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49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94/927

返回书籍页面

  “阴司乱象甚多,老夫还须处理,你先回阳间去。”

  葛判挥了挥手,道:“老夫亲自在此为你压阵。”

  苏庭微微点头,将手中的魂灵小心翼翼地收起,方是来到渭水河边,一手托着斩仙飞刀。

  他迟疑半晌,再三确认,这陆压传承再无示警,而葛判并非苏关儿所化,才真正松了口气。

  他一跃而落,入了渭水之中。

  只见那涟漪荡开,渐渐平复。

  葛判立在原处,饶是他在地府八百年,便连轮回的得道仙家都接待过不少,但想起适才那名为应风的半仙,仍不禁略带几分惋惜。

  “这应风功德不浅,今生本有得道成仙的机缘,可惜了……”

  葛判想起六道轮回之前的诸般乱象,暗道:“人间错投了这许多的新生灵,乱象纷呈,如应风之流,命数大改……秩序有乱,世间莫不是又要迎来一次大变?”

  ——

  苏庭投入了渭水之中。

  只觉乾坤倒转,轮回磨灭。

  但好在葛判压阵,苏庭瞬息而过。

  眼前倏忽一亮,便已是一片白色朦胧的天地。

  “这里……”

  苏庭心中有了一种游子归家之感,顿时有所明悟,这里便是他肉身的祖窍之内,识海之中。

  冥冥之中,他的阳神归回了原身。

  苏庭松了口气,抬头看去。

  只见顶上有六轮明月高照,月光清澈,洒落下来。

  他瞬息之间,只觉浑身清朗了许多。

  尽管有着斩仙飞刀,加上青帝符诏,不受阴冥侵蚀,但难免稍微有所沾染气息。

  可经过这月光清照,一切不净气息,尽数清澈。

  “不愧是道祖所修的六月不净观。”

  苏庭暗暗赞叹,朝着前方看去。

  那一座九重玉楼,已是愈发清晰。

  只要他观想的火候足够,便足以尝试推开九重玉楼。

  而以他如今的阳神造诣,甚至可以推到第七重楼。

  “嗯?”

  苏庭忽然一顿,却见前方一点灵光,赫然是红衣的魂灵。

  只是红衣的魂灵,在月光之下,不断消去许多阴气。

  那是从阴冥之中沾染的气息,也是她本身死后,死魂的气息。

  经过月光清照,愈发清澈。

  尽管阴神境界已去,徒留魂魄,但却也愈发清静。

  “她倒也在这儿。”

  苏庭有些错愕,但细想之下,红衣本身已经毁去,魂魄无处可依,又被他阳神收取,故而归返之时,也就随着他的阳神,回到了这肉身之中。

  在看见红衣之时,苏庭便想要将她魂魄取出,但细想之下,倒也没有动作。

  如今青莲尚未取回,无出温养,她也再非阴神,只是一道魂魄,极为虚弱,极为轻易地便会烟消云散。

  “也罢,就留她在此,经受六月不净观的洗炼,也有不小的好处。”

  这般想罢,苏庭阳神盘膝而坐,便坐在了九重玉楼之下。

  但他的心神思绪,则渐渐扩散,重新掌控身躯。

  ——

  元丰山以东。

  诸位半仙级数的长老,守护着齐宣的肉身。

  而就在这时,齐宣倏忽睁眼,气息更上一筹。

  “你回来了?”

  贺学长老松了口气。

  诸位长老也都纷纷收功。

  齐宣站起身来,朝着诸位长老施礼道:“劳烦诸位长老守护弟子身躯,让弟子此去阴冥地府,得以安然回返。”

  以贺学长老为首的诸位长老,纷纷回礼,连道不敢。

  齐宣吐出口气,道:“齐岳师兄一事,在阴司之中,已经查探清楚。”

  罗长老立即出声,喝道:“结果如何?可是那苏庭信口胡诌,污蔑我先秦山海界?这小崽子太过猖狂,太过自大,老夫迟早要打死他!”

  贺学长老忙是出声喝道:“罗长老,慎言!且听齐宣说来……”

  诸位长老也都点头,齐齐看向了齐宣所在。

  齐宣神色不甚好看,道:“经阴司查证,本门齐岳,确已入魔。”

  刹那之间,气氛有些凝滞。

  贺学长老叹了一声。

  诸位长老面面相觑,亦是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罗长老怒道:“齐岳怎么可能入魔?不是你串通苏庭,栽赃齐岳的罢?老夫看你就跟那苏庭走得亲近,指不定齐岳的事,你也脱不了干系!”

  “罗长老!”

