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47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78/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庭摸着下巴,道:“就在前日,大约在未时,具体便不大清楚了,毕竟苏某阳神造诣未至八重天,未能辨明四时八节,各类变化。”

  上冥阴天子说道:“你与齐岳斗法,期间施展过什么道术,尤其是能够伤及齐岳的。”

  苏庭说道:“我元丰山秘传仙术,造化会元天雷光。”

  上冥阴天子取出命生册,道:“你用此处,打在宝册之上。”

  苏庭怔了一下,心中顿生警惕,问道:“且先说好,打坏可要赔么?”

  齐宣呆了半晌。

  葛判面露茫然。

  阴天子静了一下,道:“此物非同寻常,乃天帝亲赐,位列仙宝层次,便是寻常仙家,也毁不去它。”

  苏庭还是不大放心,道:“寻常仙家打不坏,但本神君作为当世第一人杰,并不寻常,万一我打坏了呢?尊驾总不会要我赔一件仙宝罢?”

  森严的大殿之内,陷入了一阵无比沉默。

  苏庭仔细打量了几眼,又道:“而且我看这玩意儿也不大像是仙宝?大周京城里可有一些落魄的王公子弟,拿着劣质廉价的瓷器,假作传家宝,专门在街上碰瓷,让人赔得倾家荡产的。”

  他说完之后,满是怀疑地看向上方的阴天子,又在齐宣身上扫了扫,怀疑这是个局。

  他心中惴惴,尽管自家倒是还有仙宝,可是这么赔了出去,心里总是不爽快。

  “……”

  阴天子沉默了半晌,才道:“你尽管打,打坏了本座不要你赔。”

  苏庭正要出手,又抱着谨慎的心态,出声问道:“空口无凭?要不然先立字据?”

  齐宣低下头来,叹了一声。

  葛判仰面望天,仿若不觉。

  阴天子深吸口气,饶是他乃文人出身,修养极高,却也不禁想要将命生册砸在苏庭脸上。

  “本座执掌幽冥,乃地府之阴天子,一言九鼎,绝无虚言。”

  “好!”

  声音才落。

  轰然一声!

  只听雷光在地府响起!

  天雷惊阴鬼!

  森罗殿中,诸多鬼差鬼将,无不心中惊惧。

  而这一道雷光,落在了阴天子手中的命生册之上。

  命生册光芒闪烁,旋即消隐。

  阴天子翻开命生册,目光微凝。

  “阴天子……”齐宣略有迟疑,问了一声。

  “因果已出,过往已显。”

  阴天子合上了命生册,神色如常,道:“齐岳曾北上斩魔,经魔气侵染,自此入魔。”

第五九三章

事已落定

  齐岳曾北上斩魔,经魔气侵染,自此入魔。

  上冥阴天子的这一句话,已定下了此行的结果。

  齐岳是魔,而苏庭斩魔。

  关于此事,先秦山海界也治不了苏庭的罪责。

  并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还是苏庭出手,替先秦山海界清理门户,除去了这隐藏多年的邪魔,更算是欠了他苏庭一个人情。

  齐宣微微皱眉,他隐约觉得有些古怪,但却察觉不出什么古怪。

  上冥阴天子,只管地府,不涉人间,自是公正无私。

  而此言出自于上冥阴天子之口,足以让先秦山海界的诸位长辈,尽皆信服,再无异议。

  “多谢阴天子。”

  齐宣略微施礼,稍微垂首,叹道:“本门不幸,门中首徒,误入魔道,隐藏至今,实乃我仙宗之耻。”

  上冥阴天子神色平静,收起了命生册。

  葛判微微皱眉,但也未有开口。

  苏庭摊了摊手,对此不觉意外。

  毕竟齐岳当真是入魔了的。

  实则先前他有些担忧的,是命生册无法查知他身上的因果,无法进行推演,或是这段因果,查不出齐岳的过往。

  若是如此,他苏某人今后与先秦山海界,还是结下了仇怨。

  而如今真相大白,无论先秦山海界之人是否还暗中记恨,但至少明面之上,还是欠了苏庭的人情。

  “多谢苏神君,替本门除此暗中大害。”

  齐宣看了过来,深深施礼。

  苏庭摆了摆手,叹道:“替你们清理门户,还被告到了地府这里,真是好人难做啊,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今次只当苏某有个教训了。”

