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49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96/927

返回书籍页面

第六一五章

苏庭问罪!

  在苏庭阳神出体的当夜。

  曾有一股气息,侵入他的洞府。

  连堪比阳神真人的小白蛟,以及那火焰天兵,都无法抵挡。

  出手之人,势必本领极高,地位只怕也是不低。

  而当夜从主峰之上,有人阻拦,应是掌教所为。

  未有想到,苏庭才刚归来,便以此发难。

  “苏某从来是受不得委屈的。”

  苏庭目光冷冽,朝着白长老面上看了过去,道:“此番在地府遭魔道宗主苏关儿算计,腹中满是怒火,回到阳间,可放不下此事……谁要杀我苏庭,便正面与我一战,便是半仙,我也不惧!”

  掌教面色变了变,道:“此事……”

  苏庭平静说道:“元丰山处在洞天福地之内,外人若不经门中高层接引,便无法踏足,但当日出手之人,至少在八重天道行之上……想来这样的人物,潜入我元丰山内,诸位不会一无所知罢?”

  掌教垂下眼睑,道:“此乃门中之人,当日本座出手,惊退了他。”

  苏庭淡然道:“那便是同门相残了。”

  白长老沉声道:“同门相残?苏长老,你这个罪名,未免扣得太大了些?”

  苏庭看了过来,语气不善,缓缓说道:“趁我阳神出体,试图侵我肉身,此举害我,不是同门相残么?”

  白长老默然片刻,道:“许是另有隐情。”

  苏庭冷声道:“能有什么隐情?是我苏某人风头太盛,让人心中不喜?还是我苏某人太过杰出,让你们的弟子尽失光彩?又或是其他宗派,安插在我元丰山中,挑起内斗,毁本门年轻一代杰出之辈?”

  最后这一句话,直指要害,众皆色变。

  “苏庭!”

  “如何?”

  “你不要危言耸听!”白长老沉声道:“若真要说,你才是外人,才是潜入我元丰山之人,心怀叵测,毁去应风,居心何在?”

  “苏某何人,掌教自然明断。”苏庭平静道:“只不过,内斗之人,又是什么心思?莫非苏某身殒,你们的弟子,便都能道行突飞猛进了?”

  说到这里,苏庭目光如炬,扫了过去,道:“内斗消去的是本门底蕴,诸位均是半仙,眼力如此之高,看不出来么?”

  三位长老俱是沉寂,无人应答。

  掌教微微闭目,道:“苏庭,你要如何?”

  苏庭拱手道:“掌教出剑,惊退了他,救下了苏某的肉身,当时想来也已察觉此人身份……苏庭不让掌教为难,但心气难消,愿与之一战,生死不论。”

  三位长老无不色变。

  出手之人,或许本领不低。

  但苏庭不久前,可是正面诛杀了先秦山海界首徒,半仙层次的齐岳。

  掌教沉吟道:“同门相残,如有杀害同门者,罪当处死……但事有轻重,按本门规矩,毕竟未遂,后山刑罚三百年。”

  顿了一下,掌教说道:“身为长老,罪加一等,受罚五百年,洞府封禁。”

  三位长老对视一眼,俱有异色。

  苏庭神色平静。

  掌教看向苏庭,问道:“苏长老觉得如何?”

  苏庭施礼道:“掌教行事公正,苏庭没有异议。”

  按苏庭的脾性,心中自是生了杀机。

  但正如掌教所言,门中规矩,罪不当死。

  掌教没有偏袒对方,轻饶了这位长老,但也没有偏私于苏庭,将之诛灭,算得是处事公正。

  “谢长老。”

  掌教沉声道:“就请你出手,将林长老拿下。”

  谢长老顿了一下,叹了一声,道:“是。”

  白长老忽然出声,道:“慢着!”

  掌教缓缓说道:“白长老可还有什么异议么?”

  白长老沉声说道:“林长老也是八重天巅峰的大真人,在门中可谓是德高望重,只因一个小辈之事,便如此重罚于他,未免太过于小题大做了些……掌教或许忘了,昔年本门初立,林长老又有多少功劳?再是不济,功过相抵,收回当年所赐的一切法宝,也便是了。”

  说完之后,他看向苏庭,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姑且给老夫一个颜面,不要追究,得以门中和睦,老夫也算承了你的情。”

  “白长老……”

  苏庭神色冷淡,说道:“您老还是高看自己了!”

  白长老面色骤变,顿时沉了下来。

  “苏庭,老夫此番与你示好,你暂退一步,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

  苏庭背负双手,道:“苏某虽七重天道行,却可斩世间人仙,仙家之下,苏某敢称无敌!”

  他傲然而立,道:“放眼当世,除葛正轩之外,谁人与我相提并论?”

