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1/927

返回书籍页面

  听完了那捕快汇报,方庆面色古怪。

  书房中,方庆坐在那里,身后是师爷还有师爷的徒弟。

  前面则是袁珪,以及手下汇报那名捕快。

  早上这一桩让方庆为之重视的案子,忽然便定为了假案,这让方庆也不由得错愕万分,心中又有几分庆幸。

  因为此事的大小,或许便关乎着他年末时的升迁。

  “便是假案。”

  捕快低声道:“经过仔细勘察,他家中没有外人痕迹,只有他自己的痕迹,再根据他的家境来看,也不该有这么一笔巨款,多半是贼喊捉贼。”

  师爷问道:“那他没事,报什么假案?”

  捕快答道:“估摸着是跟他家里婆娘闹了些事,卑职特地找他岳丈家问了一遍,得知陈友语此人在家里也不大老实,平日里他对那婆娘,常是谎报生意上的收益,可能还偷花了些钱,早年娶妻时也跟媒婆说自己攒了笔钱财。”

  说着,捕快又道:“根据卑职几人猜测,陈友语多半是早年瞒骗,如今事情暴露,那婆娘发现他家无财富,他生怕跟婆娘闹翻,无奈便说是被人盗了。”

  闻言,房中众人多是愕然不已。

  只有一个袁珪,神色冷漠,只是眼角也抽搐了一下。

  “既然如此,打他一遍,关上几天,让他吃点苦头便是了。”

  方庆挥手说道:“对外张贴,说明事情缘由,但要将言论稍微压制一下,不要传得太广。”

  那捕快低声应了声是。

  方庆点头道:“这点小事,便不必大张旗鼓了,都下去吧。”

  众人正要退下,然而这时,袁珪忽然上前,拱手道:“卑职有话要说。”

  方庆微微皱眉,道:“袁捕头有话说?”

  袁珪点了点头,偏头瞥了一眼,道:“诸位且先出去,我要与大人商谈一些机密要事,暂时还不能外传,请见谅。”

  捕快不敢多言,便退了出去。

  师爷两人对视一眼,得了方庆示意,也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二人。

  方庆抬手道:“袁捕头有话直说。”

  袁珪拱手道:“卑职怀疑,此事并非陈友语报的假案,此人性子懦弱,胆小怕事,没有实事,他也不敢胡乱报官。”

  方庆沉吟道:“但你属下的人,查出来的结果,莫非是错的?”

  袁珪低声道:“他们查得不差,陈家确实没有外人痕迹。”

  方庆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袁珪说道:“陈家八成是失窃了,但是盗窃的,不见得是人。”

  方庆闻言,目光微凝,道:“什么意思?”

  袁珪道:“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盗走陈家物事的,要么是武功高绝到了极点的人物,要么是些装神弄鬼,或是驱使鬼怪的人物。”

  方庆沉默不语。

  袁珪继续说道:“落越郡之中,论武艺功夫,没有谁能到这个境地,真到了这个境地的,都是一方豪杰,也不会去盗他一个小店铺。倒是那些装神弄鬼的宵小之辈,穷困潦倒,指不定便会出手,做出一些违反律法的事情。”

  方庆垂下眼睑,道:“你指苏庭?”

  落越郡之中,修行之人,除了松老师徒,便只有一个苏庭。

  松老德高望重,而神庙的香火也算鼎盛,不缺钱财,加上他也是司天监记名的人物,袁珪也不至于怀疑到他的身上。

  那么就只有苏庭。

  加上前次,袁珪为孙家作证,指证苏庭。

  方庆心中念头一转,便明白了许多事情。

第七十一章

说到就到苏大少

  “正是苏庭。”

  袁珪躬身说道:“卑职查过,这陈友语,平日里与人问好倒是勤快,但却气量狭小,跟邻里都是貌合心不合,跟苏家也是如此。经过查知,早年苏家父母跟他吵过,如今苏庭搬过来,跟他也有些不快,以苏庭这个少年的性子,绝不可能忍气吞声,卑职判定,八成是他。”

  “证据呢?”方庆问道。

  “这个……”袁珪迟疑了下。

  “没有证据?怎么定案?就凭你一场推测?就凭这八成的可能?”

  “他用鬼神之术,难留痕迹,未有证据。”

  “既然你向来不信鬼神,如何又认他是鬼神之术?”

