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4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41/927

返回书籍页面

  还是元丰山主事人,替代了守正道门的主事人?

  这其中的性质,截然不同。

  便是守正道门的掌教,也觉心中凛然。

  他细看了片刻,沉默下来。

  古衍长老对于苏庭的言行,便是连一个字眼,都不曾忽略,尽数传来。

  守正掌教思索片刻,终是收了这道消息,离开大殿之外。

  他离开大殿,一路来到了中央地域,莲池所在。

  而莲池边上的草庐中,地仙正一,仍在修行。

  “何事?”

  正一睁开眼睛,淡然道:“直说便好。”

  守正掌教取过适才的消息,送了进去。

  正一点开消息,细看了一遍,微微蹙眉,似乎也有几分不悦。

  苏庭对于守正道门,未免过于不敬了些。

  但这位曾经的谪仙,而今的地仙,目光终究不是常人可比。

  “他没有夺权的念头。”

  正一将那消息打散,才平淡道:“他也不是为了元丰山,只是此人非是忍气吞声之辈,从他过往事迹,你便能看得出来,他一向桀骜不驯,不顾后果,此次是云康招惹了他,才起了冲突,不必想得太多。当然,作为掌教,你存几分戒备,并非坏事。”

  掌教躬身道:“受教了。”

  正一说到这里,又沉吟道:“而今北方的魔患,天庭极为重视,但看来我等仙宗之内,也不太平,浣花阁已经遇袭,古神废墟的各宗长老弟子,也人心惶惶……”

  掌教神色肃然,道:“正是因此,我正思索,要派遣何人,作为主事之人,才能稳定北方局势?”

  正一稍微思索,道:“我已有人选了。”

  掌教闻言,忙是问道:“是门中哪一位?”

  ——

  古衍传讯于守正道门,等侯许久。

  “或许掌教还在与诸位长老商议。”

  古衍这般念着,收了传讯法宝,便要去各宗议事之地。

  然而就在这时,他怔了一下,传讯法宝传来异动。

  “来了。”

  古衍心中微喜,取过了传讯法宝,点开了其中的消息。

  “元丰山苏庭之事,无有权欲之念,未有元丰山之谋,无须过多猜疑,顺其自然便罢,而新一任主事,经本门地仙祖师挑选,已然定下。”

  古衍看到这里,不由得大喜,朝下方看了下去,旋即呆了半晌。

  “各宗北上斩魔,守正道门主事之人云康身亡,余下长老弟子,尽数由苏庭调遣,众人不得违背。”

  古衍怔了半晌,恍惚间,似乎觉得老眼昏花,应是看错了某个名字。

  ——

  “疆域如此,各宗长老,率弟子接引便是。”

  苏庭这般说着,抬起头来。

  只见眼前,各宗主事人,俱有几分异色。

  云离、云宫、齐宣、中年僧人,都颇有赞赏之色。

  在场之中,苏庭最是年轻,虽说斗法本领也是最高,但正是因此,便也容易让人认为,他只是一柄利器。

  但从这回的布置来看,苏庭不但斗法本领极高,而决策能力也并不浅薄。

  “如此,劳烦诸位了。”苏庭说道。

  “此乃我各宗应尽之责。”

  齐宣这般应了声,云离及那僧人,俱有赞同之色。

  至于云宫,作为浣花阁主事人,此次苏庭做主,营救浣花阁诸位真传弟子,她心中的感激,更不必说。

  只是此刻苏庭只是揉了揉额头,颇有感慨,暗道:“云康作为主事之人,来到北方,调遣诸多各宗弟子,其实就是排兵布阵的决策人物嘛。”

  他这般想着,暗自念道:“只是不曾想过,我苏庭修炼至此,已有了搬山填海的本领,反而走上了排兵布阵的道路。不过好在我只是暂时定计,去救浣花阁的弟子,而不是要当这个什么狗屁的首领……”

  他划界定计,又要考虑魔宗的方面,一番推演,便发觉此举,实则便是排兵布阵。

  这般的较量,也如两方博弈。

  仙魔两方,以北方大地为棋盘。

  对手是魔道不知名的高人。

  这边则是仙宗的长老。

  而受得魔道引诱,堕落的世间魔类,就是黑子。

  此番仙宗诸位弟子,则是白子。

  只是原本执棋的云康,已经身死道消。

  苏庭为了营救浣花阁诸位弟子,暂时成了执棋之人。

  好在他只是暂时接过此事,待营救浣花阁真传弟子之后,这种头疼的事情,便可以抛回给守正道门。

第六七一章

新任主事苏长老!