  这番话语,堪称狂妄无比。

  掌教沉默不语。

  三位长老神色各异。

  “你若是得道仙家,苏某还让你一分。”

  苏庭平静道:“但你辈分不高于我,地位不高于我,道行虽高却不见得比我苏庭厉害……更何况,你已垂暮老朽,苏某正是鼎盛之际,道行一日千里,你的情面于我而言,又算得什么?”

  白长老脸色无比难看,气息闪烁不定。

  掌教忽然出声,道:“三位长老,本门林长老,试图对苏长老不利,犯下大过,而今尚在门中,还请三位一同前去,将之擒下,送至后山,经受刑罚。”

  谢长老松了口气,朝着白长老说道:“师兄,请。”

  白长老蓦然冷哼一声,挥袖而去。

  三位长老俱都离去,殿中徒留苏庭与掌教。

  “林长老与白长老乃是至交,昔年白长老在外遭受重创,是林长老拼死将他救回。”

  掌教叹了声,道:“林长老一念之差,本座已秉公处置,但白长老这边,你还须放宽些,莫要太过放在心上。”

  苏庭施礼道:“苏庭知晓了。”

  掌教应了一声,才叹道:“此事已了,但是地府之事,你隐藏不少,而今支开了三位长老,你可有什么,要与本座明言的么?”

  苏庭顿了一下,笑道:“掌教终究是看出来了。”

  掌教平静说道:“哪怕是你如实说来,其实许多细节之处,自身想法的变化,都难以尽述,也都会有许多牵强而不合道理的地方。说得太多,便是繁杂,说得省略,则多有不便,而你此次所言,确有隐瞒,便更是明显了。”

  苏庭感慨道:“果然如掌教这等人物,慧眼如炬,洞若观火。”

  掌教挥了挥手,道:“若无不便之处,你仔细说来,本座倒也好奇。”

第六一六章

如实相告

  一番言谈。

  苏庭倒也没有隐瞒。

  他手段凶厉,能斩齐岳,暗藏手段,谁都能够想到。

  只是苏庭压箱底的本事,究竟是何物,之前谁也不知,而今也就葛判知晓。

  “你倒真是好手段。”

  掌教吐出口气,道:“连魔祖都被你斩灭,难怪齐岳烟消云散,连魂魄都无可存留。”

  苏庭听得掌教赞赏,却也没有多少得意,反而察觉几分异处,道:“玄策法师即为魔祖,掌教似乎并不显得意外?”

  掌教顿了一下,说道:“你在通玄界中,得六月不净观,便知晓了玄策法师的过往,事后本座请教青帝祖师,大约猜了出来。”

  苏庭颇感讶异。

  掌教也没有隐瞒。

  这洞天福地,确有记载过往的能耐。

  而玄策大法师,从来不曾到此。

  只是昔年,道祖清原在此之时,魔祖曾经入过这洞天福地,试图与尚未成道的清原争斗,终是无功而返。

  经青帝推算,以及早年在北方斩魔时的蛛丝马迹,大胆推测,玄策与魔祖之间,确有极大干系。

  “只是也没有想到,镇守冥狱,功德无量的玄策大法师,便是魔祖之身。”

  掌教叹了一声,道:“你斩了魔祖,才引来魔道宗主苏关儿?”

  苏庭点头道:“确实如此。”

  掌教吐出口气,道:“难怪魔祖在六道轮回之前,还布下了这个计谋。”

  说着,掌教看向苏庭,说道:“适才你讲述此事,其实最大的破绽,不是苏关儿身入地府,而是他在轮回之前,设局害你。”

  苏庭略有恍然,自嘲道:“也是,若无原因,苏关儿这等人物,何必在六道轮回之前设局?而设局所伏的,只是是我元丰山的三个后辈,其中自有内情……适才白长老的质疑,便是由此而起罢?”

  掌教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不过事已解清,与你无关,本座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苏庭顿了一下,说道:“若说与我无关,却也不妥,此事确实因我而起,我已请葛判去查,应风今生魂魄的所在。”

  掌教略有思索,道:“应风的授业恩师,正随你兄长信天翁,去了七尺白鹤一族,待他归来,还须给他一个圆满的说法。关于应风的魂魄去向,你须探查清楚才是……”

  苏庭叹了声,道:“苏庭知晓,只是,应风今世的这具半仙之身……”

  掌教说道:“他今世阳神已然溃散,重化三魂七魄,且经历轮回,尽数磨灭今生痕迹,无法归回原身,哪怕今生重来,也再非往昔,他这具半仙之身,怕无用处了。”

  顿了一下,掌教说道:“不过,阳神虽去,但肉身毕竟已是半仙层次,尚未夭亡,待会儿本座亲去,收他肉身,奉入祖阁,得以长久温养,不至于生机断绝,日后或有转机。”

  苏庭微微点头,道:“劳烦掌教费心。”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