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927

返回书籍页面

  ……

  “诸事筹备,也算差不多了。”

  松老的脸上,有着几分疲惫之色,吐出口气,道:“还缺点引子。”

  苏庭讶然道:“什么引子?”

  松老神色不改,平静说道:“童男童女之血。”

  苏庭闻言,不禁呆了下。

  “你那表姐,眉宇不散,腰骨未偏,身段犹正,神色气态未有媚态,还是处子。至于你……”松老停顿了一下,问道:“还是童男否?”

  苏庭怔了半晌,一时不知如何答话,心中不禁升起了些许哀伤。

  这辈子的苏庭,身虚体弱,自小便躺在床上,稍微点个头也都难免要晕,哪有寻花问柳的精力?

  至于上辈子,往事不堪回首,被葫芦砸死时,都还没牵过手。

  上辈子是童男,这辈子也是童男。

  两辈子加起来,怎么算也是童男。

  只不过,若是这么直截了当地回答,是否会显得有些丢脸?

  “不必答了。”

  松老略微摇头,道:“看你脚步虚浮,脸色苍白,眼周泛黑,一举一动软弱无力,显然气血亏虚,不是久病缠身就是纵欲过度。”

  “……”苏庭张了张口,一时无言,怎么好像从松老那双浑浊的眼睛之中,看出了几分鄙夷的味道?

  “原本看那姑娘还是处子,你应是久病缠身之人,但眼下看你言谈清晰,眼睛有神,未带病气,却也不像有病,多半是纵欲过度了,小小年纪,真是……”

  “等等……”

  苏庭咳了一声,摸着脸颊,语气古怪,道:“晚辈自幼体弱,近期才从神庙饮了符水,好了许多。其实至今都没有经过男女之事,应该还是……”

  松老斜斜瞥了一眼过来,道:“应该?”

  苏庭只觉得那眼神充满了古怪,不禁抿着唇,深吸口气,无奈道:“肯定还是。”

  说罢,苏庭徐徐吐出口气,捂着额头,怅然叹息,他算是看出来了,什么隐私,什么尊严,什么面子,在松老眼前,都不存在。

  “很好,免得老夫亲自放血了。”松老挥了挥手,道:“年纪大了些,放了些血,容易发晕,今夜应付大敌,也不能尽力。”

  “您来放血?”

  苏庭似乎发现了什么,摸了摸下巴,神色愈发古怪。

  松老仿若不觉,继续摆弄着物事。

  符纸、符笔、朱砂、香灰、狗血、墨水,等等物事,一应俱全。

  天色渐渐昏暗。

  在这充满着香火味道的古旧庙宇当中,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苏庭忙活了一天,以他的身子骨,难免有些疲累,往外走了几步,微微仰头望天,只见月正当空,月光柔和。

  只不过古旧庙宇当中,依然显得十分神秘。

  月光再是清澈,似乎也照不出这庙宇当中的玄奥。

  ……

  “什么时辰了?”

  松老忽然开口发问。

  苏庭怔了一下,看了下月光,略微推测,此刻应是夜晚十点。

  这个时间,放在古代十二个时辰之中,应该属于亥时。

  “大约是亥时。”苏庭这般答道。

  “他快来了,你去神像下躲躲,稍作准备。”松老神色微凝,枯槁如树皮的面容上,有着些许凝重之色。

  “好的。”苏庭面上亦是露出沉重神色,朝着内中而去。

  嘭!

  然而,苏庭才走了两步,就听一声沉重的闷响。

  来了!

  苏庭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第五章

争斗!

  夜深。

  月光如水,洒落下来。

  不知何时,墙头上已经站着一人。

  此人浑身黑袍,约是中等身材,只是看不清脸面,他站在夜色之中,隐在黑暗之内,仅能借着些许月光,见得几分轮廓。

  “老家伙,你要坏我好事?”

