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1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16/927

返回书籍页面

  主公失踪的第五天,就这样吧,希望主公不要回来了。

  “我要好生修行,里头那些个妖物精怪,本体都不如我来得凶悍,同等境界下我更具优势……只待我好生修行,这洞府之主,迟早是我的。”

  虎妖喃喃自语,砸吧砸吧嘴,口水流了满地。

  它眨了眨眼睛,隐约看见了一个影子。

  “听说虎骨汤还是挺补的,正好我近来有伤,不知道虎骨汤有没有用处。”

  那影子背负双手,徐徐说来,语气不轻不淡。

  虎妖浑身一颤,顿时精神起来,跳了起来,朝着苏庭扑了过去,两只虎爪抱住苏庭大腿,当下泪水滚滚,口吐人言,道:“主公,你终于回来了……小虎可想你了,生恐你出现变故,一直努力修行,想要继承主公之志,让咱们洞府发扬光大。”

  苏庭一脚把它踢开,翻了个白眼。

  这厮虽是个虎类,却全然没有山林之王的气度。

  从第一天遇见苏庭之时,便是纳头便拜,直接降服。

  时日久了,苏庭也发现这是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若不是看门得利,险些就拿去炖汤。

  “近来洞府如何?”

  “回主公,小虎近来尽忠职守,战战兢兢,未敢离开,无外人踏足于此。”

  “无外人踏足于此?”苏庭眉头一挑。

  “那个……主公的结义兄长,还有那位红衣姑娘,不算外人罢?”虎妖小心翼翼地道。

  “可有说过,什么时候可以出关?”苏庭问道。

  “小虎隐约听过红衣姑娘提过,无论成败,不出十日。”虎妖这般应道。

  “嗯?”

  苏庭稍微思索,却也没有贸然出声。

  他隐约明白几分缘由。

  他自身在地府都没有名字,只怕难以推算。

  信天翁推算不出来关于他的行踪,故而需要红衣以神力相助。

  听说信天翁早年精通卜卦测算,堪称举世无双,但后来出了变故。

  具体是什么变故,苏庭倒也没有询问过。

  只是信天翁卜卦的能力,再也不能与以往相比。

  这次红衣或许是要用神力,助他恢复也说不定。

  若是以神力相助,那么便不能受外力打扰。

  苏庭迟疑了下,消去了放出阳神查探的念头。

  ——

  洞府之中。

  嘭地一声!

  眼前法力构建的轨迹,尚未看清,便即粉碎。

  信天翁闷哼一声,嘴角溢血。

  “不行……”

  信天翁喘息道:“就算有你神力相助,得以压制隐患,但为父毕竟是受了天威,怕是此生都无法恢复到全盛之时了。”

  红衣闻言,神色稍黯了几分。

  信天翁抹去嘴角血丝,道:“不过苏庭这小子,倒也真是古怪,就算我如今势弱,非比当年,但卜卦之术,却也不该连他的蛛丝马迹,都测算不出来。”

  红衣微微蹙眉,说道:“听闻天庭都测不出他的所在,不过前些时日,他传讯报了平安,还算让人安心些。”

  信天翁叹道:“他只传讯,而未归来,只怕处境未必是好,本想测算一把,前去助他,而今倒是只能等候了。”

  红衣轻声道:“他这人一向机灵,既然有空闲传讯归来,想来也会妥善安排。”

  ——

  “嗯?”

  洞府之外,苏庭眉头一挑。

  这洞府归他所有,诸般布置也是出自于他的手中。

  适才阵法似乎震动了一下。

  那是内中有了动静。

  看来信天翁还是出关了。

  却也不知红衣大侄女儿如今成神之后,是否能够给她老父亲治愈昔年的旧伤?

  如果信天翁当真恢复到了当年,或许能帮得上大忙。

  苏庭手中一握,露出寒色。

  轰地一声!

  洞府蓦然打开。

  内中父女二人,正走出洞府外,便见那少年背负双手,面带微笑。

  “我回来了。”

  苏庭笑了声。

  ——

  久别重逢,颇多感慨。

  尤其是红衣,本以为苏庭斩神之后,要遭天庭定罪,只怕难以存活,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她当时颇是心灰意冷,甚至想要尝试上禀帝君,能否以她神体,替代奎木狼。

  后来苏庭免罪,本是大喜,可却又被人伏杀,失去踪迹,让人忧虑许久。

  而今再见苏庭,她不由得感到十分复杂,终究还是长长松一口气。

  听得苏庭提及在两界虚空遭遇伏杀的事情,无论是红衣还是信天翁,都不由得为之屏息。

  “你啊……真是不让人省心。”

  “我也无奈啊。”

  苏庭摊手道:“仙神出手,我已竭力抵御了,不过还有掌力余患,让我沉睡了多日,不过好在被我清除了许多,如今还剩一点……”

  他手中一翻,顿时多了一缕气息。

  红衣蹙眉道:“你既然能够清除余患,为何还留存一点?”

  苏庭笑了一声,看向信天翁。

  信天翁沉声道:“你要为兄以此气息,推算对方的身份?”

第七五五章

天谴!

  两界虚空之中,苏庭挨了这一掌,后患无穷。

  直到前些时日,才算得以将之清除。

  而今他留下一点掌力余患,便是为了今后比对出手之人的气息。

  但更重要的是,或许能以此而推断出,出手之人的真正身份!

  “老弟自踏破阳神之后,便对兄长以往的事迹,有些耳闻。”

  苏庭笑着说道:“当年兄长测算卜卦的造诣,堪称当世首屈一指,近乎于天庭仙官刘泊静……之所以得天庭赐福,延寿三千载,便是以卜算之道。”

  信天翁闻言,神色有异,终是叹了声,说道:“今非昔比。”

  苏庭闻言,眉头一挑,看向了红衣大侄女儿,沉吟道:“以你堪比仙家的神力,竟也无法替你父亲解去旧年伤势么?”

  红衣神色黯然,轻叹了声,说道:“我尝试过了,还差得远,除非修为再进一步,堪比真仙,便有三成把握。”

  苏庭心中微沉,哪怕红衣堪比真仙,也只是有三成把握?

  岂不是说,只有当今道祖,或是天庭帝君,才有能耐替他消去隐患?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信天翁伤得这般重?

  苏庭皱紧眉头,道:“兄长的伤势,竟是如此严重?”

  信天翁自嘲了一声,道:“为兄之前也低估了上天的惩罚,而今看来,确实比想象中更为严重。”

  苏庭神色极为凝重,不禁睁开天眼,细细在信天翁身上扫过一遍。

  信天翁也没有躲闪,任由他探查。

  红衣静静坐在那里,没有出声。

  苏庭额间天眼闭合,神色愈发凝重。

  他如今已是踏破九重天,得了虚幻道果,堪称功果半成,近乎得道的半仙。

  他的天眼,也近乎于仙眼。

  可是他适才观测一番,竟然没有察觉到任何伤势?

  “兄长的伤势,怎么如此古怪?”

  苏庭顿了一下,说道:“竟然看不出有受伤的缘故?”

  红衣未有应答,只是眼神黯淡。

  信天翁叹息道:“其实这甚至不算是伤。”

  苏庭听得言外还有深意,不禁问道:“兄长此言何意?”

  信天翁说道:“人有四肢百骸,你若斩我一臂,我成了独臂之人,便是残废。”

  苏庭思索道:“你我道行至此,已能断肢重生。”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