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2/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庭脸色难看,杀机凛冽,震怒之余,也有两分庆幸。

  从暗室的痕迹来看,孙家是在不久之前,才挖开了暗室,才找到了幽蓝池水,八卦阵法。

  想必孙家在之前已经拿到过他的血液,只是没能打开八卦阵法,所以才请了阴九前来,要将他炼成一滴血。

  只是那时,他刚好穿越过来,有了陆压传承,神庙之中又有松老相助,才免遭劫数。

  “你的运道也算不错。”

  松老打断了他的思绪,继续说道:“那阴九一时意动,却是先把你表姐种了印记,准备用来养蛊,而你这个真正让他前来的目标,却刚好为了你表姐,入了我神庙之中。他那日来,不仅是为了你表姐,更是为了你,也正是因此,他才一口道出你的姓氏。”

  “孙家为了我苏家的宝贝,倒真是费心了。”苏庭面色铁青。

  “这是自然。”松老道:“因为这关系着孙家多年来的心结。”

  “什么心结?”

  “孙家祖上,曾触怒天威,累及子孙后代。”

  松老说道:“如今的孙家,其实还传有功法,可后代却不曾有人修行得成,甚至已被视为虚假杜撰的法门,但如今的孙家家主,曾在外接触过许多修道人,便知其中传言虚实,功法真假。”

  说到这里,松老心中也难免有些感慨,道:“而他如今年岁已高,不甘于生老病死,便费尽心机,为了得以修行,四处探寻,最终在坎凌镇听得一道秘闻,说苏家有一至宝,失传多年。”

  苏庭知道,孙家找寻的宝物,就是怀中玉盒里的神刀。

  但神刀对于孙家,有何用处?

  “此宝能斩一切,或许能够斩去他血脉之中的天威余患,让他脱去天威的枷锁,变成一个不受诅咒的凡人,可以修行孙家的功法。”

  松老顿了一下,道:“当然,这仅仅是他的猜测。”

第五十九章

坎凌苏家

  仅仅是一个猜测。

  为了这个猜测,为了谋夺苏家尚不能断定是否存在的机缘,孙家便耗费了无数的精力。

  先夺苏家的店铺,累得苏家父母双亡,苏氏姐弟穷困潦倒,相依为命。

  如今还请来修行之人,想取他苏庭的肉身,去炼成一滴血。

  “果真是心狠手辣啊。”

  苏庭感慨道:“还真不愧是在外头闯过风浪的人物。”

  松老点头道:“这是自然,他孙家家主的名声,在外头可是响亮得很。这一次你能让他败了官司,若是传到京城,你也算声名显赫了。”

  “他还有这个分量?”苏庭挑了挑眉。

  “有。”松老道:“否则,你苏家失传了几百年的至宝,断绝了数百年的消息,他又怎么能打听得到?”

  “那他又是怎么打听得到的?”苏庭皱眉道。

  “坎凌镇,苏家。”松老道。

  “坎凌镇?”苏庭不禁想起了那文字上的记载。

  “老夫命方庆查过,你苏家祖上,是从坎凌镇来的,后来开枝散叶,只是,不知为何,近几代来,苏氏族人陆陆续续都离开落越郡,只有你这一家,才留在这里。”

  “难怪数百年传承下来,落越郡只有我家是苏氏后人。”苏庭沉吟着,这般念了一句,旋即又道:“只不过,我苏家祖上,还真不是坎凌镇来的,而本就是落越郡人士,只是在坎凌镇娶妻生子,定居下去,后来有一脉分支来此,才有了如今落越郡的苏家。”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秘辛。”松老略有感叹。

  “岁月久远,也就是那里边的文字记载,晚辈才知这事。”苏庭这般说着,又不禁问道:“只不过,坎凌镇苏家,与晚辈这边,相隔了不知多少代人,那边怎么知晓至宝一事?”

  苏庭心中确有疑惑。

  落越郡苏家,历代传承下来,这至宝一事都逐渐消泯。

  坎凌镇苏家怎么知晓?

  若真是知晓,何以没有坎凌镇之人来此寻求至宝缘法?

  总不至于坎凌镇那边,公平正义,任由至宝在落越郡苏氏这边,而不动贪心吧?

  “坎凌镇苏家,也不知此事。”

  松老沉吟道:“但苏家有一个传言,说是古时有八面玉牌,集齐之后,能有大造化,后来丢失六面,但可以断定,就在族内,只要能取回玉牌,必得重赏。这个传言,经过了许多年,如今坎凌镇苏家,也几乎没有谁在意这段祖辈传下来的话了。”

  苏庭握住了手中的玉盒。

  玉盒就是六面玉牌,经匠人之手而成的。

  “那边没有关于神刀的传言,只有关于六面玉牌的说法,而且,坎凌镇那边,想必也忘了你们这边的分支。”

  松老沉吟说道:“那苏老家主,也跟老夫相识,他倒是对玉牌十分有兴趣,但总以为丢失的玉牌就在族内,但他也未有想到,所谓的族内,竟是落越郡的苏氏族人。”

  苏庭闻言,反倒又皱起了眉头,道:“连坎凌镇那边的苏家,都不知内情,那么他孙家如何得知我落越郡这边,便必定藏有至宝?”

