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48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80/927

返回书籍页面

  上冥阴天子说道:“命生册上,没有齐岳的过往。”

  葛判惊道:“齐岳入魔,连苏庭斩杀齐岳的因果,都查不出他的过往么?”

  上冥阴天子缓缓说道:“不,是命生册,截不来苏庭身上的因果。”

  葛判顿时大惊,道:“怎么可能?”

  上冥阴天子说道:“世间生灵,只要诞生于世,天庭地府均有记册,谁也躲不过生死簿,谁也避不开命生册,但他避开了。”

  只见上冥阴天子从桌上一侧,取过了另一本古书,放在了面前。

  葛判迟疑道:“您取生死簿,这是……”

  上冥阴天子翻看生死簿,过了片刻,才合了上去,看向葛判,道:“适才我在查看生死簿,你猜我查的什么?”

  葛判心中隐约知晓,低声道:“查到了?”

  上冥阴天子笑了一声,道:“落越郡苏庭,查无此人。”

  葛判心中一凛,面色骤变。

  上冥阴天子说道:“天地众生,均有生老病死,轮回之苦,修行人也在其列,而就算是神仙,长寿不朽,但也另有造册。如生而为仙的葛正轩,如天地孕育的真神,无不记载其中……”

  只听阴天子笑意难明,道:“但我执掌地府八百年,倒是第一次遇上这么一个不在生死簿上,不受命生册截取的。”

  葛判神色变了变,忽然说道:“八百年前,出现过一位,不受诸圣察觉,若放在当世,定然也不在生死簿上。”

  上冥阴天子神色凛然,道:“当今清原祖师,生而天人,本就是天地一线大道所化,自当不在此列,而今身成道祖,更不必说。但是苏庭,也是天人么?”

  天人!

  这个称呼,连上冥阴天子,语气都无比凝重。

  葛正轩生而为仙,也只是谪仙。

  但天人二字,占了一个“天”字。

  “这……”

  “自天地诞生以来,无穷岁月之中,也只有一位清原祖师才是天人。”

  “那么苏庭……”葛判神色惊异。

  “苏庭查知不得,着实过于诡异。”阴天子说道:“要么他生来不凡,哪怕不是天人,也是得以不受轮回拘束的人物,要么……”

  “要么如何?”

  “昔年清原祖师,不受天数所限,是因为他本就是天,而另外一面……”

  说到这里,阴天子忽然闭口不言。

  葛判心中一凛,也不多多说。

  阴天子徐徐吐出口气,道:“无论如何,无论怎样,至少这个苏庭,确实是个异类,背后不知牵扯着什么,但哪怕我是上冥阴天子,也到此时,才知此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葛判神色凛然,道:“意味着他背后的牵扯,或者他本身的来历底蕴,已超出了上冥阴天子所居的神位之上。”

  阴天子点头说道:“所以,在三界秩序之外,地府也惹不得他,除非他当真犯戒,执天条旨意,才能处置得了。”

  言语落下,便又见阴天子取过命生册,放在桌上,沉凝道:“至于齐岳一事,经我所言,无论原来是真是假,如今便也是真,不容再有质疑。”

  他是执掌地府的上冥阴天子。

  三界生灵,尽都知晓,他公正严明,无有私心。

  因此他说的话,便是事实。

  此事经他之口,便已定下。

  便是先秦山海界,也不能质疑。

  但这一次,他却说谎了。

  此次就连葛判,都默然许久。

  “等会儿……”

  葛判想起一事,露出沉凝之色,道:“苏庭适才欲借我手中法册一用,说要探寻一位故人的生死。”

  阴天子问道:“何人?”

  葛判说道:“他只知称呼为松老,不知生辰八字,不知户籍何方。”

  阴天子低声念了一句,叹道:“松老?那个经历十世轮回,每一生都成为庙祝的老道士?”

  葛判低声道:“落越郡的松老,多半就是这位,但他今世还不到归入地府的时候,还有二十年才到大限。”

  阴天子略微点头,又忽然问道:“但松老一事,这也不值得你如此凝重。”

  葛判顿了一下,道:“可后来他说有办法可以察知松老一事,须得借他法册一用,而且听他意思,是要私用,并非经我之手。”

  阴天子忽然笑了一声,意味难明,幽幽道:“借你法册一用,却不愿你来经手,而是自己去查,你猜他想要查什么?”

