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7/927

返回书籍页面

  “老夫或许还看低了他。”

  孙家家主这般念了一句。

  尽管此前他也知道,这个苏庭已不能用平常少年而论,在公堂之上,气度非凡,临危不乱,侃侃而谈,还慑服了他的大管事。

  但在他心底,这毕竟还是从落越郡这一亩三分地出来的少年,真要让他把苏庭当作京城中那些年轻俊彦来郑重看待,实则也不容易,只能说在前次吃亏之后,他对苏庭重视了许多。

  但今日一见,他还是觉得,以往的重视,似乎还远远不够。

  不够重视,那便是轻视。

  “好。”

  孙家家主露出笑意,朝着苏庭走去。

  大管事连忙跟在身侧。

  而那中年男子,也跟随在后。

  ……

  “这就是孙家的家主。”

  苏庭嘴角带着几分笑意,神色淡然。

  这孙家家主,论面相看,倒有几分和蔼老人的味道,但他行为举止,一步一行,颇具威严,令人生畏。

  只是这种尘世间权力熏陶出来威严,已不入如今的苏庭眼中。

  眼见那三人临近前来,苏庭神色依然,未有改变。

  “大胆小子,你还敢到我孙家门前来寻衅?”孙家大管事临近前来,怒喝出声。

  “什么寻衅?”苏庭笑了一声,道:“这坦途大道,可是官府给钱修的,又不是你孙家的,眼下我站在这路上,又不是在你孙家里头。”

  “你……”大管事一时语塞。

  “难道赢了你孙家一场官司,我苏某人连这条路都不敢走了?”苏庭摆了摆手,看向了孙府,悠悠说道:“你孙家虽然下人多,但这落越郡朗朗乾坤,方大人清正廉明,你孙家也不至于无法无天,把路过的都抓来毒打一遍吧?”

  “苏家小子,你太猖狂。”大管事气得发抖。

  “你一个下人,还没资格让我狂起来。”

  说着,苏庭的目光,落在了孙家家主的身上。

  大管事还要说话,但孙家家主略微抬手,便制止他开口,旋即看着苏庭,道:“老夫本以为对你这少年,已经足够重视,但百闻不如一见,今日一见,你少年气盛,神采飞扬,老夫才知以往的重视,实则还是轻视。”

  苏庭微笑道:“我本以为你招惹苏某人,已是老眼昏花,但今日看来,至少还没瞎了。”

  这话一出,孙家大管事与那中年男子,都有愤怒之色。

  饶是孙家家主这老狐狸,眼中也有一抹寒光闪过,但他抑制了心中愤怒,只是淡然道:“之前契约的事情,老夫既往不咎,你的店铺,开个价出来,老夫买下来。”

  “早这么说,该多好啊?”

  苏庭摊了摊手,道:“可惜孙家一向横行霸道惯了,总喜欢占人便宜,诓我父亲,又设计害我……眼下,这店铺便不是用银两可以衡量的了。”

  说着,他往前走去,低声道:“当然,经孙家多次提点,苏某也知这里头的东西,更不是银两可以衡量的了。”

  “你……”孙家家主瞳孔陡然一缩,身子微震,闪过了万千思绪。

  “苏氏后人的机缘,自然是苏氏后人该有的。”苏庭凑近前去,低声道:“孙家之人再有多少苦功,也不过是替苏某人开路而已。”

  说着,他哈哈一笑,十分畅快,伸手便在呆愣原地的孙家家主肩上拍了两下。

  但才拍到第二下,便有一只手,从侧边伸了出来,筋肉分明,显得刚硬,出手便要拿住苏庭手腕。

  苏庭神色不改,真气运转。

  那中年男子面色一变,顿觉骇然,他这一掌抓落下去,只觉苏庭手背上,吹起一股风,让他按在风头上,竟然抓不下去。

  而在这时,苏庭神态轻松,又一掌下去,轻描淡写地在孙家家主肩上拍了拍。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苏庭负手而立,缓缓而行,走过孙家家主耳边,悠悠地说了一句,“这句话送你了。”

  在孙家几人极为复杂的目光当中,苏庭背负双手,渐行渐远,到了道路的尽头,转了个弯,出了众人视线之外。

  待得苏庭离去,过了片刻,孙家家主才如梦方醒,恍惚道:“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说着,他忽然发笑,充满苦涩,道:“好个苏家后辈。”

