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3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38/927

返回书籍页面

  这神将忽然破散,化作一片泥尘!

  而下一刻,泥尘凝就,再度化作了一尊神将,仍是血肉之躯,气血如江河滚滚一般!

  “这……”

  苏庭神色惊异,忽然想起了自家的不死之身!

  而这尊神将,仿佛也是不死之身!

  这就是正仙道的神将甲?

  苏庭的呼吸,蓦地有些急促。

  在这一刻,苏庭终于明白,为何正仙道把神将甲看得极重,只流于门中,从不外传。

  每一尊神将,若都有不死之身,该是何等臂助?

  若真如此,那么每一尊神将,其本领之盛,绝不亚于任何仙宗长老!

第六六六章

可要取而代之?

  正仙道的撒豆成兵之术,乃是其门中独有,名声显赫。

  撒豆成兵当中仙豆,世称五行甲,分作力士甲、天兵甲、神将甲。

  力士甲在外有所流传,而天兵甲也偶有门中长老赠予外人的例子。

  但独有神将甲,不曾外传。

  苏庭也不曾与正仙道的人交过手,不曾领略过神将甲的本事。

  今日初见,竟是发觉,这正仙道的神将甲,如此不凡。

  “正仙道的弟子,心境平淡,功法平和,实是清静无为,故而也极少在外与人交手……世人只知神将甲,却不知这神将甲这般惊人。”

  苏庭有着不死之身,故而对于这神将的本领,愈发重视。

  齐岳身具不死之身,成为了先秦山海界当代弟子中,活得最为长久的一人……他不是最为杰出之人,却因为不死之身,而不曾夭折,看着那些比他天赋更高的同门,逐一消失在过往之中,而他依然存在,加上首徒的身份,才有了这般高的地位。

  至于那个手执魔刀的狰狞男子,也在尝试修行不死之身。

  修成不死之身的人物,本领或许不会变得强盛多少。

  但这样的人物,保命的本领,却是极为不凡。

  想要斩杀这样的人物,着实不甚容易。

  “这神将甲……”

  苏庭深吸口气,看向了云离。

  云离说道:“听闻苏长老也修得不死之身?”

  苏庭点头道:“苏某攻打七尺白鹤一族时,悟得此法。”

  他在对战白鹤老族长时,便是仗着不死之身,才不至于被那一剑所杀。

  近来苏庭名声传扬,但关于其中细节,倒也不算多详细。

  只不过,正仙道便在中土,若有心查知,自然也能查得。

  云离吐出口气,神色之间,不掩敬佩之色,道:“能够修成不死之身,乃是对于自身所属的一类,领悟到了极点,悟透本质,方可将血肉化作五行之气……传闻便是得道的仙家,也不见得能修成这般境地。”

  苏庭挥手道:“得道仙家,已是仙体,要化作五行之气,难度自也不同。”

  云离点了点头,说道:“苏长老能够将血肉之躯,化作五行之气,是领悟透彻……而这神将甲,本身是以五行之物凝就而成,它能任意变化,便是因为,当年道玄仙翁,对于血肉之体的领悟,亦是无比透彻……因此,这神将凝成,也真如生灵一般。”

  苏庭点了点头,看向那神将甲,低声道:“血气浩荡,筋肉虬结,宛如生灵……神将甲的层次,当真如同虚空造物,孕育生灵一般。”

  想到这里,苏庭也不禁思索,创出撒豆成兵之术的正仙道前贤,又是何等不凡?

  他只知正仙道尊无上祖师为源流,实为无上祖师亲传弟子道玄仙翁所创。

  但是这撒豆成兵之术,是出自于无上祖师,还是道玄仙翁?

  他并未出声询问,只是深吸口气,收了这尊神将,放在怀中。

  云离施了一礼,说道:“此番本门掌教交代之事,云离已经完成,只是今后苏长老回返中土,还望往正仙道一行。”

  苏庭回了一礼,道:“这是自然。”

  他得了正仙道不少好处,而今正仙道相邀,也不好拒绝,更何况,他也确实对这座以“清静”二字为根本的道门祖庭,炼丹圣地所在,十分好奇。

  云离见状,便要告辞,只是临行之前,却不禁顿了一下。

  “云康师兄身亡,苏长老可觉古怪么?”

  “你也看出来了?”

  苏庭面带戏谑,道:“云康确实古怪,他此番身亡,只怕也有内情。”

  云离目光微凝,露出异色。

  苏庭徐徐说道:“你听古衍长老提起云康修行离雀仙眼,应该是想到云康的异常,从而怀疑我等宗门之间,有魔道的奸细罢?”

  之前他与齐宣有一番推测,大致推算,云康着了道。

  而今云离,多半也是回去思考了一番,想到了这个方向。

  云离神色肃然,说道:“苏长老所言,正是云离所想,不过苏长老洗清了嫌疑,云离才敢直言……只是元丰山之内,诸位长老,是否都无嫌疑?”

  苏庭微微摇头,说道:“这个我不能保证,不过既然你看出异常,我可以告诉你,云康初至古神废墟,与我见面之时,虽然几分不满,但他还克制得住……只是后来浣花阁出事,再与我相见时,才变得极为烦躁。”

  云离目光微凝,低声道:“苏长老之意,云康是在此期间,受了影响?”