  当下北方的魔患,已经侵入整片大地之内,哪怕凡尘俗世,已有魔道传播之患。

  这片大地之上,有着无穷生灵,善恶皆有,有着心性纯良,不曾沾染魔性的,也有入魔已深的,俱都无比混杂。

  但不可否认,魔道之毒,已渗透到了凡尘生灵之中。

  想要除去北方的魔患,便只能以仙宗弟子,来到北方,身入凡尘之中,逐一抹除尘世之间的魔类。

  否则,莫说是半仙之辈,便是真仙之尊,也不能将北方大地,尽数掌握在手。

  除非是当今天帝,借助三界六道,驱使诸天正神,可以在一瞬之间,把仙术笼罩整个北方的百万里大地,将大地上所有生灵,尽数抹灭,这等举动,毁去一方大地,哪怕不曾入魔的良善之辈,都无法逃过这等浩劫。

  如此行事,便已是灭世之举,绝非天庭所为。

  更何况,诸天之上,尚有身成大道的清原祖师。

  上天有好生之德,且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故有无穷变化,无穷生机……清原祖师作为这一线大道,即是生机所在,必然不容灭世之举。

  正是因此,才有各大仙宗,命弟子北上,渗入北方大地之间,逐一清除魔患。

  这样的事情,责任重大,作为主事人,主持这次清除魔患的大事,须得有运筹帷幄,智谋远虑的本领,对于这位主事人而言,自然也是极为头疼的事情。

  “等守正道门新任主事定下,只要有决策能力,这种绞尽脑汁的事情,还是交还给人家去做。”

  苏庭暗道:“我苏庭才不收这种烂摊子,只须在这北方大地上,当一柄刀,斩尽魔患即可……任你万千魔头,我自一刀劈个干净,是何等痛快……”

  ——

  苏庭谋划已定,便归回了元丰山弟子所在的营地之中。

  此次接引浣花阁在外的真传弟子,各宗俱已命弟子准备。

  这一件事,反而成了各宗踏足北域的第一件事情。

  此事虽然临时所起,由苏庭定计,统筹全局,各宗也无异议。

  过了不到小半个时辰,便有各宗长老率领门下真传弟子动身,依照原定的方向,散入北方大地之中,寻找浣花阁弟子,却也是斩妖除魔。

  仙宗魔道的这一场博弈,在此算是初步开始了交锋。

  原本的谋划布置,在消息泄露之后,便已无用。

  且浣花阁遇袭之后,优势劣势俱有改变。

  而今仙宗再度出手,便是全新的态势。

  “可惜了。”

  苏庭暗道:“原本该是与往年一样,仙宗弟子众多,且有备而来,俱是精锐,便可以压制得住魔宗,斩除在北方大地上的魔患,纵然无法抹去魔宗,却也斩掉了魔宗渗入凡俗中的爪牙……”

  他叹了声,暗道:“此次消息泄露,浣花阁遇袭,云康身死,诸般优势已去大半。”

  魔宗扎根于北方大地上,提早知晓,有所准备,便不会仓促,反而更有地利。

  浣花阁遇袭,便是魔宗取胜,仙宗落败的一场。

  而云康身殒,仙宗互相猜疑,其中又耽搁了一段时日,让魔宗更是缓了一缓,也重新有所布置。

  因此苏庭也只是想要接引浣花阁,未有想要真正在这一场交锋之中,一举抹除魔患。

  毕竟真正统筹全局的,该是守正道门的新任主事之人。

  “苏长老……”

  这时,却见云宫前来,施了一礼,道:“若非苏长老,我浣花阁弟子而今在外,还在遭受追杀,便将折损殆尽,而今终于有此一线生机。”

  苏庭伸手将她扶起,缓缓说道:“这次主要是因为家姐身在其中,极为危险,二来也是为了全局考虑,保住浣花阁诸位弟子,也就保留一分助力……在争斗之间,我元丰山许多弟子,也能少几分损失。”

  云宫低声道:“话虽如此,但苏长老此番助我浣花阁,亦是属实……若非苏长老不惜经受守正道门的压力,担起此任,压下古衍师叔,决断此事,定下此计,怕是眼下,我等仍然还在枯坐,等着浣花阁诸位弟子的噩耗逐一传来。”

  苏庭略微沉默,旋即说道:“你好生歇息,待恢复得差不多了,寻出浣花阁诸位弟子的所在,才好让各宗俱都有个方向,不至于大海捞针,步步艰难。”

  云宫点头道:“云离师兄的丹药,极为不凡,或许明日便可勉强恢复到可以运使本门宝物的地步。”

  她心知苏庭记挂苏悦颦的安危,不禁停顿了下,说道:“待查知门下诸多弟子的所在,我会让门中诸位长老,先一步去接颦儿。”

  “不必。”

  苏庭平淡道:“你作为浣花阁主事人,应当公正无私,冷静行事,而苏悦颦是我的姐姐,自当我亲去救下人来。”

  云宫闻言,迟疑道:“但是你统御全局,怎好离开古神废墟?”

  苏庭挥了挥手,不以为意,说道:“统御全局不是我的职责,我此番定下营救浣花阁之事,谋划已定,依照这般轨迹,求个稳妥……后面统御大局的事情,自有守正道门之人。”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