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1/927

返回书籍页面

  “这一汪池水,就是源自于神刀。”

  苏庭抬头看去,看着上面的描述,目光落在中间一行文字上。

  “建造宅院之时,幸得一道人指点,改变布局,并于此处,挖掘一坑,将宝物置放当中,周边以八卦守护,得道人施法,须是我苏家后人,以血点开八方,才可得见宝物。”

  “当年苏家请来的道人,是在此布阵,掘一大坑,将至宝放置于当中。”

  “当年的一座大坑,如今已是一汪池水。”

  苏庭心有恍然,“难怪,这一汪池水,不仅冰寒彻骨,更有锋锐之气。”

  这其中原因,正是数百年间,神刀放置于玉盒当中,金玉生水。

  而这金玉之水,充满凌厉锋锐,对于常人而言,会侵蚀体内,造成损害。对于修行人而言,一经入体,真气震动,肉身受损,也是灾祸。

  只有道行已是登堂入室的人物,或者如同苏庭这般,身具雷霆真气,霸道刚烈,才可炼化金玉之水,从中得益。

  “我消耗一缕真气,但经此次得益,道行不减反增,距离这一重天的巅峰,只差一步之隔。”

  “一步之隔,以我本来修行,就不会太过于长久。”

  “而如今有了这一汪金玉之水,我的道行势必一日千里。”

  “甚至,原本估计着能修成一重天巅峰的时日,兴许将会成为我踏破二重天的时日。”

  ……

  苏家后院。

  嘭一声响!

  房中裂开一条裂缝。

  苏庭从中跃了出来,他拍了拍满是灰尘的衣衫,将手按在胸口的玉盒上,心头十分满意。

  这一次堪称获益无穷,不仅得了可以炼就斩仙飞刀的材料,更有了可以增益修行的宝液。

  难怪孙家偌大一个名门望族,费了这么大劲,也要争夺苏家的祖传机缘,原来这其中的机缘,早已不是尘世钱财可比。

  “倒也多亏了他孙家屡屡出手,紧追不舍,让我苏某心中有了警惕,否则,我苏某人还真错过了这祖传的丰厚机缘。”

  苏庭回望了一眼,有些恋恋不舍。

  表姐还在家里等着,不能出来太久。

  否则,尝到了甜头的他,还真想在里边安心修行。

  “这也不急,店铺是我的,过两天搬过来,我日夜都能入内去炼化金玉之水,增益道行。”

  苏庭嘿了一声,走出了房外,返身关上。

  他看向走廊的各种家具,摊了摊手,道:“你们就另外找个房间安置吧,里头那个房子,就是苏某人的静室了……”

  他这般说了一遍,忽然禁不住喜意,仰天哈哈一笑。

  随着笑声,苏庭负手而立,朝着店门口而去,打开了店门。

  门外站着一人,笔直如松。

  苏庭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却是青平。

  “你在这儿作甚么?吓我一跳!”

  “松老有请,我在这儿,已经等了你两个多时辰。”

  “你还真有耐心。”

  苏庭抽搐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天色,又道:“不过我姐等了很长时候,我得先回家一趟。”

  青平神色冷淡,道:“之前我先去你家,给你表姐说过了。”

  苏庭怔了一下,旋即笑道:“你倒真是个办事稳妥的,对了,上次托你买了点墨,还没谢你,待会儿请你吃饭。”

  闻言,青平眉头皱了起来,静静看着他。

  苏庭摸摸脸,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青平沉吟道:“你这厚脸皮的,我本以为你承我人情,也会理所应当,没想到还会请我吃饭,有些过于意外。”

  苏庭讪讪笑道:“之前不是忘了嘛,这次有桩喜事,我心中畅快,大方一些,请你吃个饭。”

  青平看着他的笑意,眉头皱得愈发紧了。

  苏庭偏了偏头,道:“你这又是什么眼神?”

  青平认真说道:“你笑得很开心。”

  苏庭想起怀中玉盒,想起那一池宝液,禁不住喜从心来,笑容满面,道:“是有点开心事。”

  青平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

  “笑得像是小人得志。”

  “……”

  苏庭怔了半晌,旋即怒道:“你会说人话吗?”