  “这个便不好得知了。”松老沉吟了下,道:“不过,落越郡孙家,跟坎凌镇那边的苏家,有着不少的来往,两家早年有过多次结亲,娶过苏家的人,也有嫁入苏家的人,后来也有生意上的往来,关系十分密切,只在前些年,才逐渐淡了。”

  说着,松老平静道:“这两家关系如此密切,孙家能得知苏家的秘辛,也谈不上匪夷所思。”

  苏庭沉吟道:“但孙家知道的秘辛,却连苏家本身都不知道,这就匪夷所思了。”

  松老微微一笑,道:“或许是孙家的人,更为敏锐,更能察觉细微之处,发现了苏家本身都忽略了的东西。”

  苏庭冷笑道:“那也要是有心注意,才能注意到苏氏自家都忽略掉的问题。”

  “这是自然。”松老点头道:“孙家亲近苏家,多半是有心的,后面两家关系淡了,想来是苏家老家主,有所察觉。”

  说到这里,松老微微摆手,道:“只不过,世间无穷事,唯有道祖可以尽知,而你我只能看见眼前事,而不能尽知一切事。”

  苏庭心有领悟,躬身施礼道:“晚辈受教,世间无穷事,若要全数挖掘出来,看得清楚明白,不知要费多少心力。我辈中人,心在修行,只须看到自己所需要的,也便是了。”

  松老点了点头,道:“孺子可教。”

  青平站在边上,略有茫然,但心中也终于服气,苏庭着实比自己聪慧,天资更高,一点便透。

  就在这时,松老看了过来,稍微点头。

  青平应了声是,进了内室,过了片刻,捧着一个木盒出来。

  苏庭看着面前的木盒,有些错愕。

  松老平静道:“里头有三株人参,年份已过百年,也算名贵药材,能安神魂,益体魄,增精气,补五脏,于修行有莫大益处。”

  苏庭伸手摸了摸木盒,讪讪道:“这怎么好意思?”

  松老抬头看了青平一眼,道:“他既然不好意思,老夫也不好强人所难,收回去罢。”

  苏庭面色微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木盒收起,塞进怀里,道:“长者赐,不敢辞。”

  饶是青平这样想来冷淡的性子,也不禁脸上泛起笑意,摇了摇头。

  松老平淡道:“百年份的人参,放在世间也算名贵药材,哪怕放在丹道之人的手中,也是有资格入药的材料。老夫不懂得开炉炼丹,你也就只能这么用了,虽然不如炼制成丹,但也益处颇多。”

  苏庭嘿嘿一笑,道:“这东西名声不小,位列上品药材,晚辈家中开的是药店,常听闻大名,今日有幸得赐,必然好生修行,不负前辈厚赐。”

  “这也不是老夫赐予你的,你也不要多么感动。”

  “这不是松老所赐,那又是从何而来?”

  “是诛杀北方旁门左道的奖赏。”

  “奖赏?哪来的奖赏?”

  “京城!司天监!”

第六十章

事仍未了

  如今大周朝廷的司天监,便如同千年前的钦天监。

  里头多为道门中人,多是观星象、知地势、测国运,也能定风水、能炼丹药,本领繁杂。

  司天监为朝廷效力,为皇帝炼丹,但也有几分统合世间修道人,避免有道人为祸的职责。

  前次他在监牢之中施法,其实放在司天监,便是不容许的,只是事出于自保,加上落越郡地方太小,这才不达司天监罢了。

  而在这些时日,苏庭翻阅簿册,对于京城的司天监,也有几分耳闻。苏庭心中,略有猜测,司天监的背后,并不真是皇室,而是道门祖庭。

  否则,俗世皇朝,如何驾驭修道中人?

  毕竟如今的世道,已不是八百年前,气运纷乱的时候。

  如今的俗世皇朝,不见得能号令那些可以搬山填海的修道人物。

  “司天监?”苏庭恍惚了片刻,旋即问道:“诛杀外来修道人,便是阴九吧?这些事情,司天监又如何知晓?”

  “自然是老夫报上去的。”

  松老淡然道:“须知,老夫这座神庙,也是在京城里下了名册的。”

  苏庭笑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松老说道:“阴九是北方的旁门左道,入我中土寻衅,蔑视雷神威严,已犯了中土的规矩。”

  “在阴九死后,老夫便将诛杀阴九一事,报知于京城,而那边司天监的道人核查之后,赐下了五株人参,稍作鼓励。”

  “老夫留了两株,念在阴九是你用五行甲打杀的情况下,便将剩余三株交与你了。”

  松老说到这里,指了指那个木盒。

  苏庭闻言,不禁笑着道:“这居然是我苏某人凭本事赚的第一笔生意。”

  松老见他满面得意,摇了摇头,摆手道:“事情也问过了,药材也给你了,滚回去吧……老夫看着你,常要头疼。”

  苏庭摸了摸脸,起身来,说道:“理解理解,毕竟您又不好男色,见我如此俊帅,难免别扭。”

  松老脸色黑了一下。

  青平瞥了他一眼,满是无奈。

  “滚吧。”

  松老摆手道:“不过,老夫再叮嘱你一句,孙家对于这柄神刀,可是梦寐以求,尤其是孙家家主,年岁已高,一心想要修行,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你得了神刀,消息若是泄露出去,他必定要强取。”

  苏庭收了嬉笑神色,郑重点头道:“晚辈明白,在能真正施法之前,神刀一时绝不会有其他人知晓。”

  松老说道:“哪怕如此,也不能大意。孙家不知你得了神刀,但你毕竟是取回了店铺,那老鬼必定还要夺你店铺,也依然想要拿你炼血,去打开八卦阵图。”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