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9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90/927

返回书籍页面

  “他出自神铁之内,莫不是内蕴神胎,天地孕育的真身?”

  诸位真人心中骇然,念头却也十分地杂乱。

  而那少年身着漆黑甲胄,绽放金色光华,眸光凛冽,扫向众人,道:“你等是谁,胆敢在此扰我?”

  众人面面相觑,在神威之下,战战兢兢。

  “晚辈是……”

  最近的那个老者,忙是施礼,正要开口。

  然而那神甲少年却眉头一皱,挥手道:“算了,本座才懒得理会你们这些阿猫阿狗,赶紧滚蛋,否则,本座一刀劈了你们。”

  众位真人闻言,俱都心惧。

  这显然是一位凶神。

  他们不敢停留,纷纷退走。

  余青这才要走,却听那少年喊了一声。

  “把这家伙也领走。”

  神甲少年指着昏迷的吴姓中年人,嫌恶道:“少在这儿碍眼。”

  余青不敢违背,忙是运起法力,将那中年人也裹起,匆匆离去。

  待得众人离去,此处彻底安静了下来。

  神甲少年的气息,蓦然消散,宛如从云端跌落下来一般。

  他身上的神威,尽数消散,他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他喘息不定,骂道:“总算把这群家伙吓走了。”

  他喘息了片刻,扫了一眼,发觉自己眼前,有着桌案,摆放香炉,还有三牲酒礼,各类贡品,不禁错愕。

  “苏某人是被当成祭品了么?”

  他呸了一声,左右看了看,暗道:“不过……这他娘的,本神君究竟是在哪儿?”

  他喘息愈发剧烈,伤势似乎又要发作。

  他深吸口气,暗暗运功,镇压伤势。

  而他的身体,也摇摇晃晃,似乎站立不稳。

  他皱着眉头,勉强往前迈了一步。

  扑通一声。

  这凛凛神威的少年,一头栽倒在地,吃了一嘴的灰尘。

  “苏某人何曾这般狼狈过?”

  少年勉强挣扎起身,低声道:“好在没人看见,不然一定灭口。”

第七二四章

苏神君的困境!

  真元山庄遭人血洗。

  经官府查探,真元山庄极可能便是截杀官府中人,夺取神铁的贼人。

  而今真元山庄上下,皆已灭门,地室中暗藏的天降神铁,便不知所踪。

  从此,神铁去向,成了武林中一大悬奇传说。

  此事的风波,远传各方,过了五日,仍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在此时,深山老林之中。

  世人议论纷纷的神铁,便隐藏于此。

  当日苏庭伤重,昏沉之际,忙是用神甲裹住了自身,避免罡风将他碎尸万段,从而又将他湮灭。

  哪知才刚裹住自身,就从两界虚空坠落下来。

  旋即他便因伤重,支撑不住,而陷入沉眠。

  而在沉眠中,功法也能自行运转,肉身也能自行恢复,于是隔了这么一段时日,才从沉眠中醒来。

  但伤势犹在,饶是这几日他竭力镇压,也到今日,才算稳定下来,不再恶化。

  “剑光也便罢了,悄然印在我背后的那一掌,可是十分玄奥,对方道行只怕在仙家之中,也非寻常。”

  苏庭暗骂道:“这个家伙,哪怕隐藏了本身来历,所使的本领也非擅长,但依然一掌之下,让我伤重至今,只怕是得道多年的老辈仙家了……”

  他叹了一声,观测自身的伤势,心道:“眼下看来,伤势不轻,还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日,才能把伤势消除。”

  他如今法力犹存三分,只不过都用来镇压那一掌的余患,故而显得十分虚弱,也不能轻易出手。

  眼下只要出现一个上人,便能让苏庭陷入危局当中。

  他不由得叹了一声,道:“苏神君一向是敲闷棍的行家,今次竟然被人半途伏杀,落到这般狼狈田地,有朝一日,定要寻出对方来历,讨回个公道。”

  他不禁长叹了声,伏杀自身的对手究竟是谁,其实他也全然不知。

  天庭之中,八部正神之内,绝大多数都想要灭了他这个有着斩神本领的苏神君。

  而仙家之中,各都心思深沉,充满了谋划,也难以揣度。

  究竟是哪一尊神?究竟是哪一位仙?

  苏庭尽管有所猜测,却也只是猜测。

  守正道门嫌疑不小,八部正神更是都有嫌疑。

  而除了守正道门,再看浣花阁、先秦山海界、正仙道、甚至是元丰山,这各大仙宗之内,难道就没有想要杀他的么?