  苏庭点头说道:“你说得不错,守正道门一路行来,云康都未有变化,这虽然不足以洗清其中的嫌疑,但相对于其他宗门,则稍微要小一些……而今嫌疑最大的,是元丰山随行的六位长老,以及你整个正仙道此来的长老,还有西土佛宗。”

  顿了一下,苏庭看向云离,说道:“实际上,哪怕对你,苏某也有几分怀疑,不过这神将甲一事,至少让我对你信了三分,才与你直言。”

  云离苦笑道:“但还有七分存疑么?”

  苏庭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近两日,我等稍加注意,想来各宗掌教,自有应对之法……毕竟如先秦山海界,便请动了执年太岁星君的太岁星光,清照了门中的魔类。”

  云离闻言,点头道:“贫道明白了。”

  但他思索了一下,又道:“只不过,云康已亡,守正道门定有新的主事人,或许是这位古衍长老,或许会是从守正道门赶来的另一位杰出之辈。”

  苏庭嘿了一声,道:“那又如何?古衍的本事,比云康好些,而守正道门再来一人,只要不是如云康这样便罢……”

  云离迟疑了下,道:“苏长老与云康不合,适才一番言语,也有将守正道门拉下的意思,即便苏长老据实而言,并无此意,但守正道门不见得这般考虑。”

  苏庭背负双手,缓缓说道:“此番斩魔,苏某不愿内斗,但若守正道门真要咄咄逼人,苏某也不惧怕任何人。”

  云离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既然云康已死,苏长老就不想取而代之么?”

第六六七章

云离之异!云宫之言!

  云康已死。

  守正道门新任主事人未定。

  但因云康之变,众人对于守正道门,略有不满。

  苏庭如有念头,未必不可取而代之。

  “哦?”

  只见苏庭眉头一挑,似笑非笑,说道:“正仙道向来是清静无为,故而与世无争,你倒是颇有些想法。”

  云离神色平静,说道:“苏长老既然已经将守正道门主事人的地位,从上方拉了下来,便没有上去的意思么?当下众人之内,唯有你与齐宣,才全无嫌疑……齐宣不如于你,便也不能服众,而且,他对你也颇有敬意,你若担当此位,他必无异议。”

  苏庭闻言,摸着下巴,说道:“这么说来,苏某人真要担任此位,倒也不是难事嘛。”

  云离点头说道:“浣花阁诸位长老,受苏长老救命之恩,且有云康阻拦之事,令她们心中不喜。而先秦山海界齐宣,对于苏长老也颇多敬意,自无异议……云离为正仙道主事人,也愿见苏长老统领此番北上斩魔之事。”

  苏庭嘿了一声,道:“这么说来,就只剩下个西土佛宗,但似乎也不重要了。”

  云离说道:“当下是守正道门,一旦如此,必定极为不满。只不过……”

  停顿了一下,云离说道:“但苏长老此刻在守正道门眼中,却也是同样令人不喜的。”

  以往守正道门的主事人,便号令各宗的权势。

  但苏庭一番话,点破了固有的规矩。

  守正道门主事人的地位,被他拉了下来。

  各宗之所以愿听守正道门之令,不是惧怕于守正道门,只是敬重于守正道门,并且以往守正道门主事人展现出来的决策能力,确实足以令人信服。

  而今守正道门云康不足以担当此任。

  那么元丰山苏庭,足以服众,是否便能当得起此任?

  “权势……”

  苏庭吐出口气,说道:“纵为修行之人,终究不是断情绝性之辈,就如古衍长老,垂垂老矣,却也仍有权势之念……你这一番话,换在其他人身上,或许还真把人说服了去,可惜放在了苏某的身上。”

  云离闻言,沉吟道:“苏长老不愿么?”

  苏庭摊了摊手,说道:“号令各宗,地位无形之间高涨,满足一下心中权欲,但除此之外能有什么好处么?我道行也不会因此而突飞猛进,反而因为要统御诸事,必定劳心费力,阻碍修行,得不偿失。”

  云离闻言,稍感惊讶,过了片刻,才说道:“以往传言,苏长老年轻气盛,傲气凌云,而今看来,却是个性情洒脱,安于平淡之人。”

  苏庭摸着下巴,总觉得这话似有深意,仿佛在说他胸无大志。

  “也罢,苏长老既无此心,便安心等侯守正道门任命新的主事之人罢。”

  云离施了一礼,道:“贫道已完成掌教之命,这边告辞。”

  苏庭似笑非笑,说道:“听说正仙道的道士,无不是清静平淡,奉‘无为’二字,如何云离道长,却要劝我取而代之?你不想与我细说其中究竟么?”

  云离深深看他一眼,说道:“本门有十二静功,修至大成,无情无欲,无念无求,但昔年无上祖师,身为道祖,也未大成……至大成之日,已是超脱之时。”

  他叹了一声,说道:“贫道尚未成仙,虽成阳神,也是凡身,心中如何无念?”

  苏庭闻言,略微点头,笑着说道:“这个解释,还算可以,但你心中究竟有何念想,才会劝我取而代之?”

  云离沉默片刻,但终究没有言语。

  苏庭挥了挥手,说道:“也罢,既有难言之隐,我也不追问于你,此行我是元丰山主事人,你是正仙道主事人,也算平起平坐,也轮不到我来审问你。”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