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3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39/927

返回书籍页面

  云离苦笑道:“不说清楚,苏长老对贫道便不能放心罢?”

  苏庭缓缓说道:“你知道便好,既然你有隐秘,苏某难免要有提防。”

  云离迟疑了下,只说道:“如此也好。”

  他终究还是没有坦诚的想法。

  可实际上,两人话已说开,既然苏庭愿意跟他明说,也就代表,苏庭对他虽有提防与质疑,实则也是十分浅淡了。

  这少许提防,实也无关紧要。

  “贫道告退。”

  “慢走不送。”

  ——

  云离回了正仙道所在。

  苏庭微微皱眉,也真是有几分疑惑。

  各宗修行,各有不同,正仙道最注重清静无为,因此,按道理说,论起心境,正仙道出身的云离,本该是最为平静淡然的。

  但云离的言行,着实不似于正仙道真传所应有的风格。

  “怪了……”

  苏庭心中隐约怀疑,云离是否沾染了魔性,试图挑起各宗之间的不合,让这次斩魔之举的联盟,就此分崩离析。

  但细想之下,云离若真是魔道之辈,那么此时此刻,他最明智的举动,该是深藏隐匿。

  眼下在他苏某人面前挑起事端,不免显得令人怀疑。

  苏庭心中暗有疑惑,但对于云离的怀疑,并不算强烈。

  实则各宗之中,历年来均有被魔患所侵的例子,不单是先秦山海界,便是守正道门与元丰山,也不例外。

  但正仙道的真传,心境平淡,少有欲念,反而极少有门下弟子被魔患所侵的例子。

  他正在思虑当中,却听得些许动静,转头看了过去,正是浣花阁诸位长老所在的方向。

  “云宫姑娘?”

  苏庭站起身来,看向了那个年轻女子。

  云宫脸色依然苍白,双唇也无血色,只是相较之下,气色却也比先前要显得稍好了几分,毕竟正仙道的丹药,终究不是凡品。

  “苏长老……”

  “你伤势颇重,还是好生歇息,静心恢复为好。”

  “云宫此次作为主事之人,遭魔道设伏,门中弟子四散而逃,至今不知处境如何,着实难以静下心来。”

  云宫叹了一声,忽然说道:“浣花阁的行迹,被魔宗得知,并能提前设伏,足可断定,仙宗之内,必有入魔之辈,且身份不低,只是至今未知,究竟何人……查不出此人,互相之间,俱都不免心有猜疑,难免心有不安。”

  苏庭微微皱眉,思索道:“你想说什么?”

  云宫轻声道:“守正道门新的主事人,尚未定下,而即便定下,谁也不知新一任主事,是否也已是入魔之辈?而眼下浣花阁众弟子,俱在危局当中,苏长老若能担起此任,发号施令,接引我浣花阁诸位弟子,才能解救得她们安然归来。”

  苏庭微微皱眉,未有即刻回话。

  他心中隐约察觉有着几分异常。

  前头有云离,后方是云宫。

  俱都是劝说苏庭,取代守正道门主事人在此发号施令的地位。

  如若往更深一层去想,此举不免有元丰山取代守正道门的嫌疑。

第六六八章

接引浣花阁真传弟子!

  苏庭若真有此意,引动的后果,只怕不小。

  若往深了去想,这不单单是他取代云康的举动。

  方在有心人眼中,这便是元丰山作为当世唯一道祖的传承,不甘于受守正道门制衡,欲要争夺第一道门的迹象。

  掌教虽然命苏庭主事,看重他年轻气盛,本领也高,可以振兴诸位弟子的心气,但苏庭若是做到了这个地步,后果之严重,只怕掌教都难免感到心惊。

  拉下了守正道门主事人,元丰山主事之人取而代之,后果必然是元丰山与守正道门之间的交恶,甚至于在某些心气凌厉之人的眼中,不亚于宣战。

  苏庭并不知道元丰山的掌教,是否有过这样的雄心壮志。

  但至少现在的元丰山,底蕴还不足以跟守正道门相提并论。

  “你们倒都是颇为上心,想要扶苏某作为主事之人。”

  苏庭忽然笑了两声,只是笑意难明。

  云宫怔了一下,道:“我们?除我之外,还有何人?”

  苏庭说道:“正仙道今次主事之人,云离道长。”

  云宫闻言,沉默了一下,才道:“他与我一般的想法,岂非更说明,你确有此本领?”

  苏庭摆了摆手,说道:“担当此任,一来忙碌,二来耽搁修行,第三彻底让守正道门与元丰山撕破颜面,怎么看都没有好处……”

  云宫略有错愕,道:“你就当真不想取代云康?”