  这也是他苏醒至今,没有联系外界的原因之一。

  最重要的是,他元丰山古字辈长老的令牌,也已丢失,难以传讯给小精灵和元丰山掌教。而本身法力尚未恢复,而且,正受伤势所限,也难以抽出余力,去凝成传讯符文报平安。

  倘如通过人世间的道观,贸然显露身份去联系元丰山和浣花阁,只怕还会横生枝节。

  避免诸般变故,他当日吓退了那几个阳神真人之后,便挣扎着离开了真元山庄,躲入了后方的大山,恢复伤势。

  待伤势稳定下来,不再恶化,他才有心思去盘算自身。

  “诸天仙神要杀我的太多了,不知究竟是谁……不过,这事一定没完,日后要是寻出来了,才不管你什么天条,老子一定要用斩仙飞刀灭了他!”

  苏庭神色十分难看,又发现自家今次不但伤势极重,而且损失也不小。

  当时有人在后伏杀,打了他一掌,让他往前扑去,镇狱魔刀斩得早了,一刀落空,自身却被那剑光斩断了臂膀。

  断了一臂还算小事,他以不死之身的造化,还能得以断肢重生,然而那镇狱魔刀,可是真正的宝贝,当时跌落下去,而今不知所踪。

  这一掌之下,他伤势不轻,顾及不了太多,身上携带的许多宝物,也都散落出去,此后更是艰难自保,无暇顾及散落的宝物。

  他丢失了不少的宝贝。

  其中就有元丰山古字辈长老象征的令牌,也是用来传讯的宝物。

  象征着人世气运的金莲,也不在身上,不知去向。

  斩杀第一魔君之后,得获的魔道面具,也丢失不见了。

  此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物件,能让他苏神君看上眼,携带在身的,却也都还算是宝物一流。

  如今宝物四散,也不知成了谁家的机缘,兴许某些贫困少年,偶得宝物,从而崛起,却也有可能的。

  当然,也或许是被罡风湮灭了也说不定。

  不过那些苏庭其实都不大在意,他颇为庆幸的是,斩仙飞刀以及五行甲,都还在手,并未丢失,还有这身上穿戴的神甲,以及那一套用以施展道祖传承的法宝,也未丢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虽说我依仗的宝贝,都还在手,但丢掉的宝贝也太多了,这回当真是亏大了。”

  苏庭一脸痛苦,自觉从来都没有这么凄凉过,被打成这般狼狈模样,窝在深山老林里头,而且还丢了一堆宝贝,简直是奇耻大辱。

  “如今我已苏醒,可以主动压制伤势,今日之后,足以彻底压下伤势,再过三日,就可以轻松几分,压制伤势之余,能抽出一部分法力,用以护身,就是上人前来,也可不惧。”

  苏庭暗自念道:“照此下去,我怕是要等一年半载,才能尝试清除伤势的余患。”

  “如果有灵丹妙药相助,或有真人相帮,至多二十天的光景,我便可以恢复大半,待到那时,便也算是有能耐可以彻底清除那掌力的余患。”

  “待清除之后,便能恢复全盛之时,再回到元丰山,静养半年,凭借我在金莲池中的所悟,有望凝结虚幻道果,踏足半仙之位。”

  他这般想着,却也知晓,如今伤势在身,本领虚弱,万一遭遇强敌,便万事皆休。

  他叹了一声,心中念道:“不过,在此修行一年半载也不是办法,待三日之后,我应是有堪敌上人的道行,也算有自保之力,可以离开这深山老林……凭借上人境的本领,在尘世间搜寻材料,或者直接寻得我要的丹药,倒也不算难事,不过还是要低调两分才是。”

  此刻他颇觉自身碍难,却也对当时云离送给云宫的那瓶丹药,感到十分渴望。

  早知道讨个一粒,此刻服下之后,甚至不必二十日,三五日内,就可以尝试清除余患。

第七二五章

山中巨熊!

  烈日当空。

  虽非正午,可阳光已是十分炎热。

  山林之间,草叶恹恹,仿佛连空气都被炽热的阳光所扭曲。

  “小妹,你先回去嘛,我先进山找找,待会儿就走。”

  “哥,爹之前说了,进山打猎,不能走得太远,不然会出大事的。”少女脸上充满了忧虑。

  “没事,我都打过好几头野猪了。”

  那憨厚的青年,腰上带着猎刀,背着一柄木弓,他伸出手来,揉了揉身边少女的脑袋,道:“前天我看见的那个鸟巢,是用细线草做成的,那只鸟儿一定是在周边衔了细线草去筑巢……外围已经搜遍了,没有找到,应该就在山里,但不会太远的。”

  这种细线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长这种草的地方,八成会有一种白色的花。

  这种花能治病,往往是长一大片,只要采下来,在城里的药堂,能卖不少钱,他记得上次问过,十朵白花的价钱,要比一头野猪还值钱。

  “这种花一长就是一大片,要是有五六十朵,老爹的病就可以治好了,要是更多的话,那咱们就不用住小破屋了,还可以建个瓦房,再多的话,我还能给你讨个嫂子。”

  “哥……”

  “你赶紧回去吧,我一个人进山就足够了,就算遇上什么野兽,我也能应付得来。实在遇见太凶的,我爬上树,反过来射箭,也不是没有过。”青年说道:“你要是跟着我进山了,万一真有什么事,我还照顾不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