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8/927

返回书籍页面

  凭借着这一道咒术,借着姜子牙的肉体凡胎,仅过二十一日,便将赵公明这位神通广大,且势不可挡的大罗神仙,拜得昏昏欲睡,最后神智失散,终被陆压用符箭射杀。

  而如今苏庭用来对付孙家家主的,便是这钉头七箭书!

  “我有诸般妙法可以杀人,此次特意尝试此法,用来杀你。”

  苏庭笑道:“孙家老小子,让苏某大费周章,送你上路,在这钉头七箭书之下,也算你有福了。”

  论起本领来,苏庭有着不少的手段,但他心中却对这早已闻名的钉头七箭书,有着极大的兴趣。

  所以他最终还是挑了这钉头七箭书,要尝试一番那传说中的咒杀之术。

  “昔年陆压道君,见了赵公明一面,取了他的一缕气息。”

  “我苏某人,还不到可以取人一缕气息的本领,但却是亲取了他孙家家主的一缕头发。这一缕头发的用处,可要比一缕气息,更为直接了些。”

  “道君归来之后,用气息打入了稻草人中,命人结营造台,让姜太公这肉体凡胎,一日三拜,去拜得这位大罗神仙,多日昏昏沉沉,到了最后,神智失散,最终被符箭所射杀。”

  “而我身为修道中人,咒杀他孙家老小子这么一个未经修行的凡夫俗子,可比当初姜太公这凡人去拜赵公明这大罗神仙,要来得简单。”

  “虽然这营台简陋了一些,但咒杀他这老小子,绰绰有余。”

  “说不定还不足二十一日,他这老鬼,也就神智溃散了。”

  “此法玄妙莫测,只不过,就是这一日三拜,要书符结印焚化,稍显麻烦了些。”

  苏庭看了看天上,心道:“难怪当年陆压道君把那步罡踏斗,每日朝拜的苦力活,交给了太公……多半是道君他老人家,闲云野鹤惯了,是个懒散的性子,不如我来得勤快。”

  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看向了房门。

  如今道行高涨,感知愈发敏锐。

  听脚步轻盈柔和,却又稍显虚浮无力,像是表姐来了,他忙是起身来,开门去迎。

  “小庭……”

  门外,苏悦颦正抬着手,似要敲门,这时见他打开了房门,不禁有些愕然。

  苏庭嬉笑了声,道了声姐。

  苏悦颦轻笑道:“好了,吃饭了。”

  苏庭道了声好,出了房门,返身合上两扇门。

  苏悦颦目光从门缝里,似乎瞥见了一个人影。

  房中西北角落昏暗,隐约借着上下两盏灯光,能够依稀得见,那个人影,似乎是个草人。

  她略微一怔,有心询问。

  然而就在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一个男子声音,大声道:“苏家的丫头,晒什么被子,遮了我家的阳光了,赶紧收了吧。”

第六十七章

五灵搬运术【上】

  这声音是个男人,声音有些尖细,语气倒还没多少火气。

  只是苏庭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是陈叔叔。”

  苏悦颦轻声道:“我在墙头上晒了床被子,他多半是不高兴了,我去收了吧。”

  苏庭抬起手,笑道:“姐,我去收好了,你去帮我盛碗饭。”

  苏悦颦点头道:“也好,不过他这人有些小肚鸡肠,你别理他太多。”

  苏庭笑道:“我知道的。”

  这个所谓的陈叔叔,就是那个陈友语。

  在他遇上王家公子的第一天,这厮上门来,旁敲侧击,问了些店铺契约的事情,多半是被孙家收买过。

  而关于这个人,在苏庭原身的印象中,是个典型的市侩小人。

  这种人不仅市侩,还喜欢占人家的便宜,可却连人家扶着他家的一块砖石,都仿佛被人占了便宜,心里堵得慌。

  而更重要的是,这人见不得别人好,见得人家好了,心中总是添堵,哪怕损人不利己,也要想办法搅黄人家的事情。

  当年苏家父母,药店生意不差,偏是这厮总要找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来捣乱。

  若是如此,两家关系就此交恶,也就罢了,但这厮脸皮贼厚,捣乱过后,第二天他还能很热情的向苏家父母问好,甚至坦白直言,说自己看着人家好,心里不大舒服。

  “倒真是个有趣的。”

  苏庭缓缓走来,看着墙头上晒着一面被子。

  而墙的另一头,陈友语的声音,不断传来。

  “赶紧收回去啊,我还得在这儿晒太阳呢。”

  “苏家丫头,听见了没?”

