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48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89/927

返回书籍页面

  更诡异的是,苏庭之前对于杀机,居然没有半分察觉。

  而且他也不曾想过,玄策大法师身旁的小沙弥,竟然会对他生出杀机。

  但此时看玄策法师出手,显然是连这位曾经的魔祖,而今的尊佛,都不曾察觉此事。

  “他沾染了魔性。”

  玄策叹了一声,道:“他是贫僧今世所见,心性最为纯善之人,并有赤子之心,不受外事沾染,然而在这三界最为污秽的地界,终究无法避免。”

  说完之后,才见玄策看向了苏庭,说道:“苏先生稍候,他佛法深厚,本身心性纯良,而今入魔不深,待贫僧度化于他,饶他一回。”

  苏庭捂着后腰,脸色惨白,微微点头,道:“法师但请出手无妨,只是晚辈感觉不大好,似乎有些虚了,还须得好生恢复一番。”

  玄策微微点头,方是来到了小沙弥的身前。

  葛判立在一侧,神色复杂,亦有些许惊悸之意,无形之间,顶上的法册,光芒愈发强盛,护住己身,不受侵害。

  小沙弥被玄策佛光笼罩,也无反抗之意,神色平静,并无入魔的癫狂之貌。

  嘭地一声!

  降魔杵落地!

  “法师当真是大限已至么?”

  “贫僧大限已至,无法逆转。”

  “我不让你死。”

  小沙弥微微垂首,低声道:“当年你游走在人间,是我领你回了寺庙,后来方丈死了,师兄们也死了,然后你也死了,到了最后,我来到了这里。”

  他洁净的脸庞上,带着些许黯然,道:“三百多年了,你如我父亲,也如我兄长,我不能任由你去死。”

  玄策神色复杂,道:“贫僧不死,魔祖不灭,三界魔道也不会断去源头,此乃必行之事,你何必执着?”

  小沙弥顿了下,道:“三界魔道,与我有什么干系?”

  玄策神色一滞,露出异色。

  小沙弥说道:“当年的师父、师兄、师弟、都已经历多次的生老病死,再不是当年的那些人,而我如今只有你才一个亲人……连你也消失了,三界是怎样的乱象,又与我何干?”

  葛判沉默下来,一言不发。

  玄策涩声道:“你本性纯良,随我在此,度化恶灵,数百年间,为善三界,功德无量,如何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小沙弥摇了摇头,说道:“我随你在地府镇守阴冥,只是有你这父兄一般的人罢了,若连你也不在了,所谓镇守地府,所谓功德无量,又有何用?”

  “你的思想,已是如此极端偏私了么?”

  玄策稍微垂首,双手合十,低沉道:“今世贫僧得以重生,而你是贫僧所见,最为善良之人,又是赤子之心,不易遭受外事所侵,这才招你入地府深处,相助贫僧,哪知连你受不得魔气,污了心性,思想渐变,着实是害了你。”

  他双手张开,只见掌心之间,便有一朵金莲,光芒璀璨,有着阵阵禅音。

  “法师,你要度化我么?”

  “度尽邪念,你才能得以恢复。”

  “但你在自废佛法修为。”

  “大限已至,存留佛法修为,亦是随贫僧灰飞烟灭。”

  玄策深深看着他,说道:“这里是冥狱深处,三界最为污秽之处,你在此经受数百年侵蚀,便连贫僧也须耗费六十年以上的光景,才能让你彻底清净,但大限已至,苏先生久候,不能耽搁。这金莲是贫僧一身佛法所化,能在一瞬之间,度尽你身上魔性……”

  “我不要……”

  小沙弥摇着头道:“你死了,留我在这冥狱,耗费我的光阴,来度化这些穷凶极恶的物事,又算什么?这里暗无天日,这里阴风凛冽,这里充满了邪异,都是魔头,都是邪物,都是恶灵,没有你在这里,就只是一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他咧出一抹笑意,颇是嘲讽,道:“人间都将十八层冥狱,当作是最为恐怖的地界,最为令人心惊胆骇的地方,哪知这十八层冥狱之下,还有更为污秽阴邪而令人恶心的地方。”

  他指着头顶,道:“我们抬头看去,不是蓝天白云,不是青山绿水,而是世人一直畏惧的阴森冥狱……连头顶上的天空,都是这样阴邪的地方,此处又算是什么?”

  玄策顿了一下,说道:“贫僧替你解去魔性,若你心中仍然这般想法,便随葛判而去,此处自有天庭处置。”

  小沙弥微微闭目,疲惫道:“你要入灭,可我也累了啊。”

  倏忽有阴风吹开,徐徐吹开。

  小沙弥的身形,缓缓散开,散入了风中。

  于刹那之间,灰飞烟灭。

  玄策缓缓伸手,探入阴风中,轻轻握紧,微微闭目。

  “贫僧临近入灭,何以还要再有这场罪孽?”

