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927

返回书籍页面

  此时此刻,他愈发觉得,自身是多么软弱无力。

  若是陆压传承里不缺功法,或许会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去!”

  院中,松老伸手入怀,甩出了几道符纸。

  那符纸平平无奇,底色淡黄,以朱砂为笔墨,红色纹路。

  然而在松老甩出去后,竟然有了破空之音,锐利无匹。

  苏庭看得清楚,松老的手法,颇有类似于甩动的手势,但似乎更为高明,极为锐利,大约是一种暗器手法。

  那黑袍人见状,陡然后退,似乎略有忌惮。

  若在寻常人眼中,不过只是飞来几张符纸,就算松老手法不凡,也伤不了人。

  然而在修道人眼中,则又不同。

  苏庭获得道君传承,可算半个修道人,也能看出端倪。

  这符纸蕴藏了神庙的玄奥之处,常人中了符纸,反倒无事,而修道中人,体内有真气或是法力,则会被符纸引燃,如遭雷击。

  倘如这黑袍人不退,那么刚才符纸贴在他的身上,就会引燃其真气,迸发出雷火,如同雷霆劈下。

  “老家伙倒也有点道行,居然藏了这么些灵符。”

  黑袍人哼了一声,往前扑来,道:“凭你这老骨头,还能有多少本事?”

  松老举起扫帚,迎了过去,挥舞起来,竟有几分老当益壮的味道。

  看松老舞动扫帚,却也是身手不凡,与平常的模样,截然不同。

  顷刻之间,两人缠斗在一起。

  黑袍人用匕首。

  松老则用扫帚。

  匕首锐利,触之则伤。

  但扫帚早已撒上了神庙的香灰,对于那蛊道之人,也如利器一般。

  一时之间,竟然僵持不下。

  但苏庭明白,松老毕竟年迈,这个僵持的局面,决计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果然,只斗了两个照面的工夫,黑袍人便被扫帚扫到了袖子上,黑袖裂成无数丝条,袖子下的皮肤,也有了无数伤痕。

  但他的匕首,也在松老的胸膛上轻轻划了一记。

  “老家伙,你把人交出来,我留你一条残命。”

  黑袍人蓦然开口,似乎退了一步。

  松老面无表情,看不出端倪。

  只是苏庭心中陡然一凛,倘如松老答应了,岂非要糟?

  然而,黑袍人声音才落,还不待人反应过来,倏忽一道声响。

  只见一道乌光,窜了起来,朝着松老后颈而去。

  那不是乌光。

  那是一条乌黑的长蛇!

  蛊蛇!

第六章

惊变!

  蛊蛇激射而出,宛如一道光芒,快若闪电。

  便是在苏庭眼中,也不过一闪而逝。

  “卑鄙!”

  苏庭露出了骇然之色。

  在这一刹那,仿佛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场景一瞬而过。

  然后在苏庭眼中,便见松老的手,已经护在后颈。

  而那一条蛊蛇,就缠绕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蛊蛇与松老手臂粗细相当,通体黝黑,鳞甲闪烁,寒光森然,令人望之而生畏。

  苏庭不禁为之屏息,心中沉重。

  松老背对着这边,他没有看见松老的脸,也不知松老是什么神情,但在这般局面下,想来这松老,也是笑不出来的。

  “老家伙,还当我怕了你不成?”

  那黑袍人竟是暂缓了攻势,退了两步,冷声道:“蛇蛊乃我师所赐,剧毒无比,你挨了一口,必死无疑……哪怕你有神庙香火愿力加持,也活不过一时片刻。”

  他袖袍一挥,头罩内的双目,仿佛迸射出光芒来,道:“今日教你中土这些修道人知晓,我北域蛊道神术的厉害。”

  “这次糟糕了。”苏庭心中念头急转。

  “卑鄙……”松老咬着牙,道了一声,不禁踉跄后退,连退十多步,跌入了正殿之中。

  “松老。”苏庭赶忙上前,试图扶起松老。

  “取毒!”松老陡然大喝一声,中气十足,反手将那蛊蛇压在了地上。

  ……

  场面陡然扭转。

  本是被蛊蛇缠绕,显得虚弱无力的松老,一时间变得万分威猛,力压蛊蛇。

  院中的黑袍人蓦然一震。

  苏庭呆了一下。

  刹那之间,他们便都明白了原委。

  我去,真人不露相啊……苏庭来不及为松老的精湛演技感到惊叹,忙是取过准备好的黑狗血,端了过去。

  只见松老用尽气力,艰难地将那蛊蛇压在了一盆黑狗血当中。

  原本力大无穷的蛊蛇,触及黑狗血后,当即便消了气力,宛如一条柔软的绳索。

  而就在蛊蛇松口的时候,苏庭才看得明白,松老的手臂之上,袖袍之中,已是先用符纸裹了一层,那蛊蛇根本没能咬破符纸。

  “松老是早有所料,任由这蛊蛇咬住手臂,实则是制住蛊蛇?”

  苏庭心中顿生明悟。

  而就在这时,又听黑袍人怒喝出声。

  “老家伙,你敢!”

  黑袍人惊怒交加,朝着正殿而来。

  松老不慌不忙,伸手一点,道:“落!”

  只见殿上牌匾下,无数符纸洒落下来,正是积累了不知多久的雷符。

  黑袍人陡然大惊,骤然止步,却也仍有一道符纸落在肩上。

  嘭地一声!

  黑袍人惨叫出声,跌了过去,肩上一片焦黑,顿生臭味。

  而在殿内,苏庭取过一个瓷碗,内中有着半碗鲜红的鲜血,正是他与表姐的童男童女之血混合而成。

  苏庭连忙按着蛇头,将两只毒牙按在碗内。

  毒液不断流下,渗入碗里的血液之中,混合在一处。

  “该死……”

  黑袍人目光露出阴狠之色,然而看向自家肩膀焦黑之处,心知这次过于轻敌,已是重伤,加上失了作为依仗的蛊蛇,多半是难以取胜了。

  他露出不甘之色,但这蛊蛇决计不会轻易死去,他今夜还可施法。

  只是眼下,须得先一步离开才是。

  于是他深吸口气,喝道:“老家伙,苏小子,事情还没完。”

  声音落下,这黑袍人转身便走,连过数步,一跃而上,便跃过了墙头。

  “松老,这厮要逃!”

  苏庭见状,露出惊色,这黑袍人已经与他结下仇怨,日后若是暗中报复,或是卷土重来,那该如何是好?

  “不妨事。”松老放开了柔软无力的蛊蛇,转头朝着院墙处看去。

  忽有风起。

  院中的青树,稍微摇曳。

  微风拂过树梢。

  树梢的嫩枝,轻轻一划,正在黑袍人双眼之上。

  “啊!”

  黑袍人惊叫一声,摔落下来,捂着双眼,泪水不断渗透。

  哪怕是修道之人,但道行未有高到一定程度,也还没能让眼睛也变得坚如金石。

  树梢轻轻划过双目,顿时使他双目通红,目光看了过来,愈发显得狰狞。

  苏庭怔在那里,心中顿生许多念头。

  风吹过树,树枝恰好划过此人双眼,使他跌下墙头。

  这是巧合?

  苏庭看向松老,只见松老神色如旧,未有改变。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