着诸般布置,又能长久驾驭,与敌消耗。

  但念头一转,他终究还是放弃了。

  “我自修成九重楼后,已成半仙,得获虚幻道果,水中映月。”

  苏庭暗道:“当初我便能胜第一魔君,踏破九重天境界巅峰之后,能胜先秦山海界的尸解仙……我如今斗法的本领,在尸解仙之上,但能否比得过真正的得道仙家,却还两说。”

  他曾经借助武道真神郭仲堪的神力,与奎木狼恶斗一场,最终才勉强以斩仙飞刀,斩下了那奎木狼。

  当时他毕竟是借力,而非自身之力。

  其次,那奎木狼生前是妖类,未成仙家道果,死后固然封神,得获神位,有神力加身,但究竟与得道仙家是有怎样的不同,他却也还不清楚。

  这一次争斗,却也是他验证己身本领的时候。

  “当年道祖与天帝饮酒,这老虎便被擒了过来,当作了酒桌一般,事后侥幸活命,却得此造化,得以修行,并且突飞猛进。”

  苏庭暗道:“它一路修行,至得道成仙,作为人间少有的妖仙之辈,定有非凡之处。”

  随着这般想,他身形所化的遁光,逐渐慢了下来。

  而妖虎也察觉苏庭减缓下来,并非一味逃命。

  前方苏庭终于停了下来。

  妖虎也未直接扑上,停在百丈之外。

  “倒也有些勇气,竟敢停下迎战。”

  “若无勇气,苏某何以在短短时日之内,接连踏破至此境界,成就人间绝顶境界?”

  “这倒也是,仙酒固然是旷世机缘,但也并不能使愚鲁之辈一步登天,你能借助仙酒,在短短时日内,接连突破至这般境地,也不是寻常之辈。”

  “所以前辈才如此迫切,要找我报仇的么?”苏庭浑身笼罩在神甲之中,左手持刀,右手蓄势,徐徐说道:“是害怕苏某踏破仙境之后,你再无法奈何得了我?”

  “真是口齿伶俐。”妖虎在云层之上,稍微伏低,作出扑食之势,沉声道:“不过,本座确实忌惮于你,尤其在你斩神之后,便愈发不能忽视了。”

  “所以……”苏庭冷笑了声,说道:“你便顺水推舟,接了某位大人物的请托,借仙酒为由,来诛杀苏某?”

  “胡说八道!”

  妖虎蓦然扑了过来。

  百丈距离,如在眼前。

  瞬息而至!

  苏庭身化虹光,刹那避开!

  此时才听妖虎声音继续传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