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9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97/927

返回书籍页面

  这位名声显赫苏长老,是冒了那位正仙道真传弟子之名出来打劫的?

  日后要是打劫之事外传,这一口充满了黑色炭灰的锅,便是葛正轩的了。

  “一如既往的苏神君。”

  云迹道人自嘲一笑。

  只是想起往昔,他却也十分复杂。

  昔年他曾以为苏庭道行极高,乃是元丰山的古字辈长老,后来才知,这位元丰山的古字辈长老,身份确实是货真价实,但本身道行,竟也未足上人境。

  后来苏庭在盛会之中,修成阴神,成就上人。

  此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道行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灭真人,诛白鹤,斩老魔,乃至于前些时日,有斩神之举,天地震动。

  元丰山确实极有远见,在苏庭微末之际,便将之招收入门,如今苏庭展现出来的诸般天赋,却也不逊色于正仙道的小仙翁葛正轩。

  他自身道行,本远胜于苏庭,而今这位苏神君后来居上,胜过了他不知多少。

  此番他也知晓,苏庭不愿显露行踪,而以苏庭如今无敌于世的本领,没有杀人灭口,便已是念在往昔的情分上,留了一线。

  尽管苏庭此时看起来,似乎气息低浅,仅如上人。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苏神君一向是喜欢扮猪吃老虎,云迹却也不敢妄加揣测。

  而且隐瞒苏庭踪迹,此事对云迹影响倒也不大,他便也没有违背苏庭所言的意思,只安心在此,等侯苏庭出关,没有别样念头。

  “前次回返宗门,听师祖所言,苏师叔斩杀天神,被天庭擒拿,后来下界时,遭仙神伏杀,不知所踪,生死不明。”

  云迹暗自感慨,心道:“现在看来,苏师叔在仙神手中,竟也保得了性命……尽管此刻看似落魄,但气度却也一如往昔。”

  “京城南山寺僧人明定,求见玄天部火山令。”

  就在这时,门外再度传来声音,语气温和,徐徐说来。

  云迹道人面色微沉,跟那小道士对视了一眼。

  灰袍老人也十分错愕,略带茫然。

  云迹眼睛稍微眯了一下,心中盘算。

  京城西郊南山寺的和尚,来到此处,本就意图难明,而如今直接来寻新朝玄天部的火山令,又有何谋划?

  莫不是跟他一样,是来擒拿这玄天部的人,还大周朝廷一个安宁?

  还是说,京城西郊南山寺的和尚,在如今的大周朝廷中气焰渐盛,可还心有不足,想跟新朝牵上关系?

  若在原本,玄天部火山令,已被他云迹道人擒拿,便也没有这个和尚的事情了,自当将之驱离。

  然而适才苏师叔却也发过了话。

  有进无出!

  可以放人进来!

  但不可以放人离开!

  云迹道人对于西土而来的这些和尚,并无什么好感,只是碍于国师,却也仍然表面维持平淡。

  而今也算是有了名正言顺的机会。

  云迹道人看了宗平一眼。

  宗平顿时明白,深吸口气,道:“来者是客,请进!”

  道观门外,便走进来了一个年轻和尚。

  那和尚进了道观,才见到了前方气息收敛的司天监云迹道人,心中蓦然一凛。

  云迹道人背负双手,缓缓说道:“和尚,你修为不如贫道,束手就擒罢。”

  明定面色微变,说道:“不知贫僧犯了什么罪责,司天监的人竟要擒拿贫僧?”

  云迹道人淡然说道:“犯了什么罪责,倒也谈不上,只不过,今日到此,谁也走不了。”

  他伸手一按,顿时气势滚滚,道:“今日贫道奉命而为,也不可杀生,你便安心一些,不要反抗了,只要好生配合,贫道可饶你性命。否则争斗起来,这道观难以留存,要是打成了废墟,惊扰了内中高人,贫道罪责难逃,你也性命难保。”

  明定面色变了变,道:“什么高人?”