第五十八章

孙家图谋

  神庙。

  松老已在等候。

  “你来得迟了些。”

  “晚辈有些事情在忙,也就迟了。”苏庭施礼道。

  “迟了也好。”松老缓缓道:“迟了,也代表你的阻碍越大,代表里边的东西越重要。迟了,也代表你所获的益处,比老夫想象中更高。”

  苏庭闻言,陡然一怔,旋即便明白了其中深意,笑道:“松老真是无所不知。”

  松老摆手道:“谈不上,只是落越郡这一亩三分地,古往今来,历代庙祝,都能知晓一二,也都能记载一二。老夫不过是看了前人的记载,稍微推测一番而已。”

  说着,松老伸出手来,道:“你究竟得了什么好处?给老夫过一过眼,如何?”

  青平目光微凝,没有开口。

  松老神色平淡,目光幽深。

  苏庭笑了声,道:“自无不可。”

  他伸手入怀,掏出玉盒,双手递了过去。

  松老随手接过,淡淡道:“你倒信得过老夫。”

  苏庭笑道:“您老人家道行比我高,真要强抢我也拦不住。更何况,您老人家就不是抢夺机缘的人,否则那五行甲就不会在我身上……哪怕退一步讲,您老人家对我恩情深重,便是孝敬您一回,又能如何?”

  松老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青平道:“马屁精。”

  苏庭瞥了他一眼,总觉得这家伙最近是被邪祟附身,人话都不会说了。

  而在这边,松老看着这玉盒,点头道:“这玉盒便已是价值不菲,用玉盒盛装宝物,足见内中宝物何其非凡……当然,也能看得出来,当年苏家着实是家富户。”

  听着这话,苏庭心中十分复杂,因为在钱财这一方面,他现在堪称是穷困潦倒。

  松老伸手搭在玉盒上,却半晌未有打开,终究将玉盒递回去。

  苏庭怔了一下,道:“松老不打开看看?”

  松老摇头说道:“老夫知道里边的宝物是什么,但还不是老夫能够接触的时候。你幸得此刀,日后修成至宝,或能帮老夫一个大忙。”

  苏庭讶然道:“什么忙?”

  松老摆了摆手,道:“时候到了,你也就知道了。”

  苏庭略微点头,也不追问,便将玉盒收起,放入怀中。

  就在这时,松老说道:“你将今日的经历,与老夫讲述一番,如何?”

  苏庭点头道:“自无不可。”

  说着,他斟酌了一下言语,才徐徐说来。

  过得片刻,他才讲完了这些。

  青平听得颇有向往,只觉十分精彩。

  松老则显得平淡,只是说道:“青龙盘水局,八卦阵法,都是出自于建造神庙的那位道人,想来你也能猜测一二。”

  苏庭点头道:“确有几分猜测,只是未敢断定。”

  松老说道:“你跟他倒也有缘,得了五行甲,得了神刀,都与他有关。”

  苏庭叹道:“缘分即因果,晚辈也不大喜欢牵扯这些。”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数百年之久,然而苏庭明白,那道人有着高深法力,未必就已经辞世而去。若真是道行高深,形同仙神,那这道人,如今多半还在世上。

  修道人的因果牵扯,如尘世间的人情世故,最是让人苦恼,也最是让人警惕。

  “再有什么因果,如今毕竟得益的还是你。”

  松老浑不在意,说道:“只不过,听你说来,老夫倒是明白了一件事。”

  苏庭讶然问道:“何事?”

  松老缓缓说道:“孙家要对付你,易如反掌,哪怕方庆为官清廉,但孙家要在律法之内对付你,也只是略费手脚罢了。但孙家却大费周折,请来了一位修行之人,用来抓你一个寻常少年,老夫最近一直疑惑,杀鸡焉用宰牛刀?”

  青平闻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苏庭抿着嘴,没有接话。

  杀鸡焉用宰牛刀,这让苏某人怎么接话?

  最近神庙这两位,都不大懂得说话,不知是中了什么邪。

  松老仿若不觉,继续说来。

  “前些日子,老夫查到了这个黑袍人,名为阴九,出身于北方,修炼的是旁门蛊道。”

  “此人有一种本领,可以将人炼化,或成一粒丹药,或成一滴精血,用以补益自身血气,能够增厚修为。”

  顿了一下,松老看了看脸色阴沉的苏庭,说道:“现在看来,孙家是想让他把你炼成一滴血,来打开那八卦阵图,引出这玉盒中的至宝。”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