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0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00/927

返回书籍页面

  “究竟是怎样的龙潭虎穴,可以让这许多位上人,陷入其中?”

  这老道身为司天监的中官正,阅历也是极为深厚,他并未贸然踏足道观,而是绕着道观外边游走了半日,绕了足足三十遍,将所有的布置,所有的构造,尽数记下,在心中以阳神推算。

  过了半晌,他终是颇为失望地摇了摇头。

  以他对于阵法风水的造诣,竟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这似乎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道观,只是相较而言,较为注重风水,诸般布置,有规有序,当初建造道观的人,似乎也有几分粗浅的道行。

  可就是这么一座破旧小道观,如何成了各方修行人都失陷其中的龙潭虎穴?

  倘如是身殒其中,倒还有许多猜测。

  偏偏是人还活着,却都陷入这小小道观之内。

  玄天部与司天监水火不容,南山寺也是明争暗斗,也不可能是同在一室,饮茶论道。

  中官正思索许久,暗道:“难不成还要老夫以身涉险,亲自前去查探?”

  国师给他的传令,是查探此处的深浅,尽力营救云迹道人,但凡事要以保全自身为重。

  内中的玄机,可以困住六重天巅峰的云迹道人,或许也能困住阳神真人。

  “且先运用道术,探进去试试。”

  中官正迟疑了许久,才算下定决心,双手结印,点在身前,旋即取出一只纸鹤,往口中一吹。

  纸鹤顿时一鼓。

  他将纸鹤放到了适才结印的地方。

  这纸鹤顿时便展翅而非,宛如活物,朝着道观而去。

  “……”

  纸鹤进入道观之中。

  中官正便也看清了道观之内的场景。

  “这是什么情况?”

  老道人十分地错愕。

  纸鹤所见,那道观之中,云迹道人正盘膝而坐,默默运功,而另一个司天监的小道士,则侍立一旁。

  在另一旁,三个道行浅薄的道士,显得惶恐不安,坐立不稳。

  而在中间,一个黑袍的中年男子,一个灰袍老人,以及一个和尚,都被捆在那里,气息萎靡。

  消息上的人,倒也都在这里。

  只是从眼前来看,似乎是云迹出手,把这些人全都擒下来了?

  但云迹为何不与司天监联系?

  而且,那玄天部的人,似乎本领不逊色于云迹,何以也被云迹擒拿?

  难道云迹短短时日,竟踏破阳神?

  “不对啊……”

  中官正摸着胡须,为保谨慎起见,取出了信物,传了一道消息。

  过了片刻,才见信物一亮。

  云迹之前都没有消息,这次竟然回信了?

  中官正稍显迟疑,旋即点开一看。

  “进道观一叙,一切自然明朗,切记,带上所有宝贝,越多越好,越贵重越好,能得天大的机缘。”

  云迹的回讯,便只有这么一段话,也没有讲得明白。

  中官正稍微茫然,暗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里头是有什么惊天的机缘,能让人的宝贝品阶更高一层?还是说一件宝贝投入其中,能换来十件宝贝?”

  他这般想着,神色惊疑不定。

  他眉头渐渐皱起,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从纸鹤所见,道观之中的众人,至少都没有性命之危。

第七三六章

中官正入坑!

  道观之中。

  云迹静静修行。

  忽然之间,他隐约察觉有人窥探,睁开眼睛,四下扫过,却无半点察觉。

  “怪事……”

  云迹眉头微皱,放出阴神。

  阴神所见,便发觉有一只纸鹤,隐在房梁角落。

  那纸鹤之上,赫然是有阳神级数的法力,方能得以如此隐藏……莫说是常人的肉眼凡胎,就连他上人的眼眸,经过法力洗炼的身躯,却也看不出来,只有阴神出体,才看清了那纸鹤。

  云迹心中一凛,正要戒备,却发觉那纸鹤之上,气息没有了掩饰。

  这股阳神的法力,也算是颇为熟悉,正是司天监的中官正。

  “中官正?”