  齐宣脸色微微一僵,颇感无言,但也没有跟苏庭多说,视线看向了上冥阴天子,说道:“晚辈此次来,另有一事,要劳烦阴天子。”

  说完之后,他还朝着苏庭看了一眼,意思是极为明显,要苏庭避开。

  上冥阴天子对着葛判说道:“且先领着苏长老观看地府景色,待本座与他谈过此事。”

  葛判应了一声,看向苏庭,作了个请势。

  苏庭目光微眯,在阴天子与齐宣身上来回扫了一眼,心中咕哝道:“看来又是见不得人的交易。”

  ——

  殿外。

  “您老不好奇这个齐宣,来地府所为何事么?”苏庭这样问道。

  “不好奇。”葛判摇头。

  “真不好奇?好奇之心,人皆有之的。”

  “但老夫已经是鬼了。”

  “可好奇心总不可能泯灭的嘛。”

  “唔……葛判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八百年前,天下大乱,但老夫在乱世之中,活了几十岁,才寿元终老,可算是寿终正寝,你可知道老夫为何能在兵马战乱的年代,活得这么长?”

  “你修行了?”苏庭稍感诧异,又问道:“隐居避世?保养身躯?注意风水环境?注重心思情绪,以及控制饮食?”

  “……”葛判沉默了一下,才道:“因为老夫从来不去探询不该知晓的事情。”

  “但我很好奇啊,这厮跟我一块儿来的,表面是为了齐岳一事,暗地里还悄摸摸地请阴天子办事?”苏庭嘿了一声,道:“真有点儿好奇。”

  “所以你可能是活不长的。”葛判神色认真,说道:“好在阴天子愿意给你北域大将军的名号,日后还能有个安身……不,安魂之所。但实际上也难说,你刚才触怒了阴天子,谁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改变主意?”

  “本神君才不稀罕呢。”

  苏庭翻了个白眼,颇是不屑。

  葛判拍了拍袍服,忽然问道:“你想问阴天子的事,是关乎你元丰山那姑娘的么?”

  苏庭咦了一声,道:“这事您老也清楚?”

  葛判点头道:“此事是老夫经手的,当时便是老夫亲去元丰山,拘回了那姑娘的阴神。”

  苏庭沉吟片刻,问道:“那么您老知晓元丰山此次的谋划了?”

  葛判微笑道:“虽未明示,但老夫毕竟是在地府八百年光景,大约看得出来其中的门道。而且后面也来了个元丰山的半仙,正是老夫去迎的。”

  说着,葛判又道:“此事虽是阴天子为决策,但老夫算是个经手办事的。”

  苏庭闻言,也便没有顾忌,直接问道:“此事进展如何?”

  葛判摊了摊手,道:“暂时顺利,她如今还在走这阴间的道路,那位半仙守护着她,不过后续的道路,是否还能顺利,便看造化了。”

  说着,葛判还叹了一声,道:“而且,即便阴神走过了这一遭,被省去一道轮回,重归阳间,也须得你们寻到合适的身躯,才算还阳。否则,地府的名册还在,久之还生变故,终究要把她重新抓回来的。”

  苏庭点了点头,心中也颇明白。

  阴神要寻得合适的身躯,着实是大海捞针。

  也就只有青莲,才能以红衣的阴神为根本,孕育一具神体来。

  能不能从地府里头,把红衣的阴神带回去,还是两说。

  而带回去之后,信天翁那边是否能顺利取得青莲,也是未知之事。

  “真是重重坎坷。”

  苏庭吐出口气,道:“她阴神何在?此事过后,我欲护持于她。”

  葛判取出一本册子,扫了一眼,说道:“她在你前头,待会儿你要归返阳间,也须沿着她的道路。”

  苏庭应了一声,目光却落在葛判手中的册子上。

  “这玩意儿就是传说中的生死簿?”

  “这不是生死簿,不过在老夫手中,与生死簿的用处,有五六分相似。”

  “能察世人生死么?”苏庭忽然这般问道。

  “若要勾得生人来地府自是不能,但要查明生死,不是难事。”葛判这般说了一声,神色异样,道:“你想干什么?”

  “苏某有一好友,而今生死不知,欲借此册,查得生死。”

  “可以。”葛判说道:“你报他姓名,再报生辰八字,户籍所在。”

  “……”苏庭怔了半晌,道:“还要这个?”

  “不然人间生灵数以亿万记,难道全无凭证,从头到尾,逐一查看么?”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