  云迹道人并未应话,只是说道:“只得他老人家亲自与你说了。”

  ——

  半刻钟后。

  道观所在,已是一片狼藉。

  明定和尚还是没有束手就擒。

  只不过云迹的修为,确实比他高了许多,便也将之擒拿了下来。

  这样的争斗,若是势均力敌,无法控制争斗的余威,那么这座道观必然便要崩塌,化作废墟。

  好在云迹的修为压制住了这个和尚,才让许多本领局限在道观之中,并未使道观崩塌。

  只是一场争斗下来,难免有所波及,道观之中已是满目疮痍,横梁立柱断裂的不少,地砖瓦片破碎的也不少。

  而其他人倒还躲得及时,没有被殃及池鱼,性命得以存留。

  “何苦多费手脚?”

  云迹道人吐出口气,吩咐道:“把他搜干净了,绑在这里,身上的所有物事,送到后院去。”

  那小道士这时候才露面出来,低声应道:“是。”

  宗平师兄弟三人神色古怪。

  灰袍老人一脸的迷茫。

  明定被法力拘禁,捆成了一团,面上也满是茫然,未曾想到自家不过是来此见那新朝玄天部的火山令,便在照面之间,被司天监的道人给生擒活捉,绑在了这里。

  ——

  片刻后。

  小道士从后院归来。

  云迹道人问道:“神君可收了?”

  小道士点头说道:“神君收了那些物件,满面笑容,说这是意外之喜,他十分赞赏师叔的办事能力。”

  云迹道人闻言,笑道:“神君得以满意,也让贫道松了口气。”

  他才这般说着,又听外边传来了声音。

  那是一个沉凝威严的声音。

  “玄天部第七分部主事人至此,来见司天监云迹道人及南山寺明定大师。”

第七三三章

咋又来了个送菜的?

  “玄天部第七分部主事人至此,来见司天监云迹道人及南山寺明定大师。”

  那是一个沉凝稳重的声音,却也略带几分威严之态。

  声音不大,却穿透了道观内外,仿佛在众人耳边响起。

  这位第七分部的主事人,声音当中凝练了法力。

  法力浑厚,声音沉凝。

  云迹道人面色微变,也随之露出凝重神色。

  这玄天部第七分部的主事人,道行竟然不亚于他。

  白乡城举兵叛乱,自号新朝,此后又招揽天下修行人,创立玄天部,观测天象,测算地势,而推算国运,以人间气运功德,而增益自身修行。

  这短短时日,所谓的玄天部之中,竟然便有了这样一位人物?

  此人自号玄天部的第七分部,岂非是说,在他之前,至少还有六位,不逊于此人,甚至更胜于此人。

  “新朝玄天部的气候,比贫道所想更为惊人,只怕国师近来严防南山寺,却也忽略了玄天部的扩展。”

  云迹道人心中暗自惊骇,他在司天监供职多年,深知司天监底蕴非凡,故而对于初成不久的新朝玄天部,颇有几分轻视……而今方是醒悟过来,新朝的玄天部,其扩展的速度,远远超出了司天监的估计。

  如若再放任下去,必然会成为司天监真正的心腹大患。

  正当云迹道人面色变化之时。

  便见玄天部的灰袍老人,脸色顿有惊喜。

  他乃是玄天部的火山令,而来者则是玄天部第七分部的主事人,道行在他之上,地位在他之上。

  玄天部第七分部的主事人,此刻驾临于此,所为自然是他。

  “终于来人相救了。”

  灰袍老人长长吐出口气,心中顿生期盼。

  但看见司天监的云迹道人,却是心中稍微一沉。

  这位云迹道人,未必逊色于玄天部的第七分部主事人。

  而且,道观之中,真正高深莫测的,是那个正在后院闭关的少年人。

  灰袍老人心中顿生几分绝望黯然。

  而明定被捆成一团,面露苦涩,没有回应。

  宗平等三兄弟,也颇觉无言,这小小道观,往日里虽说香火鼎盛,可来的也都是香客信徒,求签解惑的凡夫俗子。

  而今来的,竟然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道行最低的,也都在上人层次。

  修成阴神的上人,在他们三人眼中,便是高不可攀的人物,本领通玄,深不可测,是师祖那等级数的高人,连自家授业恩师也没有达到那样的层次。

  而今这小小道观之中,竟然是风云汇聚。

  这师兄弟三人,心中竟是十分复杂,不知是惊惧,还是几分蓬荜生辉之荣幸。

  云迹道人神色凝重,已然拔剑出鞘。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