  孙家大管事和中年人,俱都低着头,不敢言语。

  他们二人跟随家主许久,此时此刻,也都无法置信,眼前这位孙家数代以来最为出色的家主,其老谋深算,狠辣手腕,在京城之中都能搅出风雨来。

  可这一次,竟然在一个少年人面前,落了下风,失了姿态,更似乎被震慑了一番。

  “好好好,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孙家家主目光中寒光凛冽,低沉道:“苏家小子,文采倒还当真不错,只不过,谁是压金线的,谁是穿嫁衣的,还不知道呢。”

  “若你当真取了机缘,那指不定老夫还得谢谢你,替老夫取出了这一套嫁衣。”

  “很好,很好。”

  他怒极而笑,拂袖回府。

  众人面面相觑。

  马车还停留在府门前。

  只是,今日家主不会出门了。

  ……

  “怎么一个不慎,又用错词了。”

  苏庭走过了转角,想起什么,眼角抽搐了一下,暗骂道:“什么嫁衣裳?该要说来,也该说是新郎服才对。”

  他呸了几声,走了几步,手上并指,抬到眼前,冷冷笑了一声。

  轻风吹来,指间夹着一缕白发,迎风而动。

  “以往交锋,总是你孙家主动发难。”

  “这一次,也该苏某人先行出手了。”

  “这个老孙子,看我这次咒不死你!”

第六十六章

钉头七箭书

  入夜。

  烛火昏黄。

  苏庭盘膝而坐,神刀放置于前方。

  他呼吸吐纳,一缕真气落在神刀之上,复又流转,从口鼻归入。

  在他踏破二重天之后,体内真气产生质变,凝成一团雷光,日渐壮大,威能渐盛。这几日间,他炼化神刀的速度,已加快了不少。

  苏庭呼吸吐纳,过了许久,才缓缓收功,将神刀捧起,放回玉盒之中。

  玉盒之中的金玉之水,幽蓝依旧,而两株人参也染上了几分蓝色。

  “炼化神刀,也是不急,眼下我已入二重天,护身之法甚多,足以自保。”

  苏庭收了玉盒,目光微凝,想起了那日,他伸手去拍孙家家主的肩膀时,那个出手拦阻的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体格健壮,步伐稳健,手臂刚硬,显然功夫练到了家,几乎到了可以凝就内劲的地步。

  只是苏庭毕竟踏破了二重天,算是高了他一个层次,真气迸发之下,对方一掌也就没能落下来。

  当时那中年人神色骇然,但苏庭目光落在孙家家主身上,对他也不甚在意。

  但事后想来,那中年人的本事,倒还当真不差。

  “习武之人,血气旺盛,内劲强悍,刚猛霸道。”

  “我修道之辈,真气以养身为主,较为温和,养生长寿,却不如内劲来得猛烈,故而,在三重天凝法之前,真气的杀伤力,多是弱于内劲。”

  “但我修行雷法真传,本身就带有几分霸道,哪怕尚未凝就法意,但体内真气,也不见得弱于内劲。”

  “修道有三重天,武道也有三重天。”

  “我道行高了对方一筹,便压了对方一头。”

  “但实际上,当时真要正面打斗起来,对方精通招式技艺,我在拳脚招式上稍逊一筹,体魄也不如似那般刚硬,也是个弱势。”

  “这般说来,那时要是打起来,我若不施法术,不用法宝,正面打斗,还真未必拿得下他。”

  苏庭这般念着,沉吟了一下,稍作比较,暗道:“不过正面打斗这事,倒也无须过于上心,在我眼下这个境界,真正让人敬畏的,还是法术的玄妙,而不是正面打斗。真要让我施法完成,哪怕他是武道大家,都难活命下来。”

  他心中把自己和当下世间盛行的武者,稍微做了个对比,细究优劣之处,避免日后吃亏。

  他一番思索,旋即站起身来。

  他看向了西北角落的方向。

  “施法完成……老孙子,这回怎么活命。”

  ……

  天色略有昏暗,西北角落视线不清。

  但隐约能见,那赫然是有一座小台,而台上便有一个稻草人,头顶一盏灯,足下一盏灯。

  稻草人上面,写着孙家当代家主的姓名,而在其顶上,灯下所在,则绕着一缕白发。

  “钉头七箭书!”

  苏庭神色恍惚,目光之中,有些期待。

  他前世所在,神话故事当中,殷商末期,周朝之初,正是众仙的封神之战。

  而在这个神话故事里头,陆压道人的名声,谈不上多么响亮。

  但真正听过陆压道人之名的,多数不会忘记他在这个故事之中的出色表现。

  陆压出手次数不多,多数是依仗斩仙飞刀,而第一次出场,则是用了一场咒术,咒杀了修成玉肌仙体的大罗神仙。

  这一道咒术,便是钉头七箭书!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