  “卑职……”袁珪微微拱手,未再多言。

  “若真是鬼神作案,那便要请鬼神镇压。”方庆沉声道:“袁捕头,你真觉得是鬼神之术,近了可以请神庙松老去驱邪,远了也可以上报京城司天监,可这些案子,都要按照律法,而不是凭借你的猜测,便可以定罪的。”

  “卑职……明白。”袁珪低下头去,不禁又想起了王家公子的命案。

  “下去罢。”

  方庆略微摆手,挥手示意袁珪退下。

  袁珪顿了一下,道:“大人,卑职没有证据,不能定罪,但你是知道他的身份与本事的,他若总是这般肆意妄为,落越郡必定鸡犬不宁。”

  方庆目光微凝,沉寂了片刻,然后说道:“本官信他,绝不会为非作歹,但凡处事,必有缘由。”

  袁珪施了一礼,退了出去,脸色不甚好看,心中只叹了声:“大人沉迷鬼神,陷得太深了。”

  见袁珪离去,方庆忽然伸手,揉了揉额头。

  听闻袁珪一番话,他大约也是怀疑到了苏庭的身上。

  落越郡这一亩三分地,除了松老之外,便只有苏庭,才有这个本事了。

  “还得让苏先生稍微收敛一些才成,哪怕事出有因,哪怕惩恶扬善,也不能总是施法。”

  方庆略感苦恼,想起年末升迁一事,又惊又喜,又是惶然。

  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太久了。

  官场上,既有同心的同僚,也有离心的政敌。

  落越郡的牢狱,煞气沉重,也跟其他地方牢狱一样,总有些犯人出现事情。这种事情在各地牢狱也算常见,不是什么大事,偏偏被政敌扩大,借此抨击,作为阻他官场道路的借口。

  他曾想要重建牢狱,但朝廷的银两,却也不是他能随意动用的。

  眼下苏庭替他除去了这方面的隐患,灭掉了一个阻碍,年末升迁,希望极大。

  但这次的失窃案,在这个节骨眼上,便极有可能成为他的阻碍,所以他才如此重视。

  可如今,失窃案成了谎报的假案,便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虽说这次判案,有些不大合他往常行事风格,但这桩事情,本就没有证据,按律去审,也审不到苏庭头上。

  方庆揉了揉眉宇,忽然叹了声,满是疲累。

  ……

  神庙。

  “失窃?”

  “正是失窃,但没有外人踪迹,定性为假案,就发生在苏庭隔壁家。”

  “假案?”

  “官府是这么认定的,但那陈友语好像气病了,也不像是假的,不过这病也可能跟他挨了顿板子,关了几天,有点儿关联。”

  “你怀疑苏庭?”

  “如果是假案,也就罢了。如果不是假案,多半也只有他了。”

  “无声无息,盗走了人家的财宝,这样的法术,可不多见。”

  松老沉吟道:“老夫都不通此道,而他初得修行,道行还浅,怎会施展出这样的法术来?再者说,我雷部之中,乃是仙法真传,也不会有这种偏门之术才是……”

  说着,松老忽然想到什么,自嘲一笑,道:“人各有机缘,何况他苏家祖上也是遇仙的机缘,随着宝物传来下来些微末法术,也在情理之中。”

  他倒是把苏庭用的法门,想到了苏家至宝的层面上。

  涉及这些机缘,可算得是个人的秘密,松老倒也没有多想,更没想去寻苏庭询问。

  只是想到苏庭,松老沉吟了一下,道:“这厮近来除了犯下这桩案子,还有什么事情么?”

  青平微微摇头,道:“没什么出格的事,除了去孙家门前走过一遭,此后就整日窝在家里,多半是在修行,但这几日间,外出也有些勤快,好像是要张罗他苏家店铺重新开张的事情。”

  苏庭去孙家门前走一遭,前次松老就听青平提过,也不甚在意,倒是听闻苏庭近日张罗店铺一事,略有沉吟。

  “这小子要开什么店铺?”

  “还不清楚,但他父亲的医术,也没传下来,至少不会是开药堂的。”

  “这倒也是……”

  松老思索片刻,说道:“这小子就当真要这么开间店铺,养家糊口,然后安心修行,当个市井当中的隐士了?”

  青平面色也有些古怪,苦笑道:“看起来倒是这样,不过他那性子,也不像是能静下来隐藏在市井之间当隐士的料。”

  松老摆手道:“哪怕是这块料也不成,埋没了他的天赋……哪怕真要当隐士,也该远离尘嚣,静心修行才是。在这喧嚣红尘之中,他这小子又不是什么清静无为的性子,各种影响,能修成什么?”

  青平沉吟道:“要不然,我去劝他一回?”

  松老微微摆手,道:“人各有志,把利弊跟他说一遍,以后日子该怎么过,还是他的事。”

  顿了一下,松老仿佛想起什么,忽然道:“对了,等过些天再说吧,那时再去传他过来,老夫这边有点儿事情,过几天正有眉目,还要找他。”

  想起苏庭又要来烦他老人家,松老叹了一声,满是无奈。

  青平看着松老那满是嫌弃的神色,心中忽然想笑,终是施了一礼,退了出去。

  过得片刻,门又敲响。

  “进来。”

  松老道:“怎么回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