  苏庭嘿然笑道:“苏某若是贪图权欲,当年就该在老家落越郡中,凭借我二重天的本领,当一个土霸王,还四处瞎跑,游历修行作甚么?”

  说完之后,苏庭隐约察觉什么,挑了挑眉,说道:“云宫姑娘倒是颇有试探之意。”

  云宫没有承认,可也没有否认,只是说道:“各宗之内,唯有先秦山海界与你苏长老,才得信任,相较之下,云宫还是更想以你为主事。”

  苏庭略有沉吟,说道:“你倒也看得透彻。”

  云宫稍有迟疑,又道:“许多东西,我自然可以看得明白,眼下各宗互相猜疑,除却先秦山海界之外,只有你才例外,余下众人,皆有嫌疑……恕我直言,便是元丰山的诸位长老,也不见得便全然无事。”

  苏庭点头说道:“你说得是。”

  云宫叹了一声,道:“就算是我浣花阁此次遇袭,我也不能断定,门中长老里头,便没有入魔之辈,哪怕是我,只怕苏长老也难免存疑两分罢?”

  “不……”

  苏庭忽然摇头,说道:“我并没有怀疑你。”

  云宫闻言,反而稍感错愕。

  苏庭说道:“你是浣花阁主事人,此次遭袭,你首当其冲,伤势最重,但也依靠着你,才能让浣花阁众人免于覆灭之危……当时我赶到时,你也濒临死境,对方的杀机,并未作假。”

  说到这里,苏庭看了她一眼,道:“倘如你已入魔,那么就该联手,诛灭浣花阁这一行人,假作孤身逃出,或者更可信几分,你再带着几个门中长老,一路逃到古神废墟……然后讲述之间,再隐去受伏的细节,反而没有多少人怀疑你。”

  云宫闻言自嘲道:“倒是我想多了。”

  苏庭感慨道:“是你小瞧了苏神君的智慧。”

  云宫颇感无言,但想起一事,却问道:“你不觉得云康身亡,极为古怪么?”

  苏庭摸了摸脸,略有几分感叹,说道:“果然都是聪明人啊。”

  云宫略有沉吟,道:“你看出来了?”

  苏庭摊了摊手,说道:“只怕众人都看出来了。”

  说完之后,他把之前跟齐宣的一番推测,如实相告,也将跟云离的一番说辞,告知于云宫。

  “难怪云康十分古怪。”

  云宫低声道:“他是着了道么?”

  苏庭点了点头。

  云宫迟疑了下,说道:“他身亡之前,我还在想,他是否就是那个魔道奸细,要挑起内乱,但他的法子,用的也太过于粗浅了些……直到他身亡之后,我便有些拿捏不定了。”

  苏庭说道:“其实我也曾想过,或许是云康入魔,这古神废墟,残存神性,影响了他的魔性,让他性情大变……但后来细想之下,古神废墟只会压制他的魔性,而不会勾动他的魔性,故而便否决了。”

  他沉默了一下,又道:“不过,有一点你说得没错。”

  云宫问道:“哪一点儿?”

  苏庭说道:“浣花阁诸位弟子在外经受追杀,此时我等因云康之死,便在此枯坐几日,等侯守正道门重新任命主事人,着实不是办法……”

  云宫心中一震,看向了苏庭。

  苏庭摆了摆手,说道:“不要误会,苏某人可没想过要将守正道门主事人的地位,取而代之,只是任由浣花阁弟子在外遭受追杀,我等在此,被魔宗之辈些许手段,就搅弄得人心惶惶,全无动静,不免可笑。”

  云宫听得这话,心中却也不知是什么思绪,似乎也觉可笑。

  此行各宗会面,以守正道门为重,而守正道门以云康主事。

  但尚未出手斩除魔患,浣花阁便已遇袭。

  而在如今,作为众人之首的云康,更是死得不明不白。

  余下各宗门人,竟连接引浣花阁真传弟子一事,也都不敢冒头,任由浣花阁弟子在外遭受追杀,岂非当真可笑?

  “请各宗主事之人,重新议事。”

  苏庭缓缓说道:“云康已死,但我等不能全无作为。”

  云宫点了点头,说道:“我随你去。”

  ——

  未过多久。

  守正道门所在之处。

  各宗主事人俱已到此。

  只是这一次,却非是守正道门号召,而是苏庭所请。

  上方古衍长老的神色,显得不甚好看。

  “苏长老还有什么事情?”

  古衍缓缓说道:“本门主事之人,已是身殒,而今正禀报宗门,等侯掌教授意,苏长老还有什么想法么?”

  这话不咸不淡,意有所指。

  苏庭神色平静,说道:“苏某也在等侯贵门掌教的授意,只是我等在此悠闲等侯,浣花阁诸位真传弟子,仍在生死危局当中。”

  古衍心中微沉,道:“你想要说什么?”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