  云迹露出异色,却也松了口气。

  倘如是其他的阳神真人,悄然潜行至此,暗中查探,便也只好请出苏师叔才成了。

  “多半是我陷入这道观之中,许久未有出现,而传讯信物在苏师叔手中,断绝了联系……才有中官正前来寻我,多半是想要解救我的。”

  云迹这般念着,他看向了后院所在。

  按道理说,苏师叔不至于会要了他的性命,但也指不定会事后灭口。

  眼下有了中官正前来,不免松了口气。

  但心念一转,苏神君本领通天,就算是中官正,也不会是苏神君的对手,来了多半也是送菜。

  他顿时有了迟疑,是否要传讯给这只纸鹤,告知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毕竟这里也如龙潭虎穴一般,把前来解救的中官正陷入于此,着实不甚地道。

  但实际上,苏师叔应当是没有恶意的,至多搜刮一下宝物,可他要是擅自传讯给中官正,兴许便触怒了苏师叔。

  一时之间,云迹竟有几分烦恼。

  他正在犹疑之间,却听得道观门前一声响。

  有脚步声徐徐而至。

  众人面面相觑。

  宗平师兄弟三人对视一眼,不知来人又是哪方的高人,是否又要被捆在这里?

  灰袍老人和黑袍中年人也对视了一眼,俱都看见对方眼中的期盼之色……多半是玄天部的高人前来相救。

  就连明定和尚,心中也升起一线希望。

  ——

  道观之外,走进了一个苍老的道人。

  “云迹。”

  老道人近前来,神色也颇凝重,并未松懈,看向云迹,露出几分笑意。

  玄天部的两人,心中沉了下去。

  明定和尚叹了一声,闭目不言。

  宗平三人顿时明白,又是司天监的高人来了。

  这位似乎比云迹道人的本事,要更高几分。

  “见过大人。”

  那小道士忙是上前施礼。

  中官正挥了挥手,看向云迹,笑道:“我进来了。”

  云迹神色稍显复杂,低声道:“中官正为人一向谨慎,怎么轻易就进来了?”

  中官正闻言,错愕道:“不是你传讯让我进来的么?”

  云迹怔了半晌。

  小道士也略有愕然。

  “原来如此……”

  云迹醒悟过来,自身与司天监传讯的信物,已在苏神君手中,那么传讯给中官正的,自然也是苏神君。

  “怎么回事?”中官正心中隐约升起不好的预感。

  “不知中官正带来了多少东西?”云迹意有所指,这般说道。

  “倒也不算多,此次出门匆忙,并未带上家底,也就将能用上的,随身携带……”中官正这般说了一声,问道:“你说这里有大机缘,宝贝越多,越是贵重,机缘便是越大,究竟怎么回事?”

  “我……”

  云迹顿了一下,只是苦笑,说道:“不是贫道让您进来的,是苏神君让您来的。”

  中官正闻言,眼中闪过一缕茫然,旋即便明白了几分,惊道:“失踪多日的苏神君,在这道观之中?”

  云迹道人稍微点头,道:“苏师叔进来似乎需要不少的天材地宝及灵丹妙药,您带来了多少?”

  中官正闻言,心中一凛,再想起当年大牛道人在司天监盛会上的行事风格,当下咽了咽口水,道:“这是要干啥?”

  云迹道人叹道:“您别藏了,贫道传讯的信物,早就被苏师叔拿走了,适才与您传讯的,定然是他……苏师叔已经知道您来了,您也别走了。”

  中官正面色变了又变。

  云迹道人叹息一声,仔细解释此事的来龙去脉。

  从他来到道观,遭遇苏庭,直至苏庭的各种吩咐,便都说了个明白。

  中官正目光微凝,自语道:“这么说来,苏神君或许是伤势不浅,需要各种天材地宝及灵丹妙药疗伤?”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