  那边声音似乎变得有些急切。

  苏庭眉头挑了挑。

  两家的墙都是齐头高,中间隔着三尺小巷,这被子晒在自家墙头,怎么也挡不到他家的太阳吧?

  苏庭没有多想,摇了摇头,随手一揽,被子收了回来。

  这时,那边才说道:“这才对嘛,这巷子又不是你家的,也有我家的一份,以后什么东西,不要占着这巷子,好了,我不晒太阳了。”

  苏庭眉宇抽搐了一下。

  就因为被子另一端,落在空巷处?

  这就觉得被人占了便宜?

  “这特么连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算不上吧?”

  苏庭想起这厮曾经被孙家收买,旁敲侧击地问过契约,不禁想道:“难不成是孙家让他没事找事?”

  而那边墙下,声音又传过来了。

  “苏家丫头,你吃饭了没有?”

  “话说回来,你们家店铺也要开张了吧?哪天开张啊?记得开张的时候,东西不要放到我铺子这边过来,可不能越界的啊。”

  “苏家丫头,你怎么不回我话?”

  听着这些屁话,苏庭脸色十分难看。

  谁是丫头?这个满肚子小肚鸡肠的家伙,才是长舌妇吧?

  苏庭抱着被子,摇了摇头,就要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墙那边低声咕哝着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

  “真是没大没小,走了也不答一句,该你命苦,还摊上了苏家小子那么个病秧子。”

  “那病秧子要是哪天又病死了,我迟早收了这店铺,跟我家店铺合在一起,办个大生意。”

  “指不定老子还能看得起你,养个小美人儿。”

  “咒你家店铺开张之后,天天没生意,然后把苏家丫头卖给我。”

  “不过得罪了孙家,估计也没好日子过了,该!”

  这声音不高,低声自语,闲碎得很。

  但苏庭如今的感知,便是修成内劲的武者,都远不如他,也便听得一清二楚。

  苏庭面色阴沉,站了片刻,抱着一床被子,回望了一眼,低声道:“小爷正好还有一法,须得试验一番,练成了此法,就拿你家试法。”

  ……

  入夜。

  房中。

  苏庭负手而立,看着眼前五个笼子。

  五个笼子,五种动物。

  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

  这五种动物,在落越郡有一种说法,唤作“精生”,即是有望成精的生灵。

  而这五种动物,比起其他动物,也确实更有灵慧,更为狡猾阴毒,绝大多数猎人捕捉了它们,也往往是告罪一声,便放归山林,俱都不敢招惹。

  甚至有些信奉神灵的,将它们奉为五仙,但除了北方偏上的地域之外,大周朝廷之内的百姓,极少有人立庙供奉,多是避之而唯恐不及。

  大周司天监,也将这五仙的性质,定为邪辈。

  实际上,在修道人眼中,这五类动物,也确实是更具灵性,或者说更为奸猾狡诈,智慧较高,灵智易开,更易修成精怪。

  而在大周北方,也不乏这五类精怪,修行有成后,装神弄鬼,受人供奉。

  “五仙……五灵……”

  苏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五种动物,他找了好几天,蛇鼠二类倒还简单,只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这三类,不大好找,还是他花了些钱,等了两天,才有人捉来。

  至于他抓来这五种动物的原因,倒也简单,源自于传说中的五鬼搬运术。

  道门也有五鬼运财术,两者异处不大,但一般的方士,请的是五鬼,而道门中人,请的是天上五位瘟神。

  苏庭未登上人境,阴神未凝,未能抓鬼,未能请神,只是以他的道行,配合法门,却足以驱使这五只动物。

  他运转功法,真气外溢,只见气息鼓荡,顿生肃杀之色。

  他气质顿变,高不可攀,威严霸道。

  这五只动物,较为灵慧,源自于本能的恐惧,使它们尽都瑟瑟发抖。

  这是源自于修道人的压迫,源自于生命层次的压迫,也是它们源自于本能的恐惧。

  这种压迫,跟孙家家主不同,他以权力熏陶出来的威严,可以震慑常人,可以让人心生怯弱,但却压迫不了阿猫阿狗这些动物。

  但苏庭可以,他的气息压迫,乃是层次上的碾压,便如猛虎威压野狗!

  “你们五个听着。”

  苏庭沉声道:“本座苏庭,今日施法,赐你们一场机缘,日后须得尽力为我,不得忘却今日恩德!”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