  黑袍人蓦然开口,声音低沉,沙哑苦涩,像是极少开口说话,话音显得十分僵硬。

  松老放下手中的物事,取过一旁的扫帚,缓缓说道:“你来得要比老夫想的要快些。”

  说着,他略微偏头,朝着苏庭瞥了一眼。

  苏庭会意,醒悟过来,朝着内中而去,来到神像之下,取过了香炉,拔出了香骨,蓄势而待。

  松老将扫帚往下,轻轻扫着灰尘,一边朝着外边而去。

  苏庭见状,嘴角扯了扯,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老人家还有心情顾着扫地?

  ……

  “方圆三十里,受神庙庇护。”

  松老一边扫,一边走,渐渐来到院外,缓缓说道:“你作为外来修行之士,踏足此地,应当先来拜谒,打过招呼,可你不仅未有来访,却先伤人。如今还敢来犯神庙,也未免太不把雷神天尊放在眼中了。”

  黑袍人笑了声,略带不屑语气,道:“就凭你一个庙祝,不过窃取几分神庙香火,借以修行罢了,就凭你这点浅薄道行,也配让我来见?今日我来你神庙要人,你若不给,我便踏平你这神庙又如何?”

  “旁门左道,妖邪之辈,来到中土境地,也敢这般张狂?”松老的扫帚顿了一下,抬起头来,那浑浊的双眼之中,闪过一缕锐利的色彩。

  “狂了又如何?”

  黑袍人从墙头跃下,来到院中,视线落入庙宇当中,问道:“人呢?”

  松老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看着对方。

  苏庭站在神像之下,望着数丈之外的来人,眼中怒火迸发,杀机凛冽。

  就是这个混账东西害了表姐?

  这个家伙,还不罢休,今夜来犯,想要用表姐来种下蛊虫?

  苏庭深吸口气,微微闭目,心中只恨没有修行之法,没有道行在身,不能把陆压道君传承施展出来,将对方碎尸万段。

  眼下只好看松老的本事了。

  只要宰了这个家伙,或许便能得解药,能治表姐。

  “一定要宰了他。”

  苏庭咬着牙,握紧了手中的香骨。

  ……

  夜色下。

  墙角阴暗处。

  陡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黑袍人双手一挥,只见月色下,显现出许多毒蛇虫豸,从墙角处不断涌现出来,令人触目惊心。

  松老面色未改,只是说道:“这些卑贱阴邪的东西,也想乱我神庙庄严之地?”

  他扫帚一挥,便见灰尘滚滚,散落出去。

  那数百上千的毒蛇虫豸,不断退避,惊惧万分。

  这些灰尘,苏庭看得清楚,分明是之前院中火炉的纸灰。

  这不是香灰,而是信众用锡箔元宝烧成的灰烬。

  锡箔元宝等等,正是祭神的物事,烧成灰烬,有着克制阴邪之效。

  更何况,苏庭傍晚时分,还在那灰烬当中,撒上了一层雄黄粉末,据说雄黄也能克制毒蛇蜈蚣等等毒物。

  眼前的场面,松老显然早已预料到了。

  “你倒有所准备。”黑袍人目光微凝。

  “这是自然。”松老平淡道:“蛊道中人,最善驭使这些卑贱物事,若在外头,老夫断然不是你的对手,可你来犯老夫的神庙,那便又不同了。”

  黑袍人嗤笑了声,道:“有何不同?大不了这些毒虫也就不用了……”

  说罢,他手中一挥,陡然便是一条筷子粗细的黑蛇,迎空扑了过来。

  那黑蛇竟然迎风涨大,瞬间便有手腕粗细。

  “蛊蛇?”

  松老面色微变。

  苏庭目光沉凝。

  今日他听松老讲过,这蛊道高人的依仗,想必就是那条毒伤了表姐的蛊蛇。

  多半是这蛊道高人的蛊蛇自行在外游走捕食,意外发现了表姐体质不同,于是毒伤了她,留了标记,才有今夜的事情。

  这条蛊蛇,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苏庭眼神中杀意森然。

  他有意动手,杀掉这条蛊蛇,但却心知自身一介凡人,病弱身躯,无力而为。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