  他神色黯然,双手合十,垂首说道:“世事如能重来,贫僧必不再唤你至此,甘愿独身受冥狱之下一切苦难。”

  世事如能重来……可世事哪能重来?

第六零七章

斩玄策!灭魔祖!

  苏庭取出斩仙飞刀,欲斩玄策大法师。

  小沙弥却忽然出手,以降魔杵伤及苏庭。

  正当玄策大法师要舍弃一身佛法修为,清去这小沙弥一身魔性之时,却见这小沙弥甘愿自毁,烟消云散。

  佛寺之中,沉默了下来。

  葛判默然不语,饶是他观遍了世事,此时也不知如何出声。

  玄策法师神色黯然,气息颓然。

  连苏庭也看得出来,玄策法师黯然之下的愧疚,以及那悔恨之念。

  “苏先生。”

  玄策法师深吸口气,看了过来,道:“这不是他的本性。”

  苏庭点头道:“晚辈知晓,无论事情如何,他已灰飞烟灭,连地府都召不回魂灵,再大的罪过,也已是就此了去了。”

  不知怎地,能够狠狠鞭打秦宗主的苏庭,却对那偷袭自己的小沙弥,兴不起多少报复之心。

  再者说,对方也着实灰飞烟灭了,便是有报复之心,也无处发泄。

  而且,从他最后那一句,苏庭听出了许多的疲惫,心绪却也为之影响。

  玄策大法师活得太累,但这小沙弥也同样活得太累。

  对于小沙弥而言,一切的故人,都已消失。

  轮回中的那些魂灵,再不是过往的故人。

  而如父兄一般的玄策法师,也将入灭。

  三界之间,再无念想。

  所以他自行灰飞烟灭,没有半点犹疑。

  只是苏庭心中蓦地有一股郁气。

  他无法想象,如果有朝一日,只剩下了自身,而小精灵、表姐、红衣大侄女儿、松老、青平等等人都不在了,徒留己身一人,孤单寂寞,哪怕得道成仙,长生不朽,又有何意?

  他终究不是那些斩断了尘缘,一心得道成仙,清静无为,再无欲念的修道人。

  他是苏庭,自认为俗不可耐的苏庭。

  “须有至高无上的本领,才能护住我心中所念的一切。”

  苏庭心中默默道:“我不会成为他。”

  轰隆隆声音,蓦然震响!

  佛寺深处,掀起无比强盛的气势!

  阴风滚滚,灰雾弥漫!

  内中的禅音渐渐停歇,内中的佛光,逐渐暗淡。

  “糟了。”

  葛判面色骤变。

  玄策目光微凝,道:“佛宝毁了。”

  他未有惊惧之色,将手中以一身佛法修为凝成的金莲,朝着那边抛了过去。

  金莲倏忽涨大,将那无穷阴邪鬼物,尽数镇压在其中。

  只是玄策浑身气息节节落下,不断虚弱下来,几乎便变成了寻常的魂灵。

  “贫僧一身佛法造诣,只能镇得住它们一年光景。”

  玄策虚弱说道:“若是这孩子没有入魔,凭他的佛法造诣,足能度化内中阴灵鬼物,但如今这孩子已经去了,余下的佛法,仅是无根之水,还须葛判尽早请来浣花阁玉灵仙子。”

  葛判神色肃然,说道:“是。”

  玄策看向了苏庭,说道:“我既是玄策,也是魔祖,而今佛法尽失,魔念再起,至多还有半柱香,你能恢复过来么?”

  苏庭微微点头,道:“而今运使此宝,也无有碍难。”

  玄策闻言,勉强行礼,说道:“事不宜迟,还请……”

  声音未落,蓦地一声震响!

  佛寺之外,魔音骤起,迷惑人心,悠悠传遍四野八方。

  苏庭只觉阳神念头都为之一滞,似是恍惚不堪。

  葛判面色渐变,忙是伸手朝着顶上一点,法册光华不断垂落。

  玄策神色渐是扭曲,张了张口,脸上多了一抹阴沉。

  “魔音……外来的魔音……”

  只听这位一向神色安静的年轻僧人,面上狰狞扭曲,咬着牙道:“有人以魔音,要挑起贫僧魔念,让贫僧化身魔祖……这必然是魔道造诣极高的魔魂,且早已潜伏在此,才能寻得贫僧失去佛法修为的时机。”

  苏庭心中凛然,道:“是适才逃出去的么?”

  玄策艰难道:“是从未在此间出现过的魔魂。”

  “什么?”

  葛判惊道:“但凡送入此处的邪魔之类,无不是穷凶极恶之辈,须得经阴司审判,由老夫经手,才能送达至此,请法师度化……可老夫今日未有命人送魔魂至此,何以还有魔魂?”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