  葛判深吸口气,道:“先前属下心中还是十分疑惑,也颇多猜测,但没有头绪,而如今看来,只怕他要查的,便是适才老爷查的。”

  “落越郡,苏庭。”

  阴天子缓缓说道:“他也想要查一查,落越郡苏庭的名字,是否也在地府之中……以此看来,他对自身的异状,也是十分清楚的。”

  说着,阴天子挥手道:“罢了,此事太过古怪,地府不去干涉,就到此为止,你先取了信物,赶上苏庭去。”

  葛判躬身应道:“是。”

  ——

  而此时的苏庭,与那小沙弥,已经离了这森罗殿。

  这小沙弥十来岁的模样,相貌清秀,神态安静,微带笑意,尤其是一双清澈的眼睛,显得极为讨人喜爱。

  “小师父,你可知道,玄策大法师要取什么宝贝来答谢我?”苏庭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

  “不知。”小沙弥微笑道:“反正你也是不求报酬的,仅是因为长者赐而不敢辞,何必在意大法师赐你什么?”

  “这个嘛……”

  苏庭还要说话,而那小沙弥已经开口。

  “待会儿小僧该与大法师说一声,念在尊驾诚心恳切,免得寒了心意,便也不必用什么贵重之礼,只道声谢,也就罢了。”

  “……”

  苏庭倒吸口气,只觉这是遇上了对手。

  这小沙弥打蛇随棍上的本事,真是十分地厉害。

  “这怎么好?”

  苏庭咳了一声,又说道:“大法师的心意,我们作为晚辈,怎好去左右?凡事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小沙弥嘴角带笑,继续往前。

  苏庭走了片刻,忽然一愕,停下了脚步。

  小沙弥也随之停下,回身过来,问道:“怎么了?”

  苏庭摸着下巴,道:“那排着一行队列的鬼魂之中,怎么有个十分眼熟的?”

第五九六章

故识相见,相谈甚欢!

  无数的鬼魂,排成队列,在阴差的管束下,往前行去。

  而在无数的鬼魂之中,苏庭似乎看见了一个十分眼熟的身影。

  “好像真是他?”

  苏庭暗道:“不对啊,他不是被漓江龙王给吃掉了么?难道漓江龙王没有把他的阴神也一块儿消化了?”

  在那重重鬼影之中,那个身影并不起眼。

  但苏庭对他印象极深,堪称刻苦铭心。

  所以苏庭一眼便认了出来。

  那个鬼影,极为形似北方蛊道宗门的那位秦姓宗主。

  当年苏庭初次所杀的修行人,便是来自于北方蛊道。

  后来引出了这位秦宗主,但却似乎被苏庭咒杀孙家老家主的钉头七箭书所惊走。

  但松老将咒杀孙家老家主的罪责,推到了秦宗主身上,言明此人乃是北方人士,暗中潜入中土,导致这位秦宗主在中土遭到司天监追杀,躲躲藏藏,凄凉不堪。

  再到后来,苏庭初成上人不久,追杀东繁僧人时,曾与之遭遇。

  那时候的苏庭,道行还不高,被他追杀了一路,直接被追杀到了坎凌,又沿着坎凌大河,被追杀了一路,直至漓江。

  后来惊动了漓江龙王,那位鲤鱼得道的妖仙。

  当时苏庭虽然跑了,这厮却是倒霉,当场被漓江龙王吞食了去。

  “那个鬼差,暂且留步。”

  苏庭上前去,喊住那个鬼差,指向了队列中那个鬼影,道:“你可知晓他的来历名姓?”

  鬼差回身看来,只觉眼前这个魂魄,充斥着炽烈如日头般的光华,威势厚重,令他十分心悸恐惧。

  他在地府作为鬼卒,也有多年,心知乃是阳神之辈,而且还是生魂,并无死气。

  他不敢失礼,忙是躬身道:“回上神,小的只是阴间鬼卒,奉命押送这些鬼魂,往十八重冥狱之中,经受劫数,不知明细。”

  “不妨事,你不知晓也怪不得你,不必如此惶恐。”

  苏庭摆了摆手,却忽然朝着那一行队列而去。

  那边的阴灵鬼魂,仿佛感受到一轮烈日,倏忽临近,无比炽热,几乎要把魂魄都燃烧,无不凄凉哀嚎,四处逃散。

  苏庭忙是收了自身的阳神威压,运使陆压传承中的敛息之术,让自身看起来较为寻常些。

  那些个阴差也在惊惧之中,但苏庭收了威压之后,方是松了口气,各自呵斥,以长刀逼迫,以魂鞭抽打,将这些鬼魂驱赶回来。

  苏庭看得清楚,这些长刀和长鞭,并无实物,不能伤及肉身,但却正是伤及魂魄的物事,抽打在魂魄之上,当真便是疼入魂魄之中。

  这样的疼痛,比之于痛入骨髓的说法,更要可怕。

  所以这些个鬼魂,却也极为听话,不敢再乱。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