  “不可胡言!”

  “住口!”

  众人面色骤变,无不露出惊色。

  齐宣神色冷冽,道:“罗长老,说话要谨慎,你要污蔑我齐宣,便拿出证据来!我齐宣虽是后辈,却也不是任你胡言乱语的!”

  贺学长老呵斥一声,才看向齐宣,说道:“罗长老修行道法,性情暴躁,耿直霸烈,说话难免有错,你不要放在心上。”

  齐宣哼了一声,道:“齐岳一事,经地府命生册所查,乃上冥阴天子亲口所述,待此番回宗,掌教必定上禀师祖,与上冥阴天子核实,也不是我齐宣一言便定下的事!罗长老,你不服我齐宣也罢,你要质疑上冥阴天子么?”

  罗长老顿时便没有了话说,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众位长老也都面面相觑,颇是无法置信。

  本门首徒齐岳,竟然是入魔之辈?

  先秦山海界虽非中土道门,却也是道家嫡系,正道名门。

  门中首徒成了魔头,该是多么荒谬的事情?

  “罢了,即刻启程,回返先秦山海界。”

  齐宣背负双手,道:“有什么事情,罗长老可以向掌教直言!”

  罗长老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贺学长老则是叹了一声,道:“齐岳入魔,此番那苏庭斩了齐岳,反而算是助我先秦山海界清理门户,至少从明面上讲,本门欠了他一个人情。”

  这事怎么想便怎么让人觉得别扭!

  齐岳与苏庭之间,分明是有恩怨,故而互生杀机,本是无关正邪。

  但齐岳是魔,却让苏庭成了替天行道之举。

  斩了先秦山海界的首徒,还赚了先秦山海界的一个人情。

  这不免让他们这些先秦山海界的长老,心中感到极为复杂。

  “苏庭?”

  齐宣眸光微凝,道:“此番获益的,可不是苏庭。”

  贺学长老顿生错愕神色,道:“不是苏庭?又是怎么个说法?”

  齐宣深吸口气,说道:“贺学长老,你觉得元丰山这位掌教,是什么样的人物?”

  贺学长老略有思索,道:“中规中矩,不偏不倚,实则在各宗掌教之中,这位元丰山掌教在老夫心中,应是较为平庸,无有雄心壮志,也无有浩大名声。”

  齐宣沉凝道:“可弟子认为,此人极为高明。”

  贺学长老怔了一下,道:“什么?”

  齐宣看向元丰山的方向,说道:“八百年前,蜀国大将军姜柏鉴,被视为平庸之才,无有扩展之力,仅有守成之能,名声平平,事迹寻常……但师祖不止一次提过此人,善战者而无赫赫之功,看似平庸,实则藏私。”

  贺学长老眉头紧皱,道:“这是何意?”

  齐宣说道:“你越是看轻他,你越是看不清他,他便越是不容小视,因为他藏得太深。能够让您这样人物,都看轻他两分,他便足够可怕了。”

  停顿一下,齐宣说道:“此番苏庭之事,弟子本以为念在两家的情面上,加上苏庭本是在外招收之人,或许元丰山不会保他,就算念在苏庭的前景上,也只能为苏庭偏袒几分,而不能真正护住苏庭,但眼下看来,贺学长老看出了什么?”

  贺学长老沉吟道:“这位元丰山掌教,却也没有多么明显的偏私,算是十分公正。”

  齐宣说道:“这就对了,他在我先秦山海界面前,落下了个大公无私的面貌,但在苏庭那边,却有尽力护持于他的形象。”

  贺学长老闻言,心中微凛,道:“我明白了,这本是我先秦山海界要拿下苏庭的举动,也是斩断他元丰山未来一个强大臂膀……按道理说,苏庭不是出身元丰山,这位掌教,不会保他,但偏偏他还是秉公行事,没有放下苏庭,此事之后,苏庭便真正归入了元丰山的门墙。”

  “不错。”

  齐宣点头道:“苏庭是个聪明人,他未必看不出来,但是,就算苏庭看出来了,就凭此次的事情,加上之前元丰山对他诸般优待……足以让苏庭对元丰山心生归属。”

  贺学长老默然片刻,道:“从今之后,只要元丰山不负苏庭,苏庭便不会叛出元丰山。”

  齐宣点头道:“从此之后,苏庭才是真正的元丰山长老。”

  贺学长老神色异样,道:“本门失了一个齐岳,元丰山却多了一个苏庭。”

  齐宣低沉道:“一个能以七重天道行斩杀齐岳,足能与葛正轩相提并论的旷世人杰。”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